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周晓东阅读
当前位置: 首页 > 总裁豪门 > 我凋零时,无人知
我凋零时,无人知

我凋零时,无人知

分类: 总裁豪门

更新时间:2021-02-22 18:02:34

作者:夏小霜

来源:追书云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我凋零时,无人知目录试看

全部章节

我凋零时,无人知介绍

夏小霜给大家带来的《我凋零时,无人知》讲述了:她给许知柔打电话,可许知柔却怎么也不接。安立夏没办法了,只能找到许知柔工作的杂志社去。杂志社接待问安立夏有没有预约,安立夏知道如果等前台接待去问许知柔,那她一定也不能见到那个贱人。安立夏点头说有,等到前台打电话去核实时,她拔腿便往杂志社里跑。“哎,这位小姐,你干什么?”前台大喊,“站住!”安立夏头也不回,几步冲进杂志社里,直奔副主编的办公室。

书友点评:

看了《我凋零时,无人知》这本书后,感觉作者夏小霜的功力不错,文笔细腻的,不管是从文笔,文章的结构,人物的描写。把每个人都写的有血有肉。这本书给我们的正能量是不容底估的。喜欢这本书。强烈向各位读者推荐。

章节试看:

这不是女儿的骨灰-夏小霜

安立夏给女儿办了个精致的小型葬礼。

墓地的位置选在她母亲坟墓旁边,希望以后母亲能多照顾沐沐,免得她受欺负。

下葬那天,暴雨倾盆。

安立夏没通知亲友,她自己亲手挖好了坑,再捧着女儿的骨灰盒,小心往墓坑走去。

雨势汹汹,地面湿滑,安立夏不知道踢到了什么石头,竟一下子摔倒了,手里的骨灰盒也摔了出去。

“沐沐!”安立夏大叫一声,急忙去拦,但还是晚了一步。

骨灰盒滚了两圈,啪的一声摔进墓坑里,盖子翻开,骨灰散了一地。

大雨哗哗,很快将骨灰冲散。

“沐沐!

安立夏哭着爬过去,“不,不要这样……”

她徒劳的伸手,去只能捞起浑浊的泥水。

“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安立夏跪在慕坑边,泣不成声,“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难道这就是她害死陆景森的报应吗?

可是,当初那场车祸,也不是她故意的啊……

要是知道他们去医院的路上会出车祸,她死也不会连累陆景森。

可是谁能知道呢,又谁能控制呢?

老天爷,到底为什么这样对她?

安立夏想不明白,她趴在墓坑里,绝望大哭。

大雨不停,墓坑里渐渐积满了雨水,一块硬硬的东西轻轻撞击着安立夏的手指。

安立夏以为是女儿骨头,立马抓住了。

可那块骨头的触感,却很不对劲,不像是骨头,而是……牙齿。

安立夏止住哭泣,捡起那块东西,放在掌心里一看。

那是一颗尖细的,犬类动物才会有的犬牙。

安立夏浑身一寒,难道这根本不是她女儿的骨灰?

她立马跳进坑里,四处翻找,从泥水里又找出了一颗犬牙和一块类似爪子的骨头。

这是动物的骨灰!

她女儿的骨灰被人掉包了!

安立夏气得浑身发抖,她第一反应想到的就是许知柔那个恶毒的女人,只有她,才能做出这种丧心病狂的事情!

安立夏立马从坑里爬出去。

“你在干什么?”墓地前,陆御琛打着伞来了,皱眉看着她,“你把沐沐的骨灰怎么了?”

安立夏慢慢站起身,大雨淋湿她的身体,她头发散乱,满脸雨水。

“这句话,你应该去问许知柔!”

陆御琛皱眉道:“关她什么事?”

他看了一眼只有翻倒骨灰盒的慕坑,眉头皱得愈发紧。

“你把沐沐的骨灰洒了?”

许知柔一把推开他:“那不是沐沐的骨灰。”

说完她要走,却被陆御琛拉住。

“你什么意思,说清楚。”

安立夏反应强烈,狠狠甩开陆御琛的手。

“我现在没话和你说!”安立夏往后退了几步,“陆御琛,要是可以,我真是一辈子也不想再见到你。”

陆御琛脸色猛然一沉,咬牙道:“安立夏,你在发什么疯?”

“发疯?我倒是希望这一切只是我发疯的幻想,可它不是!”安立夏忍不住哭喊,“我们的女儿被许知柔害死了,骨灰还被她掉包了,可你呢?”

眼泪涌出眼眶,又很快被大雨冲掉。

“可你根本不在乎,你不在乎你亲生女儿的死活,也不在乎她死后能不能入土为安,你在乎的,只是许知柔那个贱人!”

安立夏用力吸了口气,忍住颤抖的哭腔。

“陆御琛,你真是全天下最薄情寡义的人。我们离婚吧,我再也,再也不想见到你!”

说完,安立夏转身离开。

“你站住!”陆御琛追着想拉她,被安立夏重重推开。

“别碰我!陆御琛,我恨你,恨不得杀了你!所以,别碰我,也别再来见我!”

陆御琛停下了动作,脸色僵硬,那双幽深的黑眸里似乎藏着什么情绪,但安立夏不想去分辨。

她不想再见他。

安立夏跑着离开了。

冤枉-夏小霜

安立夏要去找许知柔报仇。

火灾之后,许知柔搬到了高级公寓里,没有门禁,没有户主的允许,安立夏连小区大门都进不了。

她给许知柔打电话,可许知柔却怎么也不接。

安立夏没办法了,只能找到许知柔工作的杂志社去。

杂志社接待问安立夏有没有预约,安立夏知道如果等前台接待去问许知柔,那她一定也不能见到那个贱人。

安立夏点头说有,等到前台打电话去核实时,她拔腿便往杂志社里跑。

“哎,这位小姐,你干什么?”前台大喊,“站住!”

安立夏头也不回,几步冲进杂志社里,直奔副主编的办公室。

“保安!”远处,前台大声呼喊着,“有人擅闯,保安!”

路上有反应快的职员过来拦安立夏,被她大力推开。

安立夏几步冲到办公室门口,一脚踢开门。

“许知柔,我有话要和你谈!”

许知柔放下手里的文件,一脸温柔文静,她对着门外的职员和保安摇摇头:“你们出去吧,没事的。”

保安不放心,说了一句:“我就在门口,有事叫我。”

“好的,谢谢。”许知柔起身,关上办公室门,柔声问,“是发生了什么吗,你好着急的样子?”

安立夏看着她虚伪做作的面孔,胸口里怒气燃烧得愈发汹涌。

“我女儿的骨灰呢?”

许知柔一脸惊讶:“你女儿骨灰失踪了吗?我不知道这个情况呀,你需要我联系人,帮你找……”

“你别装了!”安立夏揪住许知柔的衣领,一把将她抵在墙壁上,“我知道是你!火是你放的,我女儿是你害死的,她的骨灰,也是你掉包的!”

许知柔满脸无辜:“你在说什么呀,我怎么一个字也听不懂。”

“我知道就是你!”

她假装无辜的样子让安立夏恶心。

女儿过世,骨灰失踪……这些事情让安立夏无法冷静,理智仿佛也在那场大火里烧死了。

她情绪失控,连着眼睛也通红狰狞:“我最后问你一遍,我女儿的骨灰呢?”

许知柔垂眼看着她,唇角分明勾起了得意而嘲讽的笑容,语气却仍旧十分无辜。

“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烧死你女儿那场大火,我也是受害者呀,我儿子也差点死了,你怎么能冤枉我呢?”

冤枉?

她竟然敢说自己冤枉?

安立夏愤怒至极,扬手一巴掌打在许知柔脸上。

“我只是要我女儿骨灰的下落!你告诉我又怎么了?”安立夏愤怒质问,“她都死了,你为什么还不放过她的尸体?”

许知柔捂着发红的脸,唇角的笑容愈发得意,好似在嘲笑安立夏的失控和无力。

她语调轻柔,无辜极了。

“你女儿的死,真的和我没关系呀,立夏,你真的冤枉……”

啪!

安立夏又是一耳光打过去。

“告诉我,我女儿的骨灰到底在哪儿!”

“我不知道啊。”许知柔捂着脸,哭泣起来,“立夏,我真的什么也没做,你不要冤枉我好吗?”

“你还在装!”安立夏再次扬起手。

办公室这时突然被踹开,陆御琛冲了进来。

“安立夏,你在发什么疯?”他一步跨过来,一把拖走安立夏,“这里是你撒泼的地方吗?”

安立夏被他拉得踉跄,一下子没站稳,摔在地上。

办公室门口,杂志社职员聚集,甚至还有人拿着摄影机,正对着她拍摄。

而陆御琛却只是将许知柔护在身后,对着安立夏说:“你还不快滚?”

安立夏慢慢移动视线,目光从陆御琛阴沉的脸,转到许知柔楚楚可怜的,虚伪做作的脸上。

她突然笑起来。

“陆御琛,等你知道真相以后,你一定,一定会后悔的。”

话音刚落下,她就被保安抓住,拖出了办公室。

完本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
男神频道
女神频道

更多标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