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周晓东阅读
当前位置: 首页 > 穿越重生 > 娇宠令
娇宠令

娇宠令

分类: 穿越重生

更新时间:2021-04-08 11:10:31

作者:蘅一

来源:追书云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娇宠令目录试看

全部章节

娇宠令介绍

作者蘅一的小说《娇宠令》主要讲的是:对于自己真正的来历,兰漪自然不肯以实情相告,她想着反正她这个陆湛即使要派人查,也是查不到的,所以面不改色的撒谎,“顾侍卫知道的,我以前不喜与人接近,常年呆在府中,没事儿的时候就喜欢研读一些医书,这些年来,终有所得。”顾飞闻言眉头微微一挑,“这种医治手法,也是兰小姐从医书上学来的?”兰漪点头,“不错,方法是有一些令人惊骇,不过好在有用,这倒是让人欢喜。”

书友点评:

《娇宠令》这本小说的内容很感人,这是什么样的爱呀!太沉重啦,我真的替他们难过,虐心。

章节试看:

回到竹林村

对于此刻说的,顾飞似乎并不怎么上心,默了默,他问了一句,“兰小姐是何时习的医术?”

之前听他家公子说,兰漪要给石夫人治咳疾时,顾飞是真的以为就像兰漪说的那样,她恰好知道治疗咳疾的偏方而已,可是如今看来,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他此番受了这么重的伤,连顾飞都一度以为自己救不回来时,没想到兰漪竟然保住了他一条命,他觉得宫里的首席太医都不一定办得到。

传言成国公府的小姐性子孤僻,不喜与人相交,可是从他们这些日的相处情况看来,兰漪似乎与传言完全不同。

所以,她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对于自己真正的来历,兰漪自然不肯以实情相告,她想着反正她这个陆湛即使要派人查,也是查不到的,所以面不改色的撒谎,“顾侍卫知道的,我以前不喜与人接近,常年呆在府中,没事儿的时候就喜欢研读一些医书,这些年来,终有所得。”

顾飞闻言眉头微微一挑,“这种医治手法,也是兰小姐从医书上学来的?”

兰漪点头,“不错,方法是有一些令人惊骇,不过好在有用,这倒是让人欢喜。”

顾飞微微一笑,不再多说什么。

兰漪看他的神情,知道他并不全信,但是她觉得无所谓,就像她刚刚想的那般,即便陆湛和顾飞对自己有疑心,可是他们查不到,毕竟穿越重生之说,的确过于荒唐了些,她也不知道该说自己幸运还是倒霉,竟然遇到了这种奇遇。

……

在确定顾飞身体稳定,伤口没有恶化的情况下,陆湛派人将兰漪送回了石林村。

之前遭遇刺杀,兰漪只是让孙玄泽派人传了个消息过去,自己好几天没有回去了,里面的人肯定担心自己,所以兰漪决定自己回去看看。

她一进去,石先生和石夫人便特别关切的问自己,“丫头,是不是遇到什么难事儿了?你去江镇都去了好几天。”

兰漪自然不能告知实情,害怕吓到那二老,只是道:“石爷爷,石奶奶,你们放心,就是遇到了一些小事情,陆湛过来,已经处理好了。”

听到陆湛,石先生和石夫人松了一口气,前者道:“处理好了便好,你石奶奶这几日可担心你得很。”

兰漪说,“让大家担心,是我的不是了。”

“你没事儿就好。”有人立马回道。

兰漪莞尔一笑,将买的甘草拿了出来,“对了,石奶奶,这是给你买的药,我一会儿便将其加在你这些日喝的药里。”

当然了,兰漪此刻拿出的这些甘草,并不是最开始她在雀合医馆买的那些,因为遭遇刺杀,那些药材早就被雨淋湿了,也没能带走,她今天拿回来的,是陆湛派人去弄的,至于在哪里弄的,她便不得知了。

石夫人一脸慈祥的看着兰漪,“都听你的,这些日,我吃了你开的药,觉得喉咙好受多了。”

“石奶奶觉得有效果便好,只要坚持下去,我一定能治好石奶奶的咳疾。”

兰漪在屋子里和二老说着话,不多时,有一个年轻的妇人端着一个托盘走了进来,“兰小姐,这是厨房刚熬好的白粥,你先喝一点儿垫一下肚子。”

兰漪抬眸看过去,发现这新妇看着眼生得很,她可以确定,自己之前没有见过她。

她打量片刻,突然想起了什么,开口道:“你就是婶子的儿媳妇吧,长得真漂亮。”

那新妇闻言脸上划过一抹娇羞,“兰小姐说笑了,粥我给你放在这儿,我去厨房帮忙了。”

兰漪笑着说谢,那新妇将东西放好后,转身走了出去。

兰漪将粥喝了后,又和石夫人说了一会儿话,便去了她之前住的那间屋子,里面还有些自己的东西,现在人家回来了,她自然要将东西拿出来。

可是兰漪没有想到,房间里还是和之前一样的摆设,就连被子都是之前她叠的模样,没被人动过,很显然,这两天这里并没有人睡。

这让她有些过意不去,这毕竟是人家的婚房,她住进来就已经有些不合理了,现在人家回来,都还把房间给自己留着。

好在她带来的东西并不多,兰漪很快将其收拾好,打算换个房间,没想到刚走出去,就遇到了那位婶子。

她看着兰漪,不由得问道:“兰小姐,你这是要做什么?”

兰漪说,“婶婶,现在你的儿子和你的儿媳妇都回来了,我就不住他们的婚房了,你另外给我安排一个房间,随便一个就好,我没那么多讲究的。”

那婶子堵在兰漪前面,直摆手,“没事儿没事儿,你就住在这里,二牛和燕燕有另外的房间住。”

“婶婶,真的不用……”

“兰小姐,你就别客气了,这里就是特意给你留的,你尽管放心住下。”婶子特别热情,就差上手把兰漪给推回去了。

二人这边说着,婶子的儿媳妇燕燕也走了过来,她婆婆刚才说的话她听到了些,明白了怎么回事,此刻笑道:“是啊,兰小姐,我婆婆说得是,你尽管住下便是,我和二牛有房间住的。”

兰漪闻言还是觉得不妥,刚想说什么,被燕燕给抢先了一步,“况且我们过两天就要走了。”

“要走?”兰漪有些疑惑,“你们不是才回来两日吗?怎么又要走了?”

那婶子和燕燕也没当兰漪是外人,直接便说了出来,“当初石家和燕燕娘家结亲前便已经商定好了,二牛娶了燕燕后,要出去做些生意挣钱,燕燕的娘家不希望二牛一辈子都呆在石林村里面种田耕地。”

兰漪颇为惊讶,她倒是不曾想到这中间还有这么个说法,只是但凡涉及到做生意,得有一些门路才行,不然很容易吃亏的,她便问了一句,“那有路子了吗?”

燕燕摇头,“暂时还没有想好,不过我们商量着去跟我表哥表嫂一起开个小作坊,卖豆腐什么的……”

试探

兰漪是觉得,燕燕和二牛新婚燕尔的,她一个人霸占着人家的婚房很不合适,可是她最后还是没有争得过那婆媳二人,所以又把东西抱了回去。

只是她突然想起一个事情,二牛和燕燕要出门做生意,陆湛那儿人脉肯定广,说不定他可以帮他们安排一下,反正那人一心惦记着人家这块儿地,这事儿对于他来说毫不费力,何不做一个顺水人情?

兰漪越琢磨越对,连忙写了一封信,言简意赅的提了一下这件事情,让暗卫送去给陆湛。

两日后,陆湛便过来了。

可见,他对石林村这块儿地是真的上心得很。

此番陆湛过来,带了好些东西,有给石先生和石夫人的补品,也有给小孩儿吃的一些小玩意儿。

兰漪看着陆湛这亲近人的模样,总觉得是在做梦一般,不大真实。

一番客套后,陆湛才和兰漪回了房间,前者坐下,径直开口,“你信上所提之事,石先生是何态度?”

兰漪摇头,“还不知,我也只是听婶婶和燕燕提了一下。”

陆湛右手轻轻扣着桌子,默了默,才道:“我想安排他们去瀛洲。”

“瀛洲?”

陆湛颔首,“我外祖父家在那儿,

“所以,你是想先把二牛和燕燕安排过去,让他们在那边定居,随后将石先生等人给接过去?”

陆湛闻言弯了弯嘴角,“看来你还挺上道的。”

“啊?”或许是习惯了陆湛对自己冷言冷语,此刻他突然来了这么一句,反而让兰漪觉得不大习惯,不知道该怎么接。

好一会儿后,她才回道:“只是石先生是个念旧之人,以他的性格,此事儿怕是也不大好办,不然他也不会固步自封,守着这块儿地方不肯挪。”

陆湛轻嗤一声,“这念旧,不同情境也有不同的说法,就比如你此刻说的,石先生守着这块儿地方不肯挪是因为念旧,这是往好听了说,往不好听的说,那便是胆小,懦弱,石家人为何会几代人守在这里?那还不是怕出去混不下去?石林村安静,他们在这里自给自足过着小日子,一旦出去,便会为生计奔波劳累,而如今石先生的孙子和孙媳既然要迈出这一步,那我便可以帮他们牵线搭桥,一旦那二人能够在某个地方站住脚,我不信石先生还依旧坚守着他那一套说法,就算他可以,还有其余人呢?一对年轻人都可以出去将生意做得火热?其余人怎么会不眼馋?要知道,人心最是贪婪。”

兰漪不得不承认,陆湛说得很对,石家人一直在这个地方不肯搬走,有一半的原因是因为懦弱胆小,没有人给他们开先例,只要二牛和燕燕在外边做出成绩了,其余人一定会眼红,毕竟很少有人能够拒绝更高层次的生活。

默了默,她道:“既然如此,那我有时间便探探他们的口风。”

陆湛点头,很快又问到了石夫人的病情。

兰漪说,“有所好转,虽然依旧在咳嗽,但据石夫人所说,她如今咳起来喉咙没有之前那么疼了,而且我又看过她的嗓子,没有刚开始红,看来炎症消了不少,这样下去,治好石夫人的咳疾指日可待。”

“你有把握便行,需要什么药材,让临川去买。”

临川是暗卫的统领,和顾飞算是平级,他主要负责处理京城外的事情,此番兰漪出事儿,他被陆湛亲派,带了一批暗卫过来。

为了以防万一,如今石林村附近守着好些暗卫。

陆湛这次过来,似乎并不打算离开,用了晚膳后,他还去和石先生谈了会儿话。

只是陆湛回来,兰漪必须要面临的一个问题是,她又要和那人住在一间屋子里,有了前车之鉴,她是万万不敢打地铺的。

所以她就坐在凳子上,看陆湛是什么表示。

兰漪本以为,经过了上一次她和陆湛在这里不欢而散的情况后,陆湛这一次肯定会趁机揶揄挖苦她的,却没有想到那人什么都没有说,神色如常的脱了外袍和靴子,便躺上去了。

兰漪见状松了一口气,也不再矫情,麻利的脱了鞋子,和衣躺了上去。

“顾飞那儿怎么样了?”好一会儿后,兰漪才出声问道。

陆湛话音淡淡,“恢复得不错。”

“你何时送他回京?”

“等你把线给他拆了再说。”

兰漪点点头,“如此甚好,毕竟这边的事情不知道要多久才能落实,若是先让顾飞回京,到时候我又在这边,有些麻烦。”

“哦?”陆湛原本是平躺,此刻闻言侧了身子,正对兰漪,“你的意思是京城里除了你,便没有人可以拆那线了?”

陆湛的话音听着很平常,但是兰漪还是第一时间便嗅到了一丝试探的味道,她敛了敛神色,回道:“京城里自然有很多厉害的大夫,更有资历深厚的宫廷御医,只是那法子很偏,毕竟针线是缝在人身上,缝纫和拆线时都需要技巧,我怕不熟悉的人驾驭不住。”

“你都说了,那法子很偏,既是如此,你是从何处习得?还用得这么顺手?”

兰漪就知道,一定是顾飞给陆湛说了什么,让他怀疑了,毕竟那天自己给顾飞医治的手法,在古代人眼里,看起来确实有些惊骇。

不过陆湛怀疑归怀疑,但是他没有证据,所以兰漪依旧是那一套说辞,“我平时极少出府,不喜与人往来,但是对医书很感兴趣,闲时便会研读,那些方子,都是从上面看来的。”

兰漪平躺着,明明陆湛什么都没有做,但是她总觉得有一股压迫感,她表面上努力做到不动声色,但是被子下的手却攥了起来。

陆湛看着兰漪,身子又往她那边靠了一下,“包括你说的能治疗石夫人咳疾的那个方子,也是你在医书上看来的?”

兰漪知道陆湛是个人精,所以毫不犹豫的便点了下头,十分肯定的回了一个“是”字。

陆湛见状凤目微微眯了一下,一手缓缓的抬了起来,带着一股颇为强劲的掌风……

小说《娇宠令》 第16章 回到竹林村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
男神频道
女神频道

更多标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