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周晓东阅读
当前位置: 首页 > 职场官场 > 罪恶调查局
罪恶调查局

罪恶调查局

分类: 职场官场

更新时间:2021-02-03 14:01:45

作者:骁骑校

来源:追书云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罪恶调查局目录试看

全部章节

罪恶调查局介绍

最新小说《罪恶调查局》是骁骑校的书,主要内容为:老混混看到床头橱上的纸条,轻轻走过去,拿起来看了一遍,慢慢露出欣慰的笑。摸摸血肿的嘴唇,好像也不那么疼了。他又看着旁边那瓶矿泉水,点点头。他蹲下身,帮小文脱下鞋子,然后捡起毛巾被,重新帮她盖好。然后里里外外检查了一遍,没发现什么异常。洗了把脸,到厨房拿出一瓶冰镇矿泉水喝了,喝完发现水槽里有吃完未洗的盘子叉子。他马上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摇头一笑,打开水龙头,三两下给洗好,放在碗架上。

书友点评:

作者骁骑校大大写的《罪恶调查局》很棒,超喜欢女主,文章超甜,希望大大继续加油,支持支持!☺☺

章节试看:

罪恶调查局:文艺小清新

车内的空气堪比引爆了一枚催泪弹,卢振宇差点吐了,他说声我靠,直接推开车门,跳下去,大口呼吸新鲜空气。

车上的少女歪着脑袋,露出微笑,咂着嘴,好像在回味“肉糜”的味道。

卢振宇忍不住鄙夷道:“还是个文艺小清新!怪不得一下就被老流氓骗到手了!”

他做了几个深呼吸,平复了下心情,心想,事到如今,只有检查一下女孩的包,看能不能找到线索了。

卢振宇拉过女孩的帆布包,拉开绳索开始翻找。他先倒出一堆小零碎,什么面巾纸、化妆盒、防晒霜、充电宝、太阳镜、发卡、头绳什么的。

最后掉出两样沉甸甸的东西:一只小瓶子,带个喷嘴,上面写着:射流型喷雾!卢振宇看了一眼女孩,把喷雾收进去,小心的放在一边,然后又从帆布包拉链内袋中掏出一只手机、一只长款皮夹子、还有一本驾照。

他翻开驾照先看照片,没错,这回确实是这女孩的。这女孩名叫古文讷,年龄只有十九岁。地址写的是:近江市鼓楼区御井南巷802号纺织宿舍6号楼2单元601。

看到这个地址,卢振宇有点犹豫。纺织宿舍,这明显就是个老旧小区嘛!

不过,驾照上边的地址未必就是现住地址。这没准是她家发迹以前的老房子,也不一定。

但他又看了驾照发证日期,就是去年,那很近嘛。那要不就是她家众多房产之一。鼓楼区属于老城区,那些老小区房子虽然破,但属于高端学区房,还是很值钱的。

卢振宇又检查手机和皮夹子。手机是最新款的苹果,有指纹锁和密码锁打不开,皮夹子内现金倒不多,主要是各种卡。他飞速把这些卡一张张抽出来,再一张张插回去。除了一张招商银行的白金信用卡,就是各种吃喝玩乐的贵宾卡、健身房、瑜伽馆、网球场之类的会员卡,还有一张黑胶唱片店的会员卡。

关键是,这丫头居然还有一张近江德云社的年卡!这令同样身为“钢丝”的卢振宇艳羡不已。

这种有品位的白富美女孩,怎么可能住在“纺织宿舍”那种破地方?

可是翻了个底儿朝天,也没再找到其他带地址的东西。

卢振宇决定就去这个“纺织宿舍”试试看。要不是的话,真得把她送派出所了。

他开着牧马人,感受着这辆3.6升自然吸气大排量四驱越野车的强劲动力,憧憬着有朝一日自己也能开得起这么贵的车,他干代驾有一段时间了,开过各种各样的车,但最爱的还是硬派狂野的JEEP,可是这种越野车价格极贵,办齐要五六十万,按照自己目前的收入水平,不吃不喝也得十年,这还是留在近江发展的情况下,如果回到江北老家那个死气沉沉的城市,这辈子怕是都没希望了。

但是这个女孩不到二十岁就开上了自己的终极梦想,人比人真是气死人,卢振宇扭头看看少女,心道妹子投胎投的真好。

纺织宿舍是建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老旧楼房,小区道路狭窄,绿化带都被居民自发铲平了做停车位,即便如此还是拥挤不堪,到处都停满了私家车,偶尔有没停车的地方,也都装了地锁,或者摆上了废旧坐便器、破自行车、垃圾桶之类的东西,好不容易看到一块没搁东西的空地,地上还恶狠狠地写着“乱停车者全家死绝。”可以想象为了争夺车位,小区里曾经的种种腥风血雨。

前方一个强光手电晃过来,卢振宇用手挡了一下,闪了两下大灯。靠近看到,是个老年保安,戴着红箍,正在用手电照这辆车的车牌。

他降下车窗,很客气地问道:“大叔,请问6号楼在哪边?”

保安大叔打量着他:“这好像是……小文的车啊。”

小文?哦,卢振宇想起来了,这女孩叫古文讷,那就是小文了。看来她还真住这里。而且貌似跟保安大叔还挺熟。

卢振宇点点头:“是啊!小文喝高了,我送她回来的。”

保安大叔用手电往车里照了一下,看到文讷真在车上,显得稍许放心,点点头,又打量了一下卢振宇这一身,狐疑道:“小伙子,你是……?”

卢振宇心说,这些老小区的老年人就是管的宽,人家小年轻半夜跟谁回来,你还瞎打听。但他嘴上还是很有礼貌,笑呵呵地说:“大叔,我是她朋友,晚上一起在酒吧玩来着。那啥……有个老流氓想给小文下迷药,让我发现了,把那老小子揍了一顿……。”

保安大叔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呵呵笑着:“哦,我知道了,你就是那个谁……就是那个……小陆吧?”

卢振宇吓了一大跳:他怎么知道我姓卢?

但是此刻也只能跟着点头,嘿嘿笑着:“呵呵呵……就是我,我姓卢。”

他胸中砰砰跳着,暗道:大叔,我可没骗你啊!

保安大叔笑眯眯的一挥手电:“好,往这边打,小文的车位在这边,你放心,多晚都给她留着!”

卢振宇心想,这女孩人缘好像还不错,身为富二代,跟小区保安大爷都能处得那么好,人家还帮她守着车位。

保安大叔把路边一个空车位上的破自行车搬开,然后指挥卢振宇慢慢的把牧马人倒了进去。

保安大叔很热情,用对讲机又喊了个年轻保安过来,帮卢振宇搭把手,三人把满身酒味的小文抬了下来。

卢振宇看着烂醉如泥的小文,瞅瞅六楼,转脸问保安大叔:“大叔,小文的父母在家吗?”

他的意思是,最好能让她家里人下来弄她,自己好赶紧走。

保安大叔看着他,露出男人都懂的微笑:“他爸妈在紫竹林别墅那边住,这边平时就小文一个人住。”

卢振宇知道紫竹林别墅,在东郊风景区,那是近江逼格最高的奢华社区之一,里面大量的独栋别墅。

他心想,这都什么父母啊!自己住别墅享福,把女儿扔到破小区里蜗居……是亲生的吗?

看这情形,要不把这女孩扛到楼上去,非露馅不可。

唉,所以说多管闲事没好处吧?上次多管闲事差点死掉,这次又多管闲事,还不错,没死,只不过需要半夜扛着个大活人爬六楼而已。

卢振宇心里一边骂,一边钻到车里把小文的帆布包背着,然后出来,把小文驮到背上,准备爬楼。

保安大叔看着小俩口,脸上都笑出了一朵花:“小陆啊,回头拜托你给小文说一声,我孙女的事多谢她了!多亏她帮着补习,这次考得不错,要不然我们还得被老师叫去学校骂!啊!一定要替我谢谢她!啊!明天上家来吃饭!”

卢振宇这时候已经热得满头大汗了,连连点头:“好的好的,没问题,我帮您说!”

保安大叔拍拍他胳膊,笑眯眯的,压低声音:“小文这孩子,真不错,真的!”

卢振宇强忍着辣眼睛的汗水,点点头:“不错!确实不错!……那什么,大叔,我先上去了,没事儿您早点歇着吧!”说完也不再跟他多废话,驮着小文钻进了黑漆漆的单元楼。

这是标准的八十年代老宿舍,扶手都是水泥的,中间还有个方形窟窿,这是当年的苏联设计,为的是打巷战往下扔手榴弹,楼梯拐角处破破烂烂堆满杂物,楼道里连灯都没有,都得摸黑。

哼哧哼哧爬到三楼,爬不动了,卢振宇把小文放在台阶上,自己也坐在台阶上大喘气。

就听见楼下两个保安窃窃私语声,透过楼梯间的砖头花窗传上来:“叔,我听道上朋友说,陆傲天是个有名的花花公子啊,这看着不是挺好的吗?”

罪恶调查局:都市夜归人

卢振宇立刻竖起耳朵听八卦,但是正好有一辆摩托车经过,轰鸣声盖过了老保安的回答,他啥也没听到,从花窗望出去,能看到俩保安打着手电远去的背影。

又歇了两回,卢振宇终于吭哧吭哧把小文背到六楼,摸出钥匙,打开了601房门,一丝淡淡的檀香味悠然袭来,然后第一眼就看到,黑暗中,几米外,有一个幽亮的东西,漂浮着,若明若暗。

卢振宇吓了一跳:我靠,闹鬼?他没顾上细看,先把小文靠墙放下,然后慢慢走过去,发现是个椭圆形的发光球,里面的光不亮,但很神秘,好像星空一样。他摸摸索索的走到跟前,弯腰仔细看,渐渐眼睁得铜铃大,发出一声赞叹:“我……靠……”

这是一个很薄的纱笼灯罩,里面有几十只萤火虫。有的在飞舞,有的趴在纱笼壁上,黑暗中无数点微光闪动着,美极了。卢振宇长这么大也没见过真的萤火虫,现在眼跟前就有这么多,而且是真的,他竟然看出神了,身后所有的事情都忘记了,好像整个人都进入了里面的小世界一样,忽然感到耳旁有蚊子嗡嗡叫,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连门也没关!他赶紧去关门,然后摸索到开关,打开灯。把文讷拖到沙发上,这才一边揉着腰,一边打量着她这间“蜗居”。

没什么装修,磨得光洁的水泥地坪上,摆着几件斑驳古色的榆木圈椅、帆布沙发,还有那种用铁管子和厚松木拼装的、LOFT工业风的书桌和书架。墙角摆着一只痕迹斑驳的旧石槽,里面养着水草,还有两只乌龟,看到有人过来,在里面快速的爬动。沙发上扔着一把吉他,吉他上扔着一条丝袜。墙上挂着一幅唐卡。

到处都摆着绿萝,枝蔓从各种桌子上、架子上、柜子上垂下来。

卧室里,藤艺衣柜,一张铁艺的单人床,藤凉席,凌乱的史努比毛巾被,绒毛哈士奇,还扔着个IPAD,枕头下隐约露出个刀柄,卢振宇拿出来观赏,是把精美的英吉沙小刀。

书房里,一面墙的书架,上面的书堆积如山,什么内容的都有。卢振宇看了一眼,都有种晕菜的感觉。书桌很大,摆满了各种零碎:笔记本计算机、凌乱的书、茶盘、盖碗、香炉、和服人偶、空调遥控器、一包瓜子、半袋薯片,还有半瓶小黑方。

香炉旁边摆着一排玻璃小瓶,里面装着粉末,贴纸上写着:檀香、沉香、崖柏、尼木、古格、敏珠梅芭……

书柜顶上,搁着个乐器盒子,看形状象是小提琴之类的,落满了灰。墙角靠着个也不知是古筝还是古琴的,用绸子盖着,上面也是一层灰。看样子也是有日子没摸过了。也就是客厅那把吉他比较光鲜,貌似常玩的样子。

“啧啧啧,”巡视完文讷的领地,卢振宇摇摇头,“这日子过的,也是没人管没人问,跟神仙一样……什么都玩,连萤火虫也玩。”

他把文讷架到卧室,放在床上。根据上次教训,这次连鞋也没敢帮她脱,总之要尽量保持她的衣物原样。

然后帮她打开空调,调到27度。想了一下,又调到28度,拉过毛巾被给她盖上。

卢振宇回到客厅,看一眼钟,已经快一点了。事情办完,整个人都松了口气。一股疲惫突然袭来,而且又渴又饿。

他来到厨房,拉开冰箱,开了一罐汤力水,一口气灌了半罐。看到冰箱里还有半块海鲜饼,也端了出来,就着汤力水,狼吞虎咽下肚。

吃完用抽纸擦擦嘴,环视了一下厨房——基本上一尘不染,崭新的全套双立人锅具、刀具挂在架子上。除了半箱特仑苏、几个柠檬之外,看不到开火的痕迹。

“至少目前看来只有她一个人的痕迹,”卢振宇心想,“起码没跟那个陆傲天同居。要不然好白菜真的都让猪拱完了。”这样想着,心里舒服了点,你想啊,叫傲天的能是什么好货色。

他把吃完的盘子和叉子扔进水槽,说句“让这妮子自己刷”,然后来到书房,找了纸笔,想了想,把今晚发生的事简单写了下来。

写完看了一遍,觉得大致能看明白前因后果,这才拿着这张纸,放在文讷床头柜上。然后又从冰箱里拿了一瓶矿泉水,也放在床头柜上。

做完了这一切,卢振宇搓了搓手,觉得差不多可以走了。他犹豫了一下,又忍不住来到卧室,慢慢蹲下,端详著文讷。

文讷依旧脸蛋红红的,嘴角带着微笑,睡得很安详。

女孩很美丽,但不是那种网红脸,而是一张偏欧式的脸盘,浓黑的双眉,轮廓精致的鼻梁,线条分明的嘴唇,长长的睫毛……似乎有一种混血美,好像某位中东王室的王妃一样。

不,不是王妃,是公主。是一千零一夜里的某位公主。

关上灯,退了出来,把牧马人车钥匙、房门钥匙都放在茶几上,蹑手蹑脚退出了文讷的家,从外面带上防盗门,快步下楼。

……

卢振宇前脚刚溜出社区,后脚就有一辆出租车亮着大灯开了进来。车门推开,歪歪斜斜下来一个瘦子,满身酒气,捂着脸,叼着烟,正是被卢振宇胖揍了一顿的老色鬼。

老色鬼付了车钱,把烟屁股一摔,看了看手机,然后奔旁边的一辆红色牧马人过去,先围着看了一圈,然后又趴着车窗,用手机照着往里看。

然后跑进单元门,三步并两步蹿上六楼,先趴在门口听了听,没动静,然后掏出钥匙,打开门。

老色鬼没开灯,而是熟门熟路直奔卧室,趴门上听了一下,突然推开门,里面漆黑,空调凉气扑面而来。

他打开灯,随后松了一口气。

小文独自四仰八叉躺在床上,睡得正死。还是那身衣服,连鞋也没脱。毛巾被早被她蹬到地上去了。

老混混看到床头橱上的纸条,轻轻走过去,拿起来看了一遍,慢慢露出欣慰的笑。摸摸血肿的嘴唇,好像也不那么疼了。

他又看着旁边那瓶矿泉水,点点头。

他蹲下身,帮小文脱下鞋子,然后捡起毛巾被,重新帮她盖好。然后里里外外检查了一遍,没发现什么异常。

洗了把脸,到厨房拿出一瓶冰镇矿泉水喝了,喝完发现水槽里有吃完未洗的盘子叉子。他马上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摇头一笑,打开水龙头,三两下给洗好,放在碗架上。

然后又检查了一遍门窗都关好了,到卧室把空调调成“睡眠模式”,然后轻轻关上灯,带上门,下楼出社区,找了家快捷宾馆住下。

……

卢振宇在深夜的城市街道上快步走着,他没拿文讷钱夹里的钞票,现在依然是身无分文,没钱打车,只能看着一辆辆空载的出租车从身边经过。

纺织宿舍和江东造船厂宿舍都属于老城区,但分别位于城市的东西两侧,所以这段路够他走的,路灯下是郁郁葱葱的法国梧桐行道树和空荡荡的马路,卢振宇走的兴起,幻想着有朝一日能看着属于自己的牧马人行驶在深夜的大街上,想着想着,忍不住大喊道:“努力!奋斗!”

一辆市政洒水车经过,水雾覆盖空旷的路面,单调的提醒路人的电子合成音乐似乎在为他的豪言壮语伴奏。

凌晨三点,卢振宇终于走回了自己的出租屋,从门框上摸出暗藏的钥匙,这是他和室友的默契,谁丢了钥匙就用这个备份的,打开门,悄悄摸进屋,生怕惊醒室友,不过已经没这个必要了,合租室友的卧室门开着,东西都搬走了,他的室友是去年毕业的学长,一直没找到合适的工作,上个月考了家乡城市的公务员,早就说要搬家,本来说要给他践行的,没想到还是错过了。

再看自己那间屋,门也开着,家当被人翻得七零八落,书桌的每一个抽屉都是打开的,桌上空荡荡的,笔记本被人拿走了,只剩下孤零零的鼠标。

鼠标下压着一张纸,是室友学长写给自己的留言,上面草草写着几行字:

警察找你,社会上的人也在找你,好像你惹得麻烦不小,你要注意人身安全,不行就回老家发展吧,省城不适合我们。

卢振宇静静地坐了一会,到现在他才开始深深地后怕,自己在鬼门关上走了个来回,一条鲜活的人命差点就没了,父母从此不再有这个养了二十二年的儿子,自己也将成为这一届毕业生中最早离世的一个。

但是对凶手来说,这不过是个恶作剧而已,不用承担任何责任,自己想报仇都没门,报案没证据,你说自己差点被害死,可是身上一点伤也没有,警察凭什么信你,再说了,以恶少的家世背景,自己一个没根基的外地人根本没资本和人家斗。

他又联想起大学四年生涯,觉得人生失败透顶,没入党,没当过学生会干部,大一大二就知道疯玩,到了大三想开窍了,好不容易谈了个女朋友没多久就被人撬走了,好不容易毕了业,顶着家里的压力找了份省城的工作,又遇到这些破事,把个命几乎丢掉。

元朗广告公司那边,他也并不指望什么,沉冤得雪,美女青睐,这只存在于YY小说中,薇薇安能有点良心撤销报警,自己就谢天谢地了。

深深的沮丧和挫败感充斥着他的内心,学长说的对,省城不适合我们。

他的家当不多,大量的书籍在毕业前夕就当废纸卖了,只有简易衣柜里的几件当季衣服和书桌里一些小零碎,他从书架上拿下一本C++语言的书,取出里面夹着的两张百元纸币,这是他的秘密储备,专门应付不时之需,今天终于派上用场了。

凌晨五点,卢振宇背着双肩包坐在近江火车西站的候车室里,等待着回家的列车。

与此同时,市区一栋高级公寓内,薇薇辗转反侧,这几天她一直失眠,闭上眼睛就浮现出卢振宇的样貌,这让她痛苦懊悔,备受煎熬。

小说《罪恶调查局》 第9章 文艺小清新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
男神频道
女神频道

更多标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