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周晓东阅读
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召唤神将
召唤神将

召唤神将

分类: 历史军事

更新时间:2021-02-01 16:27:23

作者:煋炫

来源:追书云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召唤神将目录试看

全部章节

召唤神将介绍

作者煋炫给大家带来了《召唤神将》的主要情节:只见横七竖八,躺满尸体的城墙外,一人一骑的陈宫又大声喊道:“陈宫求见刘使君。”刘备不解的问道:“军师,你看这陈宫所来为何?”吴用一时也猜不透陈宫的来意,于是说道:“主公见下他不就知道了,如若他有何说辞,请主公让我来应对。”刘备看向吴用,点了点头,吩咐军士打开城门。不一会,那紧闭的闸门又被拉了起来,陈宫驱马而入。此时,大火已烧尽,整个瓮城内还有一股强烈的余热和那一地的焦尸,那焦尸之味不停刺激着陈宫的嗅觉,他眉间紧锁,脸现不忍,驱马快速通过了瓮城。在军士的带领下,走上了城墙。关羽、张飞立于刘备两旁,紧紧盯着走来的陈宫。

书友点评:

《召唤神将》的内容有点搞笑,但不失精彩。这本书还是很好看的 大家多支持。

章节试看:

召唤神将第13章试读

高顺听到了关羽的喊声,注意一看,那关羽已如死神一般立在了眼前。在那青龙偃月刀寒气逼人的刀锋之下,带出一道强烈的死亡气息。

高顺面对这力道十足,快似闪电的一刀,双眼中现出了惊恐之色,急忙挥枪招架,“哐”的一声后,高顺手中的长枪变成了两段。只感到脖颈间一股寒气划过,“咚”的一声,高顺那双目圆睁的头颅滚落在一旁,鲜血不停的从那齐整的断口处喷洒而出,高顺那无头的身体也瘫软的倒在了血泊之中。

一旁冲杀而上的吕布军士卒,看到了勇猛的高顺被斩首阵亡,瞬间士气崩溃,纷纷被击杀在城墙之上。

高顺被关羽斩杀的消息瞬间传遍了整个刘备军,刘备军备受鼓舞,士气高亢,所有人都拼杀的更加勇猛。

高顺的阵亡,对吕布军的冲击也不小,士卒们都不敢死力拼杀,完全被击退下了城墙。

一名军士飞奔的到吕布面前,“报!将军,陷阵营中了刘备军的诡计,损失过半,还有,还有……”

吕布脸色瞬间铁青,“还有什么!快给我说!”

“还有那高,高将军被关羽斩杀了,军士们士气受挫,都不敢奋力攻城了。”

这如一道惊天响雷,震撼到了吕布,精锐的陷阵营损失过半,这没什么!可他完全没想想到那作战勇猛的高顺居然被关羽斩杀了!

吕布握紧手中方天画戟,怒目盯着沛县城墙上的关羽,说道:“所有人随本将攻城,我誓杀关羽。”

陈宫立马阻止道:“温候不可,现在刘备军士气高涨,又拒城而守,我们强攻只会再增添无畏的伤亡,不如今日暂且收兵,在想破敌良策。”

吕布那铁青的脸,被气得不停抽搐,心有不甘的说道:“鸣金,收兵!”

撤退的鸣金之声,不断响起,吕布军士卒早已无心再战,此刻听到了撤退的信号,都如释重负,调头回跑。

吕布中军大寨,帅营之内,一名校尉正在将战后损失报以吕布,“各部统计,我军此战损失步卒二千七百余人,陷阵营重甲士六百三十二人,攻城云梯损失过半,高将军阵亡。”

吕布面色阴沉,愤恨的说道:“大耳贼,待城破之日,我势必杀汝。”转而下令说道:“传令下去,让各部抓紧休息,埋锅造饭,今夜在继续攻城。”

“诺。”校尉接令转身而出。

吕玲绮想着之前还与自己比剑的高顺,此刻已经阵亡,心中不免带有几分伤感与仇恨,于是她看向吕布,问道:“父亲,那高将军的尸首怎么办?”

吕布冰冷的目光落在了吕玲绮的脸上,“不用管他,此刻以攻陷城池为主。”

一旁的陈宫,没有想到吕布会说出这样的话,可还是劝道:“温候,那高将军英勇杀敌,战死阵前,他的尸首还是应向刘备讨回,并予以厚葬,不能寒将士的心,不然何人还肯为温候卖力。”

吕玲绮也随之应道:“父亲,陈先生说的是,高将军的尸首还是得向刘备讨回。”

吕布阴沉的脸上,没有一丝多余的表情,他看向了陈宫,“依公台之言,该如何讨回?”

“就由我亲自走一趟,与那刘备交涉。”陈宫看着吕布,做出了决定。

吕布看着陈宫默然不语,而那吕玲绮急忙说道:“不可,陈先生还得帮父亲出谋划策,不可冒险。”

陈宫一笑,“谢小姐关心,自古以来,两军交战,不斩来使,再说那刘备常以仁义自居,定不会自毁名声而害我性命。”

吕布也渐渐冷静了下来,问道:“那公台何时去见刘备?”

“现在就去。”陈宫继而说道:“还望温候将今夜攻城的命令取消,待我去见完刘备后,回来再做商议。”

吕布道:“那就依公台之言。”

沛县,城墙之上,刘备、关羽、吴用等众军士看到了吕布军退去,都在不停的大声庆贺。同时一旁的校尉也在指挥着士卒,救助着受伤的军士,并把那阵亡的者集中堆放。

“痛快!此战不止灭了吕布的威风,消灭陷阵营,二哥还斩杀了高顺。”张飞一脸的兴奋,大步走来。

吴用在一旁说道:“关将军果真神勇,此战功不可没啊!”

关羽捋着长须,静站一旁,默然不语,那高傲的神情尽入吴用眼底。

刘备一脸笑容,“这全仗军师出谋划策,才有今日之功。”

吴用看着撤军后的吕布大营,说道:“主公过奖了,非吴用一人之功,乃是众将拼死效力,才能将吕布军击退。公主,还有此刻我们不可掉以轻心,还应加强防备,抵挡那吕布的再次来犯。”

刘备点了点头,“不错,军师所言甚是。”

张飞在一旁说道:“干嘛怕那三姓家奴,咋们这一战不也是将他击退了嘛,对了,将那高顺的人头挂于城门之上,看看那吕布军,谁还敢来。”

“这……”刘备一时犹豫,看向了吴用。

吴用看着眼前的三人,表情各异,犹豫了一会,正欲说话,一名军士跑来说道:“报,主公,吕布军使者陈宫求见。”

所有人都是一愣,这才刚刚经过一场血战,这陈宫怎么来了!

只见横七竖八,躺满尸体的城墙外,一人一骑的陈宫又大声喊道:“陈宫求见刘使君。”

刘备不解的问道:“军师,你看这陈宫所来为何?”

吴用一时也猜不透陈宫的来意,于是说道:“主公见下他不就知道了,如若他有何说辞,请主公让我来应对。”

刘备看向吴用,点了点头,吩咐军士打开城门。

不一会,那紧闭的闸门又被拉了起来,陈宫驱马而入。

此时,大火已烧尽,整个瓮城内还有一股强烈的余热和那一地的焦尸,那焦尸之味不停刺激着陈宫的嗅觉,他眉间紧锁,脸现不忍,驱马快速通过了瓮城。在军士的带领下,走上了城墙。关羽、张飞立于刘备两旁,紧紧盯着走来的陈宫。

陈宫看向眼前众人,最后将目光停留在了吴用的身上,打量了一方。随即对着刘备行了一礼说道:“陈宫见过刘使君。”

刘备脸上毫无表情,看不出喜怒,应道:“现两军交战,不知先生此来,所为有何事?”

“希望刘使君能让在下带走高将军的尸首,能让他入土为安。”陈宫也没有拐弯抹角,直接切入正题。

刘备一时不知如何定夺,那张飞已经一声吼起,“想为高顺收尸,叫那三姓家奴来与我张飞斗上一斗,如若他不敢来,我就把这高顺剁碎了喂狗。”

“三弟不可无礼。”刘备急忙制止住了张飞。

那陈宫的脸上,已微现怒容。吴用对着陈宫行了一礼,“在下吴用,听闻先生胸有谋略,乃忠义之士,因不满曹操之所为,才引吕布夺取了曹操治下的兖州。可那吕布无信无义,迟早必亡,先生何必要为他枉自送了性命,不如改投玄德公之下,你我共同辅助,匡扶汉室,方能留下一世英名,不至被后人所唾弃。”

刘备一听吴用之言,心中大喜,没有想到吴用居然开始离间陈宫。刘备也知陈宫才学,虽然陈宫曾协助吕布击溃过他。可此时,对于缺兵少将的刘备来说,他是不会在意那些的,更何况在其位,谋其事,对于陈宫来说,他也没有错。于是一脸诚恳的说道:“备久闻先生胸有韬略,心怀忠义,还望先生不吝赐教,协助备共扶汉室。”

陈宫一愣,没有想到反被游说,他心中不是不知,那吕布自占领徐州后,就亲信陈登父子,对于他的谏言,已不再言听计从,这让陈宫很是失望。可他又不想弃吕布于不顾,也不想被世人耻笑,他已经弃了曹操投奔了吕布一次,如若再弃吕布改投他人,那他陈宫就是反复无常,无忠无义的小人了。

陈宫行了一礼说道:“陈宫多谢刘使君厚爱。吕布虽无谋,却不似曹操诡诈奸险,陈宫实不忍弃之,望使君见谅,还请刘使君送还高将军尸首。”

吴用立马说道:“既然公台提出,我等自会归还高将军尸首,只是有个条件,不知公台可否做主答应!”

刘备看着吴用,不知他又有何打算,也就不在插口,让吴用和与那陈宫交涉。

陈宫说道:“不知吴先生有何条件?且说来听听。”

吴用一捋胡须,说道:“今日一战,各有损失,这城外堆满了战死的士卒,我提议休战三日,掩埋尸体,避免瘟疫出现,于你我双方都有好处,如若他日你们攻陷城池,也不想这里瘟疫横行吧!公台先生乃是侠义之士,想来不会拒绝。”

陈宫微一沉咛,想了想说道:“好,这事我答应了,我也会说服温候休战三日。”

“公台先生大义,我代沛县军民谢过公台先生。”吴用对着陈宫行了一礼,继而说道:“那我军就三日后傍晚,安排军士送高将军回营。”

“三日后傍晚!”陈宫不解,问道:“为何?”

吴用一笑,答道:“并非我等不相信公台先生,只是那吕布非信义之辈,不得不出此下策,还望公台先生见谅。也请公台放心,高将军我们会用上好棺木收敛,绝不有辱高将军身份。”

陈宫虽有些无奈,也答应了吴用的条件,同时也思考了如何用这三日创造破城条件。

召唤神将第14章试读

陈宫离开沛县,回到吕布营中,将刘备的条件的说了一遍。吕布听完,面现不悦,说道:“我军只有十日军粮,公台为何答应那刘备休战三日?”

陈宫说道:“温候请勿动怒,且听我说,我今日见那刘备之时,见他账下多了一谋士吴用,我观那吴用也颇有智谋,这次火烧陷阵营,定是出于此人之谋,我军此次出征,攻城器械不足,今日一战又损毁不少,此时如若急攻,只怕伤亡惨重,给那曹操有可乘之机。休战三日,我军正好可秘密到附近山林挑选上好木材制作攻城器械,方可一举攻陷城池,击溃刘备。也可将高将军尸首收回。”

吕布听完陈宫的建议,一时间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也只能欣然同意,并派出一队军马,趁夜前往山林伐木制作攻城器械,同时加强了各军营中的防备。

沛县内,摆起了庆功酒宴,刘备满脸笑意的向吴用敬酒,“军师谋略过人,想不到用那高顺尸首都能换得三日休战,只要我们再守个六、七日,那吕布定然粮绝,士卒再无战意,胜利指日可待,我敬军师一杯。”

刘备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吴用也将手中酒饮尽,“谢主公。”

张飞在一旁,也不客气的上前向吴用敬酒,“军师,你好生偏心,让二哥守在东门立此大功,而我张飞守在西门,杀得不过瘾,不过瘾。我张飞现在敬你一碗酒,你下次可得给我安排个好差事,让我杀得过瘾。”

吴用听完张飞所说,一笑,“三将军武勇过人,何愁无立功之日,只要时机一到,我定让三将军杀得过瘾。”

张飞瞪大双眼看着吴用,“军师,这可是你说的,不许骗我。”

吴用说道:“绝不相骗,三日后定让三将军出阵,痛杀一番。”

张飞一脸惊愕,“当真!”

“当真!”吴用又郑重的回了一句。

众人也看向了吴用,不知他又有何破敌良策。吴用看着众人一笑,将自己的破敌策略一一说出。

两军休战,各自派出了一队士卒掩埋着尸首,避免瘟疫发生,同时也加强着防备。

就在刘备与吕布休战的第二日,战况传回了徐州城,陈圭和陈登听到了刘备大破陷阵营,斩杀高顺的事,心中大快,一面安排心腹前往朐县与糜竺联系,同时也在暗中秘密按计划行事。

陈登又准备好了半月军粮,与守将郝萌商议后,郝萌带领六千军士押送着军粮前往吕布军营。这徐州城内留下的守军不足三千人,且都是徐州军卒。

在郝萌离开徐州城后,陈圭和陈登带领着家中庄客,在徐州城内煽动叛乱,迅速得到了徐州民众和原徐州军士的支持,并剿灭了吕布府邸中的卫士,将整个徐州城控制在手中,同时貂蝉也被陈登控制在府中,任何人不得接近,并取走了徐州州印与吕布将印。

在陈圭与陈登控制徐州后。陈登带着十余名精壮随从,又快马加鞭的奔张辽镇守的下邳城而去。

夜里,身心疲惫,人困马乏的陈登到了下邳城下,朝着城上的守军喊道:“快快打开城门!我有急事见张辽将军。”

城门校尉在夜色之下,借着火光也看不清城下的陈登,问道:“来者何人?为何深夜见张将军?”

陈登大声喊道:“我乃陈登,有吕布将军手书在此,你等快速速通报张将军,如误了吕布将军大事,你等如何承担得起!”

那校尉沉默了一会,大声说道:“陈先生,你且在城外稍后,我这就去通报张将军。”

陈登大声回应道:“速速快去!”

半个时辰后,下邳城门打开一半,只见一将骑马而出,身穿甲胄,手握大刀,身后还跟着数骑,举着火把,隔着护城河大声喊道:“来者可是陈元龙?”

陈登在火光之下分辨出来者正是张辽,调整了一下情绪,希望那伪造的手书可以骗过张辽,于是回应道:“张将军,正是在下。”

张辽继续问道:“陈元龙来此所谓何事?”

“吕将军率军攻打沛县刘备,中了刘备军诡计,损失了高将军与陷阵营,还听闻那曹操已发兵前往沛县救援刘备。如若曹刘联合,徐州危矣,现有吕将军手书,要张将军速速带兵前往沛县,在曹操未到之前,将刘备歼灭。”

张辽已知道吕布出征沛县,但他还不知道高顺战死,陷阵营被灭,急忙喊道:“放下吊桥,让陈元龙过来。”

“咯咯”声响之下,吊桥搭在了护城河上,陈登驱马过了护城河,来到张辽身边,将手书呈现于他。

张辽借着火光,急忙阅了一遍,脸色大变,看着陈登说道:“将军命我即刻率军出发,并将下邳交予元龙,那我这就去聚集兵马,即刻出发,下邳就拜托元龙了。”

陈登看到张辽中计,心中大喜,可还是面色冷静的说道:“祝将军早日击败刘备,凯旋而归。”

张辽将手书收好,回身前往兵营,点齐兵马,带着魏续、宋宪、秦宜禄三将连夜直奔沛县而去。

看到张辽带走了一万军马,只留下二千军士守城,陈登脸上挂满了笑容。当夜他带着随从控制了南门,点起火把,那城外早已埋伏好的糜竺、糜芳,带领着家中八千庄客,直接杀入下邳城中,将下邳彻底控制。

在陈氏父子与糜氏兄弟的合谋下,徐州城与下邳城都被其控制占领,只等刘备前来接手了。

休战的第三日,那徐州所发生的一切,远在沛县的刘备和吕布都未知晓。

当天夜里,刘备军在吴用的谋划下,都做好了出战的准备。

沛县东门大开,一直百人队伍护送着高顺的棺木,向着吕布大营而去。

吕布军也注意到了这一支队伍,营寨大开,在陈宫的授意下,吕布一马单先,带领着残存的陷阵营重甲士列阵迎接高顺回营。

吕布一声虎吼:“迎高将军回营!”那残存的陷阵营三百甲士,声若轰雷的喊道:“陷阵之志,有死无生!”声音响彻了整个军营。

刘备军的一百军士将高顺尸首交接给了吕布军后,一名校尉说道:“我家主公有话带给将军,明日天明恭候将军攻城。”

吕布虎目一瞪,“回去告诉那大耳贼,我吕布定要取他项上人头,已慰高将军在天之灵。”

校尉说道:“将军的话,我一定带到。”说完带着军士们返回了沛县。

高顺为人清廉,作战勇猛,备受军士爱戴,当他的尸首回营后,军营中一片哀声。

陈宫来到吕布大帐,“温候,这三日来,已完成了百余架攻城梯,明日我们必能一举攻陷城门。还有今夜,军士们正为高将军祭奠,望将军不可放松警惕,我建议加强防备,以防刘备趁机劫营。”

吕布听着那一片哀嚎之声,正自心烦,这陈宫突然来说起这事,烦躁的挥手示意,“一切就由公台安排,如没别的事,公台就请回吧!”

陈宫无奈的离开了吕布大帐,又去对各营巡查一番,并吩咐注意加强防备。

四更时分,沛县之内,刘备采纳了吴用计策,聚集了一万二千士卒,由刘备、关羽、张飞各带四千,兵分三路,从南、西、北三门而出,分别袭击侯成、成廉、曹性大营。

大门缓缓而开,三路军势,分别静静的向吕布三座大营靠近而去。

而那吕布军,连续两日得到军令加强防备,可又未见刘备军偷袭,此时又得吕布将令,天明全军攻城,反而放松了警惕。

刘备军移开了营寨前的鹿角,弓手们将一支支火箭点燃,在各军主将的一声令下后,一连串的火箭划破长空,直往各营寨中射去。瞬间三个大营火势四起,叫喊一片,军心混乱。

刘备军的士卒在主将的带领下,喊杀四起,如海潮般涌进了吕布军营。营寨之中,熟睡的吕布军士卒,还没反应过来,就已被一道道寒光划过,倒在了血泊之中。

那张飞憋了好久,今夜终于得到了发泄,他手中的丈八蛇矛已染满了鲜血,每一击都在了解着一条性命。

张飞正杀得兴起,忽见吕布军将领侯成正欲上马,他撇了士卒,纵马冲向了侯成,大吼一声:“燕人张飞在此。”

一道寒光划过,那侯成还没反应过来,只感到胸前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他瞪大了双眼,只看到一柄长矛已经穿透了铠甲,给他来了个透心凉。

张飞用力将丈八蛇矛抽出,瞬间一股鲜血喷涌而出,那侯成无力的倒在了地上,张飞亲兵立马上前用佩剑割下了侯成首级,交于张飞挂于马鞍上,那张飞又继续寻吕布军卒而去。

吕布军士卒注意到了主将侯成已亡,还有那张飞勇不可挡,皆四散而逃,向吕布大营而去。

关羽出北门,一阵火箭后,一骑单先,率军冲杀进曹性大营,在关羽的青龙偃月刀之下,皆无一合之敌。

那曹性听到了阵阵喊杀之声,急忙披甲上马,出阵指挥士卒抵抗。可此时的刘备军,在关羽的带领下,士气大盛,杀得曹性的士卒

纷纷败逃。曹性见营寨四处火起,败势已定,那关羽又勇猛无敌,不

敢在抵抗,拨马而逃,向着吕布大营而去。

刘备带领着四千士卒杀进了成廉的大营,他一面指挥着军士冲

杀,一面舞着双股剑不停斩杀败逃的吕布军卒。

那成廉见营寨已守不住,而南北大营也火光四起,喊杀震天,

一时间不知战况如何,只好带着一队军士突围逃出,奔九里山而去。

小说《召唤神将》 第13章 第十三节 休战三日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
男神频道
女神频道

更多标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