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周晓东阅读
当前位置: 首页 > 职场官场 > 绝品狂少
绝品狂少

绝品狂少

分类: 职场官场

更新时间:2021-03-12 16:54:00

作者:善文君子

来源:追书云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绝品狂少目录试看

全部章节

绝品狂少介绍

在《绝品狂少》里面是一波三折,善文君子让故事情节起伏跌宕:正所谓纸包不住火,何威出了车祸而丧失记忆力的事早就从别墅里传了出来,并在公司里像野火一般传开来,只是像他这样的职位无权过问,所以,今天他来的目的一个是为了签字,一个就是为了验证下传言。“呃……何总出了车祸刚刚康复,有些事情他忘了,过一段就会恢复,”凌芸赶紧为陈小武打圆场。“哦,哦哦。”王卫国愣愣的应了两声,说道:“那就好,那就好,真心希望何总能早点康复,不然我们的工作可就没办法进行下去了,呵呵呵……”

书友点评:

《绝品狂少》这本小说故事情节合理,总体不错,适合喜欢好结局的书友。

章节试看:

发飙

而等凌芸掏出钥匙将房门打开时,一股浓重的霉味扑鼻而来,目瞪口呆的望着屋内的摆设,陈小武惊诧的彻底觉悟了。

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闭上眼睛使劲揉了揉,猛的再睁大一看,痴痴道:“这……这是怎么回事!?”

眼前的办公室里,除了一张破旧的办公桌外,只有两张椅子、一个碎裂的花盆和一个生锈了的文件柜子。

“芸小姐,这……我们走错了吧!?”

陈小武愣愣的看着凌芸,脑袋中幻想着她能吃惊的猛然大叫:“哎呀!实在不好意思,我记错了,这么简陋怎么可能是何总您的办公室!我们去顶楼的豪华办公套房吧。”

可现实是……

凌芸面无表情的望着他,淡淡道:“就是这里了,拆了我也能认得。”

陈小武张大了嘴巴半天说不出话来,诧异的无以复加,那神情简直比六月天喝白酒就着狗肉火锅还要挠心,比大雪纷飞的夜里灌下一桶冰水还要透心凉。

他小心翼翼的走进去,随手抚了一把那张桌子,手指沾染了灰尘。

“靠!这特么的都没人打扫么?连个保洁阿姨都没有?”

骂骂咧咧的拉开椅子,陈小武用袖子随意擦了擦上面的尘土,一屁股坐了下去,椅子顿时发出“嘎吱嘎吱”的声响。

我勒个去!连椅子都是带动静的!我是公司二把手?说出去都没人信。书呆子,你混的也太差了吧!

他有些憋不住了,急忙挠了挠头发不解的问道:“芸小姐,我得问一句,我在这里到底是什么职位?”

“CEO”

“C……C啥?”

凌芸猛的一愣,吃惊道:“你连这个都忘了?简单的说,就是首席执行官。”

“什么官?”

“首席执行官,执……行……官。”她又重重的重复了遍。

“那是多大的官?比县长大么?”

凌芸痴痴的看着陈小武的脸,那是一脸多么认真的表情,可这表情在凌芸看来却犹如几道轰雷一般。她瞪圆了杏眼,月眉下扬,轻咬着嘴唇摇头道:“天呐,你可是何家的继承人,公司的CEO,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完了,这下彻底完了。”

他们!?

这个字眼引起了陈小武的注意,何威的白纸条上,无数个“他们”顿时在脑海中浮现出来,显得疑窦重重。

他在沉吟半响之后,忽然抬头问道:“你刚刚说的‘他们的压力’是指什么?”

“你真的什么都忘了?呼——”

她吁了口气:“挺好的,说不定这对你来说是件好事。”

“好事?”

陈小武皱了下眉头,一脸的凝重,他感觉这件事绝对没那么简单。

“是啊,能忘掉当然是好事,能忘掉不开心的事难道不好么?”她有些无奈,但又带着一丝苦笑。

吓!看来,白纸条上的那些字指着就是“他们”了。陈小武莫名的激动了起来,似乎看到了线索。

“快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一把抓住凌芸的手腕,也不知为什么,忽然隐隐有一种很紧张的感觉,似乎触摸到了一个巨大事物的边缘,不禁心中怦怦乱跳。

而凌芸看着他那坚定又兴奋的眼神,突然觉的眼前这个熟息的人竟然变的陌生起来。以前的眼神,是死的,充满了高傲、冷漠、懦弱、绝望。而现在,这种激情、兴奋、强势和希望,是她从未看到过的。

两人就这么对视着,用眼神交流,各自有着心中的想法。但既然陈小武想知道以前的事,凌芸觉的作为他的私人助理,有必要,也有责任告诉他。

她低头沉吟片刻便抿起了嘴,眉头往里一紧,正准备开口,玻璃门却被不合时宜的推开了。

陈小武侧过脸,只见一个三十出头的男人探进头来,诧异的往里瞟了几眼,笑道:“何总,原来你今天真的有在啊!我刚才听人说你回来了,正打算给你签一下这个月的进货金额。”

说着,他竟自往里走来。

陈小武微微打量了下,这人一身的西装笔挺,手里拿着个文件夹,脑袋上剃了个鳊鱼头,显得有些滑稽。但最主要的,这人连进门都不敲一下,一进来就直接让签字,好似指挥手下一般,连个“您”都没说,好歹自己也是个C什么O来着啊。

男人走到桌子边将手中的文件夹打开,翻了几页放在陈小武的面前,然后递过来一只银黑色的钢笔。

“什么意思?”

陈小武看着对方眨巴两下眼睛,不知道要干什么。

“啊?”男人也纳闷了,但很快便笑了笑,说:“当然是让何总你签字了,这不是每个月例行的公事么?你这是怎么了?”他说的很是轻松,就像这些是陈小武理所应当要做的。

一旁的凌芸见这情形担心陈小武的影响不好,便赶紧上前说道:“呃……市场部采购科王主任的意思是让您查验下这个月我们集团旗下三大连锁超市所有分店的进货价格单,您同意的话就签下字,他们好发货款。”

男人皱了下眉头,侧头狐疑的看着她。心中暗道:“这凌芸怎么把事儿说的这么明白!?连我所属的部门都说出来了,难道何总会不懂么?怪事。”

而陈小武听完则微微笑道:“原来是这样啊,你是……市场部采购科的……王主任?”

“是啊何总,你怎么了?我是王卫国呀。你……不认识我了?”

王卫国弯着腰,眼睛直直的盯着陈小武,想从他脸上看出点什么端倪。

正所谓纸包不住火,何威出了车祸而丧失记忆力的事早就从别墅里传了出来,并在公司里像野火一般传开来,只是像他这样的职位无权过问,所以,今天他来的目的一个是为了签字,一个就是为了验证下传言。

“呃……何总出了车祸刚刚康复,有些事情他忘了,过一段就会恢复,”凌芸赶紧为陈小武打圆场。

“哦,哦哦。”

王卫国愣愣的应了两声,说道:“那就好,那就好,真心希望何总能早点康复,不然我们的工作可就没办法进行下去了,呵呵呵……”

听到这话,凌芸在心里暗暗发笑,这王卫国打的什么算盘她是一清二楚,要说他能真心祝福何威早日康复,那太阳就能打西边出来。这人最希望的就是何威一辈子都想不起来,这样他就能继续的捞偏门,赚回扣,把自己的腰包塞的鼓鼓的。

“啊,何总,那你就把单子签一下吧,我还要去向刘经理汇报发货款呢。”

“这样啊。”陈小武舔了舔舌头,接过他手中的钢笔,神情激动的准备签下他这辈子最有价值的名字。

按照凌芸的指引,他刚刚写了个左耳旁就感觉不对劲,心中猛的一咯噔,暗道:“不好,差点写成自己的名字了,这单子只能签书呆子的名字啊。”

将左耳旁涂了涂,他继续在旁边签了“何威”两个字,字体歪七扭八的,其丑无比。

凌芸微微一瞥,不禁紧皱月眉,心想你就算失忆了也不能连字迹都变了呀,这丑的,就像小学没毕业一样。

可陈小武却一点也不在乎,他喜笑颜开的吹了吹有些湿润的墨迹,将文件夹递给王卫国,“好了,签完了。”

王卫国笑眯眯的伸手接过来,心里乐开了花,暗自思量这个月的回扣又是顺风顺水的落到自己的口袋里,已经琢磨着晚上该到哪个场子里庆祝庆祝。

可就在这时,陈小武的视线不经意间扫过文件上的一组数据,脑子里咯了下,觉的好像哪不对劲。

而王卫国则像往常一样,抓着文件要往回拿,但陈小武也捏着一角还没放手。他凑过脸仔细的看了下这组数据,越发觉的奇怪。

“何总,我该回去汇报了,请您……放一放。”

“你等等,这个……嘶——好像有点问题啊!”

“问题?什么问题?你别开玩笑了,这个月的单子跟以前的一样,能有什么问题?还是早些让我带回去吧,不然刘经理该等急了。”

他见陈小武起了疑心,不由自主的有些紧张,说起话来也没那么利索了。

两人就这么你用力来我拉扯,僵持在那,谁也不放手,好似拔河一般。

陈小武看了一会儿文件抬起头眯起眼睛盯着他,“你干什么?快些放手,妈的,我要看报表你居然敢抢?”那眼神就像一只正在进食的野兽,遇上了要抢夺它食物的异类一般,犀利的可怕。

“何总,真没什么好看的,您……您还是还给我吧。”王卫国用双手揪着文件夹的一边,使了吃奶的劲往回拉。

在陈小武眼里,这是此地无银三百两,绝对有猫腻。不禁吼了一声,“你胆子还真肥呀,快他妈给我放开,不然我可动拳头啦!”

被他这么一喊,王卫国霎时傻了眼,那紧捏的手瞬间便放开了。他愣愣的看着陈小武那愤怒的脸,心中怦怦直跳,在此之前他从未见过何威发过火,那温文尔雅的样子顶多也就是唠叨抱怨两句而已,哪里见过这等火爆场面。

可现在,陈小武竟然提起拽紧的拳头,看样子似乎真的要是挥拳过来,不免惊讶的像半截木头般愣愣地戳在那儿,茫然四顾,不知所答。

趁着他发呆的时候,陈小武一把将文件扯了过来,瞥了他一眼后,又仔细的看了看文件上的数据表,渐渐的,越看眉头锁的越紧。

王卫国见他的神色越来越阴沉,气氛也越来越浓重,忍不住咽了下口水,心头似十五个吊桶七上八落,心口像有什么填着,压着,箍着,紧紧地连气也不能吐。

“何……何总,嘿嘿嘿,这个……以前不也是这样么?像这种瓶瓶罐罐的小事情,您……您还是让我们来处理吧。”王卫国壮着胆子上前试探了句。

低头看了一会儿,陈小武笑盈盈的缓缓抬起头,望着他那似哭非笑的脸,顿时神色一变,“啪”的一声巨响,将手掌重重的拍在了桌子上,震的满桌灰尘都扬了起来。

“王卫国!您好大的胆子呀!”

计中计

陈小武一拍桌子,冷冷的朝王卫国低沉道:“王卫国!您好大的胆子呀!”

那瞬间,王卫国吓得脸儿就如七八样的颜色染的,一搭儿红一搭儿青,浑身颤栗。心在胸脯跳得就像大杆子使劲撞城门一样,不但不均,而且一次紧似一次。满屋充满惶惶不安的气氛.好像地球末日就要来临了。

“何……何总……我……我这是……”

“你这是要倒霉。”

陈小武将文件往前一推,双手交叉着负在胸前,身子往后仰躺在椅子上,呵笑着说道:“我这人不太懂算数,只好请你帮我算一算,这堆饮料的进货价格怎么只比市场价少一块?”

王卫国拭了下额间密密麻麻的冷汗,微微颤颤的说:“何总,这……这不大可能吧,这上面哪一款都是低于市场价的,虽说只少了一块,可那是厂家定的价格,由不得我啊。您……呵呵呵呵,您这不是吹毛求疵,鸡蛋里挑骨头嘛,呵呵呵。”

此时的王卫国第一次被陈小武将了一军,先前无所谓的态度早就跑没影了,不得不拿出一百二十个心来认真应对,虽然被识破了,但他还想抵赖扳回一成,以他这两年对何威的认识,大体结局是不了了之的。

“哎哟,还敢顶嘴!你是吃了豹子胆么?老子说你贪了你就是贪了,哦……难不成你和那个刘经理一起吃了回扣么?所以有人撑腰就有恃无恐了?”

“何总,您……您这是说的什么话。我一个小小的主任哪有那胆子,再说,刘经理也不管这事啊,他只负责您签完字后的执行,哪懂得这些,您说是吧。”

王卫国把话说的合情合理,再踢个皮球,只说就算有这些事,那也是你何威通过的命令,签字画押的,我们只不过是执行,把所有的过错都推到何威的身上。

这要换做何威坐在这里,恐怕也只能是皱着眉头把气咽下去,这招哑巴吃黄连王卫国是用的得心应手,屡试不爽。

可今天坐在这里的是陈小武,十几年的小本生意早练就了精打细算的习性,更何况这可是三大品牌全国几百家大型连锁超市的货款,稍微少了一点点,那也是天文数字,他可不会就这么睁只眼闭只眼的算了。

“呵呵,你还真是能说会道,是个人才。”像这种人,陈小武可见多了,要想对付他,大可不必亲自面对,反而更加的麻烦。正所谓阎王好斗,小鬼难缠。

陈小武呵呵一笑,眼珠子转了两圈,以微笑轻松的口吻对王卫国说:“哎呀王主任,这事也怪我,出了医院后脑子越来越不好使了。唉,啧啧啧……我对进货的事不太懂,闹了笑话,看来这平常还是得靠着你们啊。我看这事就这么算了吧。”

这话是王卫国最巴不得想听到的,他一看陈小武都发话了,哪还能做他想,赶紧将头点的跟啄木鸟一般,泄了口气,笑道:“哪里哪里,何总年少有为,又这么知错能改、通情达理,是我们这些下属的福份啊。”

他嘴上说着应承的话,可心里却叫骂开了,暗道刚才差点被吓死,原来只是病猫的回光返照。这不,该是猫儿成不了老虎,这事不但不了了之,反而还得道歉替大家把这漏洞给填了,真是窝囊废物,难怪短短两年就能把公司给败的差不多了。

“行了,你去忙吧。”

“好的何总,那我就先下去了。”王卫国笑呵呵的拿过文件夹和笔,转身要走。

站在一旁的凌芸经历了这整个过程,眼见这么明白的事,陈小武居然就这么不了了之,实在是无用到了极点。刚才见他发威还纳闷变了个人,没曾想依然是这副窝囊样,不禁在心里长长的叹了口气,暗道:“看来,我还是再找份工作吧,这公司迟早要倒的。”

然而,就在王卫国即将拉开玻璃门的时候,陈小武突然喊了句:“王主任,你回去让刘经理来见我一下,跟他商量点事。”

王卫国疑惑的转过身来,问道:“什么事呀?”

“哦,没啥事,我的身体刚刚恢复,记忆力又不行,很多业务上处理的相当不妥,所以想多请些人帮我处理。嗯……我想让大家的职位变动下,让一些能说会道,公关好,还能办事的老员工提升一下职位,不然埋没了人才也不好嘛。”

此话一出,顿时让王卫国和凌芸大吃一惊,要知道,何威从来只是对大型业务和公司战略走向制定方案感兴趣,人事方面他可从来不插手。突然这么一说,那还不在公司里掀起巨浪?

特别是凌芸,正纳闷刚刚还在说价格漏洞的事,怎么突然来个一百八十度转到人事方面的问题?他这是打的什么牌?

“何总,您的意思是人事变动,要提拔人才?”

“当然,总不能让跟随多年的老员工委屈吧,该到时候换一换、升一升了。”

“哦哦,好的好的,我马上去叫刘经理过来,我这就去叫哈。”

王卫国兴奋的拉开门,撒腿就跑,脸上开花似得一路笑到了经理办公室里。他心里琢磨着何威明知道刘经理是自己的顶头上司,为什么要跟刘经理商量?还有那句“能说会道,老员工。”明摆着就是说的自己嘛,这提升的机会非常大呀。

待王卫国走后,凌芸忍不住问陈小武:“何总,您是真看不出来这些都是王主任他们搞的鬼么?居然还要提他们的职?您这也……”

陈小武扬起一手,打断了她的话,笑呵呵的说道:“当然了,我说过,提一些能办实事的人。芸小姐,帮我把刘经理这个部门的大小职位列一张表给我,不管是在职的还是空位都列出来。哦,还有,你拨个号码过去给我要份传真过来。号码是34626642。”

“要这号码传真什么东西过来?”

“这你就别管了,打电话的时候说‘571’就行了。”

571?这是什么意思?

满肚狐疑的凌芸还想再问,只见陈小武仰起头闭上眼睛在那想着什么,便不好再问,只好出门去人事部调档打印了。

而王卫国一到经理办公室,急冲冲的将陈小武要提升员工的事添油加醋一番再跟刘经理说了一遍。刘经理刚开始也是一片心情大好,因为这千载难得的机会能让重要的职位上多一些自己的心腹,以后办起事来就更加的方便了。

可兴奋过后仔细一想,总觉的哪不对劲。

他将手放在桌上,五指轻轻敲击着桌面,思量半天。然后微蹙眉头的对王卫国说道:“王主任啊,我怎么觉的……这事没那么简单呢?”

“嗨,刘经理,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呀,公司几时才会给员工升职,此时不做更待何时?只是……嘿嘿嘿,要有好职位,您可别忘了我呀。”

望着王卫国那卑躬屈膝,双手互相搓着的奴颜样,刘经理哈哈大笑起来,一拍他的肩膀站起道:“你就把心放肚子里去吧,就他那副怂包样,还不是我们说了算?哈哈哈。好,我去看看他怎么说。”

“嘿嘿嘿,那我就在这恭候刘经理的好消息了。”

王卫国喜笑颜开的将刘经理送出门后,手舞足蹈的在办公室里转了两圈,兴奋热烈的情绪如同决了堤的洪水,浩浩荡荡,哗哗啦啦地倾泻出来。像一个老农播下了种子,不久就将看见嫩苗长出般喜悦。

他全身松散的躺在会客的沙发上,闭上眼睛,脑中遐想着各种利好的消息,就像每个职位都是为他所设的,任由他挑选。或许……可能连刘经理的位置都能让给他呢。想想以后连做梦都会笑,王卫国忍不住咯咯咯的偷捂住嘴。

话说刘经理得到消息后,连忙赶到陈小武的办公室里,一路上风风火火,被基层员工看在眼里,都以为要出什么大事,立马纷纷扬扬的传开了。

消息很快传到了人事部里,众人都在私下交头接耳的讨论这事,见调档整理的凌芸在那摆弄着文件,一窝蜂的围了上去,好奇的问道:“小云,你一直跟着何总,知道今天刘经理干嘛那么着急的去何总的办公室么?”

凌芸一边整理着文档一边微微笑了笑,她本不想说什么,但又觉的这种事迟早要通过人事部门来认定,在这里透露?点风声也没什么不妥,便说道:“没什么大事,就是可能有一些人事变动,恐怕王主任那边要高升了。”

“什……什么!人事变动?”

这消息就像重磅炸弹一般,瞬间便在人群里炸开了花。

“何总可从来没过问人事变动的事啊?他今天怎么这么有兴趣?”

“王主任是走了好运啊,看来得多巴结巴结他了,哈哈哈哈……”

“诶,我说,其他部门就没有什么变动么?就市场部而已?”

“对呀,凭什么只有市场部有份啊?这不公平!”

人们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凌芸有些烦了,摆了摆手,面无表情道:“其它部门我就不清楚了,这事没确定呢我可不敢打包票,反正跟我没关系,大家干好自己的活就成。”

说完,她转过身轻轻叹了口气,一双杏眼凝视着手中的人事档案,始终不明白陈小武的脑子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思绪纷繁之间,凌芸想起陈小武交代的事,便拿起旁边传真机上的话筒,拨了陈小武说的那个号码,“嘟嘟嘟”的几声过后,那头传来了个沧桑的声音。

对方问她做什么?她也说不清楚,最后说了571三个字,对方立马就把电话给挂了。

“奇怪,到底搞什么?两人都神经兮兮的。”凌芸看着手中的话筒,愁眉不展。

想想还是算了,谁知道陈小武到底要什么,摇了摇头,她收拾好人事档案转身就要离去。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传真机里忽然传来“嘀嘀嘀……”的声音,凌芸扭头一看,对方传来了几份文件。她倍感疑惑的上前拿起来一看,顿时瞪大了杏眼,又惊又喜……

小说《绝品狂少》 第17章 发飙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
男神频道
女神频道

更多标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