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周晓东阅读
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可盼旭日照长冬
可盼旭日照长冬

可盼旭日照长冬

分类: 古代言情

更新时间:2021-09-28 15:18:46

作者:觅双

来源:追书云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可盼旭日照长冬目录试看

全部章节

可盼旭日照长冬介绍

周晓东阅读提供最近非常火的《可盼旭日照长冬》阅读地址,喜欢看古代言情这类的小伙伴不容错过。屋内燃了催情香,她在姜旭此前喝的酒里又添了些其他东西,顾长冬有把握,她定然能有一个孩子锁住他。她压根儿就没有身孕,不过是她想凭此阻止姜旭与书娆成亲。可最后,她的所作所为,却撼动不了书娆在他心底的位置。终究,蒲苇如丝韧,磐石却转移。姜旭只觉体内燃起一股热流,窜遍了四肢百骸,急于寻求一个突破口。一双冰凉玉手替他挑开了衣物,两相轻触,下腹冲动愈发明显。

书友点评:

《可盼旭日照长冬》是由觅双编写的激情洋溢悬念丛生令人心醉神迷的精彩小说,文笔很好,情节也不错,但是对于感情部分描写太过小白,作者感情经历应该不多对于女性心理描写太过主观。

章节试看:

可盼旭日照长冬第4章试读

“就凭,我已怀有你的骨肉。”

------------------

姜旭显然愣怔了下,旋即大笑着过来,抬起她的下颚,迫使两人对视。

“孤的骨肉?”他道,“你在大司马府中住了两月,如今却来告诉孤,你怀了孤的骨肉?”

顾长冬拉着他的手,放在了自己的小腹上,“姜旭,等孩子生下来,一切自有定论。”

她眼中笃定自信,然而,只要姜旭肯认真感受,就能察觉她颤栗的身躯。

半晌,殿内寂寂无言。

指尖轻颤,姜旭骤然拂袖收手。

他厌恶地推开了她,道:“生下来?顾长冬,你莫不是以为孤会留一个不明不白的孽种?”

姜旭扬声唤人下去为她备下堕胎药,旋即寻来粗绳捆住了顾长冬。

顾长冬身上结了绳索,四肢动弹不得,她勉力挣扎了几下,却发现姜旭困得结实。

“姜旭,你着急打掉这个孩子,是不是在害怕?”

害怕孩子不是他的,他就得承认顾长冬与顾准有染。

害怕孩子是他的,而他就无法摆脱她。

不摆脱她,他会拖累她一辈子。

姜旭冷笑,“顾长冬,该害怕的人是你,给皇家蒙羞,是要牵连九族的。”

宫人将药递了上来,浓黑药汁尚且冒着热气,水雾蒙住了顾长冬的眼睛。

姜旭眸色一沉,掐着她的脸,低喝:“顾长冬,张嘴!”

她牙关紧咬,双颊被他捏得生疼,惹得泪水直涌上来。

下嘴唇被她生生咬出了几个血洞出来,姜旭却丝毫没有怜惜之心。

他松了手,在顾长冬微松了口气之时,却骤然一掌落下——

“啪——”

一声脆响乍起,顾长冬嘴里泛起一股甜猩酸涩,双唇微动,吐出的血沫中,竟藏了一颗洁白牙齿。

他下了狠手!

姜旭拿药的手微颤,碗一失衡,顷刻间,药汁便洒落在了他的手心。

有些烫得厉害!

不由分说地钳住了顾长冬,姜旭将药冲她嘴里灌了下去。

热汁儿穿过喉管,炽痛从黏膜传至四肢百骸。

顾长冬嘴里发出咕咕咽声,及至姜旭松了手,方才忍不住俯身作呕。

姜旭命人给她松了绑,顾长冬想将那些东西呕出,便双指入喉,努力抠着喉眼深处,逼得自己泪眼涟涟,胃酸直涌。

皇后派的人赶来时,顾长冬连忙求助:“太医,替本宫请太医来。”

孩子保住了,皇后要顾长冬在长乐宫中养胎,顾长冬却执意要回东宫。

她说:“妾身是太子的人,太子便是要妾身性命,妾身也要回东宫。”

不回东宫,她这个孩子,怎么会有机会出生?

顾长冬回东宫的当天,是姜旭迎书娆的日子。

姜旭用了太子妃的规格大礼,余翟花钗,凤冠霞帔,在东宫内给了书娆一个名分。

落在顾长冬的眼中,刺目得很。

可她没多说什么,只是视线触及姜旭暖人心田的笑容时,心蓦地抽疼了一下。

曾经那抹温暖她的光明,终究还是渐渐暗淡。

姜旭站在垂花门前,目光四下游移,捕捉到顾长冬的背影时,稍一顿,旋即吩咐着:“今夜看好太子妃,莫要让她出来惹事。”

金乌西沉,夜幕渐渐笼上大地,东宫内一派欢庆,鼓乐不绝。

可盼旭日照长冬第5章试读

“殿下,太子妃去了新房。”

闻言,姜旭大步冲向了明玉阁。

明玉阁内无人,他推了门进去,嫁衣如火的新娘子端坐在床前,双手交叠,手指微屈,不安使得身子稍显僵硬。

一切陈设,和三年前他娶她时一样。

环视一圈,并无顾长冬的身影。

姜旭正要离去,身后却传来一道熟悉嗓音。

“殿下,不想要新嫁娘了么?”

他回头,就见顾长冬扯下凤穿牡丹的红盖头,眼也不眨地盯着他。

一道疾风掠影,姜旭已然扣住了她的细长脖颈,“书娆在哪里?”

他在紧张另一个女人。

姜旭手指缓缓收紧,眼底浮出冷肃光芒,似要将其碾碎一般的恨意。

顾长冬一笑,凭借姜旭予她的一点儿微薄空气呼吸着,她勉力道:“殿下忘了,妾身小字,便是书……呃……”

“娆”字未曾吐出,姜旭已然甩开了她。

顾长冬剧烈咳了几声,而后拦身截住了姜旭欲走的脚步。

屋内燃了催情香,她在姜旭此前喝的酒里又添了些其他东西,顾长冬有把握,她定然能有一个孩子锁住他。

她压根儿就没有身孕,不过是她想凭此阻止姜旭与书娆成亲。

可最后,她的所作所为,却撼动不了书娆在他心底的位置。

终究,蒲苇如丝韧,磐石却转移。

姜旭只觉体内燃起一股热流,窜遍了四肢百骸,急于寻求一个突破口。

一双冰凉玉手替他挑开了衣物,两相轻触,下腹冲动愈发明显。

情迷之时,顾长冬听到他说:“顾长冬,你同你母亲一样,心狠手辣。”

顾长冬犹如被人当头浇了一盆冷水。

她的母亲……

“姜旭,你可别忘了,我的母亲,也是你的母亲。”

三年前,所有人都在反对着二人亲事,却不想,因她后背胎记,让皇后认出了她。

顾长冬,竟是曾经皇后入宫前与他人所生。

他们的爱意,有违纲常。

闻言,姜旭掐着她的手稍顿,咬牙切齿道:“闭嘴!”

他还记得,顾长冬对他说:“阿旭,他们都说你我成亲有悖常理,可我偏偏要证明给他们看,我们发乎情,止乎礼。”

只是说这话的人,如今却屡次对他用药。

……

翌日清晨,顾长冬让人将床底下的书娆拉了出来。

“你要记得,我顾长冬一日未死,这太子妃的位置,便容不得你肖想。”

姜旭刚到门外,听到的便是顾长冬发了狠的话语。

她要的,只是太子妃的位置。

他推开了她,将书娆身上绳索解开,任书娆倒在自己怀里痛哭起来。

“顾长冬,这东宫,还容不得你放肆!”

戕害妃嫔,这条罪名,死死钉在了顾长冬的身上。

时值盛夏,骄阳毒辣,顾长冬跪在东宫门外,手握狼毫,苍白着一张脸抄写佛经。

姜旭命人看住了她,他道:“佛经能洗涤罪孽,顾长冬,什么时候,你的罪孽洗干净了,你再起来。”

可她有什么罪呢?

不过是他终于厌烦了她,要赶她走,而她死皮赖脸,不择手段地想要留下罢了。

皇后听闻了姜旭所为,气得柳眉倒竖,顾不得头风发作,带着一行人便赶了过来。

“如今太子妃身怀有孕,谁人敢如此大胆,竟敢藐视皇嗣?”

姜旭偕了书娆而来,“是孤,太子妃顾氏欺君罔上,戕害后妃,母后以为,儿臣可是罚得重了?”

皇后大愕,“欺君?”

她转向顾长冬,低声一问:“太子所言,可是当真?”

完本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
男神频道
女神频道

更多标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