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周晓东阅读
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奇幻 > 缘来注定:凤后太强势
缘来注定:凤后太强势

缘来注定:凤后太强势

分类: 玄幻奇幻

更新时间:2021-04-03 18:54:31

作者:呼叫皮皮汐

来源:追书云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缘来注定:凤后太强势目录试看

全部章节

缘来注定:凤后太强势介绍

作者呼叫皮皮汐给大家带来了《缘来注定:凤后太强势》的主要情节:半山腰处,那偷了小松鼠果子的凡人浑身是血,狼群虎视眈眈地看着他。这凡人看着普通,谁曾想他竟然能撑这么久。牧南斋与牧黎萱来时就看到了这么一幕,但牧南斋可是打着看戏的心思来的,先让这个凡人吃吃苦也好,省的什么阿猫阿狗都想进她这不归山。她足尖轻点,飞身跃上了山腰处的一千年老树的身上。树精感觉到了灵凤大人的到来,正想开口请安呢,就被牧南斋一个眼神给吓得住了嘴。

书友点评:

很好看,很久之前就已经追完了。觉得这本《缘来注定:凤后太强势》小说才是真的的温暖之作。

章节试看:

1-不归山上不归凤

“咯吱,咯吱。”

听到这一声声细碎的声音,牧南斋打了个哈欠,转身将树上的松子折下,向吵闹的那边扔去。

那“咯吱吱”咬着松果的小松鼠立马安静下来,身子一拱,化作了一个美女子。

女子眉间一点朱砂痣,小巧的鼻子,红润的薄唇,踏着莲花步一步一挪的走向牧南斋小憩的那棵松树下,瞧着她的眼神之中虽说有着熟稔,可还是压抑不住与生俱来的畏惧。

“灵凤姐姐,我方才去半山腰取我去年存好的药草,却发现药草失窃了!”小松鼠化作的女子语气十分急切的同牧南斋诉着苦。

听闻小松鼠如此慌张的言语,牧南斋方才懒散的伸了个懒腰,从她小憩的松树上跳了下来,勾了勾小拇指,“小黎子,跟我来。”

小松鼠跺了跺脚,有几分生气的嘟囔着嘴,喃喃着:“灵凤姐姐,都说了不许唤我小黎子了!听着就和凡人的太监一样!”

看着牧南斋不管不顾离开的模样,小松鼠牧黎萱也只得亦步亦趋的跟了上去。

只见牧南斋停在了日月潭水前,微微闭着眼眸,似乎是在集聚灵力一般,旋即睁开了眼睛,纤纤玉手轻轻在潭水上面一点,顿时泛起了一阵蓝光,展现出了山腰处的画面。

“小黎子,你去年挖的用来存放药草洞是不是这里?”牧南斋指了一下水中泛出的画面,画面立即放大了几分,掩盖了整个日月潭。

只见牧黎萱看的眼睛都直了,旋即,不知道看到了什么,一撸袖子,一副气恼的要和人干架的架势,“灵凤姐姐,快看!这个凡人竟然拿了我的药草!这可是千年一结的雪红果!我藏起来打算过冬的……”

说到“过冬”,牧黎萱的气势都不由得弱了几分,她最讨厌过冬了,可是这不归山的四季天气变化都是跟随牧南斋的心情变化,“过冬”二字,都可以说是牧南斋的禁忌。

只见牧南斋眼睛危险的眯了一下,又舒展开来,“小黎子,走,我们去找人干架!区区凡人而已,竟然欺负到我不归山上了!”

“灵凤姐姐,等等……”当牧南斋已经气势汹汹的转身准备前去半山腰的时候,牧黎萱却突然唤住了她,她疑惑的转身,牧黎萱瑟缩着指了指还在播放着半山腰画面的日月潭。

至于她为什么瑟缩……

因为牧南斋的气势汹汹,不归山的天气也变成了炎炎夏日,原本牧黎萱该开心的,毕竟牧南斋是为了她才如此的急躁。

“嗯?”牧南斋疑惑的转身,只看着日月潭中的景象中,出现了一众狼群,正冲着那个凡人的方向不停的进攻,而这个凡人凝聚了全力躲闪着恶狼扑来的方向,手持着银剑准备随时进攻。

看来这凡人也是个有胆有识,智勇双全的。只可惜因着他和狼群的吃力应对,也或许是上山时候的一路艰辛,导致他的脸上难免有些脏泥污染,倒是看不清楚模样了。

“真是有趣……”牧南斋勾起唇角,饶有兴趣地看着潭水中发生的一切。

牧黎萱找了块儿干燥的蒲草团子坐了下来,她舒服地眯了眯眼,心道果然还是灵凤姐姐这里最舒服了。

“起来,随我去看看。”牧南斋一脚踢在牧黎萱的身上。

这小松鼠真是顽劣,方才还那么急切,现在反倒享受起来了。

“这就来了。”牧黎萱赶忙从地上爬起来。

她一步三回头的随着牧南斋起身离去。

半山腰处,那偷了小松鼠果子的凡人浑身是血,狼群虎视眈眈地看着他。

这凡人看着普通,谁曾想他竟然能撑这么久。

牧南斋与牧黎萱来时就看到了这么一幕,但牧南斋可是打着看戏的心思来的,先让这个凡人吃吃苦也好,省的什么阿猫阿狗都想进她这不归山。

她足尖轻点,飞身跃上了山腰处的一千年老树的身上。

树精感觉到了灵凤大人的到来,正想开口请安呢,就被牧南斋一个眼神给吓得住了嘴。

牧黎萱抹了把脸上细密的汗珠,这夏日的阳光可真是耀人,灵凤姐姐一怒可使不归山天地失色。

所以这千百年来,就算除了天大的事情也无人敢来告状,唯独是牧黎萱这顽劣的松鼠时不时就向牧南斋告上一状。

“灵凤姐姐,我们还不下去吗?”牧黎萱撅着小嘴,神色颇为纠结。

下面那个凡人看着快不行了,他要是死了,她的雪红果要去找谁要啊。

牧南斋的眸子淡淡扫了过来,她长长的羽睫在脸上打下一片阴影,让人看不清神色。

“你这小松鼠着实烦人。”

半晌,牧南斋兀自吐出了一句话,牧黎萱吓得脸色一白,她平日里性子是顽劣一些,但也是万万不敢惹怒灵凤姐姐的。

树精这时也不敢做声了,这不归山上可没人敢惹恼这位祖宗,她一念之间可是能让不归山生灵涂炭的。

就好比现在这夏日骄阳,他这一颗老树都快被晒死了。

牧南斋叹息一声,她不过是想看场戏,这些家伙怎么这么烦,一个个都跑来扰她的兴致。

下方的凡人已经晕了过去,那衣服被血浸湿,早已看不出原来的模样了。

“咦?”牧南斋惊疑一声,她这一声可是把狼群吓得不轻。

“唔……”狼群呜咽一声后四处逃窜了起来。

夭寿啦,灵凤大人竟然来了,大人会不会因为他们欺负弱小教训他们啊!

“没出息的家伙。”

闻言,牧黎萱小脸一仰,那巴掌大的脸蛋掩映在树荫中煞是好看。

牧南斋一个爆栗过来,小松鼠摸着头噤了声,她委屈巴巴地嘟了嘟嘴,把满腔的愤恨全都发泄在了那个偷她雪红果的凡人身上。

“过去看看。”牧南斋拍了拍身下的树精。

那树精也极为上道,当下就伸展了枝丫,将牧南斋送到了下方昏迷不醒的凡人身边。

她刚才惊疑是因为看到了这个凡人身上的衣裳,哥哥姐姐们曾经给她带过这样的布料,据说这布料在凡界极为珍贵,看来眼前之人在凡界有着不俗的地位啊。

2-凡夫俗子

“灵凤姐姐……”牧黎萱欲言又止的瑟瑟唤着牧南斋,虽然难免有些害怕,但是心下还时刻惦记着自己的雪红果呢。

没想到的是,牧南斋看着自家小松鼠一副“我委屈但我不敢说”的模样,竟然是“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她便是对这凡人几分好奇罢了,还是未忘记自己来这半山腰的正事,是要给自家小松鼠讨回公道的她笑着揉了揉牧黎萱的脑袋,语气之中颇有几分诱哄的意味:“安啦。”

随后,牧南斋不紧不慢的拍了拍自己衣袍上根本不存在的灰尘,毕竟不归山上的灰尘也是看人的,根本不敢招惹灵凤大人,她绣口一吐,周围的狼群便瑟缩着退了好几米的距离,直退到山洞侧边,退无可退才停下。

“我这么和善温柔,有这么可怕么?”牧南斋好看的眼眸一眯,瞥向狼群,狼们均是可怜的“嗷呜嗷呜”着,见这些狼群只通灵性,连人身都未能修出来,只是守着雪红果罢了,她便不同他们计较。

可虽然牧南斋语气之中开玩笑的语气居多,但是还是把在场的狼群,树精和小松鼠的小心肝都差些吓出来。

威压呀!灵凤与生俱来的威压呀!真的不是他们没出息呀!

她一步一生莲,走到已经完全晕厥的那凡人身边,微微蹲下身子,探了探他的鼻息,确认过还活着之后,又施展了灵力,查探雪红果的气息……

却在转头看向牧黎萱的时候,微微摇了摇头,声音清灵之中带了几分不易察觉的怒意:“有雪红果的气息,但是……”她睥睨那凡人一眼,接着说道:“但是已经在腹部,是被他吃掉了。”

话音刚落,小松鼠牧黎萱倏地暴躁的蹦蹦跳跳起来,“啊!这该死的凡人!还我雪红果!”

而看着这般的牧黎萱,牧南斋的语气之中带了几分不易察觉的宽慰意思:“好了,小黎子,再种便是了,千年也不过一瞬。再者,这凡人能爬上我这不归山半山腰,想必也不见得是什么俗人,大抵是路上饿了,便找来吃了罢。”

毕竟牧黎萱也没有能把这凡人掐死的本事,虽然恨的牙痒痒,但是也只能作罢。

“不过……”牧南斋眼眸一眯,又叫牧黎萱看出几分危险的神色来,灵凤姐姐生气可是很可怕的,只要是步入夏日,便喜怒无常起来,叫她终日跟着胆战心惊。

“小黎子,你这雪红果到底是做什么的?你怎地如此珍视它?”

听到牧南斋的完整问话,牧黎萱满心都是“完了完了”,后又灵机一动,指着头顶,“灵凤姐姐,你看天真蓝呀!”

牧南斋不由得满头黑线,他们身处山洞,何来的天空?但是她也懒得再同牧黎萱计较,挥了挥手,算是这件事过去了。

而牧黎萱倒去牧南斋身边讨巧卖乖起来,摇着她的手臂,眼睛眨巴眨巴的:“灵凤姐姐,那我们回去罢,上次小河虾教我们玩的捉迷藏,我今天还想玩!”

牧南斋应了声,方才走出几步,狼群和树精都开始欢庆把这祖宗送走了之后,她又仿若想到了什么一般,弯回了身子。

“反正这凡人也爬到半山腰了,没有灵兽的帮助是走不掉的,带回去给我玩玩。”

牧南斋的眸子亮晶晶的,里面似是蕴藏着星辰大海。

小松鼠眉头轻皱,这个可恶的凡人偷吃了她的雪红果,自然不能这么轻易就死了。

“灵凤姐姐你且等着,我这就把他给你抬回去。”牧黎萱说干就干,当即撸起袖子就把人给扛了起来。

看着灵凤大人终于离开,树精和狼群皆是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单一个灵凤大人还不至于让他们恐惧至此,可最可怕的就是灵凤大人身后的哥哥姐姐了。

曾经也不是没有灵兽反抗过,可哪个不是还没到灵凤大人面前就被烧成灰了,至此就再无人敢去招惹牧南斋了。

偏生牧南斋还不自知,一直以为在自己的治理下,让不归山上的灵兽都对自己敬畏有加。

“把人放远点,脏兮兮的臭死了。”牧南斋见小松鼠要把人放到自己用藤枝编织的藤床上,当下就炸毛了。

这藤床可是用天锦藤编的,要是弄脏了,她一定把这只臭松鼠的皮给扒下来。

牧黎萱瑟缩了一下,她犹豫半晌,最终将人扔到了一边的草堆中。

“灵凤姐姐,现在要怎么办啊?”这会儿倒轮到牧黎萱发愁了。

既然灵凤姐姐说要将这个凡人带回来玩玩,那他就不可以死,也不知道这家伙能不能撑下去。

牧南斋才不想去管这些,她能大发慈悲让这个凡人活下来就不错了,哪里还会管其他。

“这两日就你来照顾他吧。”她朱唇轻启,可说出来的话却让牧黎萱僵在了原地。

灵凤姐姐竟然要她去照顾这个偷了她果子的人?

牧黎萱不敢反驳,只能低头应下,可心里却是把这个人给恨上了,这不归山本来就不是凡人该来的地方,这凡人非要来凑什么热闹,真是找死!

牧南斋心情不错,每次哥哥姐姐们都要隔好长一段时间才会来看她,这次找了一个玩物,就不会再无聊了。

她心情不错,连带着天气也从炎炎夏日变成了春暖花开的春天。

“可别把人养死了,不然唯你是问。”牧南斋故作严肃地说道。

牧黎萱见她心情这么好,一下子也就忘了果子的事情,原来灵凤姐姐是喜欢凡人的啊,那她以后碰见凡人一定先抓过来给灵凤姐姐玩。

她喜滋滋地打着自己的小算盘,殊不知她这马屁算是拍到马腿上了。

“灵凤姐姐你就放心吧,我一定把这凡人养的白白胖胖的。”牧黎萱拍着胸脯保证。

这修炼之事她虽不在行,但对一些药草很是熟悉,只要随便摘一两颗给这个凡人喂下去,保证他下一刻就变得生龙活虎。

牧南斋不甚在意地挥了挥手,就是一个闲暇时打发时间的凡人罢了,这小松鼠想怎么折腾都行。

她张口就打了个哈欠,闹了这么久,她也困了。

牧黎萱见状也知灵凤姐姐这是困了,她当即猫着腰走了出去。

外面清爽的春风一吹,她舒服地闭住了眼睛:“果然还是春天好啊,灵凤姐姐要是能一直这么开心就好了。”

完本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
男神频道
女神频道

更多标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