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周晓东阅读
当前位置: 首页 > 仙侠武侠 > 重生八七之学霸小弃女
重生八七之学霸小弃女

重生八七之学霸小弃女

分类: 仙侠武侠

更新时间:2021-03-09 15:31:16

作者:垂丝海棠

来源:追书云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重生八七之学霸小弃女目录试看

全部章节

重生八七之学霸小弃女介绍

《重生八七之学霸小弃女》主要说的事情,看看垂丝海棠是怎么讲的:李海棠在脑海里搜索了一下,没找到一个叫王明的人,好奇问道:“王明是哪一个啊?这两天有跟我们一起吃饭吗?”王丽无语道:“有啊,就是今天中午买冰棍给你吃的那个又高又瘦的。你们好歹在一个考场考了两天,你竟然还不知道对方的名字,若是王明知道了,真要吐血了。”李海棠眨了眨眼睛道:“原来他就叫王明啊,可是我听别人叫他王大墩,我也是这么跟着叫的,而且我也以为王大墩是他的名字。”

书友点评:

《重生八七之学霸小弃女》这本书,必须认真看专心看,才能不迷糊。不然容易记不住情节,线索,如果是观看视频可能会轻松点,看文字就必须认真记情节和伏笔线索了。

章节试看:

是你妈跟别的男人生的

平山镇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可是关于李海棠的事情却是人尽皆知,主要是当年她的亲生母亲李小琴未婚先孕的事情闹的很大,后来生下李海棠后又将她抛弃了,这事在当年可是平山镇人茶余饭后的谈资。

这个年代的人都比较淳朴,自然对李小琴的所作所为非常唾弃鄙视,对李海棠这个刚出生的孩子也抱有同情心。如今看到她的养母如此对待她,出于对弱者的本能照顾,对她的怜悯同情更是达到了一个最高点。

在办公楼里的唐慧老师得到消息后,一向和蔼可亲的脸色也阴沉了下来,立即抬脚去找了校长和教导主任,将外面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的告知了他们,随后主动去派出所作了证。

另外又有王家村人和王丽家人的全力作证,李海棠自然是清白无辜的。

这件事情在学校里面闹得影响很大,李海棠的成绩有目共睹,她可是平山镇中学的种子选手,校长可担心这件事会影响她中考正常发挥,专门就这件事情开了一个临时大会。随后,他还亲自去了一趟李家村,疾言厉色的训斥了邓文芳一顿。

邓文芳这种行为自然还不构成犯罪,但是却影响非常不好,派出所也派人过来教育了她。

李家村的人一个个都气得在背后唾骂她,真是一锅老鼠屎坏了一锅汤,这个嘴碎的女人把他们整个李家村的脸都丢尽了。

而真正让人想不到的是李建平这一次再没沉默,在镇上粮仓里听人说了这件事情后,气冲冲的跑回了家,当着很多人的面扇了邓文芳两巴掌,还语气冷冰冰的吐出了两个字:离婚。

邓文芳当场就懵了,回过神来后,嘴巴又跟吃了炮仗一般,指着李建平破口大骂起来,骂出来的话难听得不能入耳。

这一次,李建平态度非常坚决,不顾李婷和李涛的哭闹求情,态度强硬的坚持离婚。并且丝毫不拖泥带水,请村里一户开拖拉机的把车子开过来,蛮力把邓文芳推上车子,去镇上民政局办理离婚手续,并且在离婚书上注明了女儿李婷归邓文芳,儿子李涛归李建平。

邓文芳在民政局里大哭大闹,坚决不同意离婚,死活不愿意签字。后来李建平把她拖到外面的角落里,不知道说了几句什么话,邓文芳就一脸惨白的乖乖回来签字了。

李家村的人都没想到这个沉默寡言的男人还有如此硬气决绝的一面,也没猜透一向爱胡搅蛮缠的邓文芳竟然会同意离婚,他们总觉得这件事情没有表面上的那么简单,却也没有多去深究。

李婷没想到爸妈会突然间离婚,而且她以后还得跟着妈离开这个家,心里越想越恐慌,哭的撕心裂肺。

李涛心里也很难受,他已经十二岁了,自然知道父母离婚有多大的弊处,想要开口劝说几句,可是看到李建平那阴沉的眼神后又闭上了嘴,只得默默的背过身去流眼泪。

第二天,邓文芳和李婷就被送回了邓文芳的娘家,当然还带着一拖拉机的家产。

见妈妈和姐姐被这样无情的送走了,李涛对李建平突然生出了一丝恨意,自然也恨上了无辜的李海棠。

李建平虽然话不多,其实心里是比较敏感细腻的,等村里的人都走了以后,关上自家的大门,把李涛叫进了卧室里,声音很低很沉,“涛儿,你别怪爸心狠,为了你,我容忍了你妈十几年,爸本想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过完这一辈子,可是你妈做得太过分了。若是再容许她这样胡闹下去,你的未来也会被她毁了。”

李涛没听懂他这番话的意思,声音沙哑的问道:“爸,你到底想要说什么?”

李建平闭着眼睛,深深呼吸了一口气,用他们父子两能听到的声音说道:“李婷并不是我的亲生女儿,是你妈跟别的男人生的。”

这消息如同一道惊雷劈在李涛的天灵盖上,炸得他耳朵嗡嗡作响,过了许久才回过神来,嘴巴哆嗦忐忑道:“爸,你说的是真的吗?”

“千真万确,我亲耳听到你妈跟那个男人说的。这件事情一直压在我的心里快十年了,当时你年幼,海棠也小,家里没有个人照顾你们不行,爸就忍了下来。这么多年,你妈跟那个男人依旧有联系,爸都知道,不想让你被别人羞辱,所以我依旧忍了下来。可是,这些年,她的所作所为越发变本加厉,家里的钱也被她和李婷挥霍光了,多余的也被她偷偷的拿去那边了,丝毫不为你这个儿子想一下,她真的让我心寒了。”把压在心里的秘密说了出来,李建平整个人好似轻松了许多。

李涛从来不知道他爸心里压抑了这么多事,为了他默默忍受了这么多委屈,顽皮执拗的他好像一下就长大了一般,眼眶里的泪水刷刷的就流了下来。

“我心里早就想过离婚了,只是一直找不到合适的机会,这一次也算是借着海棠这件事作为由头离婚,这样也保住了我们父子俩的名声,也给你妈留下了一丝颜面。哎,我突然做出这样的决定,对你的冲击很大,希望你谅解爸爸。”李建平一双有些浑浊的眼睛里泪光闪闪,这件事情他决定的太突然,他担心会给孩子心理造成创伤,怕他怨恨自己。

李涛哭得两只眼睛都红肿了,两手抹了一把眼泪,哽咽道:“爸,对不起,都是因为我,您才委屈这么多年,这件事我不怪您的。”

父子俩十几年来从未这样谈过心,这一天两人在卧房里谈了许久,再次出来时,两人脸色都好了不少。李建平整个人都感觉轻松了,而李涛好像也一瞬间长大了,随后父子俩非常默契的开始收拾起乱糟糟的家里来。

而李海棠是回到王家以后,在吃饭的时候从王丽父母口中才得知这件事情,心里狠狠惊讶了一番,一双清澈明亮的眼睛瞪大到了极致,还有些不敢置信的追问道:“伯伯,伯母,他们真的离婚了?”

王丽妈妈点头道:“真的,其实他们昨天就去镇上办了手续,我今天上午还特意去镇上在民政局旁边开铺子的熟人那确认了下。据她说,当时邓文芳哭哭闹闹的,不愿意离婚,不知道后面又怎么了,突然又同意了。李婷跟着邓文芳生活,我今天下午亲眼看到她们母女俩坐着拖拉机,还带着不少东西回她娘家那边了。”

李海棠秀气的眉毛都扭成了毛毛虫状,凭女人的直觉,这件事不简单。

王丽见她愣着没做声,轻轻的推了下她的胳膊,关切道:“海棠,你已经跟他们断绝了关系,他们家的事与你无关,你不要多想了。”

李海棠心里头乱糟糟的,抿了抿唇道:“嗯,我知道的。这件事总归是因我而起,他心里应该也不太好受,明天我去粮仓里找他问问吧。”

“好,我明天中午陪你去。”王丽给她夹了一筷子菜,说道:“别想了,先吃饭,这些乱糟糟的事情全部等考完试再处理。”

王丽妈妈立即附和道:“对,你们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准备考试,万不可因为这些琐事影响了你们发挥。邓文芳那女人就是故意来捣乱,想要你考不出好成绩,你可千万别中了她的计呀。”

听着她的关心,李海棠内心的那一层阴霾都被驱散了,嘴角又扬起了一抹浅淡的笑容,“伯母说的没错,我就是要不如她的意,她想要我发挥失常,考不出好成绩,我偏要发挥超常,考出最好的成绩来。”

“哈哈,这就对了嘛。来,今天耀儿特意带了块油水很足的五花肉回来,梅芳亲自下厨做了她最拿手的红烧糖肉,大家都快尝尝。”王丽妈妈慈爱笑道。

“肉,肉,吃肉…”坐在摇篮里的小文兵闻到那香香的肉味儿,急不可耐的催促道。

王丽妈妈侧身把他抱了起来放到大腿上,夹了一小块肉凉了凉,语气宠溺的责备:“才这么一点点大,天天就念叨着吃肉。今天带他出去玩,闹着要买包子吃,我给他买个糖包,他竟然还不吃,一定要肉包。人倒是小小的,鼻子可灵了,一双眼睛盯在那个肉包上都不眨一下的,跟她姑姑小时候一模一样。”

在大口喝骨头汤的王丽莫名被点名,从海碗里抬起头来,嘟嘴道:“我侄儿就是聪明,跟姑姑一样聪明。”

王耀好笑道:“是,跟你一样聪明,还跟你一样嘴馋。”

李海棠看着他们一家人相亲相爱的温馨场面,心里不免有些羡慕,这大概就是书上描述的家人之间的亲情和温暖吧,很真诚,很真实。

第二天中午的吃饭时间,李海棠抽空去了一趟粮仓找李建平,当时他正在食堂里吃饭,神色并没有想象中的沉重,反而还隐隐透着一股子轻松劲。

李建平原本在埋头吃饭,还是旁边的工友推了下他,他抬起头来才发现李海棠在门口,快速扒拉完碗里剩下的几口饭菜,将空碗放回厨房后,这才走过去。

曾经的父女俩走到一个角落里,李海棠嘴巴嗫嚅了好几下,最后还是喊出了一声:“爸,我昨天晚上才得知您和她离婚了,怎么会突然这样?如果是因为她那天来学校闹事的话,您可以不必这样的。”邓文芳再混账也为他生育了一对儿女,她虽然极度讨厌那个女人,可也不想因为自己的事情导致他们离婚,她可不想看到那个女人又来找自己的麻烦。

李建平长年在太阳下干活,皮肤晒得黝黑,一双手长满了老茧,他两只手交织在一起磨撮了下,语气也透着几分轻松道:“离婚这件事情与你无关,也不是我临时做出的决定,这个念头我十年前就有了,只是碍于你和涛儿年纪都小,所以一直没有狠下决心。现在你们都长大了,你也有能力照顾好自己,涛儿也能做些力所能及的家务事,所以我就趁着这个机会坚定的离婚。”

李海棠微张着小嘴,一时没反应过来,他的话里没有提起李婷,反而是提起了自己,脑子里某根弦突然就断了,双眼倏尔睁大,眼角仿佛要裂开了般盯着他有些黯淡的眼睛。

李建平知道她是个聪明的孩子,相信她自然能听明白他隐晦话语里的意思,背着双手,深深呼了一口气,“离婚是早晚的事情,现在离了也好,我也告诉了涛儿实情,他理解我的做法,你心里也不要有负担。我听说了你的预考成绩非常好,还过两天就要中考了,你好好考,不要多想其他与学习无关的事情。”

李海棠以前从未听他说过这么长一段话,压下心里莫名的情绪,重重的点头道:“好,我知道的。那我先回学校了,您也别太辛苦了。”

李建平看着她纤瘦的背影消失在大门口,抬头看了一眼天空,深深的呼出一口浊气,这才转身回仓房干活。

在外面等的王丽见她回来时脸色很复杂,也没有多嘴去问,将刚刚买到的老冰棍塞到她手里,没心没肺道:“海棠,吃冰棍,凉一凉,吃爽了,心情自然也跟着爽起来了。”

“好。”李海棠微微一笑,伸手接过来,将塑料袋撕开,放进嘴里嗦了两下,确实很爽。

考试的时候帮帮我吧

紧张的复习了最后两日后,终于迎来了一九八七年的中考。

李海棠和王丽吃完家里准备的营养早餐,在王丽爸妈期盼又紧张的目光下,一脸轻松去学校了。

到学校以后,两人就各自去寻找自己的考场了。

李海棠找到自己的考场后,发现自己的座位号是在教室的正中间,前后左右的同学都不是同班的,旁边的一个男生倒是认识,是李家村的,只是平日里遇见也很少说话。

这个男生叫李永春,他见李海棠坐在自己旁边的座位上,眼底迸发出一道欣喜的光芒,夸张地跳了起来,自来熟的冲到她面前,挤眉弄眼道:“李海棠,看在同村的份上,考试的时候帮帮我吧。”

李海棠被他吓了一跳,他们之间没有这么熟络吧,身子往后面缩了缩,头顶上冒了一个问号,“怎么帮你?”

李永春压低声音,祈求道:“你做题的时候别挡着试卷就行。我不考高中,是考中专,若是分数高一点的话,就能考个好一点的中专学校,以后分配的工作也要好一点。我的成绩很一般,尤其是英语历史之类的很差,这些都是你的强项,你就帮帮我吧。”

旁边的几个考生也全部凑了过来,厚着脸皮道:“还有我们,看在校友的份上,帮帮忙吧。”

李海棠无语地看着这些半大小子,内心咆哮了几句,声音细若蚊吟道:“这可是考验你们眼力的时候,得看你们自己的了。”

围着的一群人眼睛立即亮了,心照不宣道:“明白。”

有了她的这句话,大家一脸轻松的退回自己的座位,而隔得有些距离的学生则一脸羡慕,他们的运气怎么就没这么好呢。

第一堂考试正是英语,李海棠看到四周那几双明亮得有些吓人的眼睛,无奈地在心里笑了笑,突然间觉得这样的青春年代真是有趣,说不定多年以后还可以拿来回忆呢。

李海棠知道这一次中考决定着很多人的命运,她不是个烂好人,不过承诺了别人的事情,她都会尽量做到,考试的时候自然也把答案字体放大了些,这样周边几个人也只需微微偏头就可看到了。

两天考试下来,四周得了“福利”的几个男生各自都表达了谢意,这不,这两天李海棠吃了好几根冰棍,还吃了两顿没花钱的中饭。

中午吃饭的时候,王丽看着旁边那几个狗腿的男生,暗自翻了一个大白眼,原来这就是学霸的魅力啊。

负责监考得老师自然也知道他们这些小动作,只要不太过分,他们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两天紧张的考试过后,所有的学生都卸下了一身重担,每个教室里都在大声嬉笑打闹,有些不爱读书的刺头更是夸张地将课本全部撕碎了扔出教室。

纷纷扬扬似雪花般的纸片洒落在学校里的各个角落里,看得李海棠一阵无语,他们倒是玩得爽了,可她这个负责学校卫生的工作人员可就要辛苦了。

经历了一世的生死,她很多事情都已经看淡了,他们爱玩就玩吧,毕竟这是一段人生最美好的青春经历。

原本以为放学后打扫卫生要到天黑才能结束了,可后来校长一声令下,各班自行组织最后一次大扫除。李海棠看着教室里几十个学生全部一副吃了苍蝇般难看的脸色,她不厚道的笑出了声。

她这一笑自然引来了所有人的注意力,连带着唐慧老师也向她看了过来。李海棠这才发觉自己竟然会因为这点小事高兴过头了,眼带笑意的回看着大家,双手合十假作了个揖,俏皮道:“谢谢各位帮我打扫卫生,大家辛苦了,稍后请大家吃五香葵瓜子。”

大家都用一种“不认识”的神情看着她,这个不爱说话天天捧着书的李海棠原来如此有趣啊,有零食犒劳,大家干起活来自然是有劲了。

李海棠拿了五块钱给王丽,请她帮忙去镇上买五香葵瓜子过来,五毛钱一斤,五块钱足够买十斤呢,班上六十多个同学,每人也能分半口袋。

教室和教学楼里都由各班清扫,李海棠则拿着大扫把和簸箕抓紧时间去清扫大操场了。

搞完学校的卫生以后,李海棠和王丽就回了王家,王丽嫂子早就准备好了丰盛的晚饭,等家里人全部回来以后就开饭了。

王家人都很关心王丽的学业,王丽爸爸一坐下就问道:“丽儿,今天四门课考得怎么样啊?”

王丽开心地笑了笑,语气轻松道:“今天考得还不错,我跟海棠对过答案了,应该比上次预考还要考得好一些,尤其是物理。今天的物理考试里面有好几道大题目,都是海棠着重教过我的,哈哈,我竟然都做对了。以前我的物理总是在六七十分徘徊,这一次我敢肯定绝对在90分以上。还有数学也是,总分130分,我估计在115分左右,比以前提高了十来分。”

听到女儿如此有把握,王家父母也欣慰地笑了起来,这平山镇考上高中的人不少,只是考上县一中的很少,王丽若是考上了县一中,他们做父母的以后走出门都脸上有光。

在念初一的王佻见姐姐考得不错,心里也高兴,转头看向李海棠,询问道:“海棠姐姐,你考得怎么样啊?”

王丽抢先瞪了他一眼,没好气道:“海棠的成绩还用问吗?绝对又稳居年级第一名。我可是听王明那憨货说了,考试的时候他就坐在海棠的斜后面,他在海棠这里抄了不少,考试完以后,他们班主任跟他们对了答案,他抄的全对呢。”

王丽爸爸喝了一口米酒,摇头失笑道:“明小子这家伙从小就不爱读书,他爸还担心他连个中专都考不上,这下抄了海棠的答案,中专应该不成问题了。难怪今天在路上遇到他们俩口子都笑容满面的,原来是这档子事。”

李海棠在脑海里搜索了一下,没找到一个叫王明的人,好奇问道:“王明是哪一个啊?这两天有跟我们一起吃饭吗?”

王丽无语道:“有啊,就是今天中午买冰棍给你吃的那个又高又瘦的。你们好歹在一个考场考了两天,你竟然还不知道对方的名字,若是王明知道了,真要吐血了。”

李海棠眨了眨眼睛道:“原来他就叫王明啊,可是我听别人叫他王大墩,我也是这么跟着叫的,而且我也以为王大墩是他的名字。”

“哈哈……哈哈……”看着她这副无辜懵懂的模样,王丽和王佻不厚道的捧腹大笑了起来,连王家其他人都跟着笑了。

这是怎么回事啊?李海棠一头雾水,傻傻地看着他们笑。

见小姑子和小弟笑得前翻后仰的,段梅芳好心给她解释道:“他以前的名字确实是叫王大墩,是他爷爷给取的,小时候也人如其名,长得挺敦厚的。可是后来长个子了,他这身高在同龄人里是顶高的,也就闹腾着不要原来那个名字了,自己给自己取了个王明。”

李海棠了然地笑了笑,“王大墩这个名字确实与他如今的模样不太相符,不过我觉得王大墩比王明这个名字好听,重要的是还好记。”

“哈哈……若是让他听到了你这番话,对你的那点感激肯定会烟消云散了。”王丽大笑道。

初三的学生参加完中考算是解脱了,初一初二的学生还要继续上课,学校里的卫生自然还是要打扫的,李海棠在第二天将学校的卫生打扫完后,就搬回自己家住了。

半个月没回家,房间里又落了一层厚厚的灰尘,李海棠花了一点时间清扫了下,随后把王丽妈妈送给她的一大摞蔬菜放到墙角边码好,这才提着桶子去井边打水。

一路上也碰到好几个村里人,他们都听说了她这段时间都住在王家村的同学家里,给同学补习功课,如今见她考试完了,都好奇打听道:“海棠,这次考试考得怎么样啊?上县一中应该没问题吧?”

路上遇到好几个这样问的,李海棠都谦虚地回道:“考得还可以,具体的成绩还得十天后才会出来,我估算了下分数应该差不多。”

“哎哟,看来十拿九稳可以上县一中了,以后你可是我们李家村的高材生了。”对方笑眯眯道。

李海棠浅浅笑了笑,随后又问了问他们田地里的活,闲聊了几句后,才提着大桶水回家。

刚走到家门口,就见那个抄她答案的李永春挑着一担柴过来了,隔着老远就大喊道:“李海棠,你回来了,我给你送柴来了。”

“送柴?”李海棠愣了愣,还有点跟不上节奏。

“哐!”一担柴重量可不轻,李永春累得满头大汗,挑到她面前就顶不住了,直接就撂下肩膀扔在地上。

他大口喘了几口气,才说道:“这两天考试多亏了你帮忙,我上个好的中专肯定不成问题,为了表示我的一番谢意,这是我自己今天去砍的柴,算是谢谢你了。”

砍柴可是个辛苦活,李海棠也正愁这件事,如今有他送过来,她自然不会矫情,浅浅笑道:“好,那我就不跟你客气了。”

“嘿嘿……”李永春憨憨地摸了下头,随即提着走进去帮她码好在厨房里,闲聊了两句后,这才拿着扁担回家。

如今考试完了,她有足够的时间来想法子赚钱了,脑子里筛选了好多个想法,只是不论做什么都需要本金,最后还是老老实实地停下来编织手链,打算先整点本金再说。

连续三天,除了去学校打扫卫生的时间外,其他时间都在家里编织手链,加上前些日子的存货,她又去王家送了一次货,这次又赚了近四十块钱。

爱出去玩耍的王丽这段时间受李海棠的影响,也老老实实地待在家里编织手链赚钱,她编织的速度不如李海棠,三天也赚了十来块钱。

刚好打扫了一个月的卫生,请假的吴师傅就回来了,顶班的李海棠自然就可以退下了。拿到二十块钱工资以后,她立即就去找了大队长李远华,将上次还欠下的二十块钱补上了。

完本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
男神频道
女神频道

更多标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