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周晓东阅读
当前位置: 首页 > 仙侠武侠 > 荆棘花
荆棘花

荆棘花

分类: 仙侠武侠

更新时间:2021-02-02 15:20:12

作者:怪味腰果

来源:追书云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荆棘花目录试看

全部章节

荆棘花介绍

最新小说《荆棘花》是怪味腰果的书,主要内容为:苏岑仿佛感觉不到他的怒意,她眼底的笑意更深了。“王爷看起来,很不满嗳?”可怎么办,看到他难过的样子,她就觉得格外的舒心,这样的心情,多久没感觉过了呢?三年?或者四年……还是从她当年一步步踩着满地的碎瓷片,光脚走进王府的那一刻?更或者,是他第一次亲手把她送到别人床榻的时候?可无论是哪一种,如今的墨修渊有多痛,她就有多解恨!仿佛还嫌不够,她一步步朝着墨修渊走去,莹白的足踝晶莹剔透,仿佛上好的琉璃石,一步又一步,一身的大红色,青丝垂肩,像极了一身的红嫁衣。

书友点评:

《荆棘花》这本书真的不错,真的很感人,情节起伏不定,牵动着我的心

章节试看:

难伺候的公主

这昭华郡主,恐怕不是一个简简单单的角色,外界传闻,恐怕有误。

也是了,能闯得过百鬼竹林,这样的人,又简单到哪里去?

苏岑仿佛闻不到空气里弥漫的血腥味,懒洋洋地站在那里,冰冷细白的手指抚过重新回到她身边的金蛇,指尖掠过它嘴边的血渍,淡漠地抹去,惹来金蛇吐出蛇信儿,舔舐她的指腹。

苏岑这才懒懒掀起眼皮,“这样,还有事吗?”

墨白静静摇头。

苏岑低低笑了声,妖娆妩媚,广袖一扬,回了房间。

独留下房间外的众人面面相觑,惊骇不定。

只是这一夜注定是个不眠之夜,沈华容又怎么会甘心轻饶了苏岑,一纸书信飞到百鬼竹林,把今晚上的事添油加醋说道了一番。

让沈华容更激动不已的是,那被苏岑的蛇儿咬伤的侍卫回去半个时辰就毒发。

浑身青紫,没有一处好地方。

墨统领立刻赶去苏岑的住处,不料这次苏岑拒不想见。

“你们可真有趣,离开的时候还没事儿,现在扯到本郡主身上了,怎么,欺本郡主别国来的,好欺负不成?”隔着一道门,苏岑的声音轻飘飘的仿佛不似真人。

“属下不敢。”

墨白觉得自己倒霉透顶了,怎么就碰上这么一位难伺候的主儿?

可人命关天,又不得服软。

也是他当时大意了,以为当时没事是那蛇儿无毒,可当时大夫明明说没事,偏偏半个时辰后就是毒发了。

耐下心思,继续道:“怎么说也人命,恳请郡主赐药。”

“谁知道你们那些侍卫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怎么,想要把这顶大帽子押给本郡主么?这就是你们的待客之道?”

墨白欲哭无泪。

他哪里敢啊,只是来讨个说法就惹出了人命。

他现在都不知道要怎么和王爷交代。

更何况,府里现在还有数个侍卫中毒需要解药,如果拿不到,那些侍卫全部都会没命。

他刚还想说什么,却感觉到身后有一道冰冷的气息,无声无息地靠近了。

墨白脸色一变,猛地回头,他竟然没有察觉到那人的靠近。

可等看清楚了那人的脸,以及那头在夜色里格外醒目的银发,墨白蹙然单膝跪地:“王爷!”

“嗯。”

墨修渊面无表情地看着前方。

凉薄无情的视线隔着一道门望入了门里的苏岑身上。

苏岑原本侧卧在软榻上,她是先一步觉察到墨修渊的气息,原本梳理长发的手顿了顿,继续慢条斯理地动作,只是眼神望着一处,空茫而又无神。

“本王的爱妃,今晚是大婚之夜,你要把本王也拒之门外吗?”

苏岑没有回答,她仿佛陷入了一种混乱中。

分不清现实还是梦境。

如果此刻是梦境的话,恐怕她腰间的匕首早已刺了过去。

直到脖颈间的玉符发出一缕黑气,把苏岑拉了回来。

她这才自嘲地扯了下嘴角,这么久了,自己……到底还是走不出来。

是可悲还是当年用情太深?

可一切的情意全部化成了恨意,当年有多爱,如今,就有多恨!

赤足走下地,冰冷的温度从足底慢慢侵蚀着她的五脏六腑,她像是感觉不到,走到门边,慢悠悠把门给打开了。

挑衅,有多爱就有多恨

只是打开门的瞬间,房间外的墨修渊瞳孔蹙然一缩。

墨白更是惊得蹙然低头。

生怕晚了一步亵渎了王爷的侧妃娘娘,他今个儿的小命就交代在这里了。

从墨修渊深邃的瞳孔里,隔着数尺的距离,映出苏岑曲线有致的身躯,松松垮垮的长袍裹在身上,兴许是因为方才侧躺的缘故,右肩的衣服下滑,在月光下,美得仿佛上好的白玉石,让人移不开视线。

墨修渊冷冷望着苏岑,明明不应该发怒的,可一想到这女人盯着她的脸,却这样放荡无耻,他就觉得心口有什么堵着,喘不过气来。

视线再下移,落在她莹白的足踝上。

更是一股气直冲天灵穴。

终究忍不住恨恨动了动薄唇,道出几个无情的字眼:“不知廉耻!南诏国君主就是这样教人的?”

苏岑眸仁几不可查地晃了晃,却是突然灿然一笑。

弯弯的眉眼,头顶的月光在眼底像极了碎玉,晃得墨修渊的心窝蹙然痛了起来。

可苏岑的下一句话,却让墨修渊的脸“唰”的白了下来。

“要说无耻的话,本郡主可比不上王爷呢,好歹本郡主还是清清白白的,可王爷您当年可是亲手把自己的正妃送到别人的榻上,这样禽兽不如的行为,才当得上无耻两字呢。”

“嘭!”

四周的几株青竹蹙然折断,池塘更是惊起白色的水花。

墨白大惊,他能清楚的感觉到王爷濒临爆发的怒意,凶狠而又残酷。

让他更加惊骇的是,竟然真的有人敢当着王爷的面提当年让王爷最痛悔的往事。

这些年,府里的侍卫除了他和影卫,所有都换了一个遍。

所有人都不敢提起,可今夜,眼前这个女子轻而易举地打破了,就像是连锁效应,他甚至能想象到接下来会发上的事情。

苏岑仿佛感觉不到他的怒意,她眼底的笑意更深了。

“王爷看起来,很不满嗳?”

可怎么办,看到他难过的样子,她就觉得格外的舒心,这样的心情,多久没感觉过了呢?

三年?或者四年……

还是从她当年一步步踩着满地的碎瓷片,光脚走进王府的那一刻?

更或者,是他第一次亲手把她送到别人床榻的时候?

可无论是哪一种,如今的墨修渊有多痛,她就有多解恨!

仿佛还嫌不够,她一步步朝着墨修渊走去,莹白的足踝晶莹剔透,仿佛上好的琉璃石,一步又一步,一身的大红色,青丝垂肩,像极了一身的红嫁衣。

不知道踩到了什么,苏岑从脚底开始流血,每走一步,都是一个血色的脚印。

在这样的黑夜里,普通人看不到,可墨修渊不是普通人,他内力修为在整个东璃国都是翘楚,自然看得一清二楚,墨瞳里的痛意随着苏岑的靠近越来越痛,越来越揪心。

胸口沉沉的,闷闷的,他觉得自己快要被逼疯了。

甚至连眼前的情景都出现了偏差,他仿佛又看到了颜云惜,想到了当年她嫁给他的那一天,为了给沈凝月报仇,他让她赤脚走过铺满碎瓷片的百米长廊,他站在长廊的那头,而她则在另一头。

府里的侍妾婢女仆役都在那看着。

看着她一袭红嫁衣,赤足一步步走过,她应该是疼极了,每一步都让她眼底的痛意与哀伤加深一分。

那时候他不懂,为什么她会那么痛?

她痛得应该不是身,而是心吧?

是他一点点把存留在她心底的爱意一点点变成了恨,所以,她在天牢时,才会走得那么毫不留恋,那么痛苦,如果再来一次……

再来一次……

完本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
男神频道
女神频道

更多标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