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周晓东阅读
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奇幻 > 彼岸花灼灼
彼岸花灼灼

彼岸花灼灼

分类: 玄幻奇幻

更新时间:2021-02-21 14:32:44

作者:桃花妖

来源:追书云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彼岸花灼灼目录试看

全部章节

彼岸花灼灼介绍

彼岸花灼灼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短篇类佳作。文章内容讲述了当年神魔大战,洛深承的一滴心头血无意落在一株桃树上,六界多了一个小仙女,化身人形的白夙被冤枉勾结妖魔,受尽折磨。

书友点评:

《彼岸花灼灼》这本小说情节跌宕起伏,感情细腻婉转,看得爱不释手,值得推荐

章节试看:

7-折磨

洛深承绝情转身,沉浸在绝望之中的白夙忍受不住巨大的悲恸,身子一抖,头顶,口鼻,眼睛全都喷出鲜血,仙官上来残忍地直接将她粗暴拖了下去。

--------------------

墓荒之地,极寒之地。

白夙蜷起身子缩在小小的山洞之中,寒风从洞口呼啸而过,纷纷大雪飘落,地上铺上一层厚厚的银白,密密麻麻的白骨覆盖在雪上。

雪落无声,此地静得心惊。

自从咒钉入脑之后,她的身子就一天比一天差了,若她还是仙体,定是不会惧怕严寒,可现在她身上仙力流失,又没有灵丹护体,与凡人无异,她之前被洛深承过于强盛的仙气所伤,如今重伤在身,伤口仍在流着脓血,甚至连凡人的身子都不如。

白夙抹了把脸,不管不顾冲着大雪跑了出去,她再一次向着墓荒之地边缘走,她渴望出去,她不会甘心被困在这里,她也不能被困在这里!

这条路她走了无数遍,可每一次她都无法穿越索桥,明明天界就近在眼前……

到了崖边,她终于看到了连接天界的索桥,她刚想要踏上去立刻惨叫一声摔倒在地。

“啊——”白夙心口疼痛如刀绞,像是有人硬生生掏出她的心放到烈火上炙烤一般,痛不欲生,白夙在地上翻滚,雪水冰冷刺骨,可这雪水也无法将她身上的痛苦减轻分毫。

“师父……师父,好疼!”白夙哭泣着无助哭喊,她像个被抛弃的孩子一般嚎嚎大哭,漫天雪花无声飘落,没有人回应她。

“师父——救救我啊!”绝望的哭喊声被大雪掩盖,焚心之痛席卷全身,她痛得昏厥过去。

白夙是在一阵啜泣声中清醒过来,好温暖,是谁的怀抱?

“白夙姐姐!”白夙感到一股热流在心间流转,前所未有的温热感席卷全身。

“弥生!你怎么在这里……”在这个冰天雪地无依无靠的地方能看到一个熟悉的人,白夙感动得流下泪来。

“姐姐,公主伤势严重,上神特许她住到了昆仑山,每天都在帮她疗伤,我偷偷跑了出来。”

白夙的心像是被针扎了一样疼痛,是啊,公主是师父的未婚妻,师父担心她是应该的,而我什么都不是……

“那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带着一点期待,白夙小心翼翼问道。

“当日我看到你被他们拖了过来,上神将你的房间封了起来。”

心中最后一丝期待与幻想在弥生的陈述中渐渐破灭,果然,师父真的不要她了……

白夙肚子一阵绞痛,惨叫了一声,弥生迅速替她渡仙力疗伤,查看她的情况。

“弥生,渡劫之日快要到了,师父他……”

“姐姐不要担心,公主已经替上神设好结界。”

白夙心底松了一口气的同时,深深地感到自卑与彷徨,以前自己能做的只是在师父受伤后静静陪在他身旁,师父仙力强大,别说是设结界了,自己就连替他疗伤都做不到……

自己在师父眼中也是可有可无的人吧,可能师父早已厌烦了自己,但是即使这样她仍然想要陪在师父身边啊!

“弥生,你带我出去好不好!我去认错!我去向公主赔罪,你让我去陪着师父好不好,求求你了!”白夙哭着不住磕头,她心神恍惚,满心都在担忧着洛深承。

要是师父在遭受劫难的时候自己都不能陪在他的身旁,那还算什么徒弟,自己口口声声说的爱他又有什么意义!

“姐姐!”弥生的惊叫声打断了白夙的胡思乱想,她颤抖着搂紧哭泣的白夙,心中不知是高兴还是难过,满嘴苦涩道:“姐姐,你有身孕了,你不知道吗!”

弥生的话像是一道惊雷炸响,白夙愣愣抬头,似乎没有反应过来。

“姐姐,这个孩子不能留,你的身体会垮的!”

“什么——”白夙紧紧抓住弥生的手,像是拉着一根救命稻草,“我有了身孕?”白夙瞪着自己平坦的肚子,不敢想象里面正在孕育着一个小生命。

而这个小生命是师父给她的!

在知道师父不需要自己之后,自己怀了师父的孩子,一个不被需要的孩子……

即使她不被需要,即使会被世人唾弃,但她想要保住孩子!

她不会让师父知道,也不会让任何人知道孩子的来历,师父的千秋威望由她来守护!

白夙紧紧咬住牙,珍视地捂住肚子,眼神复杂而坚定,这是师父留给她的唯一念想,与师父唯一的联系了,谁都不能夺走!

谁都不能!

“弥生,帮帮我。”

那天之后,白夙为了保护腹中的胎儿,一直在与体内的妖力进行顽强抵抗,为了得到食物,她多次拖着残破的身躯去跟妖兽抢夺。

对于胎儿的来历她闭口不谈,弥生也不敢问,只一心照顾着她,可是随着胎儿渐渐成形,它每天都需要大量的灵气滋养,白夙灵力不足,它就开始吸食白夙的心血,白夙元气大伤,重伤无法愈合,整个人消瘦得可怜。

每时每刻孩子都在吸食白夙的精气,她无时无刻都在饱受折磨,但是为了师父她甘愿独自背负这一切痛苦。

“啊呜——”远处传来阵阵狼吟声,白夙脸上显现出恐惧的神色。

墓荒之地中住着各种妖兽,有的妖力强大到能与一支天界军队抗衡,可因为此地被洛深承下了强大的封印禁制,它们无法逃离此地危害六界。

白夙挣扎着起身想跑,人狼兽已经跃到了她面前。

人狼兽狼脸人身,相貌丑陋无比,张着血盆大口露出森森獠牙,碧绿的眼珠中满是狰狞杀气。

眼看白夙没有仙力护身,它高高跃起,向着白夙踢来。

白夙往旁边躲,速度不够快,左肩立刻被掀掉了一块皮!

“不——”白夙滚倒在地,绝望地看着人狼兽扑到她身上,牙齿狠狠咬住她的小腿,顿时筋骨寸断,她眉间桃花印红光一闪,体内残余妖气喷发出来,将妖兽击飞开去。

妖兽被打伤,嘴中叼着白夙小腿满眼凶光,却不敢靠近,在远处不断徘徊。

白夙狼狈地挣扎着向着桥边爬去,不,我的孩子……

她宁愿魂飞魄散也不愿自己的孩子被妖兽生生咬死。

8-毁掉!

昆仑山中,锦卿颜挥手打碎了桌上的花瓶,看着妄知镜中的画面,眼神凶狠冰冷。

锦卿颜紧紧握拳,愤怒不已,在得知白夙竟然怀有身孕之后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尖叫出声。

那个该死的贱人怀孕了?怀的还是洛深承的孩子!她凭什么……

这个孩子,一定要毁掉!

想起净妖塔中两人交缠的情形锦卿颜再也无法忍受,她眼中射出恶毒的光芒,心生一计。

傍晚,锦卿颜以送饭为由进了洛深承的房中,看着洛深承闭目运气,她担忧道:“深承哥哥,白夙身子弱,又失了半块仙骨,我怕她在墓荒之地支撑不住……”

洛深承睁开眼,目光冷冷看向锦卿颜,“她该受这个教训。”

“深承哥哥,我知道你心中也不好受,该罚的也罚够了,我也不怪她,不如你就听我一句,放了她吧。”锦卿颜微微将身子靠上去,洛深承下意识移步避开,她轻呼一声歪倒在地,妄知镜从袖中掉了出来。

洛深承本想捡起来,看到镜中闪过的画面,动作僵在原地,目光渐渐变得阴沉冰冷。

镜中白夙与妖君应止尘日日私会,而弥生则在一旁帮他们掩护,白夙怀有身孕却一次次伺机逃走……

洛深承手中仙力凝聚,地上的妄知镜瞬间碎裂,正如他此刻怒火中烧沸腾的心。

“你怕我知道此事。”所以才不住替她求情要我放了她!

锦卿颜为难看着洛深承,满脸不知所措,“我怕深承哥哥你……”

“够了。”洛深承冷着脸转身,身后不住抖动的门窗戳穿了他的伪装,控制不住的强劲仙力令门前的桃树瞬间枯萎。

“深承哥哥,不要啊,白夙她……”锦卿颜起身拦住他,洛深承冷着脸色没有看她一眨眼不见了踪影。

锦卿颜渐渐冷了脸色,勾起嘴角露出一个讽刺的笑容。

白夙,我要你承受最残酷的丧子之痛!

——

墓荒之地中,白夙在雪地中艰难向着索桥爬去,身上有弥生带来的保胎咒,孩子的脉象平稳了很多,但她仍是不想放弃,她想要出去,想要去到师父的身边。

“轰——”一声巨响,白夙身下的雪地陡然间下沉了数米,她整个人瞬间跌倒在坑地中,下意识紧紧护住腹中胎儿,整个人摔得全身发麻。

白雪纷飞,白夙颤抖着抬眼看到指着自己的冰冷剑尖,顺着剑尖往上,是洛深承冷若寒冰的俊美面容。

那一刻,白夙激动得不能自已,红着眼满是委屈哭喊道:“师父!”

她不是在做梦吧!是师父……她的师父此时就出现在这里。

“师父,你是来带我回家的吗?”期期艾艾的话语中是掩饰不住的心酸与无奈。

回家?

似乎是听到了世上最好笑的笑话,眼前的人闪着天真的大眼掩盖着做的一切肮脏丑陋的事情,怎会再一次被她蒙骗!

洛深承剑尖用力,直透白夙前胸而过,他默念咒力,打入白夙体内,白夙腹中抽痛,在雪地上翻滚哭喊。

“师父!你要做什么!师父!不要——”白夙哭喊着拼尽全力扯住洛深承的衣摆,“师父,你听我解释,求求你……”

“放开。”洛深承厉声道,“私会妖君,还妄想私养妖孽,全然不把天界戒律放在眼中,我天界容不得你这般轻狂之人!”他凝聚法力一道道打在白夙小腹上,白夙徒劳伸出手阻挡,整个手臂鲜血淋漓,惨不忍睹。

“我没有啊!师父,这是我的孩子,他不是妖物,求求你放过他吧!放过他……他什么都不知道啊!”

弥生去给白夙找食物回头来找她,就看到令她心惊的一幕!

“上神!”弥生丢下找来的野果冲上去不住磕头,“白夙姐姐没有做出有违天界戒律之事啊,她在这里被那些妖兽……”

“啊——弥生!”白夙尖叫着眼睁睁看着洛深承亲手一掌击向弥生头顶,击碎了她的元神。

“不……弥生……”白夙挣扎着扑到弥生昏死没有知觉的身体上,心间一阵阵抽痛和内疚。

“弥生是无辜的……师父,求求你不要伤害她……”白夙反复喃喃着不要伤害她,她眼中流下大颗大颗的泪水,轻声道:“师父,我和应止尘是清白的,这个孩子是你的,是你的啊!求求你……求求你让我生下他,我保证我不会让他去打扰到你,好不好……”

洛深承不为所动,意念一动将白夙固定在空中,她身上的鲜血一滴滴掉落雪地,她惊恐地看着洛深承冷眼徒手一抓,似乎一只无形的大手紧紧抓住了她的腹中胎儿!

不!孩子!我的孩子……

大手用力,白夙心痛到无法呼吸,呲目欲裂看着洛深承,她没想到师父竟然如此狠心!

洛深承看着白夙的目光冰冷似刃,他残忍道:“很好,若是本尊的,那这个孽种更是留不得,拿开你的手,不然本尊将你的手一同斩掉!”

“为什么!”白夙陡然激动起来,她嘶吼道:“师父!那可是你的孩子啊!”

“因为,深承哥哥要与我成婚了。”锦卿颜飘飘而落在洛深承的身旁,眼神悲悯看着狼狈无力的白夙,“白夙,求你放过深承哥哥吧。”

成婚?原来他们要成婚了……是了,若是没有神魔之战,他们早该成婚了。

“哈哈哈哈哈——”白夙大笑,笑得泪水飞溅,“放过他……”他是我的师父,是我此生挚爱,我从来不敢奢求什么,只期望能够伴他左右就已知足,可就连这个小小的心愿都无法满足啊!

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难道,爱一个人有错吗!

如果爱上自己的师父真的天理难容,那么一起毁灭吧!

“是你!是你一直在逼我!现在还要逼死我的孩子!”白夙双眼通红瞪着锦卿颜,那眼神中的狠戾将她吓了一跳,“我不会祝福你们的!我诅咒你们——诅咒你们永生永世无法在一起!”

白夙心痛得已经麻木,在吼出这句话的时候她心底一阵轻松,可源源不断的无助与悔恨却将她淹没。

如果诅咒有用,那她无数次心中卑微的祈愿,渴望得到师父的爱意,为何天神都听不到……

洛深承一言不发,脸色在白夙的话语中渐渐变得苍白,只有他自己知道心中所想。他冷着脸抬手凝聚仙力,在白夙悲哀绝望的眼神中缓缓抽出她腹中胎灵……突然他手一抖,心间一阵悲恸,口中吐出鲜血,仙力反噬昏厥过去。

“师父!”白夙看到洛深承昏死在眼前心底难过,挣扎着要上前,被锦卿颜一掌挥开。

“白夙,你就在这里悲惨去死吧!”说罢抱起洛深承飞身离去,弹指间天上风云突变,远处电闪雷鸣,大地轰鸣,无数的妖兽怒吼声从天际传来,令人恐惧到发抖!

完本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
男神频道
女神频道

更多标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