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周晓东阅读
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三生叹:凤引九天
三生叹:凤引九天

三生叹:凤引九天

分类: 幻想时空

更新时间:2021-04-04 18:56:37

作者:佚名

来源:掌中云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三生叹:凤引九天目录试看

全部章节

三生叹:凤引九天介绍

《三生叹:凤引九天》的主要情节是:彼时那弓着身子候在一边的白发老人得了吩咐,便低着头上前来,自徒儿的手中拿过了软垫置于我的手背下,又化出了一枚干净的白帕子搭在了我的脉口,很是有模有样的立在我的面前,边捋着胡子边给我号脉。手指从胡须上来回捋了有四五次,老医神眯上眼睛,一副事有蹊跷的模样。正襟危坐的青年男子等候了少顷,终是忍不住的开口问道:“知潆她,身子可有什么问题?”

书友点评:

很好看的一本幻想时空小说,很温馨很搞笑 赞赞的,加油^0^~

章节试看:

三生叹:凤引九天:赤凰纱衣

“怪不得这衣衫瞧着完好无损。”我低头仔细看了眼昔日破损的地方,线脉严丝合缝,全无修补过的迹象,赤凰纱,这可不是一件随随便便就可修补的衣裙,若真可轻易为之,我也不会将它压在箱底数万年。此衣乃是捻九天每天红日初升的第一缕赤金光罗织而成,以赤金光为丝,修补这么一小块,至少需要几千根,而并非是每日的第一缕赤金光,都可被人轻易采下来,我以前亦尝试过再去采集,可三百年来,也只得了那么一两缕。若想修补它,线与手艺,缺一不可。

青丝累成发髻,小宫女取了枚殷红色的玉簪别进了我的发间,又再饰上几朵娇俏绢花,简单一打扮,我还是当年那只年轻貌美的老凤凰!

“奴婢以前在帝君的寝殿中偷偷瞧过凤祖大人的画像,画像上的风祖大人,很是清冷,虽为貌美无双的女子,可眼神坚毅,英姿飒爽,尤是着战袍提银枪上阵杀敌的模样,让奴婢委实仰慕。在帝君的描述里,凤祖大人一直都是高冷绝尘,不食人间烟火,一者可匹敌天界数十万天兵天将的存在。今日有幸得见风祖大人真容,奴婢却发现,凤祖大人……倒没有奴婢们脑海里的那抹影子清冷。”

我抬指抚了抚发间的绢花,弯唇轻飘飘道:“你们帝君,以前,提起过本座?”

小宫女点头,抿了抿唇,一五一十道:“奴婢侍奉在帝君身边有些年头了,前些年,偶然间从帝君的口中听到过关于凤凰之祖的事情,帝君说……凤祖大人是天底下最坚强的女子,上阵杀敌,堪比男儿郎,最善造兵器一类,经由凤祖大人之手的兵器,柄柄皆入上古神器史,名列前茅。祖神大人以前最为宠爱的小辈,便是凤祖大人。”

还晓得在宫女的面前夸赞我,这算是在缅怀么?

我自嘲的笑了笑:“以前的光辉,算不得什么。我若是个真有本事的神仙,倒也不至于把自己睡糊涂了,甚至连自己是如何沉睡,如何变成这个模样的,都不晓得。”

“凤祖大人勿要担忧,帝君已经请了医神大人前来为凤祖大人诊脉,此刻已在崇云殿候着了。医神大人医术高明,一定有办法让凤祖大人好起来的!”

瞧着镜中小宫女眼神坚定的模样,我苦笑着点头,手中把玩着一只琉璃小花钗,好起来又如何,如今借着失忆的名头,我尚还能装作与他重回昔年,和睦相处,还能这般近距离的赖在他身边,待一切都水落石出后,我当真不晓得,该怎么说服自己,原谅他当年的薄情……

一番梳洗打扮,收拾妥当后,我方离开温泉殿,镇定自若的再次出现在崇云殿众仙家的面前。

我苏醒的事,当下也只有太清境与玉清境两处知晓,且他自一回来便在为了我的事情忙内忙外,我猜测他还没来得及把我已经重生的事情上奏他那个天帝侄子,而此刻能出现在崇云殿的仙人,我想,应是他的自己人。

医神带着半人高的小童子弓着身候在一边,而殿正央负手而立的男子左右两侧,则各站着一名神官与一名仙伯。

见我入了殿,仙人们扣袖恭敬行了个揖手礼,殿中央身着墨青色长衣的男子亦是转过身来,视线与我的视线交融,恍若陡然间失了神魂,怔住了身子。

这样的我,不晓得他是否也会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我天性不爱拘束,只简单的挥了挥手,示意他们起身,随后便在殿一侧寻了个位置坐下来,捞了捞袖子,把手腕露出来:“把脉么?过来就是。不过文宵,咱们可说好,把脉可行,若是还给我开一堆药方子送一堆乌漆八黑的草药,我可不喝了。”

老医神与他相视一眼,他稍缓了缓,慢步行至我的身边,亦是坐下,淡声安抚道:“好,都依你。这次只是简单的诊脉,看看你的身子可有恢复如常,若是没有,我再陪着你,助你闭关修炼。”

“闭关修炼?”我不乐意的叹了口气,揉揉眉心,慵懒道:“我这才醒过来,便又要闭关修炼,是否忒无趣了些。我的身子,我自是最清楚不过,即便是灵息没有全部重归身躯,也无需多久便可自行恢复,你我都是集天地灵气幻化而成的神仙,泰半时候都用不着闭关修炼的,除非,是仙元大损……但我觉着,我如今除却灵力蓄养的有些慢,其他的,并无不适之处。”

“你沉睡了二十八万年,当下尚不知你沉睡之前是否身有重伤未愈,且我先前暗中探了你的灵脉,发现你的身子比二十八万年前羸弱了许多,还是请医神来替你把把脉,我比较安心。”

看在他如此……牵挂我的份上,我抿了抿干涩的唇,与那白发苍苍的耄耋老者淡然道:“那便有劳医神大人了。”

彼时那弓着身子候在一边的白发老人得了吩咐,便低着头上前来,自徒儿的手中拿过了软垫置于我的手背下,又化出了一枚干净的白帕子搭在了我的脉口,很是有模有样的立在我的面前,边捋着胡子边给我号脉。

手指从胡须上来回捋了有四五次,老医神眯上眼睛,一副事有蹊跷的模样。正襟危坐的青年男子等候了少顷,终是忍不住的开口问道:“知潆她,身子可有什么问题?”

老医神总算顿下了手上捋胡子的动作,摁在脉搏上的两根手指抬起,尔后又再于指尖施法,携一道银光直入我的灵台。光泽入灵台的那一瞬,我恍然有些晕,身子一晃,好在及时扶住了身旁的茶几,这方勉强稳住了身子。老医神施法施的迅速,未待多时,便手一挥,灵力再次从我的灵台内抽了回去。

而收回灵力的那一刻,老医神亦是脸色陡然煞白,惶恐的往后连退了两三步。身畔男子见他如此反应,自是拎起了半颗心,敛眉凝重再问道:“到底怎么回事,还望医神大人据实相告。”

白发老者抬头意味深长的看了眼他,后又与另一侧的白衣神官相视一眼,磨磨蹭蹭的为难拱手禀报:“凤祖大人,她的身子着实受了很重的内伤,元神亦是有损,即便是沉睡修养了二十八万年,可因着本体伤势太过严重,以至于灵魂元神,暂且虚弱的很。不过……这都不是最为要紧的,魂体虚弱多用仙药休养便是,麻烦的是……”白发老者将目光放在了我的身上,小心试探道:“小神斗胆请问凤祖大人,凤祖大人的内丹,为何不复存在了?”

“内丹……”我皱眉低头,而身畔的青衣男人闻之亦惊,垂眸看着我:“内丹?知潆,你的内丹呢?”

三生叹:凤引九天:到底是怎么死的

我昂头,对上他那双清明如水般的眸子,不由于心中一阵苦笑,我的内丹在何处,文宵你竟是不知,我的内丹,可是存于你的体中,整整二十八万年了。奈何这些真相,我暂且还不能说出来。牵强的弯了弯唇角,我装作不知情的摇了摇头:“我,不知道。以前的许多事情我都记不起来了,出安华池的时候我也感觉到了自己的内丹不在身体中,可我想不起来内丹是何时丢了,我本来还打算来问一问你,我以为,你也许会知道的。不过现在看起来,你也不晓得我的内丹去了何处。”

“内丹乃是集仙者一身修为精元凝聚而成的圣物,昔日在斓沂州战场,你曾亲自带兵上过战场,且还死里逃生过一回,那时候你若没了内丹,必是撑不了太多时日。可见你的内丹,是后面那两个月内不见的……”他眸光渐黯的凝视着我,沉声将话继续说下去,“然最后那两个月里,你一直在树牢,寸步未离,你的内丹,到底是如何弄丢的?”

他倒是将当年我死之前的事情记得清清楚楚,看来,还不曾忘恩负义到我想象的那个地步。施法拂去手腕上的白帕子,我偏头有意装出委屈的模样,轻答道:“这个,我不记得了。”缓了缓,又单纯的问道:“对了文宵,我听小玄说,我好像在二十八万年前便已经死了……听说是战死沙场的。但我总觉得,依着我的本事,倒不至于在战场上被人砍死那么脓包,这其中必定有什么隐情对不对?文宵,我到底,是怎么死的?”

提到我是如何死的这个问题,他的脸色果然变得更加难看了,有意避开我的目光,他沉默了许久,好半晌才再有勇气抬眸直视我,略为心虚的安抚着我:“知潆想多了,其中并无什么隐情,你是中了敌人的埋伏,这方不幸殒命。”顿了顿,再补充道:“没有保护好你,是我的错。”

中了敌人埋伏而殒命的这个死因,说出去,倒总比我勾结魔族,死的不明不白要好听。只是既要给我个好听的死法,那为何要有意隐瞒事情真相,还将我从上古战神册上除名,这可比他当年收我将印,要让人心寒的多。

扭过头去,我打算换个话题,便瞧了眼医神他老人家,续探问下去:“本座这几日试过,即便没有内丹,灵力也已然恢复了五六成,我是凤凰之身,采天地灵华而修炼,有无内丹不过也只是功力高低之区分。既然我上辈子是战死的,那元神有伤,也不是什么新鲜事。依医神高见,本座可有再闭关修炼的必要?”

老医神习惯性的捋了捋胡子,叹道:“能够与帝君一同闭关修炼,有帝君的帮助,自是最好。小神探过了,凤祖大人的元神损伤甚是严重,但好在,凤祖大人的元神强大,暂且还没有什么大碍。如若凤祖大人不愿闭关修炼,自还有第二条路。”

我挽了挽袖子,想也未想便启唇道:“那就按第二条路来吧。”于我来说,现下只要不闭关修炼,什么都好商量。毕竟我这个死而复生的神仙,之前可是在安华池内足足躺了二十八万年。好不容易能有机会醒来看看外面的模样,我可不想这么快又被人给关进了黑屋子里……哎,死而复生,实则是件很没底的幸事,毕竟,谁也不晓得自己的再世重生,到底是场回光返照,还是因为老天爷在开玩笑,打算寻个特别的机会,让我再死一次。

老医神见我决择果断,是以缓缓道出了第二个选择:“这第二条路呢,便是以仙丹滋养躯体,辅以草药,如此长年累月的疗养,只消上数千年,应是便可痊愈。但碍于凤祖大人的内丹丢失,这灵力自也不是那般容易重回本体的,当下,只能先请凤祖大人按时服药,如此方能静观其效。”

“说来说去,竟又是诓着本座吃药。”我抬手支颐,心中委实不大痛快,身畔的某尊神此刻却是气定神闲,很是好心的同我商量道:“既是不愿吃药,那便只能乖乖听话,闭关修炼了。其实以你如今身子的情况,闭关修炼诚然乃是最为妥当的法子,最多两三百年……有我陪在你身畔,你至少不会孤独的慌。”

“那也不好。”我一口反驳了他,拧着袖子忧愁道:“我这才初醒过来,外面的世界尚未能多看几眼,你便又要我闭关修炼,两三百年,于你来言或许只是弹指一瞬间,可于我而言……我死后重生,连自己还能勉强活多少年月都不晓得。曾经,我也想过以后的日子还长,有许多事情都不急于一时,但现在,我方明白,世间之美好,宜尽早观之,世间之牵挂,亦尽早表之,若不然,迟了便没有机会了。上天给了我一次这般好的运气,让我重生,可未必,会再给我第二次。”

他听出了我话中的深意,思纣了少时,方抬袖示意身后老仙伯,“少时随医神大人前去府上拿药,吩咐膳房,单独辟一间药庐出来。”

看来他是打定主意了,我抬袖掩唇咳了咳,心虚的尝试着争取,“那个,我觉得我的身子挺好,服些仙丹便够了,草药一类,或可缓一缓。”

他目光黯沉的转看住我,语气坚定不容置喙的启唇与我道:“不可,我答应你,不逼着你闭关修炼,但这药,是必然要服用的。你元神受损严重,若是不服药,他日再逢变故,可是会有魂飞魄散的危险。”瞧我模样心不甘情不愿,他又握住了我的手,软下语气好言相劝:“你可知,我盼了二十八万多年,这才将你给盼回来。这一次,无论如何,我都不会再让你有一点损失了。”

他说,他盼了我二十八万年?这些年里,他一直都在念着我,等着我?我痴傻的昂头,目光定格在他那张俊逸非凡,棱角清晰的容颜上……可他,又有什么理由,来如此牵挂我?二十八万年前的决绝,二十八万年后的款款柔情,到底,是什么理由改变了他,改变了我所熟悉的那个青衣少年……

老医神收了东西放回药箱,又打小童子手里取过了提前准备好的仙药,呈上一只乳白色小瓷瓶,送至青衣尊神的面前:“此乃回元仙丹,每日服上一粒,有稳固心魂的作用。至于剩下的草药,小神回府后便着手调配,待调配好,便交由风誉仙伯送呈玉清境。另外,小神还有些话,要嘱咐帝君。”白发老者一派替我发愁的昂头,用着慈爱的目光看我,叹道:“凤祖大人元神受损极为严重,往往元神有损的神仙,是会出现暂时失忆的情况。不过不碍事,待凤祖大人元神之伤好一些,那些记忆,大抵便会慢慢恢复。当下最为要紧的是,凤祖大人将苏醒,不宜常动用高深法术,三魂六魄的稳固性,尚不能判断,故而还请帝君大人代为仔细照顾,不能让凤祖大人劳神,亦是不能刺激到凤祖大人。”

不能让我劳神,还不能刺激到我,这是打算将我当个稀奇珍宝供奉着?啧,老医神此话,我甚是爱听!

小说《三生叹:凤引九天》 第11章 赤凰纱衣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
男神频道
女神频道

更多标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