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周晓东阅读
当前位置: 首页 > 婚恋生活 > 顾盼生情:老婆大人有点冷
顾盼生情:老婆大人有点冷

顾盼生情:老婆大人有点冷

分类: 婚恋生活

更新时间:2021-02-22 18:33:37

作者:阿九

来源:追书云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顾盼生情:老婆大人有点冷目录试看

全部章节

顾盼生情:老婆大人有点冷介绍

最新小说《顾盼生情:老婆大人有点冷》是阿九的书,主要内容为:目光转向阮颜。顿了顿,“我先行告辞了……”话落,白晟焱转身消失在了门外。他当然不会真断了锦曦的手,像他这样老奸巨猾的人,自是懂得权衡利弊。锦曦是阮颜的朋友,而阮颜……跟顾惜城两者的关系,似乎不简单。光从刚才顾惜城的反应就可以看出,这女人在男人心中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倘若他真让人剁了阮颜的手,恐怕不只是他,就连整个天上人间都要毁于一旦。

书友点评:

《顾盼生情:老婆大人有点冷》此书创意好,不降智,不圣母,不虐主,不无脑,作者阿九文笔挺好。看小说很少给五星,这本书挺好的。

章节试看:

就是这样接客的?

白晟焱眼梢上挑,盈盈笑意却莫名给人一种诡异的感觉,“羞辱客人?我可是只看见我的员工被打成这样,没凭没据,我难道会相信一个外人?不过,如果你非要说我护短的话,我今儿个就把这护短的罪名坐实了!”

阮颜一听,顿时语噎,杏眸瞪向白晟焱那张笑得如沐春风的脸,却觉得分外刺眼。

“再者说,天上人间有天上人间的规矩,你的朋友在我的地盘惹是生非,就要付出代价,你要是非插手的话,那……”

白晟焱顿了顿,冷喝出声,“黑子!”

“是……”一个黑衣男人立马走上前来。

“带走,把她们的手都剁了!”

白晟焱此话一出,在场的人全部愣住,面面相觑,脸上满是惊恐的表情。

锦曦也是懵了,意识到自己拖累了阮颜,死死抱住了阮颜,明明自己怕到了极致,却还护住阮颜不肯让人动她分毫。

阮颜咬牙,神色冷清,这种时刻,反倒镇定了下来,只是一张巴掌脸有些苍白。

“嘭!”

在几名黑衣人联手拖走两人时,一道剧烈得响声震响,不过瞬间,包房内鸦雀无声。

顾惜城大手重重的拍在了沙发的扶手上,从凹陷的沙发足可以看出,力道之大。

可在大家的视线都转移到他身上之时,他抬手扯了扯衬衣的领带,璨若星辰的眸无形中散发出冷冽阴鸷的气息。

顾惜城面无表情,灯光下的俊颜半明半暗,叫人揣测不透,白晟焱眼尾上扬,隐隐透出一抹难以差距的笑意。

他方才那番话是故意说给顾惜城的,目的就是想看看顾惜城会怎么样,结果不出他所料。

这个女人,对顾惜城来说,果然非比寻常。

白晟焱是个聪明人,不过一个小小的激将法,就引出了一切。

“滚!”顾惜城扔出一个冰冷的字,语气不容反抗,如同黑濯石般的眸凌厉骇人,浑身散发出高高在上的王者风范。

滚?

白晟焱怔了一会儿,随即冷冷喝道,“听不懂顾总的话么?还不赶紧滚!”

在场的人如梦初醒,在白晟焱话音还未落下之时,便鱼贯而出。

眨眼间,包房内只剩下寥寥数人,被锦曦哑破了脑袋的女人看着白晟焱,不肯出去,却硬生生被人抬走了。

锦曦眼中泛着泪水,拽着阮颜的手,紧紧也不愿意松开,

顾惜城冷血狠辣丝毫不输白晟焱,她怎么放心阮颜独自一人跟这个恶魔共处一室?

更何况篓子是她捅的,就应该她来补!

“放心吧,你先出去。”阮颜冲着她莞尔一笑,想要安慰她,可锦曦却固执的站在原地。

顾惜城的性子她再了解不过,他的话没人敢忤逆,她不想拖累锦曦。

而且她到这来找他,并不想闹事……

而是为了结束这段六年来的利益婚姻。

只是这样罢了。

“顾总,这……”白晟焱睨了锦曦一眼,所言的自然是她在天上人间动手的事。

阮颜闻声,琉璃般的眸望向顾惜城,就见他面无表情的张了张嘴,冷冷的语气道,“这是你天上人间的事,和我无关。”

短短一句话,阮颜便听懂了顾惜城话里的意思。

言下之意,无论如何,他都不会帮锦曦,即便她是他的妻子,天上人间要怎么对锦曦,他都只会置之度外。

阮颜的喉咙溢上无比苦涩的液体,鼻尖一酸,差点掉下泪来。

白晟焱闻言,唇边漾起明了的笑,恭敬道,“顾总,那您……”

目光转向阮颜。

顿了顿,“我先行告辞了……”

话落,白晟焱转身消失在了门外。

他当然不会真断了锦曦的手,像他这样老奸巨猾的人,自是懂得权衡利弊。

锦曦是阮颜的朋友,而阮颜……

跟顾惜城两者的关系,似乎不简单。

光从刚才顾惜城的反应就可以看出,这女人在男人心中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倘若他真让人剁了阮颜的手,恐怕不只是他,就连整个天上人间都要毁于一旦。

白晟焱消失后,包房的空气也像是被抽干了般。

阮颜咬着牙,手心紧攥,抬起头瞪向男人,“顾惜城,刚刚你也在场,分明是那个女人挑事……”

她说着,男人倏地迈步过来,黑色的身影如同巨大的网,将阮颜笼罩。

阮颜心脏绷紧,一种危险的感觉油然而生。

你是在欲拒还迎吗

阮颜心脏绷紧,一种危险的感觉油然而生。

----------

身体下意识的往后退去,却因为地板淌满流水,脚底一滑,就踉跄着往地上摔去。

就在她准备和地面来个亲密接触的时候,蓦然,感觉到一只结实有力的手将她揽住。

阮颜瞪大了双眼,还来不及回神,就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鼻尖萦着淡淡的烟草味,顾惜城粗糙的手心抚在她的腰上,紧贴的胸膛,温度似乎渐趋升高,令阮颜涨红了脸蛋,心脏莫名狂跳不止。

“顾……顾……惜城。”阮颜的脑袋一片空白,连带着说话也支支吾吾,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怎么?你脸红什么?”顾惜城唇角上扬,溢满了戏谑的味道,手心却不安分的游离着。

每过之处,便燃起一簇火焰,阮颜的呼吸都困难起来了。

原本来之前准备了好久的话,也被一口气堵在喉咙,怎么也说不出口,只是双手却下意识的推拒着。

“你这是在欲拒还迎吗?”顾惜城声音揶揄,眉梢轻轻挑起,唇边的弧度像是有蛊惑人心的魔力,“那我是不是该配合你一下?”

说着,笑意骤然收敛住,隐约有些揾怒,那低沉沙哑的嗓音,似是要将她的自尊辗碎。

配合?

阮颜刚要挣脱他的束缚,顾惜城一把抓住她的手腕,猛地翻身,将她狠狠抵在了墙上。

“啊!”

她尖叫一声……

顾惜城将她的手反锁在背后,白皙的脸蛋摁在冰冷的墙壁上,背脊被紧贴着男人滚烫的胸膛,这冰火两重天的感觉令阮颜难受不已。

包房内闪烁着暧昧的彩灯,男人冷冽的俊颜明暗交错。

阮颜脸色惨白,手心由于害怕而渗出涔涔冷汗。

她的胳膊上垮着一个手提袋,由于方才的一番挣扎而撩起了一半,一抹纸白跃入眼帘,顾惜城眸色暗沉了几分,轻皱的眉毛,如湖水的黑眸暗潮汹涌。

白纸黑字,顾惜城自然知道那是什么,他的手顿了顿,压抑住扯出那张纸的冲动,他俯身,滚烫的呼吸喷洒在她的耳边,语气却冷漠得令人浑身颤抖。

“阮颜,整整六年,没想到你头一回主动找我,居然是为了离婚,真是可笑!”顾惜城像是自嘲似的轻笑出声,眼底一片晦色。

偌大的包厢,危险的火焰,一触即发。

估计是顾市集团的前台早就通知过她找他的事。

“阮颜,你真够行的!嫁给我五年,心里喜欢的却是别人,为人妻子却不守妇道,既然这样,你当初又何必嫁我?”

顾惜城的怒火烧到了头顶,阴狠着声音质问道。

阮颜一冷愣,不知怎的,理智的弦登时绷断,“不是的,不是的!我没有!”

歇斯底里的嘶吼出声,身体因为激动而颤抖着,眼底积蓄的泪水也控制不住的流了下来,薄薄的唇没有任何血色。

可话音刚落,阮颜像是意识到什么似得,表情一僵,转过头,朦胧的视线中,是顾惜城若有所思的样子,幽瞳讳莫如深。

阮颜咬着唇,心刹那慌了。

“我……不是……”她吞吞吐吐,嗓音微哑,“那天,我见到……见到你和白染……”

顾惜城墨染的眼涣散开来,目光如箭,紧盯着她姣好的侧颜,冷冷问道“我跟白染怎么……”

阮颜点点头,抿着唇角,迟疑着要不要继续说下去。

良久的沉默,像是时间停滞在了那一刻,阮颜思绪万千,终于还是出声,“你和白染,在,在南海商场……你们……一起……搂在一起。”

支吾着说完,阮颜如释负重的松了一口气,可下一秒,心又被提到了嗓子眼。

耳边传来男人一声嗤笑,即便音乐声再大,阮颜也听出了笑声中的冷意,一种大山压顶的感觉,澄澈的眸被泪水濡湿,提心吊胆的等待着顾惜城的回话。

顾惜城棱角分明的唇勾出一道讥诮的弧度,英俊的脸上布满阴霾,那漆黑如夜的瞳孔在灯光下格外阴冷。

南海大厦?白染和他?

真TM可笑!

“惜城……”见他良久无言,阮颜小心翼翼的唤了他一声。

他沉默,算是承认她所说的了么?

那天在南海大厦,远远的,就看见一对俊男靓女相携进了南海酒店,那道黑色高大的身影她再熟悉不过,而他的怀里,正是笑靥如花的白染。

抬起眸子,却倏忽下巴被猛地扼住,迫使她扭着头看他,手心的力度,令阮颜轻嘶了一口气。

顾惜城眸光灼然,目光落在她苍白清秀的脸上,那波澜不惊的眸,是令人揣测不透的寒冷。

两个人,在沉默中互相僵持着。

“阮颜……”

半响,顾惜城冷清而又低沉的声音跳进耳膜。

小说《顾盼生情:老婆大人有点冷》 第7章 就是这样接客的?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
男神频道
女神频道

更多标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