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周晓东阅读
当前位置: 首页 > 灵异科幻 > 一鹿有你:先生契约已定
一鹿有你:先生契约已定

一鹿有你:先生契约已定

分类: 灵异科幻

更新时间:2021-04-07 18:07:47

作者:李燏竹

来源:追书云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一鹿有你:先生契约已定目录试看

全部章节

一鹿有你:先生契约已定介绍

《一鹿有你:先生契约已定》,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李燏竹,这本书主要内容试读:“你没有对不起我,是我对不起你啊!”我喊着想要靠过去,奶奶却威胁我道:“你再不走,我就咬舌自尽!”我心里一惊,眼看着奶奶不敢再迈一步,星杰的皮囊缠着那个村民,已经跟那个村民紧紧贴在一起,那个村民已经死了,他那张脸依旧表情痛苦。“走!”村长忽然回来抓住我。“奶奶!奶奶!”我想救奶奶,但是星杰已经操控着那个村民手臂缠住了我奶奶,那个村民的脸贴在我我奶奶的脸上,两个人的脸好像相融了一般,奶奶痛苦的喊着,但是我却无能为力,那个村民的身体跟我奶奶的身体像是连体婴一般连接在一起,星杰的皮囊现在可以操控着两个人了。

书友点评:

《一鹿有你:先生契约已定》这本书内容丰富多彩,想象合理,逻辑思维明确,人物性格鲜明,容易勾起读者的阅读兴趣。

章节试看:

你为什么不出现

星杰站起来,原本空洞的眼睛竟然发着绿色的光!

“啊!尸变了!”

原本一旁看热闹的村民们被吓得四处逃窜,村长拉着我往山下跑,但是奶奶还被绑在树上我不能丢下我奶奶。

“你放开我!”我甩开村长的手跑到奶奶身边,星杰抓住了一个村民,手臂死死的缠住那个村民,最后整张皮竟然都贴在那个村民的身上,那个村民浑身淌血,嚎叫不止。

“奶奶!”我更加害怕了,但是我不能扔下奶奶。

奶奶醒过来,看到星杰复活变成怪物冲我喊道:“兰若!你别管我!你快跑啊!”

“不行!我不能扔下您!”我赶紧解着她身上的绳子,但是越着急,那绳子越难解开。

“兰若!你听着,你别在这里浪费时间了,奶奶在劫难逃,你快跑吧!奶奶——奶奶对不起你!”

奶奶说着推了我一把,她看着我眼神满是愧疚。

“你没有对不起我,是我对不起你啊!”我喊着想要靠过去,奶奶却威胁我道:“你再不走,我就咬舌自尽!”

我心里一惊,眼看着奶奶不敢再迈一步,星杰的皮囊缠着那个村民,已经跟那个村民紧紧贴在一起,那个村民已经死了,他那张脸依旧表情痛苦。

“走!”村长忽然回来抓住我。

“奶奶!奶奶!”

我想救奶奶,但是星杰已经操控着那个村民手臂缠住了我奶奶,那个村民的脸贴在我我奶奶的脸上,两个人的脸好像相融了一般,奶奶痛苦的喊着,但是我却无能为力,那个村民的身体跟我奶奶的身体像是连体婴一般连接在一起,星杰的皮囊现在可以操控着两个人了。

奶奶望向我的眼神痛苦而悲惨,一直保护我,唯一疼爱我的奶奶就这么死了!

我被村长抓到村委会办公室,绑在椅子上,我看着村民们的脸,他们是那么的面目可憎,居然害死我奶奶!

“兰若,你也别怪我们,我们也要活命啊,这一切只有你能解决,只有你能救村民的命。”

村长冷着脸冲我说道,他现在已经被魔鬼附身,我说什么他都不会听的,村里的人被他蛊惑对这件事也深信不疑,他们已经疯了!

“你们害死我奶奶,还指望我帮你们?我就算是死也不会帮你们的!”我瞪着那些人,我巴不得将这些人杀掉给我奶奶报仇!

“你们都回去准备一下吧,留两个人守在门口,一会儿我们就把她扔到禁地,献给穹煞!”

村长安排完,村民们便离开回去准备,办公室里只剩我跟村长两个人了。

“兰若!你快走!”

村长忽然解开我身上的绳子焦急地道。

我没想到他会忽然放了我,还是他有什么阴谋?

“你到底想干什么?”我揉着手腕警惕的看着他道。

“我是放你走啊!那些人不会放过你,你现在就走!跑的远远的!”村长焦急地道。

“你不是被附身了吗?”我心里疑惑脱口而出问道。

“附身?什么附身?现在别说这么多了!你赶快走吧!”

我赶紧走到门口,刚开门,却见阿九爹站在门口。

“你干什么去?”阿九爹冲我阴测测地笑。

我抓住机会赶紧从阿九爹手臂下攥出去,阿九爹回手抓住我的肩膀,他手劲非常大,手指好像要刺穿我的肩膀似得。

“啊!”

肩膀的疼痛让我头皮发麻,甚至眼皮都是麻的,我越是挣扎,越是痛。

正当我绝望的时候,一股白烟冒出来,紧接着我便看到陆雪呈那张完美的脸。

陆雪呈生生将阿九爹的手掰断,我甚至听到了嘎嘣嘎嘣的声音,阿九爹一松手我的肩膀更痛了,我忍不住眼睛一黑昏了过去。

等我醒来的时候,我正躺在房间里,全身光溜溜个的,一抬眼就看到陆雪呈倒着的脸,他正帮我处理伤口。

我想到奶奶似得时候怎么叫他他都没出现,心里悲愤不想让他帮我处理伤口,起身套上外套。

“我正在帮你处理伤口。”陆雪呈蹙眉道:“乖,过来。”

“刚才你为什么不出来?我奶奶死的时候——你为什么不出现?!你要是出现她就不会死!”我越说声音越大,最后几乎是怒吼出来,我太难受了,心里就想压了块大石头似得。

陆雪呈星眸凝着我,沉吟道:“我说过,我只救你,而且你为什么刚遭受危险的时候不召唤我?非要等到自己受伤?!要不是我发现不对劲,你就死在那儿了!”

听着陆雪呈数落的话,我的情绪彻底爆发。

“死就死!奶奶都死了,她是这个世界上对我最好的人!她死了我活着还干什么?!啊!”我难受的不行,心里一团火好像要冲出来似得。

陆雪呈一把抱住我,他力气非常大,我根本挣脱不开,我筋疲力竭现在不管做什么,奶奶那张痛苦的脸都在我面前。

“她死的那么惨,那个怪物靠上去将她黏住,她躲不开只好成为那个怪物的一部分!”我想起那个画面就觉得恶心难受,我奶奶是因为我才承受那种折磨!

陆雪呈也不说话,只是轻柔的摸着我的背部,我大哭了一场,哭到恶心,哭到无力,哭到没有眼泪,哭到没有情绪。

陆雪呈递给我一张纸巾,我冷冷的望了他一眼,接过纸巾擦了擦脸。

“对不起,刚才我指责你了,其实你出现是情分,不出现是本分,我没有自责怪你。”我想了想说道,其实归根究底是我自己太懦弱。

“我知道你奶奶死了你很难受。”陆雪呈低声说道。

我咧出一个笑容,但是我知道,肯定比哭都难看。

“我以前懦弱,甚至连开口求人都不敢,我也那么认为自己,但是现在奶奶死了,我得坚强起来,所有的一切我都得承担起来。”我望着门口,这话其实是对自己说的。

陆雪呈冰冷的手指抚摸我的脸颊,我下意识闪开,因为我终于明白,陆雪呈心硬,他可以看着别人死,就算是我把他叫出来他也不会管,我想起不止一个人跟我说与他在一起没有好下场,难道指的是他会翻脸不认人嘛,如果有一天我对他不在重要了他会不会对我也置之不理?

“我不会离开你,我会一直保护你。”

像是猜透了我的想法,陆雪呈忽然说道。

敲门声响起,是后妈的声音。

我下地打算去开门,陆雪呈却将我摁在床上。

“你干嘛,我得去开门啊!”我压低声音道。

陆雪呈没说话,下地去开了门,我看着他从后妈手中接过托盘,再关上门,我愣住了。

“吃点东西吧,你太虚弱了。”陆雪呈将粥端到我面前道。

“诶!我妈见过你了?”

我还哪有心思喝粥,要是让后妈知道我跟一个妖在一起……

“我说我是你朋友,从城里来的。”陆雪呈解释道:“不过你放心,你后妈现在没时间搭理你,她担心你弟弟那。”

“小俊怎么了?!”

我担心地问道。

“还是之前吓晕了,一直没醒过来,不过,你弟弟是你后妈亲生的吧,为什么她那么偏爱你弟弟?”陆雪呈说着将舀起一勺粥送到我嘴边。

小俊没事,我就放心了,我抢过他手中的粥,勺子还给他就着碗喝了起来。

“我是煞星,我爷爷,我亲妈都是因为我被害死的,我后妈能跟我爹在一起村里人都说她胆子大,现在我亲爹都外出打工不愿意面对我,她还能照顾我们,她对我的态度已经很好了,而且她对我弟弟好,这就够了,我很感激她。”

“即便是她误会你要害你弟弟?”

陆雪呈紧接着问道,我一口粥梗在喉咙,噎的难受,但还是使劲儿吞咽下去。

白鹿

我将碗放在桌上,转头看着陆雪呈道:“你为什么找上我?村长一直说我才是解决这件事的关键,我到底是什么?你知道的吧?”

“这个你要问你们家做了什么啊,为什么别人家的孩子都不是献祭的关键,而你是献祭的关键。”

看着陆雪呈的样子,我气不打一处来,伸手给了他一拳,一拳正好打在他脸上,但是我忘了我肩膀有伤抻了一下更疼了。

“活该!”

陆雪呈舌头顶着腮帮子一副吃痛的样子,恶狠狠地怼我说道,掀开我的衣服,看着我肩膀的淤青。

“你别总扒我衣服!”我赶紧将上衣穿好,这个家伙上个药竟然把我衣服都扒了。

“你相信你后妈吗?”

陆雪呈忽然问道。

“当然相信,这么多年她没害过我。”我说道,不过他为什么这么问?我看着他,陆雪呈却没再说话。

“我去看小俊了。”

我直接去了小俊的房间,后妈正在看着小俊。

“小俊怎么样了?”我问她。

“应该是吓到了。”

后妈看我进屋,冷淡地道,一直以来对我跟对小俊她就是这样天差地别的样子,这样一想我有些心酸。

“奶奶——奶奶死了。”我憋了半天,鼓起勇气告诉后妈这个消息。

“什么?!”

后妈不敢置信的看着我,她足足愣了一分钟才恢复平静。

“你害死了你爷爷,你亲妈,现在又害死了你奶奶。”

后妈语气十分平静,但是我的心却心如刀绞,是啊,我是罪人,我是害死所有人的罪人。

“是不是她害死的,你自己心知肚明。”

陆雪呈忽然进门道。

“你——你怎么进来了?!”我赶紧推着他出去。

“我就是见不得你被人欺负。”陆雪呈挑眉道。

“我的事不用你管!你赶紧出去!”我怕陆雪呈会说什么过激的话。

陆雪呈深深的望了我一眼转身走出房间。

“既然这些都是因为我,那您能告诉我为什么跟我有关系?还有咱们家为什么供着邪神的雕像?”既然话已至此,我就得弄明白,挨骂也得挨得明白。

后妈给小俊掖了下被子,低声道:“我只知道,我嫁到这个村子的时候,就有一个传说,说后山的禁地惯着十恶不赦的恶魔,谁都不能进去,你知道村子里的女人为什么这么少吗?就是因为那个禁地里的恶魔,当时它也是这样让所有女人都怀上了鬼胎,女人们也变成了恶魔,后来村子里的人为了找媳妇,只能去外面找,或者买。”

“买?怎么买?”我疑惑地问道。

“人贩子拐卖过来的,这个村子可是人贩子的常客。”

听着后妈的话,我心里咯噔一下,没想到村子里还有这种勾当。

“那为什么村长他们总说我是关键?”我问道。

后妈叹了口气,坐在床边道:“因为你是死胎,你出生的时候被弄到禁地,身上沾满了煞气,还有那头横死的鹿的怨气,你的身体更能通灵,对人你是砒霜,对灵物就是糖,灵物会不自觉的被你吸引,你就是魔星。”

魔星?我是魔星吗?我想着双手不自觉的纠缠在一起。

“啊!”

“救命啊!”

忽然门外一阵纷乱。

“照顾你弟弟,我出去看看。”后妈说道。

“不行!外面这么危险,你出去有什么用,我去,你陪着弟弟。”

后妈惊讶的看着我,似乎没想到我会说这么有血气的话。

“奶奶已经死了,我不会让你死的。”我说完挪动双腿走出房间,自从奶奶死的那一刻,我就知道我的脆弱我的胆小,我的懦弱都要抛弃,因为最爱我的人已经离开了。

“你干什么去?”陆雪呈拦住我道。

“外面很吵,我看看怎么回事。”我说着推开门,只见外面人影攒动那里是养鹿场。

我听到救命的声音赶紧跑过去,看到鹿场里的场景,我双腿发飘,跟星杰一样,那些本来只剩下皮囊的鹿黏住人,有的鹿皮身上黏住了好几个人,几个人仿佛连体婴般连接在一起,我甚至看不行到底是哪里接连,只依稀能看到手脚,还有一张张痛苦扭曲的脸粘连在一起,仿佛他们还活着一般,我说不上这种怪物是什么,是人还是鹿。

忽然一头连体鹿人看到我冲我飞奔而来,两张粘连的扭曲的脸正对着我,它四脚着地,分别是两只人手跟人脚,我腿像是灌了铅一样的沉,我知道要跑,但是我已经被吓木了,越是想跑越是动不了。

一道白光从我旁边闪出去,直接劈像那怪物两张脸的中间,直接将那怪物劈成两半,血液夹杂着内脏撒了一地。

陆雪呈站在我身边,收起手指,他只是轻轻点了一下,便收拾了那些怪物。

虽然知道他也只是因为我是魔星才接近我,但是有他在身边还是有安全感的。

忽然我听到一阵粘腻的声音,好像有什么在地上拖动似得,我转头一看,那原本被劈成两半的怪物又拼凑起来。

“这——这到底是什么怪物!”

其他的怪物也发现我们俩冲这边过来,我逼着自己坚强,我拿起一旁的棍子,我不能让这些怪物靠近我,因为我知道他们要是靠近我,我就要被粘进去成为那恶心的连体婴一般的魔鬼的一部分。

那怪物的冲击力很大,我手中的棍子打在它身上瞬间断成两截。

那怪物距离我越来越近,一阵说不上来的腥臭味钻进我的鼻子,距离的近,我看的更加清楚,那怪物就是好几个人被扭曲的黏在一起,怪物的身上满是粘液,我只觉得恶心刚刚喝的粥向上翻涌着。

陆雪呈忽然搂住我的腰,我只觉得脚下一轻,整个人向上提着,低头一看那怪物扑了个空,而我被陆雪呈搂着飞上了高树上。

“你趴在这,我处理这些东西。”陆雪呈嘱咐道。

“嗯,你放心吧!”

陆雪呈见我没什么危险,便飞下去他下去的瞬间身体白光乍现,光亮散去之见一只通体雪白的鹿昂首站立,他的鹿角后面有两圈彩虹似得圣光,让人看着就觉得平和安稳,很有安全感。

那些怪物见陆雪呈亮了真身,都很忌惮,就像是狼见到了火,不敢上前。

陆雪呈却不管那么多,直接冲出去,用鹿角撞飞了好几只怪物,他的鹿角锋利而结实,而被撞飞的那几只怪物再也没起来,我看着下面的战况,因为树很高,我看的也很远,看到两个人影走过来,我得赶紧提醒陆雪呈。

“有人过来了!”

陆雪呈听到我的提醒,不紧不慢的转头看着那两人。

那两人在火光中的映照中露出了真面目,是阿九爹跟村长!

星杰所说的鬼一定就在这两人其中一个人的身上。

陆雪呈变回本来的样子,冷冷的看着两人。

“鹿族与我们鬼煞,向来井水不犯河水,把小兰若交出来。”阿九爹忽然说道。

“兰若是我的女人。”陆雪呈话少,简单干脆地道。

“只有兰若做祭品,穹煞才会继续庇护我们的村落。”村长说道。

听着村长的话,我想起之前他在村部要放我走的事,他既然想将我献祭,那为什么要放了我?

我看着陆雪呈,忽然想明白了。

“陆雪呈,他们是冲你来的,你小心点!”

我刚说完,忽然听到后面有声音,我转头一看,竟然是阿九!阿九的肚子更大了,她只能爬着走,看起来就像野兽似得。

“兰若,来吧,怀魔胎多好,可以让你报仇,以前伤害过你的人,你都能不费吹灰之力的收拾他们。”阿九挑眉望像我,妖里妖气地道。

完本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
男神频道
女神频道

更多标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