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周晓东阅读
当前位置: 首页 > 婚恋生活 > 束手就情:结婚吧,厉先生
束手就情:结婚吧,厉先生

束手就情:结婚吧,厉先生

分类: 婚恋生活

更新时间:2021-08-25 18:16:47

作者:小甜甜.

来源:追书云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束手就情:结婚吧,厉先生目录试看

全部章节

束手就情:结婚吧,厉先生介绍

《束手就情:结婚吧,厉先生》是网络写手小甜甜.所著的一本婚恋生活小说,人物真实生动,情节描写细腻,快来阅读吧。《束手就情:结婚吧,厉先生》精彩节选:“我真的敢,我不怕死,只要你也别怕爷爷伤心就好。”黎念依旧保持着端庄的姿态,却一字一句的说着狠绝的话。她对自己,向来够狠。窗外吹来一阵风,将窗帘吹动,有午后的阳光如同碎金子一样的撒在两人身上。厉凌川定定的看着她,气极反笑,“你想要什么?”厉凌川定定的看着她,气极反笑,“你想要什么?”------------------------和聪明人说话就是爽快,黎念同样爽快的说出自己的要求,“明天我们去领结婚证,我需要在婚礼前拿到结婚证。”

书友点评:

《束手就情:结婚吧,厉先生》这篇小说作者对人物的刻画非常的细腻生动。好多情节多感同身受。

章节试看:

你想要什么?

而厉凌川的目光紧紧锁在客房门上,胸口骤然升起莫名其妙的闷火,如同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恼怒。

微用力推开女人,他起身优雅的系上扣子,居高临下的睥睨着她,“滚。”

……

黎念原本以为逼婚上位已经是结果,没想到原来只是开始。

她幽幽叹了一口气,看向坐在对面的温婉女人。

“我怀了凌川的孩子,”女子挺了挺平坦的小腹,一脸傲然,“已经三个月了。”

显然,她借孩子逼婚成功给厉凌川的女人带来了不少灵感。

“既然孩子是厉凌川的,你找我有什么用?”她有些不解。

“黎小姐!”女人咬牙切齿的喊着她,“你没必要歪解我的意思,你明明知道我是什么意思!”

黎念更加莫名其妙了,诚恳的问:“你什么意思啊?我真的猜不到,你不如直说吧。”

对方明显不相信,又摸了摸自己的小腹,“凌川是绝对不会允许自己的血脉流浪在外的。”

“有道理,他应该会给你一笔钱打掉这个孩子。”黎念有些不忍,又安慰着补充,“不过你放心,厉凌川出手还算大方,够你衣食无忧了。”

“你闭嘴!”女人昂着下巴睨她,“你就是嫉妒我,凌川才不会这样对我。”

黎念有些烦躁,这几天光是处理这些找上门来的女人就耗费了她绝大多数的精力,搅了搅温热的咖啡。

她耐心的重复,“这个事我真的做不了主,要不我带你去见他,有事你们当面解决好吗?”

对方一愣,大概没想到事情会这么顺利,准备了一肚子的狠话都没地说,反而踌躇了起来。

黎念看了她一眼,低头看了看手表,温和的说:“正是公司午休时间,我现在就带你去找他?”

这是最好的机会了,女人咬唇,掩住眸中的虚心,方才点点头,“你别耍什么花招。”

黎念无奈的耸耸肩,她将咖啡一饮而尽,苦涩充斥在唇舌间,“走吧。”

厉氏集团耸立在晏城寸土寸金的二环内,高耸入云的楼身透露着生人勿近的疏远高傲。

黎念在生日宴上的惊世一举,足够让厉氏员工对她毕恭毕敬。

无论总裁态度如何,这可是董事长钦点的未来女主人。

被秘书恭敬的带到厉凌川办公室外,黎念微笑着道谢,方才侧身看向一旁的女人。

“厉凌川就在里面,你的话留着对他说吧。”

说罢,她没有看女人的神色,从容不迫的推开门。

厉凌川坐在办公椅上神色冷漠,有个窈窕的背影背对着她们,正跪坐在办公桌下,一张脸几乎埋进了厉凌川的裆部。

这场景,暧昧而旖旎,两人正在做什么,不言而喻。

身后的女人不敢置信的看着这一幕,下意识的紧紧捂住嘴抑制惊呼。

黎念万分尴尬,却又不得不出声打断,“厉凌川,这位小姐有话对你说。”

高挑的身影惊慌失措的起身,黑白职业装上有凌乱的褶皱,也让厉凌川彻底暴露在她们面前。

银灰色的西装裤上,接近大腿根部的地方,有可疑的白色液体。

空气仿佛都僵住了,气氛十分诡异。

厉凌川拧着长眉,明显恼怒的训斥:“黎念,你又搞什么花样?”

尽管黎念无辜的不行,还是得硬着头皮说:“她怀孕了,说是你的孩子。”

厉凌川这才将目光投向她身旁的女人,打量半响后才犹豫着出声,“林静?”

女人眼眶有泪水打转,又羞愤又伤心,却不得不屈辱应声,“厉少,上个月在希尔顿……”

彻底想起来的厉凌川打断了林静的话,“我知道了,lucy,你先出去吧。”

高挑的职业装女人好奇又嫉妒的扫了黎念一眼,乖乖出去,并带上了门。

“那个,你们聊,我先走了。”黎念自认为任务完成,准备溜之大吉。

眼下的情况太复杂,她不愿意蹚浑水。

然而她的手刚摸到门把手,身后就传来男人的冷声喝止,“站住!”

“你把什么人都带来办公室,锅甩给我就想走?”

黎念真是无辜极了,孩子又不是她的,本来就不是她的锅啊!

偏偏还怕惹怒了那位祖宗,只好好脾气的解释,“事关子嗣,我只是觉得你想自己处理。”

厉凌川再没看孤零零站在一旁的林静一眼,“这种小事,还要我来处理?你这个准厉太太,难道是死人吗?”

“所以孩子要生下来还是打掉?”黎念很诚恳的询问。

“凌川,这可是你的骨肉!”林静急了,梨花带雨的对厉凌川喊。

“是谁给你的胆子?”他终于看向林静,眼中尽是厌恶,“你以为谁都可以威胁我?最好赶紧让你肚子里的东西消失,否则消失的就是你。”

低沉无情的声音一字一句的在室内响荡,黎念默默的退后了两步,尽量减少自己的存在感。

林静捂着嘴不敢相信,泪水从她眼里滑落,却再不敢多说一句话,绝望而慌乱的逃离了现场。

“满意了吗?”厉凌川面无表情的看向黎念,眉眼沉沉。

黎念知道,厉凌川一定生气了。

反正讨好不了这位主,不如干脆为自己争夺最大的利益。

心思一转,黎念淡定的坐在他对面,“处理的很果断利落,但是我还没满意。”

“那你的意思是?”

厉凌川声音骤然沉了下去,压抑着怒火不屑的问,这个女人真是给脸不要脸。

“小打小闹我也不计较,只是都有人怀着孩子踩到我脸上了,我倒是无所谓,只是不知道爷爷知道会怎么处理了。”

从婚期定了之后,黎念就称呼厉老爷子为爷爷了。

“你敢!”他满身戾气,瞳孔憧憧,压迫感十足。

厉凌川此生最恨的,就是被人威胁。

“我真的敢,我不怕死,只要你也别怕爷爷伤心就好。”

黎念依旧保持着端庄的姿态,却一字一句的说着狠绝的话。

她对自己,向来够狠。

窗外吹来一阵风,将窗帘吹动,有午后的阳光如同碎金子一样的撒在两人身上。

厉凌川定定的看着她,气极反笑,“你想要什么?”

领结婚证

厉凌川定定的看着她,气极反笑,“你想要什么?”

------------------------

和聪明人说话就是爽快,黎念同样爽快的说出自己的要求,“明天我们去领结婚证,我需要在婚礼前拿到结婚证。”

“你就这么迫不及待了?”冷笑一声,他鄙夷的问,语气中是满满的嘲讽。

“是的,您这样左一个红颜知己右一个办公室恋情的,我没保障不安心,需要一张证来安心。”

她坦然说出想法,对上厉凌川漆黑的双眸。

他面上已经恢复了泰半的平静,目光沉沉深不见底,沉默半刻后忽的勾唇一笑,“行。”

对于这个女人,他真的越来越有兴趣了。

“明早八点,民政局门口见。”黎念松了一口气,起身欲结束这场压抑的对话。

她低头从包中拿出一把纸巾,放在办公桌上,“擦擦裤子,注意形象。”

说罢,她才款款转身离去,背影淡定无比。

剩下厉凌川一人,玩味的拿起纸巾,似笑非笑的擦着裤子上的牛奶。

事情的发展,他竟然有些期待。

……

“你好,我们是来……”

黎念扫了一眼坐在一旁沉着脸的厉凌川,默默的把结婚两个字咽下去,

“办理业务的。”

“离婚去隔壁,下一个。”工作人员像是见惯了,摆摆手示意他们走开。

四月八日,宜婚嫁,身后队伍排的很长。

气氛在一瞬间变的十分玄妙,黎念干咳了声,尴尬的解释:“没走错,我们就是来领结婚证的。”

她的声音很弱,明显没有底气。

毕竟身旁这位祖宗一身黑西装,下巴紧阖,嘴角微抿,胸口再插朵小白花就可以参加葬礼了。

工作人员狐疑的看着两人,“你确定是来办理结婚的?”

这句话是朝厉凌川问的。

黎念心口一紧,生怕祖宗临场反悔,幸好沉默良久,他还是勉强的点头了。

从民政局走出来,看着手中的小红本,黎念有片刻的恍惚。

她就这样,嫁为人妻了吗?

“凌川?”还没等她感慨完,身后就传来了一道女声,略带惊喜。

黎念默了两秒,才和厉凌川一起转头看去。

一个穿着水蓝色丝绸长裙的优雅女人,长发动人,容貌艳丽,正朝他们走来。

他们两人身体同时僵硬住,却是因为遇见不同的故人。

“好久不见。”女人笑着,眼角却依稀有了泪花。

厉凌川很快平静下来,“清语,你什么时候回国的?”

两人还在说着什么,黎念却没了心思去听,她的心神,都被不远处的人所吸引。

优雅女人身后站着一个年轻男人,白衣黑裤,西装外套挽在线条流畅的手臂上,姿态从容,长身玉立,听到动静也抬头看来。

心心念念的那个人,藏在心底从不敢多想的那个人,多看一眼都觉得是玷污的那个人,就这样猝不及防的出现在她面前。

黎念能清晰的听见自己的心跳,砰砰砰,虚浮无力。

“老师。”她好半响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喃喃的喊。

“黎念?”方清言有些惊诧,迈步走来。

“研究会结束后我回学校,就听说你辍学了,这是怎么回事?”

方清言的眉眼还没舒展开,又拧着眉询问。

黎念艰难的扯了一个笑容,“家里出了点事,没来得及告诉您。”

不是来不及,是不敢。

“辍学?”厉凌川结束和方清语的叙旧,被这两人的对话所吸引,挑眉询问。

方清言这才看到厉凌川,方家和厉家世交已久,他多少也了解厉凌川这人,只是交情不深。

“嗯,黎念是我的学生,不过你们两怎么认识的?”

厉凌川勾唇一笑,意味深长的看向黎念,不再言语。

“老师,我陪厉总来处理些业务。”

黎念急忙解释,生怕被方清言知道自己的不堪。

“你现在在厉氏工作?”方清言神色不明,疑惑更重。

“是的。”

厉太太,也算一份工作了。

“老师,我们还有事……”生怕说多露泄,她为难的开口。

“好,你先忙。”

只想尽快离开的黎念也顾不得太多,拽着厉凌川的胳膊就往外走。

她待在方清言面前,一分一秒都是煎熬。

“凌川,我离婚了。”方清语突然开口,定定的看向厉凌川,目光切切。

厉凌川止住步伐,面容波澜不惊,“你会遇见更好的。”

说罢,再不管她的反应,直直的往外走去。

心乱如麻的黎念管不了这两人之间的熊涛波涌,跟着上了车。

“大学都没毕业,你这刚到法定结婚年纪吧?”

厉凌川冷笑一声,骨节分明的手搭在方向盘上,意有所指。

黎念知道他怀疑格拉的身份,只好收起心中思虑,诚恳回答,“二十一了,的确是合法年纪。”

“十八岁就生了孩子,你真不容易。

他居高临下的看向她,目光炯炯,强势骇人。

“是啊,当初您连未成年都能下手,也真不容易。”黎念厚着脸皮,应承了下来。

厉凌川气极反笑,他倒是要看看这个女人还能装到什么时候。

……

婚礼前三天是个阴天,天色暗沉,厉宅内却是灯火通明。

厉家规矩,婚礼前要举办家宴。

黎念抱着格拉坐在厉老爷子身旁,温顺的喊着老爷子介绍的一个个亲戚,厉家是个大家族,嫡支子嗣并不多,旁支后代倒是济济一堂。

看上去,也有了几分子孙满堂的其乐融融感。

没人愿意得罪这位未来的厉家女主人,人人面上都是一副和善笑容。

然而,圆满总是维持不了太久。

“厉爷爷,您近来身体可好啊?”方清语笑吟吟的进来,亲昵的凑到厉老爷子身旁。

厉老爷子有些惊喜,“语丫头?你什么时候回国的?”

“就这些天回来的,听说凌川要结婚了,我实在是好奇谁有这样的福气,就缠着瑾枝姐来参加家宴,您不会怪我不请自来吧?”

方清语眼风扫过黎念,惊诧在眼中闪过,瞬间又是笑吟吟的模样。

“瑾枝也来了?”老爷子看向门口,神色微敛。

黎念抬眼看向门口款款走来的女人,指尖掐的泛白,用尽全力方才压抑住汹涌的恨意。

完本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
男神频道
女神频道

更多标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