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周晓东阅读
当前位置: 首页 > 穿越重生 > 画堂春:夫人,侯爷他又病了
画堂春:夫人,侯爷他又病了

画堂春:夫人,侯爷他又病了

分类: 穿越重生

更新时间:2021-04-07 18:08:31

作者:澧芷兮

来源:追书云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画堂春:夫人,侯爷他又病了目录试看

全部章节

画堂春:夫人,侯爷他又病了介绍

作者澧芷兮的小说《画堂春:夫人,侯爷他又病了》主要讲的是:却见大丫鬟慧莲急匆匆进了内室,宜安郡主皱了皱眉,脸上露出了一抹不悦的表情。“何事这般匆忙?不知道本郡主和欢儿休息时不喜旁人打扰么?”慧莲对宜安郡主有一种与生俱来的畏惧,虽已服侍宜安郡主十几载有余,宜安郡主淡淡一句,也让她忍不住将头更往后缩了缩。“回禀郡主,将军回来了。”宜安郡主的眉头一皱,面色也变了。慧莲的声音带着些怯弱,若是平日,定是要被宜安郡主好好骂上一骂。

书友点评:

这本书《画堂春:夫人,侯爷他又病了》非常值得一看,澧芷兮文笔很好,感情描写很细腻。构思巧妙,我看了几遍,还是很喜欢看。非常棒

章节试看:

画堂春:夫人,侯爷他又病了:表兄妹结亲

“舅母,表哥。”

江画意亲出门迎接杨方雅和宋嵩阳,礼数周全。

“怎地还亲自出来了?都是自家人,我自进去寻你便是了,这外面天寒地冻的,别受了风寒。”

杨方雅一见江画意便亲亲热热地拉住了她的手,这般亲昵的样子,让一旁的宋嵩阳心里愈发惶恐。

江画意自然瞧见了宋嵩阳那一脸不自然的样子,心里越发奇怪,思索着宋嵩阳让向煜带过来的那句话,引着二人进了屋内。

屋里烧着地龙,热意灼人。

感受到屋内的融融暖意,杨方雅满意地点了点头,拉着江画意的手坐下。

叮嘱道:“屋子里若是有什么缺的少的,尽管去库房拿,我都已经吩咐好了,库房的人定不敢怠慢。”

宋嵩阳坐在一旁,有些坐立不安的。

“画意一切都好,若是有哪里不好的,定会告诉舅母,只是……不知舅母来找画意,可是有什么事?”

“我就是想和你聊聊天,并没有什么要紧的事。”

杨方雅笑眯眯地拍了拍江画意的手,余光却是瞥了一旁的宋嵩阳一眼。

臭小子,竟然学会提前通知了。

“你觉得嵩阳如何?”

杨方雅冷不丁地一问,江画意愣了愣,依言答道:“表哥年少有为,文武兼备……自然是极好的。”

江画意一边答着话,一边瞧着宋嵩阳脸上的表情越来越苍白,不由得越发困惑了。

只见杨方雅的笑容越发亲切了,江画意也发觉有哪里不对,等反应过来,杨方雅已经笑着道:“既然你们俩都觉得对方挺好的,那我这心里就安定了。”

“还记得当初三妹带你回定北侯府的时候,你和嵩阳两个人一见便亲昵得很,不过半晌便是黏在一起了。嵩阳当时在外面可是个混世魔王,对你却是百般呵护。”

“小小年纪的,就说着要一辈子保护三妹肚子里的小妹妹的话,我当时还和三妹打趣,既然这臭小子这么喜欢你,不若便让两个孩子结为娃娃亲……”

杨方雅脸上带着些怀念的味道,江画意算是明白了她的来意。

笑了笑,道:“我和表哥从小便如亲兄妹一般要好。”

特意加重了亲兄妹几个字。

小时候的她,爱玩爱闹跟男孩子一样,跟宋嵩阳这个有名的混世小魔王一见如故。

宋嵩阳又会特意照顾她,每每两人溜出去被抓住了,都会主动承担责任。

她心里是真把宋嵩阳当哥哥一般。

只是看舅母的意思,是想把自己和表哥拉到一起?

宋嵩阳见江画意终于明白,小小的松了一口气。

“是啊,你们俩自小一起长大,也算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了。”

杨方雅叹了一口气,然后拉住了江画意的手:“三妹早逝,日后你在将军府再没有什么依仗了。那宜安郡主接你回府便这般怠慢,也不知回去后,还会怎样,将军府那群人都是护不住你的。”

“不若与嵩阳定了亲,在定北侯府,再没有那些烦心的事情。”

江画意眉心都微微跳了跳,宋嵩阳何其了解江画意,看到她有些迟疑的目光,出口劝道。

“母亲,表妹年纪尚小,你同她说这些做什么?”

江画意点了点头,看着一脸期盼的杨方雅,江画意尽量柔和了语气,道:“舅母好意,画意知晓,只画意与表哥确实只有兄妹之情,断无男女之情。”

江画意的目光很是坚定。

如今表兄妹结为连理之事甚多,江画意也很清楚。

舅母的关心她再感激不过,但她却要注定要辜负这番好意了。

一来母亲之死至今没有头绪,她还得回将军府。暗林查了三年,在临安周围都查了个遍,但当时母亲在临安的消息,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她实在无心考虑儿女私情之事。

再则她与表哥宋嵩阳青梅竹马,一直当他如亲兄长,又怎能嫁他为妻,舅母这鸳鸯谱着实点的离谱了些。

只见江画意拒绝的果断,杨方雅愣了愣。

杨方雅是真的很喜欢江画意,她也算是看着江画意长大的,方才说的话也并不是开玩笑。

当然,若不是因为之前宋嵩阳那几句话,她也还没打算这么早告诉江画意。

毕竟江画意和宋嵩阳小时候关系虽好,但那时毕竟是小孩子。

斟酌了一下语言,杨方雅才拉着江画意的手,道:“是舅母急切了,你和嵩阳三年未见,是得好好培养一下感情。不过这感情确实也得培养,想我当初同你舅舅,不也是一点火花也没有?要不是老夫人从中撮合,现在哪有嵩阳这个臭小子?”

江画意一方面有些哭笑不得,一方面也有些头疼于杨方雅的执着。

只是江画意深知话语永远来不得行动更能定人心,也不再与杨方雅争论了,只是听着杨方雅絮絮叨叨从江画意与宋嵩阳的事扯到了自己和宋扬的事情。

杨方雅说了半晌,才猛然回觉自己早已偏离了主题,不由狠狠瞪了宋嵩阳一眼。

一旁的宋嵩阳突然被杨方雅这么一瞪,摸了摸鼻子,一脸无辜。

却见江画意脸上隐隐有了几分倦色,杨方雅才恍然江画意方舟车劳顿回来,怕是还没有得到休息。

“画意可是累了?”

“许是路上舟车劳顿,有些乏了,扰了舅母兴致,画意心里实在过意不去。”

江画意歉意答道。

“哪有什么过意不去?旁的事情千重万重,也比不得你的身体重要。”

杨方雅看着江画意,一脸担心,又絮絮叨叨说了几句话,吩咐墨色领了自己拿来的安神香在江画意休息的时候燃上。

做完这一切,才从江画意的院子里离开了。

江画意本是执意相送,却是被杨方雅拒绝了。

行至后花园处,杨方雅又忍不住登了自家儿子一眼。

“方才我与画意说话时,你怎的一声不吭?”

宋嵩阳看着杨方雅,头疼不已,心想着自己这母亲还真是不好应付,只斟酌了一下措辞,答道:“孩儿只是在思考,父亲是否已经穿上了母亲亲手为他缝制的御寒衣物。”

这次宋嵩阳去北疆,也是建文帝特意恩准的,毕竟宋嵩阳以后也是要承袭定北侯爵位,驻守北疆的,这次随军一起送补继冬粮草,也算是一种历练。

而每年才得见一次丈夫,早已思夫心切的杨方雅,自然趁着这次机会让宋嵩阳顺便带了好些自己亲手缝制的衣物等物事给宋扬。

果不其然,宋嵩阳一扯到宋扬,杨方雅的注意力立刻就被转移了。

“也不知扬哥在北疆过得如何……若是我也能随你去北疆,便能亲自瞧一瞧扬哥了。”

宋嵩阳早已习惯杨方雅对宋扬亲昵的称呼,只是看着母亲神伤,一时之间也有些感怀。

此次去了北疆,他才知北疆的环境有多恶劣,而北疆也并不平静,年关将至,蛮夷人缺乏御寒衣物和食物,频频进犯。

宋嵩阳在京城衣食无忧,刚开始还有些受不了,跟着宋扬也上了几日战场,倒是改变了心境。

宋扬作战,往往都是冲在最前方,与北疆将士共同抵御蛮夷人,这让宋嵩阳对这位常年缺少陪伴的父亲有了更多了解,也明白了为何人称有定北侯在,北疆得以安定。

他的心境改变了,后几日的随父作战也表现得更加勇猛,宋扬还放开手让他一个人组织了一次御敌。

如今回到京城,他竟还有些怀念北疆的日子。

金戈铁马,戈壁大漠,男儿的壮志豪情,皆可赋予那一片漠漠黄沙。

画堂春:夫人,侯爷他又病了:母女

这厢,将军府。

正斜靠于榻上的妇人,穿着一袭正红色绣着水云暗纹的罗裳,肤白胜雪,吊眼微垂,颧骨略高,生得容色冷艳,灼灼逼人。

而其女江清欢,将军府的二小姐也坐在宜安郡主旁边,手指翻飞,正绣着丝帕。

一袭娇嫩的浅绿色罗裙一张尖尖的瓜子脸,秀眉杏眼,纤弱美貌,楚楚动人。

论起美貌,自然是江清欢更胜一筹,但是若论通身的气度,便是宜安郡主更为出色。

却见大丫鬟慧莲急匆匆进了内室,宜安郡主皱了皱眉,脸上露出了一抹不悦的表情。

“何事这般匆忙?不知道本郡主和欢儿休息时不喜旁人打扰么?”

慧莲对宜安郡主有一种与生俱来的畏惧,虽已服侍宜安郡主十几载有余,宜安郡主淡淡一句,也让她忍不住将头更往后缩了缩。

“回禀郡主,将军回来了。”

宜安郡主的眉头一皱,面色也变了。

慧莲的声音带着些怯弱,若是平日,定是要被宜安郡主好好骂上一骂。

只是今日有旁的事情左右了宜安郡主的心思,慧莲算是逃过了一劫。

“父亲今日为何这么早便回来了?”

江清欢纤纤玉指放下丝帕,抬头瞧了一眼宜安郡主,秀眉微蹙,复而才看向慧莲。

听见江清欢和蔼悦耳的声音,慧莲如蒙大赦。

虽未被宜安郡主责备,但站在宜安郡主面前,对她已实属酷刑!

宜安郡主陆宪之父陆亭乃当今崇德皇后之胞弟,陆亭膝下三子三女,宜安郡主排行老六。

而建文帝与崇德皇后伉俪情深,恩爱有加,为博皇后一笑,更赐了陆宪郡主封号,另有郡主府一座。

皇室对宜安郡主的恩宠看重,可见一斑。

上有崇德皇后对胞弟之女是“爱屋及乌”的疼爱,下有父母兄弟姐妹的关怀溺爱。

宜安郡主性子难免娇纵恶劣难以伺候,平日里对身边的下人稍有不满则是非打即骂,更何况是自己情敌的女儿?

将军因公务缠身无法亲去接江画意回府,她便自荐接了这一任务。

明明算好了将军回来的时间,怎的这边江画意还没到,将军就先回来了?

慧莲低头敛眉答道:“奴婢不知……”

慧莲话还没说完,宜安郡主已经一个枕头抄过去扔在了慧莲脸上。

“什么都不知道?!那你知道什么?!狗屁无用的东西!”

慧莲惊惶不已,丝毫不敢抬头看宜安郡主此刻是什么表情。

偏偏喜莲那丫头上次被宜安郡主用砚台砸伤了脑袋,若是带伤赴任,只怕更惹得宜安郡主生气。

慧莲眸中雾气连连,不敢吱声。

江清欢叹了一口气,转头看了慧莲一眼,“你先下去吧。”

慧莲慌忙点头,却也不敢疾速逃离,只颤着身子慢腾腾往外缩。

江清欢微微俯身,捡起了地上的枕头放到了一旁。

“本就是这丫头不懂事,身为本郡主的丫鬟,竟这般闭目塞听,要她何用?”

宜安郡主抬头看了一眼默默不语的江清欢,目光微闪,似在为自己方才的行为辩解。

只是对上江清欢那一双冷淡的眸子,张了张嘴,脸上的气势瞬间就弱了下来。

“欢儿,你可是生为娘的气了?”

语气小心翼翼,还好此刻屋中并无一人瞧见。

若是外人知道在外尊贵冷艳的宜安郡主和乖巧可爱的江清欢母女俩在家竟是这般相处,恐怕要惊掉下巴。

不过,天不怕地不怕,连定北侯府都根本不放在眼里的宜安郡主确实很怕自己这个亲生女儿。

明明通身气度皆柔和至极,却偏偏是那淡淡的一眼,就让宜安郡主说不出话来了。

看见宜安郡主这么小心谨慎的样子,江清欢终是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母亲若是将身边的人都打伤尽了,往后又有谁愿意真心服侍母亲?”

江清欢的一句话清清淡淡,宜安郡主下意识抬起了下巴,回口道:“本郡主的姑姑可是当今崇德皇后,谁敢对本……”

“母亲,慎言。”

宜安郡主话还没有说完,江清欢秀眉微蹙,便是开口打断了宜安郡主欲说出口的话。

“崇德皇后德行兼备,断不会允许身边之亲属借她之名在外……”

宜安郡主被家里宠坏了,又得皇后姑母抬爱,便是出嫁到了将军府,也是自持身份,自以为有崇德皇后撑腰,人人都该谦让自己。

但江清欢却是清楚,崇德皇后对宜安郡主所做的这一切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一方面是因为宜安郡主是她亲弟弟的女儿,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宜安郡主所做之事于崇德皇后并没有什么利益上的妨害。

若不然十几年前宋玫虞以平妻之礼嫁入将军府,崇德皇后身为宜安郡主的姑姑,既真心怜爱侄女,又怎能允许?

可叹宜安郡主还跟自己哭诉,说是老定北侯夫人进宫威逼,崇德皇后不得不答应,若不然将军府定只有她一位主母,她也不用受京中贵夫人们私底下的嘲笑。

崇德皇后可是在六年内从一个身份低贱的美人升至如今的中宫皇后之位,执掌凤印。更是让数年前在帝京平平无奇的陆氏一举跃为如今京中人人提起来都要高看一眼的高门大族。

为了避嫌,只让陆氏族人做些清闲不染朝政的官职。

获得重臣百姓敬仰,更得建文帝敬重信赖。

建文帝为表对中宫皇后看重,便将崇德皇后最疼爱的胞弟之幼女破格封为郡主。

如此深谋远虑,凭一己之力使自己和家族推至高位,又不得他人只字片语诟病的厉害人物,怎会为老定北侯夫人相逼至此?

恐怕是知晓建文帝器重需要定北侯府,为了获得建文帝的看重,也卖定北侯府一个人情,才卖了亲生侄女的幸福。

可惜母亲是个拎不清的。

若是宜安郡主真的做得太过了,姑侄情分,不值一提。

“母亲知道了,下次不提皇后姑姑的名讳便是。”

宜安郡主作出一幅头疼的表情,江清欢瞥见宜安郡主的模样,到嘴边的话便是没再说下去了。

只是突然想起方才宜安郡主知晓将军回来时有些奇怪的表情,江清欢眸色渐深。

方才被母亲责打丫鬟的事情分了心,竟是忽略了那一刻宜安郡主奇怪的反应。

“母亲可是还有什么事情瞒着清欢?”

少女声音清甜悦耳,目光中仿佛洞察一切的寒光却让宜安郡主忍不住一憷。

“你这孩子说的什么话,我能有什么事情瞒着你。”

宜安郡主依旧笑着,只是对着江清欢视线的目光忍不住微微偏了偏。

江清欢看见宜安郡主这幅心虚的样子,心下了然,眉头已经是深深的蹙了起来。

“母亲若是不说实话,等会儿父亲寻到了雍和堂,清欢不知事情为何,可是半点帮不了母亲。”

宜安郡主一听此言,表情动了动。

往日里她所做的事,少不得要江清欢帮她处理后事。

若是不让江清欢知道,自己恐怕是会弄巧成拙。

只是要她向女儿承认自己做错了事,宜安郡主又实在是拉不下脸来。

只因事前江清欢曾三令五申告诫她,万万不可轻易对那人的女儿下手。

偏偏自己咽不下这口气,硬是瞒着女儿做下了此事,此刻将军又在意料之外突然回府,她唯恐被将军瞧见自己这般刻薄那人的女儿。

咬了咬嘴唇,宜安郡主终是打算将事情告知江清欢。

可叹自己在外面骄傲自持,如今却对自己女儿的视线避之不及。

却是听得外面的慧莲扯着嗓子大喊道:“将军来了?奴婢这就去通知夫人!”

小说《画堂春:夫人,侯爷他又病了》 第10章 表兄妹结亲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
男神频道
女神频道

更多标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