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周晓东阅读
当前位置: 首页 > 穿越重生 > 重生之惊世凰歌
重生之惊世凰歌

重生之惊世凰歌

分类: 穿越重生

更新时间:2021-01-21 19:37:21

作者:且为东风住

来源:追书云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重生之惊世凰歌目录试看

全部章节

重生之惊世凰歌介绍

《重生之惊世凰歌》是一本非常直接推荐的穿越重生小说,情节引人入胜:秦云薇笑的越发温柔可人,一副关切的模样低声道:“姐姐不是很喜欢世子的吗?要真退婚了,你跟世子这辈子不就没可能了吗,不如你去求爹爹,就说你不想退婚。”秦云歌忍不住轻笑出声,她这是当她有多蠢?若她真这么说了,恐怕爹不仅会震怒,还会看不起她吧,人家都上门退婚,还散播流言折辱她,她是脑子被驴踢了还傻乎乎倒贴上去?见她似乎有点意动,秦云薇便觉有戏,继续劝着:“姐姐,世子对你肯定也有意,否则不会约你去游湖,你对世子已经芳心暗许,难道就因为爹那么一顿大闹就放弃了这大好姻缘?爹爹那么疼你,肯定会同意的,到时候爹亲自上门去道歉,你就能如愿以偿的嫁给世子了。”

书友点评:

好看呀好看,看了这么多年小说,本来乏味了,还是逆天吼这篇《重生之惊世凰歌》打动了我,求大神更新,好好看好激动,第一次给小说作者留言

章节试看:

折磨,要你痛

半盏茶的时间,派去下人却慌忙来报:“侯爷,那李嬷嬷畏罪自杀了!”

--------------------

“什么?!”秦沛山又惊又怒,一沉吟咬牙切齿的说了一句:“好一个阮氏,拿一个嬷嬷来顶缸!这笔账,我要跟她好好算算!”

他是个极精明的人,纵然常年喜欢云游,可阮氏平常也不敢苛刻了秦云歌,还得好好待她,叫人寻不出错来,不过这其中也有几分讲究,前世了秦云歌被教的柔弱可欺,蠢笨不堪,才落的凄惨下场!

秦沛山盛怒,冲到阮氏的梨园想跟她算账,阮氏一个噗通就跪下了,一脸愧疚道:“侯爷,一切都是妾身的错,连身边的奴才都管教不好,竟让她生了邪念,意图加害云歌,妾身甘愿受罚。”

她这几句话是将她自个给撇清了,不过秦沛山又哪里是那么好糊弄的?冷哼一声:

“你的意思是,那是李嬷嬷一人所为,跟你没关系?她一个奴才,为什么要加害侯府嫡女?她是活腻了吗?”

阮氏连忙解释:“侯爷有所不知,李嬷嬷前些日子因为冲撞了云歌被她训斥了一顿,这才怀恨在心,以至生了恶意,买通了车夫想对云歌不利,天可怜见,云歌还好没事,那恶奴真是罪该万死。”

秦沛山冷眼看她,对她的说辞并没有相信几分,可李嬷嬷死了,那车夫是她指使的,这中间的线索断了,阮氏撇的干干净净,就算问罪,也问不到她身上!

“然后呢?”秦云歌淡声问,手中却拿着一个盒子,里面打开全是一些绣品与几根绣针。

白芍赶紧继续说:“然后侯爷对阮氏一顿训斥,并下令将那李嬷嬷的尸身拖下去喂狗,那个车夫直接被乱棍杖毙了,全府的人都被勒令去旁观,侯爷还说,以后若再有人胆敢谋害主子,直接乱棍打死,好多人都吓着了,这么多年,都没见侯爷发这么大脾气了呢。”

秦云歌也笑了起来,浅淡如菊,父亲对她是真好,可惜她上辈子眼被蒙蔽了,一直没放下心结,所幸现在还有弥补的机会。

“对了,小姐,你是怎么找到那个马夫的?”

“在夫人为我安排马车的时候,我已经留了心眼,他还有老婆孩子,就算拿了钱要跑路,也会回家一趟,派人在他家等着就行。”

白芍这才恍然大悟,赞叹道:“小姐真是聪明,不过今天还真是险,还要多谢那位公子相救。”

秦云歌脸色沉了下来,故意的发展与上辈子并不尽相同,她虽然重生,可还是有些事预料不到,所以她要时刻小心!

她将其中一枚较为粗长的银针捏在手间,骤然起了身朝外走去,白芍忙问:“小姐,你去哪?”

“去看看采莲,你不必跟来。”

“是。”

采莲住的依旧是她院中婢女居住的最好厢房,有个奴婢正给她喂药,见她进来,忙给她行礼,秦云歌顺手接过了药碗让那奴婢的下去了,采莲心下顿时得意起来,小姐果然还是最宠信她的,不然怎么会亲自来看她?

这么一想,面上便装出十分委屈的模样,哭着说:“小姐,奴婢这么多年一直忠心耿耿的伺候您,一时说错了话,还请小姐不要计较。”

她舀了舀那药匙,眼色冷寂,嗤笑一声:“忠心耿耿?只怕你的忠心只是对你的好夫人吧。”

她手一抖,那热药直接倒在了她的身上,采莲痛的要大叫,却被她用帕子捂住了嘴!她惊恐的看着她,秦云歌已不再掩饰她对她的厌恶,手指中捏着那针深深扎进了她的手臂!

“疼吗?采莲,你真以为我不知道你一直为夫人做事?你以为你动的那些手脚我不知道?当初我身边除了你跟白芍之外,还有青烟,却被毒哑了被赶出了府,是你做的吧,我的珠宝盒中的你又偷偷卖出了多少?”

她每说一句,采莲的脸便白了几分,她.....她竟然都知道?!

针,被她拔了起来,却又一次重重的扎进了她的身体,秦云歌的神色十分骇人,像是地狱的勾魂使者,采莲痛到极致,嘴被死死的捂着,连喊都喊不出来,惊恐之下,她想挣扎,可整个身子突然动不了了!

秦云歌浅笑着,放开了对她的钳制,那帕子被她收回了袖口中,神色温柔道:“这帕子上抹了一种能让人动弹不得的麻药,所以就算你死在这,也没人知道,采莲,吃里扒外是要受到惩罚的,不过你放心,我不会让你这么轻易就死的。”

上一世,她就是这么被弄的瘫痪的!整整一年,她这个好侍女奉了秦云薇的命令天天折磨她!她被毒哑了,口不能言,舌头也是她亲手剪去的,她受的罪,她要十倍百倍的奉还,而对采莲的惩罚才刚刚开始!

采莲像是见鬼似的瞪大了眼,想喊却喊不出来,动也动不了,可那种痛苦的感觉却并未减少半分,秦云歌拿着针在她身上痛感最强烈的地方刺了几下,看着她那痛苦的表情,她心底的怨恨才稍微减弱了些,以德报怨?那又何以报德?

她停手了,将帕子擦了擦手,俯看着她,一字一句道:“相信我,对你的折磨才刚开始,我会让你好好照顾你折磨你,直到你死的那天。”

采莲的眼神惊恐而又怨毒,秦云歌却似乎看出了她的心思,嗤笑一声:“想等着你的好夫人救你?她,我也会一并收拾了,等着吧。”

她走了出去,外间的奴婢对她行了礼,秦云歌看了她几眼,淡声道:“你叫小云是吗?以后就由你照顾采莲,如果谁来见必须来禀告我,还有,她的任何情况,你都不许跟别人说,否则遭殃的就是你了,明白吗?”

小云连声应下了,秦云歌转身便走,采莲的事瞒不住人,阮氏一定会派人来打探,她的院中,除了采莲之后应该还有她的人,也是时候将那些毒瘤全除了。

刚回到房间不久,秦云薇便过来了,一身粉衣抹胸汉襦,脖上戴着颗颗饱满圆润的珍珠项链,是上次她生辰之时送的,头上凤头钗也是她从她这要去的,笑着迎了上来,十分关切道:“姐姐,听说你惊马了?没事吧。”

拿我的,全都吐出来

“无事。”秦云歌神色冷淡,秦云薇是个极善于察言观色的人,见她如此冷淡,心底咯噔一下,难道是哪个人跟这个蠢货说了什么?以前,她可是一直对她甚好,从没有这么冷淡过。

“没事就好,妹妹担心死了,生怕你出了什么事,听说爹爹到朝廷之上因为姐姐的事情,痛骂了赵王一顿,皇上已经下旨解除婚约了,可是姐姐,赵世子文质彬彬,一表人才,真的解除婚约了,你舍得吗?”

“什么意思?”她侧眼看她,她故意这么说一定有她的意图!

秦云薇笑的越发温柔可人,一副关切的模样低声道:“姐姐不是很喜欢世子的吗?要真退婚了,你跟世子这辈子不就没可能了吗,不如你去求爹爹,就说你不想退婚。”

秦云歌忍不住轻笑出声,她这是当她有多蠢?若她真这么说了,恐怕爹不仅会震怒,还会看不起她吧,人家都上门退婚,还散播流言折辱她,她是脑子被驴踢了还傻乎乎倒贴上去?

见她似乎有点意动,秦云薇便觉有戏,继续劝着:“姐姐,世子对你肯定也有意,否则不会约你去游湖,你对世子已经芳心暗许,难道就因为爹那么一顿大闹就放弃了这大好姻缘?爹爹那么疼你,肯定会同意的,到时候爹亲自上门去道歉,你就能如愿以偿的嫁给世子了。”

她不断蛊惑着,尝试着说服她,秦云歌嘴角的纹路越发深了些,嗤笑一声道:“妹妹,让爹亲自去道歉的话,不如这话你跟爹说去?”

秦云薇干笑一声说:“这......爹一直那么疼爱姐姐,肯定会答应的。”

“妹妹的如意算盘打的真是好,我若真跟爹这么说,恐怕会被直接丢出来吧,我爱慕世子?这话你又是从哪里听来的?赵王府如此折辱我,我是有多犯贱,才会对那赵世子一往情深?”

她的眼神含着些许锐利,就连话也显得咄咄逼人起来,秦云薇之前是习惯了她对她言听计从,这会倒是被震住了,红着脸支吾着说:“我....我这只是为姐姐着想而已。”

云歌嗤笑一声,上下扫视着她,眼神幽深,似乎要看到她心底去!

“为我着想?所以给我出这主意,让我跟爹爹心生嫌隙?那赵世子算个什么东西,谁会爱慕他?倒是妹妹你,三天两头在我耳边说,世子多么英俊潇洒,玉树临风,其实是你爱慕他吧,你若有意,我倒是可以帮你在爹爹面前说说,你虽是庶女,给赵世子当个妾室也是绰绰有余了。”

她的奚落让秦云薇白了脸,有些诧异的看着她,甚至还有几分被识破企图的愤然:

“姐姐,你误会我了,我只是关心你而已,你若真不愿意那就算了,对了,明日便是德妃娘娘的寿宴,你答应了要带我一起进宫的,可不要反悔。”

云歌也没跟她撕破脸,懒懒的应承下了,云薇这才放心,又哄着她说了一些客套话,这才走了,白芍站在一旁皱着的眉头说了一句:

“小姐,三小姐她.....”

秦云歌打断了她的话,淡声道:“我知道你要说什么,我心里有数,寿礼准备好了吗?”

“早就准备好了,小姐,你真要带三小姐进宫?”

秦云歌浅淡的笑了笑说:“当然,妹妹既然有求于我,我又怎么会不成全她呢?”

次日,她便早早的起床梳妆打扮了起来,白芍心灵手巧,素日却一直被采莲压着,只在外间伺候着,她房里原本的一等侍女是采莲,白芍算二等,还有另外三名侍女,分明是红药紫菱与绿萼。

鱼贯而入替她妆扮着,毕竟是入宫,自然要更隆重一些,正挽发之时,秦云薇不请自来,一副十分亲昵的模样:

“姐姐,怎么不是采莲给她打扮呢?”

“她?犯了错受了罚正养伤。”秦云歌神色间略显疏离,秦云薇眼色从她的首饰盒子中掠过,拿起其中一枝玉梅簪子,满心欢喜道:“姐姐,这簪子真漂亮。”

仔细的把玩了一遍之后,才依依不舍的放了回去,这意思谁都看的出来,秦云歌却神色微淡的看着她,嘴角轻抿着,却什么也没说。

秦云薇以为自己表现的够明显了,若是以前,这蠢货恐怕早就给出声说要给她,她再假意推辞一番再收下,之前用这种方法从她这里哄了不少首饰去。

“唉,姐姐,我还是不去宫内好了,连个上好的行头都没有,我怕给侯府丢脸,对了,这次二姐随太后去白云观,今日也会回来,直接入了宫,也会去参加德妃娘娘的寿宴,二姐那么漂亮,我看我们怎么打扮都无济于事了。”

听她这么说,秦云歌的眼微微眯了起来,若说上辈子她最嫉妒的人便是这位貌似天仙的二妹秦云秀了,直到她死的时候,她都已经宠冠后宫,皇上对其十分宠爱,风头已经盖过了身为皇后的姜蓉。

而她的妒忌虽掩饰的很好,却还是被秦云薇察觉,所以,她才这么轻而易举的得到了她的信任,用秦云秀刺激她,两人才越走越近,她才对她掏心掏肺,她的东西,只要她开口都会给。

白芍在旁边听着,忍不住有些担心起来,三小姐惯会用些小手段,从小姐这要了不少好东西去,就怕小姐这次又被她哄骗了。

秦云歌浅淡的笑了笑道:“三妹,我这件浅蓝濡衫很难有首饰相配呢,对了,我记得你从我这拿走的那件金缕嵌蓝的链子倒是合适,耳坠子的话,那镶珠翠青的那对就不错,好像也借给三妹了呢,这都差不多一年了,三妹是不是差不多也该物归原主了?”

秦云薇哪里料到她竟真的会开口要,这些首饰甚是名贵,早被她收入首饰盒中,如今要让她拿出来,简直比割她的肉还疼,她面露难色道:“姐姐,你也知道都这么久了,东西放哪去了,我哪里会记得?时辰也不早了,还是赶紧进宫,这要是误了时辰可就不好了。”

“也是,时间久了些,妹妹是记不住了,那上次的翠点珠云簪还记得吗?妹妹,你也知道姐姐我大方归大方,可有些东西是我娘留下的嫁妆,你借着戴戴也没事,可你若总是借着不还,那就不太好吧。”

小说《重生之惊世凰歌》 第9章 折磨,要你痛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
男神频道
女神频道

更多标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