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周晓东阅读
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言情 > 他来时,暮色降临
他来时,暮色降临

他来时,暮色降临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2021-01-21 19:38:17

作者:孙静

来源:微阅云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他来时,暮色降临目录试看

全部章节

他来时,暮色降临介绍

《他来时,暮色降临》主要说的事情,看看孙静是怎么讲的:手机铃声停了,没过两秒又锲而不舍的响起。 钟意听不得这声音,开始头疼。 但对方似乎存心跟她博弈,持续不断的打。 她烦燥,扶着浴缸站起,跑到卧室拿起震动的手机。 来电显示是“以琛”,她停顿半秒,接起,“穆以琛?” 他是缺钱了,还是惹事了? 流产后,她甚至没找医生,浑身是血的逃回别墅,更别提做手术的事情。她隔绝外界的眼一切,每天做着无聊又细致的事情,等着死亡来临。

书友点评:

很棒!很棒!很棒!孙静这本书的故事内容太精彩了!看了还想看!

章节试看:

5-   即便是我的孩子,我也不要

  林筱雅怀孕后更想上位,看到钟意和别的男人亲近别提多高兴。她故意推穆以琛,“以琛,这是不是你家里那个黄脸婆啊?”

  穆以琛不耐烦的看过去,看到苏远后变得愤怒,仍记得哄林筱雅,“你怀孕了,不能动气,站在这里等我。我去跟她说,我们已经形同离婚,你放心。”

  林筱雅娇羞的点头,心里诅咒钟意不得好死。

  见穆以琛过来,钟意推苏远,低声哀求,“你走,苏远,你走……”

  但是迟了。

  穆以琛堵在两人面前,目光淬冰似的落在钟意脸上,“钟意,我倒忘了,没了肖禾,你还有苏远。”

  肖禾……

  钟意忽然想起,那一年肖禾闯入教室,抱着一大束花,面红耳赤的看她,“钟意,我……我喜欢你,你能跟我在一起吗?”

  男孩子唇红齿白,眼角还有一颗勾人的痣。

  她的表情彻底激怒穆以琛,“钟意,你还想着肖禾!”

  苏远扯松领带,一拳砸过去,“穆以琛,钟意但凡想着肖禾,还能嫁给你?”

  “关你什么事!”穆以琛躲过拳头,同时揪住苏远的领带,“你有什么资格打我!”

  苏远斯文,根本打不过穆以琛,完全被打,挨了几拳后,吐了口血水,他说:“那你知不知道……”

  钟意怀了你的孩子,胃癌晚期却不愿意上手术台。

  “苏远!”钟意惊叫,上前拽过他,直接跪下,“你能不能走……我会管好我自己的……你走吧!”

  苏远满脸是血,但心里更痛。

  放弃肖禾、气死父亲、罔顾悖德,死活要嫁给穆以琛的钟意,怎么可能会有那么一秒不站在穆以琛身边呢。

  苏远实在不忍心再伤害钟意,涩然,“好,我走。钟意,我走。”

  钟意松开手,苏远狼狈的离开。

  穆以琛冷眼旁观,看到钟意跪坐在地上哭,更厌恶这个女人。

  “天呐!”林筱雅瞥见落在穆以琛脚边的化验单,“姐姐,你怀孕了!”

  林筱雅恨得不行,这个老女人,还是逼着穆以琛睡|她,没想到老成这样,居然还能怀孕!

  摸不清穆以琛的情绪,林筱雅只好跪在钟意旁边,“姐姐,你怀孕了是好事呀,怎么不告诉以琛呢?你怎么告诉别人呀。我爱以琛,但愿意和你一起照顾他的。姐姐,别哭了,怀孕不能哭……”

  果然,穆以琛起疑:钟意怀孕,联系的是苏远。

  穆以琛一把提起钟意,“钟意,你怀的是肖禾的孩子?还是苏远的?”

  钟意震惊,“穆以琛,你在说什么?”

  “你现在这副模样,肖禾是看不上了。”他恶毒的说,“所以,我不愿意碰你,你不甘寂寞,找了苏远?难怪他这么在意你!”

  挑拨成功,林筱雅假惺惺护着钟意,“以琛,你怎么能这么说呢……姐姐怀的,肯定是你的孩子啊。姐姐虽然三十多了,但还是挺好看的,有追求者是正常的。孩子,一定是你的。你别生气,我们一起养,好不好?”

  穆以琛回:“林筱雅,你太善良了,不知道这个女人有多恶心!”

  钟意苦笑:多恶心呢?现在想想,真的恶心!

  腹部突然绞痛,她想解释,也没有力气。

  穆以琛当她心虚,提着她走进最近的病房。

  林筱雅想跟进去演戏,直接被关在外面。

  被扔在病床上,钟意有些害怕,“穆以琛,你要干什么?”

  反锁房门,穆以琛拿出本来为林筱雅准备的堕胎药,“帮你流产。”

  手肘撑着床,钟意往床头退,“穆以琛,不要,我怀的是你的孩子!是你的!你可以做亲子鉴定!”

  “即便是我的,”穆以琛单膝抵在床沿,左手抠开她的嘴,右手将药丸塞进去,“我也不要,你也不配!”

6-   如果我走了

  苦涩的药味漫开在舌尖,钟意不想咽下去,但穆以琛一颗一颗塞进来,还灌了她大半杯水。

  腹部的绞痛加剧,钟意痛到耳鸣。

  她翻过身,趴在床上,木然的抠着嗓子眼。

  她好像能感觉到,她和穆以琛的孩子,正一点点流逝。

  呛得脸颊通红,她砸在床上,目光涣散,“穆以琛,对不起,是我错了。是我痴心妄想。”

  注定要死的人,为什么觉得能生下孩子,能把孩子当救赎呢?

  早就在婚姻里走远的男人,为什么要念念不忘呢?

  “穆以琛,我们离婚。别墅是我的,请你带着你的小三,离开我的别墅。”

  穆以琛冷漠:“如你所愿。”

  ——

  一周后,钟意跪在浴缸前,扯出瓷砖缝隙的落发。

  穆以琛害死他们的孩子后,彻底厌倦她,带着林筱雅离开别墅,再没回来过。

  虽然他们没有正式离婚,但已经开始分居。

  听到手机铃声,她没有动的想法,又揪起攀在浴缸上的长发。

  这几天,似乎要把她一生的头发都给掉光!

  手机铃声停了,没过两秒又锲而不舍的响起。

  钟意听不得这声音,开始头疼。

  但对方似乎存心跟她博弈,持续不断的打。

  她烦燥,扶着浴缸站起,跑到卧室拿起震动的手机。

  来电显示是“以琛”,她停顿半秒,接起,“穆以琛?”

  他是缺钱了,还是惹事了?

  流产后,她甚至没找医生,浑身是血的逃回别墅,更别提做手术的事情。她隔绝外界的眼一切,每天做着无聊又细致的事情,等着死亡来临。

  再次想到穆以琛,她居然不恨了。

  每个辗转难眠的深夜,她都希望穆以琛在她身边,哪怕只能听到他的呼吸声,她都满足。

  “钟意,你的野男人找我麻烦,我现在在警察局!”

  穆以琛这种几乎颐指气使的口气,让钟意以为回到了几年前,他还是跟在她身后喊她“姐”却霸着她不准她谈恋爱的男孩子。

  以为她装死,穆以琛不耐烦的重复:“钟意,我在警察局,被苏远害的!”

  钟意扯动喉咙,“好,我来。”

  上次苏远和穆以琛不欢而散,她怕苏远真要用法律武器对付穆以琛。穆以琛年轻气盛,尤其容易冲动,在警察局绝对不是苏远的对手。

  不照镜子,她也能想象到如今病弱苍白的自己。

  帽子、围巾、手套,长外套,遮得只露出半张脸,她才背上包赶去警察局。

  苏远在医院碰到穆以琛和林筱雅,估计穆以琛还在气苏远给他“戴绿帽子”,又把他打得头破血流。

  这次钟意不在,苏远果断报警。

  穆以琛心里有气,恶意找来钟意。

  钟意毫无意外地恳乞苏远放过穆以琛,穆以琛眉目凌厉,藏不住得意。

  穆以琛满腔怒火无处发泄,又心疼钟意将死的卑微,最终放弃。

  钟意试探的牵住穆以琛的手,他没抗拒,她贪婪的握紧。

  冷风刮来,她踩在台阶上,拿出叠好的手帕,专注轻柔的擦拭他嘴角的血。

  穆以琛不太自在,但是没躲,不知道想起了什么,僵着表情不动弹,也不去看钟意的温柔。

  她目光缱绻,自然而然的,“以琛,如果我走了,你照顾好自己,知道吗?”

小说《他来时,暮色降临》 第5章    即便是我的孩子,我也不要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
男神频道
女神频道

更多标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