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周晓东阅读
当前位置: 首页 > 婚恋生活 > 重生八零虐渣渣
重生八零虐渣渣

重生八零虐渣渣

分类: 婚恋生活

更新时间:2021-04-04 13:23:41

作者:榛榛

来源:追书云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重生八零虐渣渣目录试看

全部章节

重生八零虐渣渣介绍

作者榛榛的小说《重生八零虐渣渣》主要讲的是:“妈,你别担心,以后有我和露露陪着你,谁敢来闹事,我们就打谁。”白宇也安抚着母亲。母亲看到镯子,状态好了许多,又看着我和哥哥护着她的样子,脸上终于有了笑容:“你们两个啊。饿不饿,妈给你们做饭去。”母亲进厨房做晚饭,我在院子里等着。没过多久,我爸怒气冲冲的回来了。我等的就是他,喊了声爸:“爸你还……”没等我说完,我爸啪的一巴掌打在我脸上,我被打的晕头转向,脸颊火辣辣的疼。紧接着就听见我爸进了厨房,锅碗瓢盆破碎的声音,我爸打我母亲的巴掌声,我母亲哭泣、我哥哥反驳我爸的声音。

书友点评:

第一次给评论,真心的觉得《重生八零虐渣渣》写的不错,轻松,搞笑,很好看,一晚上没睡追完了,作者榛榛大大快快更新吧~

章节试看:

重生八零虐渣渣第1章试读

第一章我已经不爱你了

“用力!再用力!孩子头部卡住了!加油啊!”

产科大夫额头冒汗,一边帮我接生,一边嘶喊着。

此刻,我攥紧床单,双腿大开,咬着牙,拼劲全力的生产着。盆腔处撕、裂般的痛,我疼的冷汗岑岑,头发全部被汗水打湿。

而我同父异母的姐姐满意的欣赏着我痛苦的样子,眼里的得意藏匿不住。

这次我难产大出血也是拜她所赐——是她亲手把我从楼梯口推下,导致我羊水破裂,子、宫内膜出血。

“我的傻妹妹,你拼命把孩子生下来又有什么用,我已经怀了妹夫的孩子,是个男孩儿,你说他会要你的女儿,还是我的儿子?”

我不敢置信的看着她,为什么?

“对了,你还不知道吧,你妈妈的那个破镯子,我让爸爸卖了,才卖了两万多,可真不值钱,就换了个包包。”

李安楠说这话时神色悠闲,很是得意。她的母亲,我的继母李如萍是父亲的外遇,父亲为了他们母女,抛弃了我和母亲哥哥,还时常去我家闹事。我哥哥抑郁而死,母亲跳楼自杀,都拜他们所赐。

恨了这么多年,我才想着放下过去的事好好过自己的日子,却没想到,她们竟然仍不放过自己,抢我丈夫,置我于死地!

那镯子是我母亲唯一的遗物,她们竟给卖了!我全身的力气都上来了,全身血液涌到一处,狠狠地抓着姐姐,用尽力气大声逼问:“李安楠,为什么,为什么对我们赶尽杀绝?我不会放过你,死也不会放过你!”

“糟了,孕妇大出血,孩子停止呼吸了!”

我浑身发凉,发狠的瞪着双眼,却听不到外界声音了。

我死不瞑目。

“识相的和利民离婚,带着你的儿女滚出去!否则你们别想过一天好日子,我李如萍可不是好惹的!”

我再睁开眼睛,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站在我家院子里,指着我母亲鼻子,叉着腰示威。而我身处的,是二十五年前,我十四岁时生活的院子。

我竟然重生在母亲和我还有哥哥被父亲的情人李茹萍,赶出家门这一天。

我记得半个月前,也就是中秋节当天。李茹萍带着女儿找上门,和我母亲摊牌,逼我母亲与父亲离婚,母亲果断拒绝,谁料李茹萍天天来闹,女儿李安楠带同学打我哥哥。

母亲万般无奈下,答应净身出户,才有了后来种种。

母亲死后,我浑浑噩噩过了几年,被中学同学表白,结婚,生子。对!就是生孩子的时候,丈夫和李茹萍的女儿苟混在一起,我急火攻心,早产加难产,才会死!

老天让我重活一次,前世今生的仇,一起报!

我带着前世今生的仇,冲上前狠狠地撞开李茹萍,护着我母亲,愤怒地瞪着李茹萍,恨不能用眼神杀了她:“别用你的脏手指着我妈,别说我妈没同意离婚,就算同意,也轮不到你来争夺家产。”

我前世被李茹萍闹的麻木,竟眼睁睁的看着母亲被欺负,这辈子,我绝对要保护好母亲。

李茹萍怎么会想到我突然反抗,差点摔了,站稳之后,又气又惊讶地怒瞪着我,用她不沾阳春水的手指着我鼻尖:“你个死丫头敢推我,你知不知道我在你爸眼里有多重要,只要我一句话,就把你们统统赶出去!”

换做前世的我会怕,可现在,哼。我冷笑:“别说我爸妈没离婚,你只是个三,轮不到你指指点点。就算他们离婚了,我爸婚内出轨,是违法犯罪的行为。真要赶我们出去,就是罪上加罪。”

李茹萍显然没想到我会说出这种大逆不道的话,浓妆艳抹的脸气的发青,但很快就转为不屑:“就凭你,还敢把事情闹大?哼。”

我正要和她讲讲法律,突然看见她手腕上带着的玉镯子。那是我娘的陪嫁,前世死前还在念叨的东西。我迅速抓住李茹萍的手,猛地一拽,将镯子狠狠撸下来。

李茹萍的手被撸的发紫,疼的她嗷的一声,反应过来要来抢,镯子已经到了我手上,我举着镯子:“镯子本来就是我妈的,现在也算物归原主了。你不是会告状吗,去告啊。”

李安楠见李茹萍吃亏,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要往我身上扑。

李茹萍丢了镯子,一心要给我个教训,连她女儿要教训我都拦了下来:“和这小贱蹄子废什么话,她不是能耐吗,我看她在她爸面前还能不能耐。我们走!”

李安楠气不过,还要上来:“妈,她怎么能……”

“还不快滚!”

好样的,我哥哥终于也反抗了。

李茹萍走了,我母亲也垮了。瘫坐在地上抹眼泪。我心头抽痛,安慰着:“妈,以前是我不好,没能保护你,今后这对母女再也别想在咱家耀武扬威!”

说到这,母亲神色怔了怔,满脸后怕的样子:“你这孩子,得罪了她,她肯定和你爸告状。”

事到如今,我什么都不怕:“妈,无论她去不去告状,我爸都铁了心要和你离婚,我们干嘛要怕她。再说,是爸对不起你,该担心的人是他。”我无法解释自己知道后面会发生什么,索性扯开话题,“妈,你看,这是你的镯子,好好收着。”

“妈,你别担心,以后有我和露露陪着你,谁敢来闹事,我们就打谁。”白宇也安抚着母亲。

母亲看到镯子,状态好了许多,又看着我和哥哥护着她的样子,脸上终于有了笑容:“你们两个啊。饿不饿,妈给你们做饭去。”

母亲进厨房做晚饭,我在院子里等着。没过多久,我爸怒气冲冲的回来了。

我等的就是他,喊了声爸:“爸你还……”

没等我说完,我爸啪的一巴掌打在我脸上,我被打的晕头转向,脸颊火辣辣的疼。紧接着就听见我爸进了厨房,锅碗瓢盆破碎的声音,我爸打我母亲的巴掌声,我母亲哭泣、我哥哥反驳我爸的声音。

“谁给你的胆子对如萍下手,她让你滚你就滚,为什么和她对着干?”

母亲眼眶蓄着泪水,痛哭的捂着脸:“我才是你的合法妻子,为什么你要护着她。我不会离婚的……”

父亲吃了秤砣铁了心,任母亲说什么都没有,愤怒地等着我母亲:“事到如今,你还苦苦守在这干什么。你不走,我有的是办法让你走。你听好了,你再反驳她一次,我就让你们娘三个都不消停!张秀芬,我已经不爱你了!”

父亲气的满脸通红,摔门就要走。事情到这一步,我反倒冷静了,拦在我父亲身前,冷眼看着他:“我妈为你生了两个孩子,为这个家操劳这么多年,你有了新欢就迫不及待来逼走我妈,你的良心被狗吃了吗?”

重生八零虐渣渣第2章试读

第二章对付李安楠

父亲没想到一向懦弱的我突然对他大不敬,扬手就要打。

我知道今后的事,对他的反应谈不上心寒。平静地看着他,不紧不慢地给他分析:“是李茹萍去你单位闹了,你才回来的吧。爸,你丢一次脸了,难道还想再丢一次?”

我父亲最看重脸面和工作,这会儿正是他上班时间,要不是李茹萍大闹,他怎么可能回来。

父亲的脸色更难看了,铁青着脸质问我:“你敢!她去我单位是你指使的?你知不知道我这么多年经营的形象全毁了,你个孽障,我今天不打死你!”

父亲真是高估我了,我哪有本事指使李茹萍。但他这么想,我也不反驳:“现在他们都知道你家里女人泼辣,我要是去闹一次,就让他们知道那女人是你小三,你小三去原配家闹了。

到那时,你的形象,见鬼去吧!”

父亲怒不可遏,怒到极点居然冷静下来,阴测测看着我:“你就这么对待长辈?这话谁教你的,是不是你妈,她就这样教育女儿?”

“是没有爸爸教我该怎么对待长辈,我自然不知了,”父亲的形象在我心里早就倒塌了,我冷眼看着他,“你心里有鬼,恼羞成怒,这我理解,但你为了那个寡妇抛弃妻子,不想说什么吗?”

“够了!”父亲对李茹萍的事情闭口不提,“这件事情不准再提了,过几天你们就搬出去吧,我们去民政局离婚。”

父亲是看着母亲说的,这么长时间父亲都没有态度明确的面对这件事,如今一出口,支撑母亲精神的最后一棵稻草也垮了。母亲瘫坐在地上,喃喃问道:“为什么……”

父亲终于表现出一丝愧疚,眼神闪躲:“是我对不住你在先,我不爱你了。放手吧。”迅速说完这句话,转身就走。

背影决绝,让人望而止步。

我望着父亲远去的身影,冷笑。要他们搬出去,不可能。母亲带着我和哥哥,一个妇人两个学生,日子还有得过。父亲的算盘打的好,我绝不会让他如意。

我蹲下来看着母亲:“妈,爸的心都被李茹萍勾住了,以后我和哥哥会保护你,孝顺你,你不要为了不值得的人伤了身体。”

前世母亲就是抑郁而终,我生怕母亲太难过伤了身体。

母亲颇为欣慰,握住我和哥哥的手:“妈没事,咱们吃饭。”

我看着外门,心里想着明天李安楠在班级上,把我同桌也是我班班长的记录簿洒上墨水,栽赃给我的事情。记录薄上记录着班费的花销,十分重要。我被栽赃上之后,就被调到了最后一排,同学排挤我,我成绩一落千丈。

今生,我要怎么阻止李安楠呢。

我正要跟着母亲去吃饭,哥哥拉住我衣裳,小声和我说:“明天小心李安楠。”

我微怔,难道哥哥知道明天要发生的事?

应该不会,他只是担心我罢了。

第二天书法课上。

我同桌梁辛淼的书法纸下面压着记录薄,他边练习书法边偷偷核对明天春游大家交上来的班费。午休要报给班主任,所以即便书法老师发现了,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是我班同学心照不宣的事情。

坐在我前桌的李安楠回过头,先看了我一眼,又看了眼摆在我和梁辛淼中间的墨水瓶。

我注意力在她身上,自然不会错过她眼底的算计。

我装作和梁辛淼借东西的样子,悄悄伸出一根手指,在她伸出胳膊肘的瞬间,推了墨水瓶。

“天呐!”

墨水倒了半张桌子,顺着桌子往下流,我连忙站起来,拿出手绢把墨水隔开,免得墨水淌到我同桌那边去。

我不敢置信的看着李安楠:“同学,我没招惹你,你转过身就把墨水推倒了,撒了我一桌子,你这是安的什么心?我今天的书法作业都毁了!”

刚才那声天呐就让所有人都看向这边,看到我被墨水“洗了”的桌子,大多数人幸灾乐祸,可听到这话,看李安楠的眼神都不对了。

书法老师是个严厉的老头子,要求作业质量达标,同学们写书法作业都苦不堪言。而李安楠却毁了我的作业,这让他们立马联想到若自己作业被毁了,多气愤,这会儿就有多厌恶她。

“我没有!”李安楠急着为自己辩解,她当然没有,可谁会信呢。

我继续添油加醋:“那好端端的墨水怎么洒了,还是在你转过来的一瞬间。还好被毁的是我的作业,要是记录薄,你担的起责任吗?”

这会儿,梁辛淼已经拿出记录薄检查了,确定滴墨不沾,才看向李安楠:“同学,要不是白露裳用手绢擦了墨水,墨水也洒到记录薄上面了,你是针对她还是针对我这个班长?”

李安楠想不通是怎么回事,只顾着摇头:“我、我没有。一定是她,她污蔑我。”

“你是说白露裳同学自己毁了自己的作业,就为了让你难堪?李安楠同学,老师真是对你太失望了。我这就去告诉你们班主任。”书法老师不苟言笑,责备过后,背着手要出去。

我阻止李安楠,并让她在同学们心中形象尽毁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不愿再惹事,就出言阻拦了:“老师,我想李同学已经知道自己做错了,我再写一遍作业就够了。”

书法老师见我不想把事情闹大,数落李安楠两句,这事儿就平息了。但同学们对李安楠的议论声,老师却没阻止。

今天我是值日生,打扫结束,学校都没几个人了。

我刚走到校门口,就看见李安楠和一高年级的男生站在那等人,见我走近了,她得意地笑出声。

我心哇凉,糟了。李安楠和她母亲一个个性,睚眦必报,我今天让她当着全班面出丑,她肯定要报复。

这会儿学校没人,我不是他们对手。三十六计走为上。

我正要跑,高年级男生堵住我的路,李安楠如高傲的孔雀,走过来捏着我的下巴:“不是很厉害吗?敢陷害我,看我不撕烂你的嘴。”

李安楠抬手就要打我,我被她带来的男生按着,根本没法还手。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我打算接下这一巴掌,以后再算账。

正要闭眼睛,突然有人飞奔过来,撞开男生。

哥哥!

哥哥来找我了。他撞开男生,和男生扭打在一起。我趁李安楠愣住,上去就是一巴掌。李安楠回过神,上来抓我头发。

我带着前世的仇,往死里下手,李安楠泼辣,也没留情。

我们打的不相上下时,我哥那边突然传出一声惨叫。紧接着,有人拽开李安楠。

“李安楠,白天毁了白露裳的作业,放学还堵人打架,你等着明天带家长来学校吧。”

完本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
男神频道
女神频道

更多标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