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周晓东阅读
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朱颜泪之弃妃
朱颜泪之弃妃

朱颜泪之弃妃

分类: 古代言情

更新时间:2021-01-23 12:08:19

作者:佚名

来源:掌中云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朱颜泪之弃妃目录试看

全部章节

朱颜泪之弃妃介绍

《朱颜泪之弃妃》以莫如深 祁途为中心,主要讲述了:“我知道。”莫如深脸上平静无波:“你只需告诉我,我还能活多久。”看着她几乎没有一丝血色的脸,大夫有些于心不忍,终是叹下一口气,比出两只手指:“两个月。”莫如深凄苦一笑,两个月……足矣。……莫如深终日昏昏沉沉,卧床便是数日,直到祁途出现在她面前,她才难得露出了一个笑容,起身时却因为虚弱滑到祁途怀里。祁途在她刚刚倒过来之时,便如同丢弃恶心到不行的垃圾般毫不怜惜地将她一推,后者没有任何防备的摔到地上。

书友点评:

写的非常棒!不仅感人,还写的非常有真实感,想得很周全!是我有史以来,看过最棒的一本古代言情书!

章节试看:

别让他知道

方才,在祁途的面前她一直在忍着,生怕她的不舒服被看出一星半点,可对她未曾有过关心的人又如何能看得出她的异样?

呵,莫如深不禁冷笑一声。

然而,她脑子里挥之不去的依旧是他方才离开时,那冷漠的眼神……

没有一丝温度。

她心口一痛,便毫无知觉的晕了过去。

“夫人!”

半个时辰后——

“夫人,您还是坚持不让侯爷知晓此事?”

“无需。”

看到莫如深一脸坚定,大夫收回搭在她手腕上的手,无奈地摇摇头:“您这病可是越来越严重了。”

“我知道。”

莫如深脸上平静无波:“你只需告诉我,我还能活多久。”

看着她几乎没有一丝血色的脸,大夫有些于心不忍,终是叹下一口气,比出两只手指:“两个月。”

莫如深凄苦一笑,两个月……

足矣。

……

莫如深终日昏昏沉沉,卧床便是数日,直到祁途出现在她面前,她才难得露出了一个笑容,起身时却因为虚弱滑到祁途怀里。

祁途在她刚刚倒过来之时,便如同丢弃恶心到不行的垃圾般毫不怜惜地将她一推,后者没有任何防备的摔到地上。

她吃痛抬头,便看到祁途勾着讽刺的唇角:“莫如深,你只会用这一招了吗?”

“我没有……”她仓皇解释。

“你没有?你没有背着本侯逼轻柔离开,还是没有在下人面前故意让她难堪?”祁途打断她的话,冷冷地说,“本侯说过,这处府邸是为她而建的,而你……”

祁途弯下身,挑起她的下巴,一脸冷漠,充满对她的厌恶:“不过是侯府的一只寄生虫罢了。”

若非是皇上的旨意,若非是她父亲死前的遗言,祁途断不会让她住进侯府,更不会与她成亲。

而这一切,如今全成了祁途厌恶她的原因之一。

莫如深被他冰冷的话语刺的心脏沉痛,红着眼,浑身颤抖着:“祁途,我才是这座府邸的女主人,她不配!”

“不配的是你!”祁途指着她,冷笑如刀,“若非你以死相逼,师父跟皇上又如何逼着本侯娶你,轻柔又如何会为了不让本侯为难而被人玷污?”

一年前的事,是祁途永远的痛,是他错过了救下沈轻柔的最佳时机,当他赶到时,沈轻柔已经……

祁途捏了捏拳头,他万万没想到莫如深会这般恶毒!

“不是我,我没有做!我从未让人伤害过她,我从未!”莫如深摇着头,大喊着,“你为何不信我?宣平侯,祁途,你为何独独不愿信我!”

祁途望着狼狈的瘫坐在地上的莫如深,将手高高地抬起,正要冲着她的脸甩一巴掌,偏生在这一瞬间被她那裹着纱布额头晃了眼。

莫如深在那双犀利的眼神中看到一丝心软,似找到机会一般,她抓着他的手,想要解释,可话尚未开口,便被他再一次如弃草芥般甩开。

朝着门外走,他冷冷掷下一句:“你休想再设计本侯。”

赌一个会输的结局

莫如深被祁途这一推,足足在床上养了五日。

她的身体越来越差,可大夫交代她要多晒晒太阳,多出来走动走动。

只想要多活几日的莫如深谨遵医嘱,可她万不该走到后院的莲花池来。

如若不来,她便不会碰到那个她不想见到的女子。

“侯夫人,好久不见。”

莫如深正要转身,便听到不远处传来一记娇柔的声音,沈轻柔弱柳扶风,由丫鬟搀扶着,正笑盈盈地朝着她走来。

莫如深下意识往后退了半步,边上的灵儿倒是一脸警惕,生怕沈轻柔撞坏了莫如深,或是又说些惹得莫如深激动的话。

“好歹我们算是旧相识,侯夫人就这么不待见我?”

沈轻柔人如其名,长得一副柔美的模样,可她的柔美却不是小家碧玉的美,而是勾人的美。

莫如深并不想理会她,却在绕开她时被她挡着去路,于是不得不顿下脚步,抬头对上她的眸子,冷淡道:“沈姑娘想要如何?”

“沈姑娘?”她讽刺的一笑,抬起指尖捻着荷花瓣儿,“原本你该称呼我为侯夫人的,可我却败给了你,因为你实在是有一个好父亲还有一个好表兄。”

沈轻柔笑得多美,语气就有多恨。

“所以,你该是恨不得杀了我吧?”莫如深不紧不慢的说。

“杀了你?”沈轻柔低眸看着手上开得正好的荷花,浅笑着,“杀你真是太便宜你,我要看着你爱惨的男子死心塌地爱着我的模样,我要让你看着他是如何悉心照顾我、如何宠爱我、如何……在你表兄面前也依旧护着我。”

因为曾经在沈轻柔身上发生过的事,莫如深忍过她很多,也因为她是祁途心尖上的人,莫如深即使再恨她,也从不主动挑衅,甚至鲜少还嘴。

可这一次,将死之人却不打算再忍——

莫如深推开灵儿扶着的手,上前半步抓住沈轻柔的手,看着沈轻柔手上的开得正好的荷花落到地上,她恨不得一脚踩烂。

还没有来得及动作,就听到沈轻柔身后传来祁途的声音,他警告地吼道:“莫如深,你放开轻柔!”

莫如深不为所动,一抬眸便看到沈轻柔眼眶里已经噙满泪水,随时能演一出被欺负的模样,她带着哭腔求道:“侯夫人,我不是有意出现在你面前,请你不要生气。”

莫如深讽刺一笑,绕过沈轻柔看向不远处一脸警惕的祁途,问道:“我若不放,宣平侯要如何?”

“莫如深!”祁途咬牙切齿。

她收回目光,随即冷漠地对沈轻柔说:“你觉得我若是跟你同时落水,他首先救的是谁?”

这是一个不需要思考都能知道答案的问题。

不等沈轻柔反应过来,莫如深便拉着人一并跳到荷花池里。

莫如深闭上眼,任由哪怕是夏季也极致冰冷的水浸入她的身体。她想,如果这一刻她就这样没有一丝痛苦的死去该有多好。

可她终究死不了,在她尚有意识时听到一个紧张的声音在喊着她的名字,随之便感觉到一个坚实的胸膛把自己紧紧的抱在怀里。

她被救了上来。

她视线不清的看着把她抱在怀里的人,苦楚一笑:“为什么要救我?我若死了,大家都开心了。”

“如深!”

失去意识前,莫如深仿佛听到祁途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莫如深, 祁途完本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
男神频道
女神频道

更多标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