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周晓东阅读
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原来一直在深爱
原来一直在深爱

原来一直在深爱

分类: 古代言情

更新时间:2021-02-21 15:30:09

作者:久离

来源:微阅云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原来一直在深爱目录试看

全部章节

原来一直在深爱介绍

独家古代言情小说《原来一直在深爱》由久离编写,给大家带来不一样的感受:四年前,他带着董玉去郊游,董玉不小心伤了腿,不能长久站立,哭着告别了医生的职业,进了娱乐圈,为此他还自责了很久。她天生丽质,演技又好,当年又有他为她的事业添砖铺路,何须用得上这样的人?“你不信?哈哈……你知道娱乐圈就是个大染缸,女人跳进去,哪有洁身自好的?你看,这是我们欢爱的纪念,要多少有多少?”闫寒的面部已经开始狰狞,紧咬着牙哆嗦着双手从包里拿出一沓沓照片。

书友点评:

《原来一直在深爱》这书不错真的非常不错激情,热血我这30岁的人了看的还热血沸腾

章节试看:

原来一直在深爱第7章试读

“擎翰,这是我在美国读书时的师妹,莫黎。”

萧擎翰听到易辰的声音,对正在攀谈的人颔首后回头,和冉子茉四目相对时,身上的血液一瞬间凝固起来。

那双眼睛……怎么那么像……

他的墨眸忍不住睁大,定睛锁住易辰身边的女子,黑色的瞳孔因为强烈的震惊剧烈缩小,垂在体侧的手瞬间握紧成拳,呼吸猛地一紧!

萧擎翰难以置信的目光在她身上快速打量,除了身材和眼睛之外,她的其它地方与那个女人一点都不像,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就像是有种强大的引力将他牢牢吸住,萧擎翰根本移不开眼睛!

一个大胆的想法在他的脑中破土而出……

“萧总,幸会!”

冉子茉顾盼神飞,千娇百媚的一笑,直到她伸出白皙的右手,萧擎翰才回过神来。

不,她不是冉子茉,那个女人的右手根本没有活动能力。

他印象中的冉子茉,温声细语,唯唯诺诺,讲话都不敢大声,即便后来她落入红尘,骨子里依然是青涩的。

这个女人全身上下散发着成熟魅惑的气息,不论脸蛋儿还是身材,都是难得一见的尤物,这种诱人的味道是由内而外渗透出来的。

他很快下了定论,这个女人,很危险。

“幸会,莫小姐。”萧擎翰的大手掠过她冰凉的指尖,很快恢复了往日的泰然自若。

“萧总,听闻博济医院正在面向全球寻找医药合作伙伴,希望我们M.R能有这个荣幸。”冉子茉呵气如兰,吐字殷殷,眉间万中风情流动。

“那要看你的本事了。”萧擎翰眉梢一挑,眼中流露出邪肆的光芒。

果然被他猜中了!

他和易辰因为西郊那块地,已经纠缠了很久了,表面上波澜不惊,实则暗流涌动,战争一触即发。

一定是易辰利用自己对冉子茉的些许愧疚之情,所以才找了这么一个女人安插在他身边,笑话,他萧擎翰纵横商场这么多年,什么样的尔虞我诈没有见识过?

美人计?他何不将计就计!

“萧总……”只见徐助理小跑着走近在他耳边嘀咕了几句什么后,萧擎翰的眸色一黯,带着几分气恼。

“易辰,莫小姐,不好意思,失陪一下。”萧擎翰略微点头,疾步向外面走去。

“萧总,请留步。”冉子茉扭动着腰肢,弯了弯唇角,踩着高跟鞋款款朝男人的方向走去。

“萧总,这是我的名片,上面有我的住址,希望您有时间去我那里……”冉子茉忽然顿了顿,将名片插入他左上方的口袋里,用细长的手指在他胸口处摩挲了一圈,眼神有些意味深长,“多多指教。”

萧擎翰勾起一抹邪魅的笑,在她耳边咬字,“我认真工作起来,怕你受不了。”

冉子茉看着他远去的背影,心里像盛了腊月寒冬一般,整个眸子都是天寒地冻。

萧擎翰眼睛半眯,若有所思地看着坐在咖啡厅VIP包间里的那位记者,刚才在大厅,他就知道那个人非池中之物。

“闫记者,开价吧!”这种把戏萧擎翰见多了,先在公共场合引起他的注意,再将手中掌握的不利于萧氏的消息摊出来,谋个好价钱。

为了股市的稳定,只要对方不是狮子大张口,多数决策者会选择息事宁人。

“萧擎翰,为什么?为什么那个医院不是为董玉建的?”

萧擎翰看着眼底一片猩红的闫寒,眼神一敛,眸色更加阴暗起来,嘴唇抿紧,等着对方亮出全部底牌。

“她说过,只要我把她捧红了之后就嫁给我的,谁知道死得那么不明不白。我以为你这些年当你的未婚妻是摆设,从不近女色是因为和我一样爱她,忘不了她,为什么?为什么不是为她建的医院……”闫寒的眼神一片呆滞,喃喃自语。

萧擎翰睥睨着他,冷哼一声,只当他是痴人说梦,脑子进了水。

四年前,他带着董玉去郊游,董玉不小心伤了腿,不能长久站立,哭着告别了医生的职业,进了娱乐圈,为此他还自责了很久。

她天生丽质,演技又好,当年又有他为她的事业添砖铺路,何须用得上这样的人?

“你不信?哈哈……你知道娱乐圈就是个大染缸,女人跳进去,哪有洁身自好的?你看,这是我们欢爱的纪念,要多少有多少?”闫寒的面部已经开始狰狞,紧咬着牙哆嗦着双手从包里拿出一沓沓照片。

萧擎翰眼睛半阖倚着椅子的靠背,气定神闲地用手指敲打着桌子,就当是看一个疯了的影迷演戏。

当那些入目的画面通过余光映射到他眼睛里时,他的手指停止了敲动。

瞳孔瞬间放大,眸光一惊,破碎出一道寒芒,脊背紧张地挺直,浑身的肌肉绷紧,胸肌高高地隆起,好像随时要冲破衣服的禁锢一般,手心顿时一片湿热。

没错,是董玉。

原来一直在深爱第8章试读

脑中电光火石一般,一片空白。

“啊……哈哈哈……信了吧?”闫寒起身像个疯子一样仰天长啸。

“你都不知道董玉在床上有多骚,可我就是喜欢她的放浪不羁。”

忽然他脸上的笑容一滞,眼睛瞪得像金鱼一样,嘴唇颤抖着,伸出食指指着萧擎翰,声音暗哑起来。

“你把她还给我,你不配再爱她,我知道她的遗体根本没有火化,还被你保存在冷库里,你把她给我取出来……取出来……她肚子里有我们的宝宝……”

“啊!我要宝宝,宝宝……”闫寒弓着身体慢慢跪在地上,双手抱头,手指插入头发,一会儿哭一会儿笑。

萧擎翰冷眼看着他,用双手撑着桌子,慢慢起身向外面走去,眼中像夜海一样深邃,踉跄的脚步还是没有掩盖住他内心翻滚的五味杂陈。

他用尽浑身的力量控制住颤抖的手,拿出了手机。

“喂,徐助理,立刻安排人为董玉做尸检,记住,是立刻。”

两个小时候,徐助理手拿文件夹,战战兢兢地走进了办公室。

“总裁,董小姐的解刨结果出来了。”徐助理的哆嗦着双手给对面的人递过去报告。

萧擎翰拿着报告的指节开始泛白,肩膀剧烈地颤抖起来,眼底涨红一片,额上的青筋全都蹦了出来!

“总裁?”徐助理看着目光寒洌,身上透着一股杀气的萧擎翰,用眼睛瞄了一眼报告,窃窃地开口。

“您节哀吧,一尸两命固然可惜,就算是董小姐没有因为意外去世,可宫外孕的孩子也活不了,您还年轻,以后有的是机会再要孩子,老夫人最近也一直追问您和冉子萱小姐的情况……”

“出去。”萧擎翰转身背对着徐助理,用沙哑的声音开口。

“您就听一句劝吧,那个主刀医生冉子茉也死得够惨……”

“滚!”

萧擎翰回头用力将文件夹甩向身后,“嗖”的一声擦过徐助理的耳际,“咣当”一声碰到门上,白纸散落一地。

徐助理看着落下两行泪水的萧擎翰,嘴巴长大,一步三回头的挪着小碎步出去了。

萧擎翰的胸口剧烈地上下起伏着,深呼吸,无力地跌落在办公椅内,抬眼看着地上凌乱的报告纸,胸口一阵缩痛。

白纸黑字上赫然写着,患者主要死因:宫外孕导致输卵管破裂大出血。

并且,输卵管破裂时间是在做阑尾炎手术之前。原来,阑尾炎手术时切到动脉根本不至于要了董玉的命。

他从来没有舍得碰过她,把她捧得水晶一样,没想到她居然怀了别人的孩子。

不光是闫寒疯了,他也要疯了。

报告最后一页写得清清楚楚,董玉的腿五年前就已经出了问题,那时候她就已经不具备为病人做手术的条件了。

萧擎翰的的脑瘤摘除于四年前,也就是说,为他做脑部手术的人根本就不是董玉。

萧擎翰抬手擦掉脸上泪珠,控制呼吸平稳下来,眼底风起云涌,再难处变不惊。

他从来都是将别人掌控手中,哪有让人牵着走的时候?

这么多年,自己居然一直是一只被人玩弄于股掌上的小丑。

报应!

赤裸裸的报应!

“马上给我查四年前给我做脑瘤手术时的详细记录,还有,凡是当时在场的医生和护士的资料都给我找出来,记住,我要全部!”

挂断徐助理的电话,萧擎翰开着车冲了出去,他来到了三年前和冉子茉一夜情的那家酒店,还是那个房间。

现在他满脑子都是那个女人绝望无助的眼神。

他蜷曲着腿倚着床坐到地上,一手拿酒瓶,一手拿酒杯,颤抖着手将一杯又一杯的紫红色液体灌进喉中,一缕缕红酒顺着他的嘴角下行,顺着洁白的衬衣慢慢滑向起伏的胸膛。

漫长的一个小时后,屋内烟雾缭绕,地上一片狼藉,酒瓶滚落了一地,厚实的地毯被落在上面的烟头烫出一个个小洞。

他低头攥紧了徐助理拿来的资料,咆哮一声,将手中的酒杯用力砸向墙上的液晶电视上,一道长长的裂纹在屏幕上凸显出来。

资料上写着,主刀医生是董玉,并且,当年参与手术的六位医护人员,都在手术不久后离开了京州。

那个女人早有防备,如果不是亲密无间的人,怎么可能那么了解自己?她早就料到了有一天自己会来查这件事,从一开始就做得细致周到,天衣无缝。

不,这件事没完。

“查,给我继续查,我要听到那天所有在场人员的亲口证词!”

完本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
男神频道
女神频道

更多标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