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周晓东阅读
当前位置: 首页 > 婚恋生活 > 霸道巨星是竹马
霸道巨星是竹马

霸道巨星是竹马

分类: 婚恋生活

更新时间:2021-04-08 18:25:47

作者:卉茕

来源:追书云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霸道巨星是竹马目录试看

全部章节

霸道巨星是竹马介绍

卉茕给大家带来的《霸道巨星是竹马》讲述了:虽然,大二的时候,她就已经拿到了驾照,可是一直没有实践过。恐怕连怎么握方向盘都不清楚了。“呐。”顾逸克修长的手指上挂着一枚钥匙,中间一个圈,一个人字形。倒吸了一口冷气,时初雪还是硬着头皮接下来。随即,男人坐进了车里。丢下两个字:“走吧。”没得选择,她只能乖乖坐进驾驶座。“那个,媛姐她们呢?”当自己和他被关进这么一个小空间时,她才发觉从刚才到现在只有她们两个人。

书友点评:

我也是看了蛮多书的老书虫了,《霸道巨星是竹马》这本书还比较喜欢吧,情节设计的不错。一波三折,让人猜不到结局,却有所铺垫,文笔也不错,总体来说是一本好书,值得推荐。

章节试看:

承认吧,你还爱我-卉茕

阳光晒在身上,暖暖的,苏苏的。

自从午饭伺候顾逸克吃完后,时初雪就借口打电话走出了摄影棚。

偶像剧的她也看过不少,里面正在拍摄的画面,大概是自己不想看到的吧。

“初雪~”张媛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时初雪微微侧头:“媛姐。”

“我不是说了吗?你要随时随地在逸克的身边,助理的工作是不能有一丝时间松懈的。”张媛面无表情,看不出生气。

时初雪微微一怔,随时随地吗?“媛姐。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你说。”张媛一双大眼注视着时初雪,那眼神中像是隐匿着一把刀,机具杀伤力。

时初雪望向里面正与两个女人在同意镜头里拍戏的顾逸克,小嘴微张:“你说,逸克他为什么让我当他的助理。”

张媛默然。她想,时初雪知道。

“我知道。”时初雪自问自答一般地接上了话。

张媛忽的眯起了眼睛,她竟有些看不懂这些丫头。

“你对逸克……”张媛后面的话没有说下去。

“无论我对他什么想法,他现在只是我的老板罢了。何况,他还是万惜灵的未婚夫。”时初雪忽的嘴角一勾,似是一种嘲讽。

可是,她在嘲讽谁?

张媛轻轻一愣,看来这丫头什么都不知道。“其实,逸克他当时…….”话还没有讲完,万惜灵已经扭着腰走了出来。

“媛姐,初雪,你们在聊什么?”万惜灵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明朗,却很是娇作。

时初雪低下头,她不想面对她。不是怕,只是不想。

万惜灵走到时初雪的身边,一双纤手轻轻地搭上她的肩:“初雪,我们那么久没有见面。是不是应该好好聊聊?”

感到肩上渐增加的力量,时初雪一双细眉微微收紧。

“媛姐,我们想聊一聊。”时初雪不说话,万惜灵只好支开张媛。毕竟,张媛是自己公司的人,总不会忤逆自己。

张媛的眼神扫向不语的时初想,淡淡地说道:“好。”

等到整个摄影棚外只有两个人。

万惜灵才开口说话:“好久不见,初雪。”

“好久不见。”时初雪不知为什么,心底就是有一些紧张。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居然这么惧怕眼前这个女人的一举一动。

仿佛,她的任何一个举动都能给自己带来莫大的伤害。

伤疤是她给的,揭开伤疤的还是她。

“初雪,我想三年前你就已经清楚了吧。”万惜灵一对水灵的大眼中透出的确实与之及其相反的锋利。

时初雪微微一怔,果然,她是来揭她伤疤的。

然而,偏执的脾气偏偏上来。“清楚什么?”明明已经输了他,可自己却还要在她面前争取什么。

“呵。”万惜灵的嘴角轻轻一扯,很是不屑。时初雪,你还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我跟逸克三年前就已经订婚了。”

“三年前订婚?不好意思啊,我不关注国外信息。尤其是这种一锤子的信息,经常是看了就忘了。”时初雪强压心底涌上的阵阵疼痛,故作轻松地说道。

她是在讽刺他们订婚三年还没有下文吗?

愤怒,不悦满盈在万惜灵的一对大眼中,碍于公众场合又不能发火。“时初雪,你少在那说风凉话。我跟逸克已经决定好了,我们今年之内就会举行婚礼的。”

像是一根芒刺,倏地扎进心底。生疼。

时初雪蹙眉微颤,真的吗?

“什么时候说好的事情,我怎么不知道?”一个清冽的男生在两人的身后陡然响起。

倏然,男人的话像是一记清风拂过湖面,泛起阵阵涟漪。时初雪紧收的心缓缓平和下来。

“逸克~”万惜灵一个扭腰,就挽回上了顾逸克的手。

男人俊眉紧收,手臂稍稍用力。从女儿缠绕的臂膀中抽出。

“怎么了,逸克。”万惜灵面露不悦,眸光顺着顾逸克恶狠狠地投向几米外的时初雪。

轻轻抬眸,墓地一怔,他在看自己!

时初雪下意识地收回了目光。

“结婚的事情我没有跟你提过,而且短期内我也不想提上议程。所有先不要在外面散布谣言了,省的引起别人笑话。”顾逸克冷冷的语气中带着一种训诫,有似是有意的一种宣告。

他是在告诉自己吗?时初雪在心底浅笑,大概又是她的自作多情。

“走吧。”一晃神,顾逸克已经走到了她的身边。

时初雪猛一抬头,愣愣地轻吐:“去哪?”

“我今天的镜头只有一点,已经结束了。”男人看着她,解释道。

身后的万惜灵粉拳紧握,他对她讲话什么时候这么耐心过?

“惜灵,下面该是你的戏了。”

“好,我知道了。”万惜灵愤愤地望了一眼时初雪。

谈话间,时初雪已经跟在顾逸克身后,走了。

万惜灵更想追上去,顾逸克的声音就幽幽的传来:“快进去吧,不要让导演久等。”

无奈夹杂着愤怒,只得转身进入摄影棚。

夕阳的余光洒在顾逸克亚麻色的头发上,反射出耀眼光芒。男人宽大的身影笼罩着她,一种莫名的心安浮上心头。

时初雪恍惚间,仿佛她还是那个拥有他的少女。

暮地,顾逸克充满磁性的声音打破了时初雪浪漫的遐想。

“会开车吗?”男人一转头就看见她一脸沉醉地样子,嘴角带笑。有些后悔自己脱口而出想话。

“啊?哦,会。”话已出口,时初雪就感到了深深的悔意。

虽然,大二的时候,她就已经拿到了驾照,可是一直没有实践过。恐怕连怎么握方向盘都不清楚了。

“呐。”顾逸克修长的手指上挂着一枚钥匙,中间一个圈,一个人字形。

倒吸了一口冷气,时初雪还是硬着头皮接下来。

随即,男人坐进了车里。丢下两个字:“走吧。”

没得选择,她只能乖乖坐进驾驶座。

“那个,媛姐她们呢?”当自己和他被关进这么一个小空间时,她才发觉从刚才到现在只有她们两个人。

驾驶座上的男人忽的身子往侧边一倾,气息打在她的侧脸旁的空气中:“初雪,你才是我的贴、身、助理。”贴身两个字,男人很是强调。

“我知道了。你记好安全带。”时初雪将身子移向另一边,手顺势转动车钥匙。

男人嘴角带着浅笑,扣好安全带。然而,下一秒。他脸上的笑意尽失。

“呀~~~”眼看着就要撞上前面的树了,时初雪一个急转弯躲了过去。

然而,惊喜总是接连不断。

路障,大叔,告示牌……时初雪已经经受了多处的考验。车子还在飞驰着。

“初雪,慢一点。”顾逸克终于忍不住开口了。

心猛地一紧,脚下却更加用力。

“啊!为什么我慢不下来!”早已经被吓得心惊肉绽的时初雪尖叫道。

倏地,手背袭来一股温热。

顾逸克的手紧紧地包在她的手上,轻轻用力。

但是,车速怎么越来越快?顿了几秒,男人的视线落到时初雪潺潺发抖的腿上。

男人的手离开她的手,手背一阵微凉。

只听“咔——”一声,安全嗲解开的声音。

“啊!”随着一声惊叫,时初雪被顾逸克懒腰抱起。

下一秒,她的腿落到了另一双腿上面。惊魂甫定的她落入一个坚实的怀中。

伴随着一声长时间的刹车声。车子,终于停了。

脸紧紧地贴在男人温暖的胸前,一阵阵强有力的心跳声清晰地传入耳中。敲开了记忆的大门,恍惚间,她仿佛看见多年前的那个午后。她也曾这样静静地靠在他的怀里,听着他的心跳。

“初雪,你还好吗?”顾逸克轻柔的声音从头顶传来。

时初雪微微一愣,回过神来。暮地用手轻轻一推,是自己的脸离开顾逸克的怀抱。“没事。”

男人轻轻皱眉,似乎对她的举动很是不满。

“初雪,你刚才说的话是认真的吗?”

“什么话?”时初雪愣愣地问,不知他说的是哪一句。

一双深邃的俊眸紧紧地注视着她:“你说你不在意我跟万惜灵订婚的事情。那你是不是不生我气了?”

蹙眉微颤,这个男人总是能这样一针见血地挖出自己的痛楚。不在意?她怕是做不到。“我胡乱说的。”

“那你就是很在意我?”男略带兴奋的语气中尽显喜悦。

“我没这么说。”时初雪一慎,这男人还真会找空子。

顾逸克嘴角的笑意加深:“可我这样理解了。”

“我说了,我不在意。不对,我在意。”也不对,时初雪一时语塞,竟不知如何表达。心里恍如有一团丝线缠绕,剪不断,理还乱。

看着眼前的人儿结结巴巴的样子,顾逸克不禁失笑。

正如曾经,她的一颦一笑,总能轻易地牵动自己的心。

倏地,男人的头向下一倾。俊美的唇瓣轻柔地覆上时初雪粉嫩的薄唇。

他,又吻了她?

没有更多的深入,只是轻轻一触,带着温度。

身体暮地一阵,像是一股电流席卷全身,麻麻地,苏苏的。时初雪只觉脑中一片空白。

浅浅的,四唇分离。

“筱雅,承认吧。你还爱我。”男人充满磁性的声音从耳边直接穿进心底,像是一种蛊惑。

时初雪嗔圆了一双水眸,轻抿嘴唇。

你是疯了吗-卉茕

“滴滴——”一阵刺耳的喇叭声传来。

时初雪愣怔了一秒,双腿微微一抬,落在了男人长腿之余的狭小空间内。

“筱雅。”顾逸克轻声唤道。

“顾先生,我有些累。向你请半天假。我先走了。”语毕,时初雪打开车门,下了车。

一个娇小瘦弱的身影在视线中渐行渐远,聚成一个黑点。最后,消失不见。

顾逸克握在方向盘上的手越发的指节分明。

难道,他们真的回不去了吗?

秋天的风瑟瑟地拂过,落叶沙沙地飘落。

陡然映入眼帘的是一座两层楼的小平楼。黑绿的爬山虎布满墙面和阳台,斑驳累累的墙面将岁月的沉淀很分明的显示出来。

“已经过去这么久了吗?”时初雪定定地望着眼前凄凉景象,轻声呢喃道。

三年前,她卖了这座房子。

盛满阳光的阳台,破旧的木门,窗户…….似乎,这里的一切都有着关于他和她的回忆。

“你看,这是我们的家。”几个孩子趴在旁白墙上,用一块石头刻画着什么。

时初雪的心微微一颤。

记忆中的声音仿佛就如同在耳边响起一般,波光粼粼的目光像那扇破旧的木门望去。

暮地,蹙眉微颤。

褐色夹杂着黑色的木门上,有几条白色的长线。虽然模糊,却能肯定那是一个四四方方的形状。

那天,时初雪兴冲冲的冲进顾逸克的房间。

“哥哥,我想种向日葵。”因为学校一次偶然的生物课,时筱雅竟一发不可收拾的迷上了向日葵。

椅子上的顾逸克手里拿着一本数学论,薄唇轻启:“那就种啊。”在他看来,这是一个很容易达到的心愿。

时筱雅将他手里的书一把拿下拍在桌子上,略带生气的语气:“这不是没地方种嘛。”

“没地方。”顾逸克轻声重复着她的话,眼神中透着超乎年龄的沉稳。

“嗯~”时筱雅微微嘟嘴,有些泄气。

忽然,顾逸克修长的手指勾上她的小手。

时手上传来的温度让时筱雅的心猛地一抖,这已经是不知道第几次,他让她有心跳加快的感觉了。

“筱雅,你放心。以后我一定买一个有院子的大房子,让你能种一整个院子的向日葵。”少年微微扬起嘴角的浅笑是记忆中最美的那抹夕阳。

时筱雅魔怔般地轻轻点头。

之后的某一天,时筱雅忽然把顾逸克拉到木门前。

赫然入目的是一间用白色粉笔画上去的房子。

最引人瞩目的就是那个房子外的大院子,里面密密麻麻地画了一院子的向日葵。

“哥,以后我们就住在这样的房子里,好不好。”少女灵动的双眸眨巴着,满是期待。

下一秒,却是当头的一盆冷水。

“不好,这房子太丑。”顾逸克丢下这句话,双手插进兜里就往房间里走。

留下时筱雅一个人在门口嘟着嘴,愤愤地看着他的背影。

倏地,肩上多了几分重量,一阵暖意袭来。

“筱雅。”头顶传来一声轻唤。

时初雪的身体猛地一紧,迅速转了过来:“逸克。”

下一秒,光亮的水眸如同天上坠落的星星,失去了光亮。“薄空,以后不要叫我那个名字了。”

这个名字难道只有他可以叫吗?易薄空愣怔了几秒,才尴尬地扯开俊美的薄唇:“初雪,你还好吗?”

时初雪轻笑以掩饰内心的尴尬。

男人将深眸转向眼前的房子,这里,他只来过一次。是和申瑾然陪同她来卖房子那次。除此之外,自己跟这里似乎没有丝毫的关系。

可是,房子卖掉的那天。时筱雅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哭了一整夜。

这个地方,大概是她和那个叫顾逸克的男人所有回忆所在吧。

“薄空,你怎么会来这里?”时初雪轻声问道。

易薄空将视线转回到她的身上,回答道:“我去家里找你,你不在。我想,你也只能来这里了吧。”

“哦。”时初雪应声,低头。

一时间,话题又断掉了。

男人的俊眉悄然锁上。跟自己在一起,她永远是这样沉默寡言。就连表情都不曾有丰富过。倏地,像是想起了什么事情。

“你去当他的助理了?”易薄空问出这句话,带着丝丝的质问。

时初雪微愣,有一种做了坏事被抓包的感觉。一个“嗯”,从喉咙里挤出。

“你疯了吗?”易薄空的声音中多了一分斥责。

疯了?自己怕是真的疯了。时初雪干涩的喉咙微微吐出几个字:“公司的安排。”

“我认识那家杂志社的老版,我帮他说,让他把你调回去。”易薄空几乎想都没有想就脱空而出,像是早就已经在嘴边的话。

“可是……”

“你不用担心工作的事情,你不会被开除的。”易薄空的语气韩式坚定。

“这份工作的薪水足以让我承担我妈的医药费。”

“阿姨的医药费我和瑾然会帮你的。”

时初雪猛一抬眸,小嘴微张:“不用麻烦。这份工作,我做的还行。”

下一秒,男人的双手紧紧地握住她的肩膀。那股力量几乎是要把她捏碎。

“时初雪,你到底是工作做得顺利。还是,你享受待在顾逸克的身边?”

一针见血,像是埋在心底下的秘密被人瞬间翻起来,晾在阳光下。丝毫没有遮掩。

男人鹰隼般的深眸紧紧追视着时初雪逃窜的眸光,发出几近沙哑的声音:“初雪,你醒一醒。那个男人他已经订婚了,她的未婚妻是国际巨星万惜灵!”

恍如一声晴天霹雳,一盆冷书毫不留情地从头顶浇了下来。一直寒到心底。

“订婚了…….”浅张的一张小嘴,满盈泪水的眼眶陡然落下两滴晶莹的泪水,顺着瘦削的脸颊滑落。

是啊,他已经不属于自己了。

明明很清楚这一点,可每次他一对自己好,她就会将所有的心灰和意冷抛之脑后。然后堂而皇之的产生要跟他在一起的荒唐想法。

时初雪,你能不能有点出息。

下一秒,易薄空将身前的人儿拥入怀中。浅浅地声音轻柔地飘过她:“初雪,你哭吧。哭完了,忘了他。”

一时间,心痛如翻江倒海般涌上心头。她绝望地低下头,任凭眼泪在眼底压抑着狂奔。

平房不远处的某条巷子口,一辆黑色的车子里坐着一个男人。如夜空般旷远深邃的黑眸紧紧地盯着两人,俊眉紧锁。

时筱雅,你不肯回到我身边。是因为这个男人吗?

顾逸克紧紧握着双拳抵在方向盘上,似乎下一刻就会将手下的东西粉碎。

“给我查一下叫易薄空的男人。”

陡然,一声车子启动的声音,巷口只剩一片漆黑。

笔直的公路上,黑色宾利飞驰着,像是在发泄某种愤怒。

“嘣——”一个花瓶落地,四分五裂。

“时初雪!为什么用魂不散。”万惜灵将茶几上的东西统统推倒在地。

“小姐,你受伤了。”佣人战战兢兢地站在一旁,劝也不是,不劝到时候麻烦的还是自己。

锋利的眸光陡然向说话的女人射去,那种愤怒挤压的怒火,仿佛下一秒就会将视线中的一切烧为灰烬。

“给我滚!”

一声厉吼后,偌大的房间里只剩下万惜灵一人垂坐在地上。

“叮——”手机响起。

眸光瞥到屏幕上爸爸二字,充斥着怒火的眼光瞬间发光。“爸~”

“怎么了,我的小公主。”中年男人成熟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

万惜灵嘟着嘴巴,带着哭腔:“爸,逸克回国又跟那个狐狸精混在一起了。”

“那个狐狸精?往他身边粘的人爸不是都帮你打压或者封杀了吗?”

“就是他那个从小一块长大的女人,那个女人现在是逸克的助理。两个人每天都黏在一起。”万惜灵一想到顾逸克跟时初雪一前一后的样子,肚子里就满憋着火。

“哎呦,我的小公主,你别忘了。顾逸克是爸爸公司的艺人,只要他合同还没到期。他就得听爸爸的,我马上把他的助理换成一个男的。好不好?”一听到女儿哭,万氏娱乐公司的总裁万方熊就心碎一地。

“不好。”万惜灵很是坚定,引得她爸一丝诧异。“如果你现在要换人,逸克肯定觉得是我搞的鬼。那给他的印象都不好啊。”

万方熊顿了顿,思忖片刻才开口:“那宝贝,你想怎么样?”

万惜灵的眸子闪过一丝羞涩,浅声道:“爸,我们都订婚三年了。能不能……”

“呵呵呵呵,我的宝贝女儿是想嫁人了是吗?”万惜灵一开口,万方熊就了解了她的意思。

“哎呀爸,别取笑我。你倒是给我想想办法呀!”

万方熊收起笑容,语气很是轻松:“知道了,这件事情我会处理的。你就安心在逸克身边待着吧。”

“嗯!谢谢爸爸。”语毕,电话挂断。

暮地,地上乱七八糟的景象引入眼眸。

“人呢,都死哪去了~给我收拾了!”

话音刚落,一排穿着统一制服的人推门而入。开始收拾。

万惜灵满意地看着漆黑的手机屏幕,露出一丝阴笑。恍如深夜的一声浅叫,令人毛骨悚然。

小说《霸道巨星是竹马》 第10章 承认吧,你还爱我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
男神频道
女神频道

更多标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