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周晓东阅读
当前位置: 首页 > 穿越重生 > 穿越之巫女养成记
穿越之巫女养成记

穿越之巫女养成记

分类: 穿越重生

更新时间:2021-04-08 12:28:32

作者:瑞风

来源:追书云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穿越之巫女养成记目录试看

全部章节

穿越之巫女养成记介绍

穿越之巫女养成记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短篇类佳作。文章内容讲述了可以和动物交流?每隔四季需要洗涤?在宫廷这被视为巫术,在中央集权的皇室岂能容许此人的强大!神奇的巫术助她多次避险,成熟的巫术是她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可是身为巫女的她也有爱情,为了心爱之人一步步成长,爱我之人不能护我,那么就让我来护佑我爱之人。一代巫女成长之路怎能缺失爱情,就让我们一起遇强则强,权倾皇室成为一代巫神!!!

书友点评:

作者瑞风写的《穿越之巫女养成记》这本小说,故事构思巧妙,语言流畅,对待感情深情专一,只是节尾太匆忙,故事未結尾,遗憾!!!

章节试看:

穿越之巫女养成记:完美的回击

村长动了动唇,脸色有些难堪了,里正更甚,整张脸因为难堪而通红,低声呢喃:“我,我没有……”

苏灿灿却不理他,双手负后微微扬了扬下巴,冷笑道:“不就是要烧死我吗?来啊,我一个入世未深的小姑娘死前能有一个人为我陪葬,也算值了。只是你们别想知道刘老头到底在哪儿。”

范氏嗓子一尖,整个人扑将过来:“你个小贱人,你果然知道我家俊生在哪里是不是?快点儿说出来。”

却是苏灿灿冷笑一声,脚下一闪,硬生生的让范氏扑了个空,差点儿摔在桌子上。

“啊……!!你这个小贱人!!!有娘生没娘养!!!”范氏当即恼了,扯着嗓子吼:“我家俊生在哪里|?啊?他到底在哪里?”

村长和里正原本是一副兴师问罪的表情上门,结果一个个被她的话弄得说不出话来,俱都一脸复杂的看着苏灿灿。

好像今天,这个土妞,有些不一样了。

苏灿灿眼神里含着轻蔑和不屑:“别说我不知道刘老头在哪儿,就算我知道,也不会告诉你们,你们不是要烧死我吗?可以啊,有个在荒山的刘老头陪葬,毁了一个家庭来为我陪葬,我可是高兴的很啊。”

大家都被苏灿灿眼底嗜血的模样吓到了。

这就是苏灿灿的计谋。

她想办到的事情,只要她想牵起众人的情绪,就不可能办不到。

看着众人的叫嚣渐渐停止,范氏脸上的狰狞也渐渐被软弱的哭泣所代替,苏灿灿心里暗自叫了一声好。

“这……土妞,你就告诉我俺家俊生怎么样了在哪儿吧?俊生可是我们家的天啊,天塌下来我们还能活吗?”范氏开始一把鼻涕一把泪的,终于不再口口声声的称呼苏灿灿为小贱人了。

苏灿灿转了转脑袋:“我还没吃饭呢,要问问题,等我吃饱喝足了再说。”这句话的潜意思就是我的确知道你家刘老头在哪儿,但是想让我说出他在哪儿,必须让我先吃饱喝足,不然……

休想她说出刘老头的下落。

范氏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嫉恨,但是她别无办法,只好呐呐的站在原地,也不敢继续撒泼了。

苏灿灿可不管这些,在众目睽睽之下,盘腿坐在了破旧的草席之上,之前没有她的饭碗,索性拿起筷子直接慢条斯理的在众目睽睽之下吃了起来。

村长和里正相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里的复杂之色。

土妞,真的和以前不同了。

苏灿灿的便宜爹爹一脸奴才相的点头哈腰站在村长身旁,这个不成器的女儿给他在村里丢了多少脸?一边恶狠狠的给压根不看他的苏灿灿使眼色,一边又气又苦,这丫头实在是太不分尊卑礼仪了,眼里还有他这个老子吗?

不管了,这次就算被全村人绑去烧咯,他也得死死压着她娘不让她阻止村里人的行动。

这样的死丫头,烧了死了他过的更省心。

所以他没有村长里正一样的眼色,以为自己的女儿还是像以往一样,于是在村长面前点头哈腰以后转过头就恶狠狠的板起脸说道:“土妞,你这死丫头,还不赶紧给老子起来?村里人都在这儿,你吃什么吃?老子都还没吃呢,刘老头在哪儿你快说出来,不然信不信老子打你?”说完苏灿灿的便宜老爹真的就扬起手准备打苏灿灿。

苏灿灿眼睛一眯,还没等有什么动作,她的便宜老娘已经一脸哀求的挡在苏灿灿面前,奈何手已经收不回去了,一巴掌打在了苏灿灿的便宜娘亲脸上。

“啪……”的一声,伴随着一声闷哼,苏灿灿的便宜娘直接被打的人仰马翻,侧脸红肿的坐在地上。

村长眸里闪过一丝不忍,苏灿灿更是,嘴里还咀嚼着野菜,直接将筷子用力往桌子上一扔,筷子遇到桌面一下子用力反弹到地上。

众人都被苏灿灿的反应吓了一跳。

苏灿灿冷着脸俯身将刘氏拉起,随即冷笑道:“给你们两个选择,现在,第一,把我绑了直接放火烧,刘老头的消息我不知道,随便让他怎么自生自灭,第二,让我和我娘好好的坐下来吃顿饭。”说是对着众人说的,但是眼睛却是一直看着自己的这个便宜老爹的。

她的意思很明确,要么让苏成老老实实看着自己和刘氏把饭吃完,要么现在就让众人拉着她烧死。

但是显然,她没想在被烧死之前告诉村里人刘老头的位置。

村长黑了脸:“苏成,你这是干什么?好好的动什么手?”

他作为一村之长自然要顾及到村民们的性命。

苏成连忙讪笑着点头哈腰:“是是是,村长,我错了我错了。”

说完朝着苏灿灿一瞪眼:“快点吃!!”心里却在想,等你说出刘老头的下落,看他们不一把火烧死你,想到让自己在这个村子里一直抬不起头的人终于要在今天被彻彻底底的解决了,他脸上的表情当下就变得神清气爽起来了。

苏灿灿自然知道他心里想的是什么,垂下眸,心里却在冷笑,苏成,今天大概要让你失望了。

“娘……”苏灿灿刚出声,刘氏便一脸惶然的说道:“不成不成,这饭桌是男人坐的,怎能让我们两个女人坐着?”说完一脸祈求的看着苏灿灿,示意她不要再继续下去了。

苏灿灿只顾着给刘氏的碗里舀汤,随即仿似随意的说道:“娘,你怕什么,天天二娘都和爹爹一起在饭桌用饭,你和个奶妈一样伺候他们吃完饭才能吃,来,今天也享受享受在饭桌上吃饭的乐趣,女儿亲自伺候你。”说完就将一碗汤递给刘氏。

刘氏眼圈一红,为自己没白疼这个女儿而欣慰。

但是被这么多人看着,她可没那么好的心理素质能当着众人的面吃饭喝汤。

村长和村民们却是望向神色尴尬的苏成。

村长皱了皱眉没说话,人群里却是开始议论纷纷。

苏灿灿的二娘林氏脸色一变。

村里人都知道,刘氏是苏成明媒正娶的老婆,而林氏是苏成的二房。

虽然乡下人讲究的不多,但是妇人不得上桌,妾伺候正室却才是理所应当的才对。

结果苏成不但让本身为妓子林氏上桌,还让自己的正室去伺候自己和妾室,这……这算什么回事儿?

二娘林氏柔柔一笑:“我,我这哪儿敢和当家的同桌而食?只是要伺候当家的,再加上我家天天,现在也是离不得娘身边的,当家的就特许我坐上桌喂天天吃饭,是吧当家的?”说完暗暗给苏成使了个眼色。

至于刘氏,她压根没放在眼里,只是有些好奇土妞啥时候变得牙尖嘴利了?

苏成连忙笑道:“是啊是啊,这不是天天皮嘛,只有他娘制得住他,其他人谁也别想喂他吃饭,我这也是没法子。”

众人默然,其实苏成在外的表现很容易就能让人知道,他心里是偏向谁的。

刘氏没有林氏长得娇俏好看,再加上她给苏成生了孩子,母凭子贵……

不难让苏成的所有全部心思都绑过来。

再说乡下汉子嘛,平时能娶个老婆就好了,这二房还是曾经的镇里小花魁,当初苏成娶妾的时候,村儿里大部分老爷们都羡慕过呢。

众人都知道怎么回事儿,但是现在刘氏既然说出了一个理由,他们到也不好反驳。

再说反驳什么?有什么好反驳的?

村里人都知道了苏成的态度是怎样的了,家务事,他们能插手吗?

就算插手,还能把人家小老婆揍一顿不成?

苏灿灿抿唇笑着没说话,只是兀自摇着头,为林氏的机智而笑。

“娘,吃点儿土豆泥,就着汤喝刚刚好。”

刘氏忐忑不安,看着大家黑着脸的面色,又看看自己变得一样的女儿,咬咬牙食不知味的吃了一顿饭。

终于门口后面的范氏忍不住了,看着苏灿灿慢条斯理的模样,黑着一张脸勉强露出一张笑脸:“土妞,现在能说了吧?我家俊生……”

苏灿灿闻言不悦的皱皱稀疏的眉毛,因为刚被扔在外面冻了一夜的缘故,苏灿灿身上大部分都浮肿着,脸上更加红肿难看,眉毛稀疏,没有一点儿女孩子该有的样子。

她没照自己的样子,不然不知道她是否还有勇气在大家面前这么慢条斯理的用餐。

将筷子放在碗沿上,苏灿灿这才似笑非笑的看向范氏:“我不知道。”

范氏可万万没想到自己等了半老天等了这么一个结果,惊愕之余就是恼羞成怒,没管村长无奈制止她的眼神,立马拍着双腿咆哮:“你这死丫头啊,原来都是耍我的啊,黑心肝儿的丫头片子啊,你怎么不早死呢?”

苏灿灿脸色一黑,似笑非笑的看着她:“放心,就是你死,我都不可能死的。”好不容易重新活下来,她会那么傻的去寻死吗?

“你信不信你再不说,我现在就让人烧死你?”范氏瞪着她仿佛在瞪着生死仇人。

穿越之巫女养成记:一纸休书

苏灿灿似笑非笑:“你信不信你烧死我,你当家的只能给我陪葬啊?”

这句话一出,村里人皆怒目相视,这土妞真的是太过分了,范氏更是呐呐愤气又一时不得语。

村长沉着一张脸:“土妞,我劝你最好还是把刘老头的位置说出来,大家都方便。”

“说出来就立马让她死!”范氏尖利着嗓子说道。

这个智商泼落的娘们,村长无奈的瞪了她一眼,他现在在帮她,她怎么还帮倒忙啊?

果然,苏灿灿挑了挑眉说道:“既然我说出来是个死,不说出来也是个死,那我干嘛要说出来啊?”

“土妞,这事关人的性命,你怎么能如此儿戏对待?”

苏灿灿还是第一次听别人这样跌倒黑白的说话的,呵了一下,抬眸淡淡看向村长:“怎么,刘老头的命是命,里正儿子的命是命,张三的命是命,李四的命也是命,就我的命不是命吗?”

苏灿灿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神淡淡,甚至连语气也是淡淡的,但别人就是觉得,莫名你的有些压迫感。

简直是见鬼。

苏灿灿为这些人感到悲哀,伸出肿胀的手轻轻抚摸在刘氏那张被打肿的脸颊上,苏灿灿叹了口气:“娘,以前您被迫失去的,由女儿为你一一找回来,好吗?”

刘氏眼眶里毫无预兆的留下一串浑浊的泪珠,两只手抬起握住苏灿灿的手不撒手。

苏灿灿看着这个被封建社会折磨得风烛残年的妇女,心里微微叹了一口气。

她转过头看向一脸复杂之色望着自己的村长,眼睛里闪着从未有过的光芒:“吃饱喝足了,如果我说出来,你会让我死吗?”

刘氏颤抖着嘴唇一把死死抱住苏灿灿,眼泪不停的哽咽的往外冒。

她可怜的女儿啊。

村长顿了顿,刚准备说话,苏灿灿就弯起唇畔无所谓的笑笑:“村长,在我的记忆中,你是一个好人,但是,你也想过利用我吧?”

村长愕然,门口的众人顿时喧嚣起来,交头接耳。

利用?利用一个小孩儿?还是一个臭名昭著的妖女?

真的是要笑掉大牙了。

苏灿灿不以为意的笑笑,看着村长一脸复杂之色的看着自己,抬眸,嘴角始终带着淡淡的笑意:“因为我可以和这个山上的所有动物交流,因为我可以提前预知村民们的下场,所以,在您看来,我虽然诡异而充满变数,但至少,这在很多人眼里,可以救下很多人的命吧?”

被她救过的人此时都一副心虚的模样低头看着脚上的草鞋,村长的眼睛闪了闪,眼神复杂的看着她:“你到底是谁?”

“我?”苏灿灿笑了笑:“我是土妞。”

“土妞……不会……”

“土妞不会,也不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跟你说话是吧?”

苏灿灿轻轻一笑,抬眸讽刺的看着村长里正等人:“说实话,任凭哪一个人遇到这样的对待,都会有所改变,你不是说我是个妖孽吗?现在的行径倒是才算真正的符合我现在的身份吧?”

“你……”村长眼含复杂的看着苏灿灿。

苏灿灿笑了笑,挑了挑本就稀疏的眉毛,很是爽快道:“好呀,我可以告诉你们刘老头的位置。”

此话一出,屋子里的人瞬间一喜。

苏灿灿抿唇笑了笑:“但是我有一个条件。”

村长率先皱了皱眉:“什么条件?”

“我……要和我娘,休掉他。”苏灿灿下巴微微扬起,红肿不堪的手指直直的指向自己的便宜老爹。

苏成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

当然了,不止是他这样的反应,就是他身边的二老婆林氏,也是一脸惊异,更不用说房间里面闹事儿的群众们了。

自古以来,只有男人休妻的,就没听说过女儿休掉自己的父亲的。

苏成反应过来就是暴怒:“你说什么?和你娘一起休掉我?”

苏灿灿淡淡的看了他一眼:“你不配做一个父亲,更不配做一个丈夫,你觉得你的儿子天天好,觉得你的二老婆林氏好,就好好对待他们呀,我和我娘是没有意见的。”

刘氏两眼泪痕,咬着唇不停的摇头。

她自小接受的教育就是从父,从夫,从子。

这样让她休掉自己的丈夫,简直就是不可饶恕的罪孽。

而且,离开了男人,她们两个怎么活?

她们只是两个柔弱的女子而已。

何况土妞才几岁?

苏灿灿看到了刘氏眼里含着的隐忧,心里叹了一口气,抬眸道:“娘,你觉得生活在这个家里面真的幸福吗?”

“幸福?”刘氏的眼里闪过一丝难受,一丝自嘲。

怎么幸福?怎么可能会幸福?

“那就对了,既然不幸福,为什么还要选择继续忍耐下来呢?娘,还不如我们自己离开,这个家里容不得我们,这个村子里更加容不得我们,我们还不如一走了之,就算不能离开这个村子,但是至少,不用再在他的淫威下生活了。”

苏灿灿说完后也没等刘氏同意,直接转过身笑着说道:“怎么样?村长?”

村长断然拒绝:“不可能,自古以来只有丈夫休妻,哪儿有女儿休掉爹爹,妻子休掉丈夫的?简直是胡闹。”

“这简单。”苏灿灿笑着继续说道:“让他直接休掉我娘,我和我娘走。”

“土妞……”刘氏凄凄的摇了摇头。

“我不同意!!!”苏成倒是率先暴怒出声了:“你们走了,家里面哪里还有劳动力,你让老子喝西北风去啊?”

苏灿灿冷笑一声,不为所动:“一个大男人,处处靠着妻子和女儿,你倒是还有理了?”

“你!!你想造反是吧?”

苏灿灿冷笑一声,转过身看着刘氏,叹了一口气:“娘,就算你现在怪我,我也要把你带走,以后你一定会感谢我的。”

刘氏忍不住滑落一串泪水,咬了咬牙:“娘听你的。”

苏灿灿终于忍不住发自内心的笑了。

转过身对着一脸复杂的村长说道:“如何?只要你让他休掉我娘,我就带着你们去找刘老头。”

这件事情人命关天,即使是身为村长,他也不能轻易地作出决定。

于是,村长将眼睛看向范氏。

“我家老头子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拼着进大牢也要让你不得好死!!”范氏尖利着嗓音说道。

苏灿灿平时真的是特别讨厌这样的人,泼辣蛮不讲理,但是现在,她却是十分的感激这个人。

显然的,范氏的这句话产生了效果。

苏成迟疑了一会儿,咬牙道:“好,我答应你,休掉你娘,但是,家里的东西你们一点儿都不能拿走,我要让你们净身出户。”

村民们窃窃私语着,虽然觉得苏灿灿是个妖孽,但是苏灿灿的娘是无辜的呀。

净身出户,在这个大冬天里,没有住的地方,岂不是要活活的冻死?

刘氏大概也没有想到,自己的丈夫竟然对她这么狠,咬了咬牙,冷颜道:“净身出户就净身出户。”既然人家绝情,在这么多人面前,她也犯不着就这么低声下气的。

就是为了女儿,总有一天她也要离开村子。

刘氏抱紧苏灿灿,说道:“好孩子,告诉村长们刘老头的消息吧。”

苏灿灿笑道:“不急。”转过身看着村长说道:“这样吧,他不识字,就由村长您来代笔,也省的以后他找上门来找麻烦。”

村长只是迟疑了一会儿,便道:“谁家有笔墨纸砚?”

“我家有,我家孩子念书,刚巧留了一点儿。”

“去拿。”

“哎。”

没一会儿,一个村民就拿来了笔墨纸砚。

苏灿灿笑着说道:“村长,休书您应该会写吧。”

村长眼睛闪了闪,笑着说道:“是。”

“那就麻烦您了,休书写完以后,需填上一笔:那就是从此两人男婚女嫁各不相干,各家的财产,对方均不可贪婪妄图夺取。”

苏成在一旁笑了起来,这正是他所担忧的地方。

如果刘氏一哭二闹三上吊,非要在他这里分一杯羹,以村长的个性,未必就不会答应。

果然,村长拿着毛笔的手顿了顿,说道:“你确定?”

苏灿灿挑了挑眉,说道:“当然确定了。”

现在她们看起来好像是很弱势,但是其实,家里面真正的劳动力是她和她的便宜娘亲,俗话说得好:坐吃山空。

何况苏成的家产比不上一座山,他又懒,家里的二老婆更是娇气的很,小儿子天天才几岁,还算不上劳动力。

失去了她们,苏成什么也不是。

估计要不了一个月,苏成就得被逼着出去打工干活了。

但是她们不同,她们现在看起来好像是净身出户,没有家产,没有房子,但是她娘却有刺绣手艺,每个月赚不了多少钱,但至少满足两个人的温饱不成问题。

再说她,一个新世纪的女性,难道还会被一个生存问题难倒吗?

那简直才要让人笑掉大牙了不是吗?

看着苏灿灿镇定自若的样子,村长微微皱了皱眉,这真的是十来岁的小姑娘吗?

完本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
男神频道
女神频道

更多标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