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周晓东阅读
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异能 > 闲散王妃经商记
闲散王妃经商记

闲散王妃经商记

分类: 都市异能

更新时间:2021-03-04 12:40:23

作者:林深时见鹿

来源:追书云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闲散王妃经商记目录试看

全部章节

闲散王妃经商记介绍

《闲散王妃经商记》小说情节波澜壮阔,林深时见鹿主要说的是:皇帝笑呵呵地叫她起身。皇后自榻上起身走到皇帝身边为他更衣,说道:“今日啊,琦白早早的就进宫来与臣妾说话,臣妾自然是心情好,方才提起了睿儿,才知道睿儿竟然也是早早就进宫,破天荒地去上朝了?”说起这个皇帝点点头,说:“可不是,这小子从前逼着都不肯上朝,今日竟然上朝来了,惊得满朝文武只顾得看他了。”一边说着一边呆着皇后到上位坐下,指着李睿说:

书友点评:

看完《闲散王妃经商记》这本书,我长呼一口气,柔和的日光温柔的洒照在我的头顶,形成一个光圈,林深时见鹿的笔风不拘一格很有意思。

章节试看:

14-昨日才新婚

一夜好眠,不知道是不是李睿在旁边的温度让苏琦白很有安全感,她少有地赖了一会儿床,等醒来的时候李睿已经更衣完毕,正笑眯眯地看着她:“夫人醒了?”

作为妻子是应当伺候夫君更衣的,她倒好,竟然直接睡过去了。

苏琦白窘迫的有点想再次睡过去。

“还不起床吗?今日要进宫向父皇母后请安。”李睿走近她亲自将她拉起来:“为夫知道夫人昨夜劳累已经没有早早吵醒夫人了。”

“呸!”劳累个屁,苏琦白忍不住推了李瑞一把:“你这人说话怎么这么不要脸。你今日要去上朝吗?”见李睿身上穿的是威严的朝服。

唤了春柳进门伺候苏琦白洗漱,李睿一边喝着茶一边说:“很惊讶?本王已经成家了,有了点担当要正经一点了,不是很正常吗?”

苏琦白不理她,专心坐好让春柳帮她梳头,瞥见喜娘收拾床铺拿起染了血的喜帕的时候想起昨夜的情景,她忍不住转头看向李睿的手臂。

春柳的发簪因此插歪了,开口说道:“小姐,别动。”

李睿将她的动作都看在眼里,人不知闷笑:“夫人不要调皮。”

早上闹了一场,李睿带着苏琦白一起进宫,然后在分开让苏琦白去皇后的寝宫,自己去商朝。

苏琦白到了皇后的寝宫之后,礼仪周到的请安之后皇后被她逗得心花怒放,笑着赐坐看茶,两人的谈话一场融洽。

不说满朝百官见到李睿的出现有多惊讶,难得上朝一次的李睿容光焕发,却只对新岳父苏瑾打了招呼就安安静静站在太子殿下旁边听政。

下了朝之后就急哄哄地跟着皇帝和太子殿下去皇后的寝宫。

皇帝一边走一边调笑:“睿儿昨日才新婚,怎么今日有心情上朝?”

闻言,李睿笑着回道:“回父皇,今日儿臣与琦白要进宫给父皇母后请安,儿臣想着早早的进宫来也要等父皇下朝,就直接去上朝了琦白与儿臣一同进宫,已经到了母后那儿了。”

“哈哈哈。”皇帝指着李睿大笑道:“怪不得你小子走得这么快了,原来是急着去见琦白。”

太子也跟着调侃:“七弟与弟媳新婚伊始,想必是一刻也不想分开的。”

皇帝一路上笑李睿急着找苏琦白,到了皇后的寝宫之后面临宫人的传唤直接进去了,刚到门口就听到了皇后的笑声,顿时也开怀提高声音说:“朕还未进门就听到皇后的笑声了,什么事这么开心,说出来让朕也开心开心。”

他的身影在话音刚落时就出现在皇后和苏琦白眼前,苏琦白连忙起身跪下行礼:“父皇圣安,天子殿下。”

皇帝笑呵呵地叫她起身。

皇后自榻上起身走到皇帝身边为他更衣,说道:“今日啊,琦白早早的就进宫来与臣妾说话,臣妾自然是心情好,方才提起了睿儿,才知道睿儿竟然也是早早就进宫,破天荒地去上朝了?”

说起这个皇帝点点头,说:“可不是,这小子从前逼着都不肯上朝,今日竟然上朝来了,惊得满朝文武只顾得看他了。”一边说着一边呆着皇后到上位坐下,指着李睿说:

“皇后不知道,才一下朝他就拉着朕和珣儿来你这里,分明就是急着见琦白。”

皇后说:“新婚夫妻本该如此恩爱,今日看来睿儿成家之后懂事了要上朝,这样很好,睿儿本就聪颖出众,当为君分忧。”说完话锋一转,又带着几分戏谑地开口:“不过呢,看来睿儿是相当喜欢琦白呢,琦白不过是在母后这里做了一会儿就来找了。”

帝后的话直说得苏琦白脸色发红,李睿却照单全收,一点儿不觉得不好意思。

没想到皇后继续说道:“这样也好啊,睿儿和琦白感情好,哀家早日抱孙子的机会可就更大咯”

苏琦白脸色更红,缩在李睿身边不敢说话。

一家人和乐融融,李睿带着苏琦白给帝后请了安,收了丰富的礼之后又想太子殿下开刀,李珣原本还只是为弟弟成家开心,等弟弟开口问他拿改口礼的时候却窘迫了起来。

只因他往日里上朝都不习惯带太多东西,更何况是适合给女子的礼物?

李睿见李珣这样,撇撇嘴说道:“哥哥想必没有准备礼物给琦白,我们也不会恼你,不过琦白可不会改口叫哥哥,等下次吧。”

苏琦白被他的厚脸皮气到,李珣却不恼,笑着应道:“好好,下次为兄给琦白备好重礼,行了吧?”

请安过后帝后留饭,李睿和苏琦白就在宫中用了午膳再回府。

齐王府中,李睿和苏琦白坐在正厅召集了王府上下所有的下人,王府的下人规模比之尚书府大得多,苏琦白不明白李睿召集所有人的用意何在。

管家站在李睿面前汇报:“王爷,府中所有人都在这里了。”

李睿点点头,挥退管家开口:“抬起头来。”然后在所有人抬起头之后,严肃地说:“本王成婚之后,王府就有了女主人了。”

下人们纷纷叩首,口中喊道:“见过王妃,王妃吉祥。”

这场面苏琦白始料未及,楞了一下才说:“好了,都起来吧。”

“宗伯。”李睿叫了一声管家宗伯。

宗伯在他面前低着头等候吩咐,李睿说:“今日便回去整理一下家中的事务交给王妃。”

宗伯犹豫道:“今日吗?”

李睿看出宗伯为难,问他:“有何问题?”

“王府昨日才举行完婚礼,诸多杂务恐怕会让王妃更加繁忙。”昨日苏琦白是被李睿抱进王府的事情早就传遍了,所以苏琦白受宠的消息王府上下都知道了,宗伯不知道李睿会不会舍不得苏琦白劳累,

李睿没有说话,倒是苏琦白开口说道:“无妨,宗伯尽管整理好交给我就可以了。”

宗伯很有能力,很快就整理好内务交接给苏琦白,苏琦白表示要去亲自看一下库房核对数据。

李睿见苏琦白忙起来之后边说有事要外出,留下苏琦白在家忙活。

苏琦白自小受母亲耳濡目染,前世又作为施方的夫人管了几年家,早就成为一把好手,本来以为王府请的人都不会是闲人,想着自己的工作会很简单,没想到却碰到了很大的一个钉子。

她皱着眉拿起一本账本翻了翻,对负责记账的男人问了几个问题,没想到对方根本不怕她,待被问到出了纰漏的地方反而反驳起来。

敢这样明目张胆对王妃无礼的人,不是没脑子就是有靠山,但是这王府之中能比身为王妃的苏琦白还有能耐的人就是齐王了。

想必是个自以为有靠山就可以一直作威作福的蠢货吧。

苏琦白像看傻子一样看着张牙舞爪的男人,春柳会意,上前打了男人一巴掌:“放肆!见到王妃不行礼,竟然还敢出言不逊!”

春柳的力道其实不算太大,但男人似乎被打懵了,愣了好一会儿才怒瞪着春柳破口大骂:“你这个贱婢,竟然敢打我?”

春柳冷哼一声:“打的就是你!”

“你知道我是谁吗?!”说着就想上前对春柳动手,被跟在苏琦白身边一同查账的侍女拦下踢了一脚。

“你是谁?”那侍女一脚才在男人的头上狠狠地碾了碾,待听到男人的惨叫之后冷冷开口:“不就是王府的下人吗,胆敢以下犯上口出狂言,你可知道该当何罪!”

15-本妃定不会亏待你们

苏琦白认出她就是昨日被李睿使去传膳食的丫头,见她这么为自己动手,明白了今天的事看起来李睿在袖手旁观,其实却是给她机会立威。

想明白之后苏琦白也不再束手束脚,拿出王妃的架势来问道:“这个人叫什么名字,在府中是什么身份?”

另一个跟着来的侍女站出来解释到:“回王妃,这个人叫欧杵,是周姐姐的丈夫,周姐姐过去是王爷的大丫鬟,半年前被指婚给他了。”

她这话一说完,被压在地上的欧杵就剧烈挣扎起来:“听到没有!我夫人是王爷身边得宠的红人,敢得罪我,我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苏琦白冷冷地看着欧杵:“让我吃不了兜着走?”会被指给下人的大丫鬟?

就算是普通大户人家的大丫鬟,到了适婚的年纪也会被清清白白的人家求走去做正室,那个姓周的若是当真得宠怎么会嫁给一个下人?想必是犯了什么错被找个由头丢开了的。

苏琦白思索过后,对那个回答她的侍女说:“去把那个王爷身边的红人找上来。”

周意之前跟在李睿身边的时候名字叫做浮柳,当真是拂柳的佳人,生出了不该有的心思妄想爬上李睿的床,后来被李睿发现找了个理由丢开。

从高高在上的大丫鬟一朝变成一个下人的妻子,周意要做的事比以前粗重了很多,量也比过去多出不知多少,偏偏丈夫是个蠢货,所以经常被她打骂,久而久之欧杵就认定自己这个厉害的妻子是王爷身边的红人,想尽方法赚钱供着妻子。

渐渐地做的事情就过分了,他也是幸运,直到今天才被苏琦白看到。

等周意到了账房的时候,就看见浩浩荡荡一大群人,走近一看,竟然看见自己的丈夫被打得躺在地上,顿时大惊失色。上前去想拉起欧杵却被拦下。

“你竟敢在王府之中公然打人,若是被王爷知道了,定会治你得罪!”周意怒视着踩着欧杵脑袋的侍女,她认得那个侍女,过去她在李睿身边的时候这个人就在了,虽然没有过交谈也不知道名字,但她知道王爷也很重用她。

现在自己再没有了飞上枝头的可能,再见过去同在王爷身边当差的人周意只觉得气愤,又见对方这样高高在上地踩着自己的丈夫,哪怕平日里再觉得欧杵没用他也是自己的丈夫,这么不气愤!

苏琦白见识到了周意,心中觉得这夫妻二人一样的奇葩,冷漠地开口:“当真是情真意切,本妃站在这里这么久,你竟然眼中只有你的丈夫吗?”不说行礼,就连眼神都没有看她。

周意这才发现自家王妃在这里,却又想起了自己过去的想法,只觉不甘,不情不愿的跪下:“奴婢周意见过王妃,我家夫君若有什么得罪王妃,请王妃看在奴婢多年伺候王爷的份上高抬贵手。”

到现在还敢把李睿抬出来说话,苏琦白彻底被激怒了:“高抬贵手?欧杵在账房当差,做假账,被本妃发现之后口出恶言,甚至胆敢冲撞本妃对本妃的婢女动手,这里面的每一项拿出来,都足够让他死一次了!”

周意只哭哭啼啼,口口声声提起这件在李睿身边的功劳苦劳。

“宗伯。”苏琦白高声叫道:“这二人根本没有将本妃放在眼里,你将他们压下去重重的罚,若是看在王爷的份上不敢动手,那么等王爷责罚的时候将本妃供出去就是了!”

宗伯领命将周意和欧杵压了下去,两人的呼叫声远去了之后,苏琦白转身看向那两个婢女,开口问她们:“你二人很得我心,都会武功吗?”

那两人一人穿着红衣一人身着绿衣,闻言一同跪下回话到:“回王妃的话,我们都会武功。”

“很好,那以后你们就跟在我的身边如何?”虽然她大可以自己去跟李睿讲,但却还是想听听这两个人的心意。得到两人肯定的回答之后,苏琦白满意地笑了,分别给两人赐了新的名字。

两人叩首说道:“奴婢红月,绿竹见过王妃!”

苏琦白收了两个会武的侍女十分开心,重新开口:“从今天开始,春柳你负责这个院子的大小事务,红月和绿竹从旁协助,你们三人日后很好相处,本妃不会亏待你们。”

春柳大大方方地应了,她自小跟子啊苏琦白身边在苏家长大,耳濡目染之下管家的能力也是不弱,很有信心。

敲打了一番下人们之后,苏琦白一心在府中看着账本,三两日就理清了凌乱的账本数目,收拾了好几个蛀虫,很快就将府中上上下下安排的井井有条。

“是奴才当日有眼不识泰山,王妃的才能当真非凡,若是男子当有一番成就。”

李睿听着宗伯一边汇报一边对苏琦白赞不绝口,想到自己暗中为太子大哥打理得产业,思索许久之后发现实在是惨不忍睹,几乎都变成了负累了,他之前与苏琦白聊天的时候就知道对方在经商方面比自己好得多。

现在竟发现自己的这个小妻子不仅是有经商之才,简直就是一个天才!

想了很久之后,李睿犹犹豫豫地对宗伯开口:“宗伯,你说,我如果把那些产业交给王妃……会怎么样?”

宗伯是李睿的心腹,自然也知道李睿暗地里在做什么,那些产业都上不了明面上所以只能由李睿自己打理,偏偏李睿从小就学什么都快就是对经商这方面毫无天赋。

想着那位的大事现在用钱的地方越来越多,齐王的这些产业不仅没有帮助到那位还快成为负累了,宗伯不忍直视地点点头:“这样的话,想必确实会比现在好得多。”

宗伯毫不留情的话让李睿有点窘迫,但他也知道自己真的没有经商天赋,要想真的在这方面帮到太子大哥,看来还真的需要苏琦白的帮忙,况且现在苏琦白已经嫁给他了,就算现在还瞒着她,日后也是要坦诚相见的,倒不如直接让苏琦白的才能有用武之地。

想好之后李瑞决定逐步让苏琦白接触那些产业,跟宗伯商量着该用什么方法说明理由对苏琦白说,殊不知加入他们,成为他们之中一员正是苏琦白想做的事情。

小说《闲散王妃经商记》 第14章 昨日才新婚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
男神频道
女神频道

更多标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