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周晓东阅读
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豪横大宋
豪横大宋

豪横大宋

分类: 历史军事

更新时间:2021-02-12 16:58:12

作者:佚名

来源:掌中云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豪横大宋目录试看

全部章节

豪横大宋介绍

《豪横大宋》的主要情节是:他从白胜那里也得到了一些跟西门庆有关的消息,西门庆不仅仅是阳谷县一霸。他同时还是当朝太师,蔡京的干儿子!每年西门庆都会往蔡京的府里,送上几十万贯的钱财和宝物!与其处处受制于人,不如先发制人!这是武植一贯以来的作风。他不习惯被动挨打!而且这一次,因为误打误撞,武植也不小心弄死了一头老虎。如今县令,除了给武松一个都头的职位之外,更是让武植进县衙当押司。

书友点评:

《豪横大宋》这本书虽然只更了三十多章,但挺好看,希望作者继续加油努力更新。

章节试看:

官人,你手老实点

说着,武植抓着潘金莲嫩白的手儿,就放在自己的胸口上。

潘金莲先是吓了一跳,赶忙仔细检查。“官人,好多血啊,咱们快去看大夫吧!”

见潘金莲是真的紧张自己,武植抓着她的手,笑道:“娘子放心!我没有受伤,这身上的血都是景阳岗上老虎的。”

潘金莲错愕:“官人去景阳岗上打虎了!?”

“嫂子,大哥今天实在太勇猛了!不仅杀了老虎,还救了一个美娇娘……”

白胜在边上正要给潘金莲吹牛,武植则是踢了他一脚。

他可不想让潘金莲知道,自己对着西门庆的老婆又抱又摸。当即笑骂一声:“哪来那么多废话,赶紧带我兄弟进屋休息!”

武植没羞没臊地牵过潘金莲的手:“来来来,娘子!我身上现在都是血,你帮我洗一洗,一边洗,我一边跟你说。”

虽然羞涩万分,但同时也担心自家男人是否真的受了伤,于是就和武植去了后院。

不多时,后院就传来潘金莲时不时的娇嗔:“官人你别乱动!”

“哎呀,你手老实点。”

“讨厌,衣裳都湿了。”

以及,武植的嘿嘿嘿的笑:“哇塞,娘子,你这身材可真好!”

“娘子,反正边上没人,你就让我摸摸嘛……”

与此同时,西门大官人府。

西门庆半夜里就听说自己家被矮脚虎王英给劫了,家里的财物被抢的抢烧的烧,还有十几个家丁被砍断了手脚!

更加让西门庆暴怒的是,他的正妻吴月眉竟然被王英给掳走了!

那矮脚虎王英是出了名的好色荒淫!

寻常女子落到他的手里都会被折磨的不成人样,更别说是吴月眉这样的美人!

西门庆心里担心的当然不是吴月眉,对于他而言,女人她要多少有多少!可是,吴月眉娘家乃是京城巨富,他现在有一半的生意都是依托吴月眉的娘家人!

当初西门庆要娶吴月眉,不知道花费了多少精力和财力,最后是通过当朝太师蔡京的小妾做媒,才将吴月眉迎娶进门。

如果吴月眉被人糟践死了,那西门庆的生意将会大打折扣!

正当西门庆来回踱步,思考的如何把吴月眉从贼窝里救出来的时候,管家一瘸一拐来报。

“大官人,大娘子回来了!”

西门庆一听。当下飞奔到门口。

只见吴月眉俏生生的站在门口,她身后是一批官兵。

吴月眉显得有些狼狈,身上的锦绣衣服也破损了不少,嫩白软肉隐隐可见。

看到吴月眉这副模样,西门庆的心里咯噔了一下!

但凡是个人都能想到吴月眉烩这副模样,肯定是被矮脚虎王英给强暴了!

虽然心里对吴月眉产生了极度的厌恶,但西门庆还是一改往常对吴月眉的冷漠,张开双手就要去拥抱。

“娘子!娘子,你可回来了!”

可是,平日里巴不得能有自家男人关怀的吴月眉,却是本能地往后退了两步。

西门庆扑了个空,不解地看着吴月眉:“娘子,你怎么了?”

西门庆装模作样的想要安慰吴月眉,可吴月眉却是低下头,从西门庆的旁边匆匆而过。

给这些官兵打赏了一点银钱之后,西门庆回到了内院。时隔好几个月,他第一次进入吴月眉的闺房。

“娘子,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只要娘子能够安然回来就行了。”

西门庆在旁边装模作样的安慰。

吴月眉一言不发,她甚至连多看西门庆一眼都欠奉!

西门庆也有些烦了,本来自己被戴了绿帽子就非常不爽。现在吴月眉对他又是不理不睬,当下重重拍了桌子。

“吴月眉,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好心好意在旁边劝你,你从头到尾连个正眼都不看我一下。”

“怎么,被山贼弄得舒爽,反倒是怀念那些该死的东西了?”

吴月眉终于在沉默中爆发,她抓起桌上的茶杯,对着西门庆泼了过去。

“西门庆,你这个不知羞耻的东西!”

“成婚这么久,你进这个屋子没有超过十个数!”

西门庆抹了一把脸上的茶水,他冷哼一声:“男人玩女人那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你自己没本事,留不住本大官人,那是你的事情!”

“别的女人身上都是香喷喷的,可是你呢?我每次一靠近,就感觉自己对着的是粪坑!”

在回来的路上,白胜已经把整件事情的经过都告知吴月眉,他也知道这一切都是西门庆惹的祸!

现在吴月眉对西门庆可以说是满腔的愤怒和厌恶!

“平日里你在青楼跟那些狐媚子花天酒地也就罢了,竟然还看上了别人家的小娘子!为了得到这个小娘子,你还引那些山贼进县城!你还有没有廉耻!?”

西门庆眼睛一瞪,甩手“啪!”的一声,在吴月眉的脸上狠狠打了一巴掌!

西门庆一把抓住吴月眉的头发,将她那被打得微微泛红的脸,扯到自己的跟前。

“给你三分颜色,你就开染坊了?”

“吴月眉,我告诉你。若是之前你还是完璧之身,我兴许还能敬重你几分,而现在你就只是一个被山贼玩烂的贱货!你要是走出这扇门,那就会被千夫所指,千人辱骂!就算你回了你娘家,也会被赶出家门!”

“也就只我有我西门大官人,大发慈悲,才会继续让你留在这内院!”

“从现在开始,你给我乖乖留在这屋子里,若是你敢走出半步,我就休书一封,把你这烂货丢出门外!”

说完,西门庆就一脸厌恶转身离去!

吴月眉一言不发地看着西门庆的背影,绝望的闭上了双眼。

而闭眼的瞬间,脑海当中却是浮现出武植为了救她,而呈现出的种种英勇画面。

“今天,只要我武植活着,就保她毫发无伤!!”这句话,不停地在她的脑海里回荡!

同样,武植更是第一个和她有亲密接触的男人。虽然说当时情况紧急,但吴月眉身上每一处都被武植摸了,抱了,也亲嘴了。

一想到这里,吴月眉的脸颊不由得微微泛红。

心儿软了,也化了。

想着想着,她下了一个决定,呼唤自己的奴婢。

“小桃。”

“小姐,我在。”小桃是吴月眉从娘家带来的侍女。

“准备休书,本小姐要休夫!”

要嫁就嫁武大郎

小桃是吴月眉从小跟在边上的婢女,听到吴月眉这话,不由得惊骇捂住自己的嘴巴。

“小姐!不要啊!这一来你就跟表小姐一样了!”

小桃口中的表小姐,是吴月眉表姨的女儿。

她是济南人士,出身名门,父亲李格非是“苏轼”的学生,官至礼部员外郎,母亲更是前宰相王珪的长女,表姨父是如今当朝太师,蔡京。

她姓李,闺名清照!

李清照前不久发现自己的丈夫竟然在科举考试上作弊,再加上结婚之后发现自己所托非人,于是就一纸休书,把自己的丈夫给休了,同时更是将他送进了大牢!

要知道,根据大宋律法,李清照这么做自己也是要坐牢的,但到最后还是义无反顾!

虽然最后通过一些朝中大官、大儒的斡旋,李清照免于牢狱之灾,但她的名声也是彻底黑了。

事情闹得满城风雨,再没有哪个男人敢娶她!

小桃生怕吴月眉也会跟李清照一样。“小姐,你离开西门大宅,又不是完璧,今后可再难嫁人了。”

吴月眉突然撩起袖子,小桃惊讶发现吴月眉的守宫砂还在!

小桃蛮心欢喜地说:“小姐,原来那些贼人没有碰你!太好了,我这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大官人。”

吴月眉一把扯住小桃,冷冷的说:“我和西门庆再没有做夫妻的可能。如果要嫁,也只能嫁给那个男人。”

“小姐,谁呀?”

吴月眉的脑海里闪过了一个男人坚定不屈的身影。

“武大郎!”

武植家。

武植和武松两兄弟坐在一起,从个头上看,他们两个相差无几,模样也有几分相似。

和他们同坐着的还有阳谷县的县尉,张耕年。

“两位好汉,考虑的怎么样了?”

武松想都没想的挥了一下手,说道:“武松一切都听大哥的!”

武松醒来之后,发现自己大哥两年不见,竟然长得这般高大,心里欢喜的不得了。

他们兄弟从小就失去双亲,武松是武植一把屎一把尿拉扯大的。对于他而言,武植亦父亦兄。

武植则是伸手摩挲着自己的下巴,虽然知道武松打虎之后,阳谷县的县令一定会过来请武松去当都头。

但其实这个所谓的都头也就只是捕快而已,最多因为武松武艺高强,又是打虎英雄,在这县衙里能让别人高看一眼。

可是现在北宋朝廷腐败透顶,再过上几年,金兵就要南下!到那个时候,北宋两个皇帝都会被抓走,什么皇妃、公主全部都会被抓到万国城,任由金人凌辱!

武植一开始并没有当官的打算。

但武植也很清楚,西门庆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他从白胜那里也得到了一些跟西门庆有关的消息,西门庆不仅仅是阳谷县一霸。他同时还是当朝太师,蔡京的干儿子!

每年西门庆都会往蔡京的府里,送上几十万贯的钱财和宝物!

与其处处受制于人,不如先发制人!

这是武植一贯以来的作风。

他不习惯被动挨打!

而且这一次,因为误打误撞,武植也不小心弄死了一头老虎。如今县令,除了给武松一个都头的职位之外,更是让武植进县衙当押司。

押司,这个职位可是和宋江一样啊!

不过宋江是第一押司,武植刚刚进去,最多也只能排到末尾。

武植眼里微微闪烁着一丝精芒,说:“盛情难却,我们兄弟二人,此后就仰仗陈县令和张县尉了。”

“好说,好说,我现在就把这个好消息告诉陈县令!”

张耕年转身要走,武植却是突然拉住他的手。“张县尉,其实我一直有个疑惑。那王英在清风山上当土匪,打家劫舍的范围不过几十里地,为何会翻山越岭到咱们阳谷县城里来呢?”

“而且,他对咱们阳谷县一无所知,晚上能够越过城墙守卫,肯定是咱们县里头有贼人接应!”

让武植这么一说,张耕年眼睛当下就亮了!

“大郎可是知道那人是谁?”

武植微微一笑:“我心里大致知道那人是谁,不过空口无凭,还是请张县尉随我走一趟,咱们来个眼见为实!”

此时,西门庆怒气冲冲进入王婆茶馆。

“干娘!看看你侄子干的好事!”

王英带人抢了西门庆的家财,并且把西门大娘子吴月眉掳走,这件事情已经传遍了整个阳谷县。

王婆当然也是第一时间就知道了这个消息,她心里虽然有些慌乱,但脸色不变。

她慢悠悠地把西门庆请到桌子边上,为他倒上一杯热腾腾的香茶。

“西门大官人,这件事情可怨不得我啊。我那侄子现在也葬身虎口,大官人被抢走的钱财也被那些山贼喽啰一分而空,这一切都怪那个武植!”

一听到武植的名字,西门庆顿时怒火焚身:“武植,武植,我现在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段!”

对于西门庆来说,被抢的那几箱银子根本不是问题。现在他最恼恨的是自己头上被戴了一顶绿油油的帽子,如今一出门,就有人在背后指指点点,让他恨不得想要杀人!

“西门大官人稍安勿躁,在你来之前,我就已经想到了法子。清风山大当家是锦毛虎燕顺,此人武功高强。手下的山贼喽啰也个个都是以一当十的强人!如果是西门大官人能把他给请来,武植必死无疑!”

西门庆也是被怒火给冲昏了头脑,对着王婆问:“那你说要多少银钱?”

“1万贯!”

西门庆在听到这笔数目的时候,眉毛都没有皱一下,对他来说,这只是小钱!

他担心的是燕顺杀不死武植。

“你说的那个锦毛虎真的有那么厉害。”

“大官人不知啊!几月前,锦毛虎带着他的手下两位山大王,矮脚虎和白面书生,领数十号弟兄,屠了郓城县陈家庄上下百十口人!”

“两千官兵上山围剿,折损三百来号人,都无功而返!”

西门庆听着听着,伸手在桌面上重重一拍:“好!这笔钱我出!你什么时候派人联系他们?”

“只要大官人银钱到位,明日晚上他们就能提武植的头颅,到大官人的跟前!”

“老贼婆……唔!”在门外偷听的武松,顿时怒火中烧,挥舞着拳头就要冲进去。

关键时候,武植一把捂住他的嘴巴。

小说《豪横大宋》 第17章 官人,你手老实点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
男神频道
女神频道

更多标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