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周晓东阅读
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明第一军库
大明第一军库

大明第一军库

分类: 历史军事

更新时间:2021-03-04 12:30:07

作者:佚名

来源:掌中云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大明第一军库目录试看

全部章节

大明第一军库介绍

《大明第一军库》小说情节波澜壮阔,主要说的是:眼见少爷并不是生自己的气,巧音马上是破涕为笑,“少爷没有怪巧音吗?”“少爷疼你都来不及,怎么会怪你。”杨晨东继续帮其擦拭着流下的眼泪,只有眼角的余光在时刻注意着身后之事。他的身上自然不可能只带了一把手枪,这本就是他的习惯。刚才把枪放在那里,不过就是为了试探。虎芒出去寻找练武的家丁已经有一段日子了,可一直没有传回消息,这让他感叹着人才的难找。今天看着高雄那义气的一面,尤其是表现出来的能力,便有了收服之意。而这不过就是试探罢了。

书友点评:

《大明第一军库》写的很感人的一本书,我几乎都是流着泪看完的。写的很接地气

章节试看:

大明第一军库第9章试读

“如假包换。”杨晨东有意的一呲牙,承认了自己的身份。“那么说说吧,接下来我要怎么惩罚你们?”

“大家一起上,他只有一个人,这么近的距离我就不相信他...”突然间有人打断了杨晨东之言,尔后最靠左边的一个汉子在不断的高喝下就准备冲上来。只是他的话都未等说完,便步了刚才那两人的后尘,扑通一声闷倒在了地上,就此在没了生息。

“难道之前的警告还不够?”杨晨东的目光一扫而过,接着在高雄等人身上一一看去问着,“还有谁?想死的说话,我马上就成全他。”

这一回高雄终于看出了端倪,发现那个杀他兄弟之人的武器竟然就是那把看似毫不起眼,体积也极小的铁枪。

要说枪铳他并非没有见过,明朝就有火器营,也叫做神机营,那里的士兵玩的就是火铳,听说如果打的准了,八十步外就可取人性命。甚至他还有幸见过一次。只记得地东西一打一股烟,动静可是不小,又没有连贯性,且准头更差,哪里又像这个东西,不仅体积小,易隐藏,更有如此的准确性?

“你这是火枪?”带着一脑子的疑惑,高雄忍不住好奇的问着。

对于高雄的观察力,杨晨东真是有些欣赏了。一是能够审时度视,眼见情况不妙,就主动示弱,站了出来。二,敢于主动站出来,便说明还是有一定的责任心,至少不是那种怕事的鼠辈。至于最后一点的观察力,那更是不俗,其它人都弄不清发生了什么,还有害怕的时候,他确可以看出事情的关键。

倘若是在后世,遇到这样的人,杨晨东甚至会想着办法让他进入军队,好好训练一番的话,定然会是不错的苗子。

“哎,有些可惜了。”但一想到高雄的身份,杨晨东就轻摇了摇头,这些人终是海匪,是敌人呀。

说着话,杨晨东的枪眼就轻轻转动,瞄准了最左边的那名海匪,他是要通过点名的方式,一一毙敌了。

“扑通。”很干脆的声音传出,高雄在看到杨晨东的动作之后,果断的跪在了地上。“六少爷,我们并非是什么坏人,都是为生活所迫。这些兄弟更是穷苦人出身,都是因为在家乡活不下去了,不然的话谁愿意把脑袋拐在裤腰带上,去做有今天没明天的海匪呀。今天来这里,是我们兄弟不对,是我们瞎了眼,事情全是我们的错,我们也应该受到惩罚,只是事情是我起的头,如果一定要死,杀我一人就可以,其它兄弟还请六少爷高抬贵手留下一条贱命,让他们当牛做马都可以的。”

很利索的说完了这些话后的高雄就把头向地面上磕上,通通通仅是几下之后,鲜血就顺着额头流了出来,一发而不可收拾。

“大哥,要死一起死,大不了十八年后还是一条好汉。”其它六位兄弟眼见一向在他们眼中宁折不屈的高雄,这一刻有如一个无助的孩子般不住的跪地磕头,都被感动了,一个个也是跟着把头向地上磕去,一时间,整个后院中传来了嘈杂的撞击地面的声音。

“少爷,他们也挺可怜的呢。”此时,便是一直在后面哆嗦的巧音都忍不住去替这些人求情了。她不是没有受到伤害吗?再说了,对方已经死了三个人,在善良的巧音眼中,错了也惩罚了,是可以饶一条性命的。

“够了。”眼见连巧音都这般去说,杨晨东、突然一声厉喝,此声在寂静的夜晚尤为响亮,这一声喊也震得高雄他们一个个抬起头,不知所措。

同时这一声喊也震得巧音愣在了当场,随后眼泪就要止不住的顺着眼角向外流去。显然她以为自己说错了话,惹得少爷不高兴了。

谁成想,下一刻杨晨东、突然由椅子上起身,手枪也被随意的放在了椅子上,随后变戏法般的拿出了一条手帕向着巧音的眼角上拭擦着,“傻丫头,哭什么,我又没有说你,眼睛哭肿了就不好看了哦。”

实话实说,巧音虽然只有十五岁的年纪,但应该凸的地方凸,应该凹的地方凹,且加上本就长相甜美,倒也是一个美人胚子。这些日子的朝夕相处,更是让他了解到她的善良,哪里又会忍心去惹哭对方呢?

眼见少爷并不是生自己的气,巧音马上是破涕为笑,“少爷没有怪巧音吗?”

“少爷疼你都来不及,怎么会怪你。”杨晨东继续帮其擦拭着流下的眼泪,只有眼角的余光在时刻注意着身后之事。他的身上自然不可能只带了一把手枪,这本就是他的习惯。刚才把枪放在那里,不过就是为了试探。

虎芒出去寻找练武的家丁已经有一段日子了,可一直没有传回消息,这让他感叹着人才的难找。今天看着高雄那义气的一面,尤其是表现出来的能力,便有了收服之意。而这不过就是试探罢了。

当然,这种试探是有限度的,倘若对方刚才只是为了求饶,那现在有机会在眼前,势必会拼力一击的,要是那样,他不介意转身就一个个点名报销了这些匪人。

试探也有了,结果还是让杨晨东满意的。在他安抚着巧音的时候,七个人都没有什么动作,或许是他们真的被自己杀怕了,又或许是因为他们真是忠义之士,即然求饶,就不会在做对不起别人的事情。

但不管是什么样的结果,都证明着这些人可用,即是这样,杨晨东当然也会试着去说服这些人为自己所用了。

这些人可是海匪,也就是海盗,而1445年的海盗代表着什么?那就是无限的财富和机遇呀。

此时正当明朝官府海禁的时候,也正是海上势力最为空虚的年代,倘若可以在这里建造一支武器力量,那不仅可以做到掩人耳目,更可以于海外开辟出一个新的战场,培养着更强更大的势力。

至不济也等于给自己寻了一条退路,不至于在陆地上遇到什么危险而会不知去往何地。

眼看着这些人没有在妄动的意思,杨晨东终于慢慢的转过了身子。“你们面临着有两条路,一条是被我杀死,一条是臣服于我,为我做事,你们选择吧。”

“啊!”原以为必死的高雄眼中闪过了一道亮光。六少爷竟然愿意收他们为奴,虽然因此可能会失去自由,但从其人表现出的实力来看,无疑这是一个很好的带头大哥呀。即不用死,只是失去一点自由而已,便可以拜在强人之下,谁还能会不愿意?

“通通通”,又是一阵磕头的声音响起,“六少爷,我们愿意,愿意臣服于你,以您为主。”

或许是权宜之计,又或许是真的心服,但不管怎么样,至少现在是服了。至于以后会不会有什么别的心思,杨晨东相信,当他表露出足够强的实力时,对方有的只能是更深一层的恐惧,那个时候怕是逼他们反他们也没有了胆子。

“都起来吧,下面我们宣布给你们的第一条命令,把你们的三个兄弟给处理了。另外,你和我进书房来。”指了指高雄,说完话的杨晨东是转身就走,似乎根本不担心这些人会因为没有了受制而逃走。

“老大?”看着没有制约的这个场面,其它几名兄弟纷纷来到了高雄的身边。

高雄自然知道他们何意,受制于人的感觉当然不好。只是刚才已经认服了,加上又不知道周边是什么样的环境,是不是还有人在暗中盯着自己,他就轻摇了摇头,“好生把兄弟们的尸体给处理了。记得离远一点,我进去看看在说。”

书房之中,这里的灯光要明显比外面清晰许多。等着高雄进来的时候,看到的是已经大马金刀座在桌后的杨晨东。

“六少爷。”在看到那把乌黑的铁枪就放在桌面上时,高雄不由浑身就是一抖,连忙跪倒在了地上。

“你叫什么名字,家在哪里?主要干什么营生?”杨晨东的声音平淡无奇,年纪也不大,偏生就给人无穷的压力。

“小的叫高雄,祖籍福州人,因为家里良田被贼人所侵,父母被逼死,我一怒之下杀了他们,逃到了海边,现主要就是海上讨生活,平常劫掠一下商船什么的,不过,我从来没有抢过百姓,我动手的目标都是大户人家。”

语言回答还算是清晰,加上之前不错的观察力,高雄的能力越发的得到了杨晨东的认可。“嗯,在海边讨活?那就是做海匪了?可与其它的海匪动过手?”

“有的,只是因为我实力有限,只有两艘战船三十名兄弟,实力有限,平时不太敢去深海处,活动的区域有限。”高雄把情况一骨脑的都讲了出来,即然事情到了这一地步,已经没有什么可隐瞒的了。

“哦,这么说你还有二十名兄弟在外面?”

“是的,他们都在福州的黑码头等着消息呢。”高雄在回答这句话的时候,心中还有着小九九,那就是你不能随便杀了我,不然谁知道我那些兄弟是不是会替我报仇呢?如此你就真的不得安生了。

大明第一军库第10章试读

而至于黑码头在哪里,那只不过是他们兄弟随意起的名字,一个秘密的据点,除了他们自己,旁人是无法得知的。

看起来只有十五岁,但实际上心理年龄早就四十多的杨晨东,如何听不出高雄这话中的意思呢。一声多少带着讥讽的笑意之后道:“就这点出息,只能在近海又有什么油水可捞?”

“小的也想过去深海看看,可实力有限,去那里就是在找死。”高雄话中多少带着一些的委屈。他不过就是一个贫民出身,靠着义气和拼命这才创下了现在的这一番家业,但基础太差,实力着实有限的紧。

所谓,人穷志短正是此理。

“找死吗?那如果我来支持你,给你枪和炮,你可有胆量入深海闯上一闯?”杨晨东越发的感觉到高雄他们是一支可以接收的力量。实力差不要紧,有自己的支持强大起来不过就是时间问题而已。

“啊!”高雄猛的抬头,一脸的不可思议?

便是身后站着的巧音也是浑身一颤,少爷这是怎么了,抓到了海匪不去报官,还要与他们成为朋友吗?倘若是被官府知道了,那可是会被杀头的呀。

不理会两人的反应,杨晨东继续掷地有声的说着,“你刚才看到我的枪了,威力如何你自知晓,现在机会摆在眼前,能不能抓住就看你有多大的雄心了。”

“我愿意,我愿意。”高雄哪里会不知道这是机会所在呢?当下,就连忙将头向地上磕上。是人都有理想,只是看切不切合实际罢了。他的理想就是可以称霸于海中一域,哪怕只是一角也就心满意足了。如今机会来了,哪里肯会放过。

“好,那天一亮,我们就出城,你带我去黑码头看看,去吧。”杨晨东摆了摆手,一幅高雄你可以出去了的样子。

带着一颗兴奋甚至是激动的心情高雄退了出去。书房中没有了旁人,杨晨东这才回身安慰着巧音说着,“音儿,今天晚上被吓到了吧。”

虽然没有见到尸体的样子,但巧音知道自己杀了人,想必心理一定是非常害怕的。

“少爷?音儿没事?只是这些人是亡命之徒,您为什么不把他们交给官府?”

巧音还想说些什么的时候,杨晨东已经摆了摆手。他心疼巧音是因为对方也心疼他,但这并不代表他的意志会受此而影响,话说他本身就是一个大男子主义者,尤其涉及到生死存活的时候,更是主意坚定。

“音儿,今天晚上你就当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这也算是你跟在少爷身边的代价,要学会遗忘,懂吗?”下一句话杨晨东没有说出来,那便是如果你遗忘不了的话,怕是两人也会无缘了,他会给巧音找一个好人家给嫁了,从此分道扬镳,互不连累。

“是,今天晚上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巧音也是聪慧,看出了杨晨东眼中的认真,她生怕少爷因自己不听话而不要了自己。

“很好,夜深了,睡觉去吧。对了,明天你好生在这里呆着,我会出去一趟,很快就回来,不用担心。”杨晨东打定了主意去黑码头,但这一次不能带着巧音前去,毕竟那是一个不熟悉的场合,是带着危险的。

“哦。”巧音乖巧的回答着。今天晚上的事情对她的震动已经非常之大,她需要好好消化一下。在者刚才也听到了,那什么黑码头应该在几百里之外的福州,她一个弱女子奔走那么远,只会成为累赘的。“少爷一定要小心,音儿在家里等着你回来。”

院子里,高雄已经将自己与杨晨东的对话告诉了一众手下们。他们听到这位神鬼莫测的六少爷愿意支持他们海上讨生活的时候,一个个都脸带着兴奋。三位兄弟的死都被淡化了许多。

说起了这三人都是最近才加入的兄弟,他们也并不是十分服从高雄,不像是其它人,没有大哥的命令,谁都不会妄动一下。

将三位兄弟的尸体装入到了麻袋之中,原本这是准备来杨家洗劫用的,如今倒是装上了自家兄弟的尸体。而在做好一切之后,几人靠在一起在院外对付了一夜,等到第二天天一亮,一辆套着棚子的马车就出现在杨家老宅之外。三个麻袋装着的尸体被扔了进去,杨晨东自己赶车就出了建宁府。在身后不远,跟着的是分散而走的高雄七人。

待出了城,找了一个乱坟岗就把三个给埋了。然后一行八人向着福州而去。

路不是很好,马车的速度并不快,高雄七人倒也是勉强跟得上,就这样,一直是三天之后,终于来到福州境地,又用了一天来到了所谓的黑码头。

黑码头,不过就是一处少有人迹的海边罢了,因为这里适合大船靠海,成为了高雄一伙人休息上岸的地方,亦得此名。

杨晨东等人一出现,在海边的礁石旁就出现了一道道的身影。他们先是很警觉的看着这里,待看清来人中有高雄等人时,一个个喜得跳了出来。

“大哥,一切还顺利吧?那杨家有多少财富呀?”一位穿着破掉衣褂,但很有精神的男子拿着一把铁刀于众人中走了出来,一脸笑嘻嘻的表情。

但仅仅是向前迈了两步,意况突变,手中的铁刀突然易手而飞,一股强大的巨力传到了手臂之上,让他整个人不受控制的跌座在了地上。

“六少爷勿急,这是我兄弟岳光。”早就见识过杨晨东厉害的高雄自然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便连忙替兄弟求情着。

“告诉你的兄弟们,说话给本少爷小心一些。”杨晨东声音依然还是冷冷的,似乎随时都会杀人,且不会眨眼一般。

“是,是。”高雄紧忙的点站头,就如同捣蒜一般。然后这就向着那些由礁石中露出的兄弟们喊着,“都不要说话,一切听六少爷的。”

“嗯?”此话一说,众海匪们都愣住了。这是怎么个意思?不是去抢杨家吗?怎么弄出一个六少爷?

咦?这称呼很是熟悉,记得这一次的目标好像是就叫六少爷的吧。

不理会众人那疑惑的样子,高雄很狗腿的来到了杨晨东的面前,“六少爷,这里就是黑码头了。那边礁石后面停着的就是我们现在拥有的两艘战船。”

“去看看。”杨晨东轻点了一下头,随后一幅无视众人惊诧眼光的样子率先向着礁石之后走去。

众人都不理解这位六少爷出现在这里做什么,只是即然老大跟着,他们当然不会随便的动手。可那一双双眼睛还是紧紧的盯在了杨晨东的身上,大有一言不合,就会群起而上的意思。

对这些,杨晨东根本就是见惯不惯了,昂着头,很傲骄的样子走过了礁石堆,映入眼帘的就是两艘长近二十丈,宽也有六七丈的战船。

不要看战船这个名字很拉风,但其实不过就是明朝海船中最小的那一种罢了。

不算哨船,巡逻船,这种战船便是最小的了。

要说明朝初期的时候,海上力量还是很强大的。尤其是郑和下西洋时建造的宝船,更是一种庞然大物的存在,不知道吓坏了多少海上的国家。只是自入明宣宗时期,国家就以建造海船劳民伤财而慢慢停了下来,在到如今的明英宗,更是直接就进行了海禁,原本的宝船自然就停止了制造,以至于一些个造船厂都关闭了,那里的工人们也被解散回家。

正是因为海禁,使得以后的倭国得以昌盛,有了后期戚继光海边抗倭一事。

宝船不建了,接下来最大的就要算是马船。此船长37丈,宽足有15丈,被寓为第二大战船;第三就是粮船,长28丈宽12丈,第四是坐船,长24丈宽9丈4尺,最后才是眼前的这种战船,长18丈,宽6丈8尺。

不得不说的是,明朝的船支架子倒是不小,可真当上了船,里面的东西便是不值一提了。

杨晨东所看在眼中的,除了一些个弓箭之外,竟然看不到其它武器的存在。怪不得他们只能去对付一些没有什么防范能力的商船,就凭这样的最简单和原始的武器,能够做成这样的事情怕也会有不小的损失,且对付商船也只能挑一些目标小的吧。

摇着头,一幅很不满意的样子,看在高雄的眼中便是心中一格登,难道说是六少爷看不上这些船吗?说来也是,自己这些家底太寒酸了一些。

重新由船上走回到了岸上,杨晨东看着入眼所及的二十七人,看着他们虽然衣襟可称是褴褛,但精神面貌都不错,除了皮肤黑点之外,一个个都是眼冒精光,状态不错。这也是他唯一欣赏的一点。

打仗也好,做事也罢,最终还是要由人力去完成。所以人的因素往往会直接决定着事情结果的好与坏。

“我叫杨贵通,字晨东,人称六少爷。”目光看向着众人,杨晨东声音朗朗的说着。“你们的老大高雄想要杀我劫钱,但被我给发现了,反杀了你们三名兄弟。”

杨晨东, 胡嫣完本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
男神频道
女神频道

更多标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