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周晓东阅读
当前位置: 首页 > 婚恋生活 > 谁将深情负年华
谁将深情负年华

谁将深情负年华

分类: 婚恋生活

更新时间:2021-02-22 17:27:26

作者:酸菜鱼

来源:追书云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谁将深情负年华目录试看

全部章节

谁将深情负年华介绍

《谁将深情负年华》,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酸菜鱼,这本书主要内容试读:推搡间,白潇潇心下镇定,打开墙边的灯,房间顿时亮堂起来,与此同时,她看清楚了那人的脸。竟是一张俊朗如斯的脸庞,身材高大紧紧压制着她,浓黑的眉头下是一双深邃迷离的眼睛。只是那眼神有些奇怪,尤其是这人身上的温度,简直烫的可怕。尽管白潇潇阅颜无数,也被面前这男人的男色惊的恍了个神,吃惊也只是稍纵即逝,白潇潇立马淡定起来,准备从这男人腋下的空档钻出去,可是很明显,男人早就察觉,一把抓住了她的手。

书友点评:

《谁将深情负年华》这本小说想象大胆,构思别具一格。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引人入胜。不错!

章节试看:

房间里的陌生男人-酸菜鱼

夜幕落尽,满城寂寞的霓虹灯开始喧宾夺主,而今夜的主角移形换位,B市的皇家酒店一跃而上,成为了所有人的焦点。

只因今夜是B市四大家族之二——闵家和安家商业联姻的订婚宴。

而这样的高级豪华的场所,理所当然少不了白潇潇这位社交名媛,这是她接触上流社会最好的渠道,而她的跳脚石就是她的男朋友江哲。

此时婚宴大堂内衣香鬓影,人潮涌动,可主角却迟迟没有出场。

江哲抬腕看了看手表不由得疑惑道:“奇了怪了。”

白潇潇放下手中的酒杯,有些疲惫起来:“怎么了?”

“已经这么晚了,订婚宴还不开始,估计出了什么问题。”

的确,听说订婚宴的两位主角金童玉女别样般配,不会临时上演了豪门狗血剧情抓包三什么的吧,不过这和她的事毫无关系。

“我去下洗手间。”

走过转角,白潇潇笑容收敛,面无表情的走进了洗手间,却在关门的同时听到了外面传来说话的声音。

“哎,你们看到了吗,B市有名的公子江哲,他其实还挺帅的,我以前还暗恋过他呢。”

“看到了,当然看到了,的确是还不错,不过和闵氏总裁相比差了不少,还看到了跟在他身边的那位,叫什么来着……好像叫白潇潇,贪慕虚荣,就跟着有钱人混。”

“我听说她还被一酒吧老板包了,我弟认识的一人说的,好像叫白艺,你说她这么漂亮一人,怎么整天做三八事儿?真是贱.货不分国际。”

“天啊?真的吗?真是看不出来!我看,她卸了妆肯定是个臭八婆,整天卖笑,像个妓.女。”

“什么像?我看就是!”

卫生间里两个女人你一句我一句,殊不知身后隔间门突然打开,白潇潇气定神闲的走去洗手台,礼貌道:“麻烦让下,洗个手。”

“那不是还有位置吗?你这人怎么非要——”其中一女人话说到一半突然卡住:“哟,这不那谁?刚刚我们怎么说的来着?”

另一女人也同时看到了白潇潇,立马接过话茬:“你忘了?我们说妓.女啊!”

语气不知道有多得意。

白潇潇勾着唇角,不气不恼,口红放进包里的同时拿出一小罐液体在手里把玩。

“不好意思,你们是——?”白潇潇昂着头高傲的瞧着对面的两女人:“我这人啊,对一些普通的东西实在记不住,尤其是面孔。”

“你说什么?你说谁普通?白潇潇,你的事迹天下皆知,整个贱.人!”

白潇潇掩嘴呵呵一笑,这种没新意的话她不知听了多少遍。

“这儿就我们三儿,我的美貌的确天下皆知,至于你们两个——我实在不好意思说出口。”

两人气的脸色发红,事实摆在眼前,面前的白潇潇不论人品,虽然不承认,脸蛋的确好看,甚至挑不出一丝的毛病。

“记住啊,以后可千万别在洗手间随意谈论别人,拜拜咯。”

“白潇潇你给我站住,你这个万人骑的贱人,知道我们两个是谁吗?”

女人愤怒地指着她,那神态,那动作,活像是个被人拔了毛的火鸡。

白潇潇脚步一顿,回头诧异,妓.女两个字却让她再次皱了眉头。

“谁?想让我知道?行吧。”说话间,白潇潇将手里的一罐液体拧开直接将里面的东西倒在了那女人的脸上,躲闪不及,那女人喷了一脸,洗手间里顿时尖叫声四溢。

“你干什么?你给我脸上倒的什么?”

“硫酸。”

两女人顿时惊恐,其中一个却在庆幸自己刚刚没说话,她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同伴尖叫着扒着自己的脸。

白潇潇得意的扬起一个好看的笑容,嘟着嘴巴淘气道:“骗你们的,性质和硫酸差不多,是卸妆油,嘛,不都是毁容吗?”

兴高采烈的走出洗手间,手机里传来江哲的信息:不知道为什么,订婚宴取消了,我在楼上给你开了房,我就住你隔壁。

闵氏总裁闵安岩和安家的千金安若蓝的订婚宴取消了?

白潇潇一脸失望,今天什么收获也没有。

白潇潇拿了房卡上了楼正准备开门时,发现房门开着。

她愣了愣,再看了一遍房号,发现没错,于是进去后将门反锁。

房间里一片黑暗,借着窗外投进来的亮光隐隐可见房间的轮廓,里面透着一股淡淡的香味。

白潇潇闭着眼睛闻了闻,感叹果然是高级酒店。

她回身正准备开灯时,身后忽然传来声响。

白潇潇脸色一变,猛的转身,突然被一股重力压在房门上,随之而来的便是房间里那种莫名好闻的味道,可是味道更浓。

后背被房门的门把撞击,白潇潇还来不及回神人就被猛地抱起。

房间里有人!是江哲吗?不,江哲身上的香水味她记得,浓得几乎有些刺鼻,这两个味道完全不一样。

推搡间,白潇潇心下镇定,打开墙边的灯,房间顿时亮堂起来,与此同时,她看清楚了那人的脸。

竟是一张俊朗如斯的脸庞,身材高大紧紧压制着她,浓黑的眉头下是一双深邃迷离的眼睛。

只是那眼神有些奇怪,尤其是这人身上的温度,简直烫的可怕。

尽管白潇潇阅颜无数,也被面前这男人的男色惊的恍了个神,吃惊也只是稍纵即逝,白潇潇立马淡定起来,准备从这男人腋下的空档钻出去,可是很明显,男人早就察觉,一把抓住了她的手。

“放开!你是谁?怎么会出现在我房间?”

白潇潇瞪着那男人,她发现他的呼吸粗重而急喘,尤其是刚刚身体触碰间,她感觉到自己的小腹被一个东西抵着。

难道是……

她记得上次和江哲去一个酒会,有个男人因为玩游戏输了喝了放了东西的酒,那男人后来的症状和这人一模一样,她清楚的记得那个男人究竟有多么饥渴,反正见人就上,不管男女。

幸好旁边就是浴室,白潇潇一脚踢开浴室的门,强拉硬扯带着男人进去,立马打开了冷水阀。

“喂!你给我清醒过来!”刚才的拉扯间,白潇潇明显感觉到这男人简直力大如牛!

她是谁,他是谁-酸菜鱼

可是男人紧紧拉着她不松手,那表情,像极了一头欲求不满的雄狮,脱了僵的野马,眼睛火红一般盯着她。

白潇潇心里不禁咯噔了一声,心跳开始不由自主的加快,她瞪愣的盯着面前的男人,心知接下来如果处理不当可能会发生什么事。

男人紧箍着她不松手,白潇潇只好挪到冷水阀下,冷水肆虐一般沁湿着两人的身体,从头顶倾泄而下,男人迷离的眼神好像致幻剂一般已经悄无声息入侵了白潇潇的灵魂。

在即将要掏空的前一秒白潇潇准备挣脱开男人炙热的臂膀,可是不知为何,分明是冷水,可是浴室里的温度悄然上升,他的手就好像烙铁一样腐蚀着她的皮肉,于是乎下一秒白潇潇就被男人狠狠的压制在冰冷的地板上。

白潇潇不是一个习惯惊慌失措的人,可是她一贯以来的镇定冷静似乎正在慢慢流逝,这个男人是否会一种魔力?

“喂!醒过来!”白潇潇看着男人深邃的眼睛一遍一遍的提醒,可是很明显,没有任何用处。

如果说刚刚是男人的冷静期,那么现在,这个男人就要发火了。

“别乱动!”

第一次,白潇潇听到了属于这个男人的声音,低沉中带着一股燥热,她承认,这样俊朗的脸庞配着这样充满磁性的声音会让人恍神,白潇潇只是怔了一下,可也绝对不会妥协。

因为用力的挣扎,似乎两人都有些用了力气,呼吸开始一同急喘起来,白潇潇看着男人道:“老娘才不想莫名其妙的被人睡,放开!你已经疯了!”

本以为冷水和叫喊会奏效,可是男人像是蒙了面罩,塞了耳塞,视而不见,充耳不闻,甚至毫不怜香惜玉的抓起白潇潇瘦削的手腕然后一个用力便将她提了起来,她像一个提线木偶被男人从浴室拉扯到卧室,他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力气!

“别动我,放开!”白潇潇呵斥,晃眼间看见水果拼盘里放着一把水果刀,她一脚踢向男人的大腿然后趁乱拿到水果刀握在手里,甚至毫不犹豫的刺向男人的手。

也许是失去了理智,男人并没有闪躲,水果刀刺到了男人的手臂,她以为至少可以让男人回神,可是一瞬间男人的白色衬衫染红了一大片,白潇潇看着他的眼睛,皱着眉头,通红深红,这根本不奏效,反而有种激怒了他的错觉。

两厢对峙,男人猛的拉扯住白潇潇的衣服,只听“撕拉”一声,白潇潇身上的蓝色礼服从胸口处被撕裂,顿时露出了雪白的胸口,一瞬间白潇潇被面前发了疯了男人狠狠的压倒在柔软的大床上,此刻她更像是被任人宰割的羔羊,无论怎么样的反抗都不曾奏效。

她听见男人粗重的呼吸声,肌肤触碰间,他的温度高的吓人,像是一个马上快要喷发的火山,只是在等一个合适的契机。

白潇潇从来没有觉得自己这么无力过,这个男人,不低吹灰之力的便将她用尽力气的反抗抵消,最重要的是,他根本不知道自己是谁,或许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她脸色涨红,双手被钳制在头顶,她的双腿被男人压的实实在在,紧张间,似有一只游离的手正在四处探索,瞳孔立马放大,甚至有些惊骇起来,白潇潇有些不适的张开嘴下一秒却被堵的实实在在——男人肆虐剥夺的亲吻!

女人终究是抵不过这样精壮的男人。

白潇潇已经没了任何的力气,而身上的陌生男人长跑般精力十足,她不认识他,却十分可恶的脸红心跳起来。

她被他折磨的身体发软,赤裸相对,也知道自己的身上一定留下了关于他的许多印记,可是那些所有的印记都比不上男人覆身上来时狠狠用力地充实。

突然的疼痛排山倒海般侵蚀,她不禁“啊”的一声叫了出来,双手用力的抓住他精壮有力的脊背,那种撕裂般的痛苦让白潇潇有些忍不住的不断后退,甚至紧紧抱住了他,可是他却步步紧逼,然后用力驰骋。

这个男人的确帅气,甚至初见是莫名的那种高大的气质,尤其是在这样的一个酒店,白潇潇明白,或许是个人物,也或许是这个酒店的牛郎呢?

她看着他,天然般不用修饰恰到好处的五官以及锋利的轮廓,身体用力时晃荡的眼神,竟让她有种想要呻吟的冲动。

白潇潇紧紧咬着下唇,短暂的疼痛过后让她紧闭了眼睛,这陌生的夜晚以及陌生的男人带走了她一直以来看似早已丢弃实则珍视的纯情。

全部,全部都给了这个男人,可是他是谁?

冬日里的晨雾来的早,整个B市笼罩在浓浓的雾气之中看不见日光,有的只是类似雄狮般的苏醒,亦或是千白个习以为常的一样的早晨,只是今天,却格外的非同以往。

闵安岩站在诺大的落地窗前,不知多时,目光从面前的城市之景中回神,随后慢慢挪迂视线定在床上正在熟睡某人的脸上。

她的脖子上满是浅浅的淤红,从被子中隐隐可见的胸口处似乎也没逃落,侧颜看去,是个不可多见的美人。

可是美丽的女人他见多了,头一次在自己的床上看见,闵安岩不由得深深皱了眉头,落了满地的衣服足够让他回想起关于昨晚的疯狂,她是谁?

闵安岩在脑海里慢慢回想,关于她的容貌,一无所获,回想无果,便自行去了浴室。

醒来时,房间里空空荡荡,唯有浴室里传来稀稀落落的水声,白潇潇松了一口气,忍住身子的不适准备悄然离开时却瞥见地上有个钱包。

钱包里应该有身份证,白潇潇犹豫半响还是将钱包捡了起来快速将身份证翻了出来。

第一眼便是上面的照片,她“啧啧”了两声:“闵安岩,闵?三十岁,这个名字好熟悉,好像在哪儿听过……”

完本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
男神频道
女神频道

更多标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