返回
周晓东阅读
当前位置: 首页 > 婚恋生活 > 名门婚宠小甜妻
名门婚宠小甜妻

名门婚宠小甜妻

分类: 婚恋生活

更新时间:2021-04-08 11:11:55

作者:长醉

来源:追书云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名门婚宠小甜妻目录试看

全部章节

名门婚宠小甜妻介绍

长醉给大家带来的《名门婚宠小甜妻》讲述了:这话秦知遇是说过,不过是七年前说过的罢了。七年前的话,这人居然还记得。当然,她也一样记得。柯央央不认得秦知遇,只看柯央央和秦知遇这么靠近,便调侃道:“池晚音,没想到不止友成集团老总对你有兴趣呀。”秦知遇听则,挑了挑眉。池晚音向左侧走了一步,拉开了与秦知遇的距离,明显是……避嫌。秦知遇嘴角微勾,从何岑手中接过了一份文件,递给了池晚音。

书友点评:

养了这么久,终于有时间开宰了,不错,是我的菜,五星好评,作者长醉大大加油↖(^ω^)↗

章节试看:

13-秦先生,今天谢谢你

池晚音定定的看着柯央央,“如果我说不呢。”

“嗯?”

池晚音抿唇,冷声道:“因为你提醒了我,颜冀南这么有钱,我能嫁进颜家实属高攀,能成为颜太太是我的福分,我怎么能轻易不要呢……”

她看了一眼柯央央,道:“我不准备离婚了,我想好了,我要纠缠颜冀南,为了让她身边的你不好过,我也要霸占着颜太太的位置不放了。”

柯央央脸色一黑。

“池晚音,你别太过分了。”

池晚音挺了挺僵硬的脊背,指着身后被挖掉的墓地,一字一句道:“你为了让我不好过,连我死去的父亲都不放过,就不过分了吗?”

“你……”

柯央央哑口无言。

不远处,黑色的路上,一双漆黑如深壑般的眼眸里正望着这处,内双的眼皮轻微扯动着格外狭长,挺秀的鼻梁下,一张薄唇轻轻抿着。

何岑随着秦知遇的眼神望过去,看到了两个漂亮的女人,其中一个不认识,另一个穿着铅笔裤休闲衬衫的那位,却有印象。

是上次在酒店的那位。

何岑又撇了一眼自家老板,心里摸索着什么,随后给墓地的管理员去了电话。

三分钟,将前后的因果都了解个清清楚楚。

然后告诉给了秦知遇。

秦知遇轻轻一笑,将把玩在手里的雪茄刁在了嘴里。

何岑见状,连忙打燃了火机,送上火。

秦知遇深吸一口,然后下车,走在了那条小路上。

初夏的风,吹得他的烟蒂忽明忽暗,引起了这边池晚音的注意。

不一刻,黑暗之中,一个人影慢慢显现,路灯下,那人渐渐挺拔,面容愈发清晰。

夜间的风一阵阵的,吹得秦知遇短发肆意,更吹得池晚音一惊。

不想,她又和秦知遇又遇上了。

“晚晚。”一声亲昵的称呼,让柯央央转了头。

秦知遇走近,很自然的站在了池晚音的身侧。

他说:“不是让你一个人别在外面吹风,为什么不听话。”

苛责带着宠溺,秦知遇的帅气和温柔看得池晚音眼中刺刺的疼。

这话秦知遇是说过,不过是七年前说过的罢了。

七年前的话,这人居然还记得。

当然,她也一样记得。

柯央央不认得秦知遇,只看柯央央和秦知遇这么靠近,便调侃道:“池晚音,没想到不止友成集团老总对你有兴趣呀。”

秦知遇听则,挑了挑眉。

池晚音向左侧走了一步,拉开了与秦知遇的距离,明显是……避嫌。

秦知遇嘴角微勾,从何岑手中接过了一份文件,递给了池晚音。

“这是那八块墓地的合同,你想要的话,送你,可好?”

池晚音和柯央央均一惊。

那八块墓地不是被柯央央买了吗?怎么会再秦知遇这儿?

柯央央不信,将那份合同抢了过来,凑在昏暗的灯光下仔细翻看。

合同上,白纸黑字,确确实实是八块墓地的认购书,不过不同的与柯央央买的二十年产权,秦知遇这份是永久产权。

柯央央瞬间意识到,这份合同并非一般人能拿到的。

她反问向秦知遇:“你是这片墓地的老板?”

秦知遇没有理会柯央央,只对池晚音说:“晚晚,合同被人弄脏了,我等会儿再重新帮你印一份。”

柯央央拿着合同的手还愣在半空中,听明白秦知遇那句“脏了”后,惊叫出了声音。

“你、你、你什么意思,我明明已经买了那些墓地,你凭什么不给我,我钱都付了。”

秦知遇依旧没有理会,连一个眼神都不曾给柯央央。

柯央央感觉到了被无视,心里火气蹭蹭。

秦知遇只解释给池晚音听:“墓地的认购书都需要我签字,否则都算没交易成功,所以没有我同意谁也别想买,晚晚,现在可以接受那八块墓地了吗?”

池晚音撇了一眼脸色乌黑的柯央央,笑着回应秦知遇,道:“不了,你只要不卖给这位,其他我无所谓。”

“晚晚说的,阿遇都知道了。”

一声“阿遇”,听得池晚音心跳都漏了半拍,宛如前几日听到他唤自己“晚晚”时,脸颊微红。

池晚音抬头,看向帅气的秦知遇,那黝黑的眸子里意味不明。

池晚音发现,自己好像从来没有看懂过这个男人。

柯央央喊着不公平。

在场的池晚音、秦知遇以及何岑,没有一个人理会她。

此刻的她,就像是跳脚的小丑,一丝丝的浪花也翻不起来。

池晚音怎么跟着秦知遇来到贵宾室的,不太记得了,只记得离开时柯央央是被人驾着身体赶出去的。

跟着柯央央一同被赶出去的,还有那一袋袋流浪狗流浪猫的尸体。

妖艳的女人被那些死去的猫猫狗狗吓得花容失色。

……

贵宾厅里,红木椅上,秦知遇正气定神闲的品着茶,陶瓷茶杯里一阵阵清香缭绕着。

池晚音端着茶杯,微抿了一口。

何岑在厅外守着,不让闲杂人等打扰。

“晚晚,这是今春的龙井。”

“嗯。”池晚喝茶,完全是因为父亲爱喝,她对茶点并不懂。

可因为她喝茶,秦知遇特意去学了茶,如何蒸煮泡调,很专业。

“我现在喝咖啡更多。”

“嗯,那我该去研究下咖啡了。”

池晚音浅笑,“秦先生随意。”

一声“秦先生”,池晚音有意的拉开了两人的距离。

秦知遇也不恼,淡淡的:“我随晚晚的意思。”

池晚音将手中的茶品放置在了茶桌上,微笑着:“秦先生,今天谢谢你,很晚了,我先回去了。”

“那我送晚晚。”

“不用了,我自己开车来的。”

说罢,池晚音走了。

走的迅速,不留一丝犹豫的。

在她心里,秦知遇这个人,早在七年前就死了。

现在她看到的,不过是个鬼魂,见到鬼,还不赶紧走!

不然被勾了心魄,可怎么办!

她已经被伤了一次,总不能再往上撞了。

她低着头,稳着加速的心跳,逃似的走离。

只是脑子里,那一幕幕和秦知遇有关的情景,又一次的重现,真是头疼。

不过才走出墓地,还未到停车场,一个熟悉的女声又来了。

“池晚音,你站住!”

池晚音回头,看到不远处的柯央央,眉头更深。

阴魂不散了吗!

14-晚晚,抱歉,阿遇来晚了

“你怎么还在这儿。”

“我在等你啊。”

池晚音皱着眉,预感不妙,抓着手包的手紧了紧。

柯央央勾唇一笑,随之一挥手,数十个穿男人从黑暗里走了出来,各个身强体壮,来势汹汹。

池晚音被来人气势吓到,脚步才后退一步,那群人便冲了上来,将池晚音一把抓住。

池晚音脸色一变,手上抱着的骨灰盒被人抢走,顺而被摔了出去。

“不要……”池晚音的话音未落地,便是“啪”一声闷响,骨灰盒破碎,骨灰散了一地。

一阵风起,灰蒙的颗粒被带起来,飘在空中,随着风,走了。

那是父亲留在人间唯一的念想。

池晚音的眼眶瞬间红透。

可还不等她难过,这边柯央央又轻哼的命令道:

“你们给她衣服扒了,然后拖到一边的小树林里,轮流上,我要让她人尽可夫,身败名裂,我看这么一个破鞋还怎么和我抢颜太太的位置!快动手,快点……”

几个壮汉一脸邪淫,粗恶的大手摸在池晚音的皮肤上,毫不留情。

甚至有人在她耳边低声说:“这贱人真细嫩,和勾栏里的货色就是不一样。”

“等会儿,我得好好玩一玩,这颜冀南的女人,滋味如何。”

恶心粗俗的内容让池晚音感到了极度不适。

她怎么也想不到柯央央连这种流氓行为也做的出来,是她大意了。

“柯央央,你疯了,这是犯法。”

柯央央本就是小太妹出身,面对的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这种事最能让人癫狂。

刚才她像乞丐一样被人丢出来的仇,要好好报一报了。

池晚音看到柯央央脸上的狠绝,心里不禁有些怕,但她也知道面对这群人,求饶也只会让他们更猖狂。

她心一横,豁出去道:“你们就不怕颜冀南找你们算账,我再不济也是他的妻子,他孩子的母亲,他能忍受你们这种人给他戴绿帽子?”

她强忍着害怕,坚韧着。

清丽小脸,却是越发白皙漂亮,让那些男人垂涎的吞了吞口水。

柯央央见那些男人动作迟疑了,浇了把油道:

“你们要分清楚,我才是颜冀南的心头爱,我若不爽了,去颜冀南面前说有人欺负我,你们下场也不会好过……更何况,你们只要把这个事儿办好了,两百万酬劳,你们这辈子都不可能赚这么多!”

“你们知道这里是谁的地界就敢随便动手?”池晚音想吓吓他们,故意加强了语气。

柯央央则是继续怂恿:“我知道是秦知遇的地界,那又怎么样,别说他会不会来帮你,就算来帮你,他们才几个人手,能干的过我们吗!”

柯央央为了保证事情万无一失,特意花的大价钱找来了十个人。

而这片墓地里,除去秦知遇和他的助理外,只剩下些老弱妇孺,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

“你们再犹豫,我就要换人了,动作麻利点儿,这事儿你们办的漂亮,我保证没人能找到你门。”

柯央央的话已经激起了那帮人的欲望,看着他们眼中闪烁着的精光,池晚音知道凶多吉少。

可她还想挣扎一下:“现在法制社会,就是逃到国外去也能被抓回来,你们……”

不等池晚音话说完,带头的男人已经按捺不住柯央央的教唆,一巴掌甩在了池晚音的脸上。

男人的劲道十足,一个耳光让池晚音脸上火辣辣的疼,耳畔蜂鸣不断。

“别听这个贱人的鬼话了,有这时间犹豫的,都够老子干一泡了,过来,搭把手,拖进小树林里。”然后又指了指身边的人,“你,过来给我架高摄像机,动作麻利点,想挣钱还这么胆小,平时我怎么教你们的!”

老大都这么说了,几个混混自然不再留情。

一只大手就要去摸池晚音的脸,她拧着眉,一口咬在了那人手上,狠狠地,用了吃奶的劲儿,硬生生将那人手上啃了小块儿皮肉下来。

一声惨烈的叫喊后,又是一巴掌甩在了池晚音的脸上。

霎时,她赶到了半刻钟的昏厥,眼前茫然一片。

池晚音感到自己的身体被拖拽着往一边去,她根本无力反抗。

耳边还留有柯央央得意的笑:“明天,等你的新闻发出来,颜家一定会立即和你撇清关系,到时候不用我出马,你也不可能留在颜家了,池晚音,敬酒不吃吃罚酒,这是你自找的!”

蓦的,她想起手包里存放着许久的报警器。

她摸进手包,找到了那个小玩意。

淘宝九块九淘来的东西,在开关启动的一瞬,震天惊叫,一声接着一声,让那群小混混吓得脸色苍白。

直至他们发现,那声音只是来源于池晚音包里的报警器后,气的一脚踩在了她的小腿上。

她疼的“嘶”了一口气。

明显得听到了一声“咔嚓”,她那腿,恐怕是断了。

随之“撕拉”一声,她身上的白色衬衫被扯破,露出了其中的白色里衣,几双脏污的大手在她身上游走。

她好比是砧板上的鱼肉,只能任人宰割……她不禁后悔,自己走的太快,应该让秦知遇送送的,好歹将她送到车上……

“啊……”

一声惨叫,扑在池晚音身上的男人被一只锃亮的皮鞋踢开,长腿之上是一身高档西装,昏黄路灯下,那张俊颜清晰的展现在池晚音的眼帘之中。

秦知遇!

他来救她了!

她此刻上衣被撕破,白嫩的皮肤露在外,突出的蝴蝶骨之下是大幅度起伏的胸口,再往下是盈盈一握的腰身,看得秦知遇眸光一凌,霎时瞪向了一旁站着的柯央央。

那目光过于凌厉,吓得柯央央脸色一青,但仗着自己人多,根本不怕秦知遇的出现。

还指挥着那群混混连秦知遇也一同收拾了。

只是柯央央没想到,仅仅是何岑一个人,就将十个人全部打趴下,末了用一根绳子给十个人绑成了一团。

简直,不堪一击。

而那边,秦知遇将受伤的池晚音拥在怀里,脱下了自己的外套,给池晚音披上,珍宝般的呵护着。

“晚晚,抱歉,阿遇来晚了。”

池晚音轻扯嘴角,脸上的伤痕清晰,疼的她面容立即皱了起来。

秦知遇眉头皱起,以最温柔的声音,问池晚音:“是那个女人欺负你的吗?”

池晚音撇了一眼已然花容失色的柯央央,点了点头。

秦知遇随即吩咐何岑,说:“将那个女人的衣服扒了。”

完本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
男神频道
女神频道

更多标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