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其实我……”他迟疑着要如何解释。

“宝贝,你身上的衣服哪来的?”宁浠却骤然出声,刚好盖住了他的声音。

战宸夜猛地瞠大双眸,高悬的心又倏忽墜落。

她是在怀疑衣服?

宁浠绕到小家伙身后,将他的外套领口往外稍稍翻出来,果然是Bonpoint,低调中透着豪华,是法国的儿童奢侈品牌。

战宸夜暗道一句糟糕,就见宁浠缓缓俯下了身子,自顾自地询问:“你的衣服是战少晖带你买的?”

战少晖,应该就是和宁浠争执的那个男人了吧?

“嗯,就是他。”

“奇怪,他刚才还对你颐指气使,这会怎么舍得给你买衣服了?”而且刚巧是在她去拿模型这么短的时间内,宁浠百思不得其解。

战宸夜眸子微闪:“……我也不知道他怎么想的。”

“算了,难得他肯尽一个父亲的义务。”宁浠左看看右看看,是她家儿子没错,也不再纠结:“我离开的这段时间里,还发生了什么事?”  

战宸夜粉嫩的唇瓣轻启:“没什么,我就是有点饿了。”

“外婆肯定做好晚餐了,那我们快回去吧,一会公交车要停了。”说罢,她单臂将宝贝抱起,快步去往附近的公交车。

突来的腾空感和亲昵,让战宸夜眉峰微微拧了一下,但很快一股从未体验过的温暖让他不自觉地放松。

原来这就是妈咪的怀抱?

和宁洋阿姨一样的栀子花香。

却又比宁洋阿姨的更好闻,更加自然,他也更喜欢。

向来沉稳的小男孩脸颊爬上两抹淡淡的红晕。

“怎么不搂着我?”宁浠打趣道。

战宸夜迟疑了一下:“可以么?”

他学习的绅士礼仪,行为举止需端庄,再加上他天性冷漠,也鲜少主动和别人亲近。

“这有什么不可以的?你平常不都喜欢搂着我么?”宁浠汗颜,儿子是不是太饿了,都有些不正常了,好像变得寡言拘束了?

战宸夜英俊的五官轮廓微敛,伸出双臂,试探性地搂着宁浠的脖颈。

心潮涌动,从未想过会在一个不认识的女人身上体会到暖暖的母爱,薄唇微勾,一抹满足的笑意弥漫。

“妈咪……”他低低地喊。

“怎么了?”

“没什么,忽然好想喊喊你。”战宸夜脑袋一歪,靠在宁浠的肩头,抱着她脖颈的力度慢慢收紧,忽然好羡慕那个叫做宝贝的小男孩。

如果能让他永远当自己留在战公馆……

战宸夜想到这里又摆了摆脑袋。

他身为战北爵的儿子,有他需要承担的责任。

但现在,请允许他只想做母亲怀里的小奶包。

这点时光是他偷来的。

……

夜色拉开帷幕。

一辆疾行的车冲着奢华气派的战公馆驶来。

雕花大铁门被拉开,在夜色中发出细微的声响。

一排穿着统一制服的门卫矗立在铁门口,恭敬地垂下脑袋,迎接着小主人的归来。

车子停稳,桑伯拉开车门,温柔地笑着。

“小少爷,到家了。”

宁宝贝一路上不停地观察着附近的地形以及最适合逃跑的路线,然而谁知道车子越开越偏,如今竟然开到了半山腰。

这里压根不是那老男人的家……

肯定是人贩子!

可这里露天泳池、喷泉、巨型浮雕,甚至还有一望不见边的运动场,一切都奢华得恍若宫殿。

宁宝贝端端坐着,心中更是怀疑他们绑架自己做什么。  

桑伯见宁宝贝不起身,弯腰将小家伙抱了起来,笑容慈祥和蔼:“好啦,小少爷,别生气了,桑爷爷亲自抱你怎么样?”

“别以为这样我就会相信你!”绑架犯!

宁宝贝气鼓鼓地瞪着大眼睛。

桑伯被宁宝贝这副生动的小表情逗乐。

“小少爷,我记得你出门时身上穿的不是这一套……”

宁宝贝才不听桑伯套近乎的话,小脑袋一扬,冷不丁地瞥见了高高的拱门上几个烫金大字——

战公馆。

笔走龙蛇,遒劲有力。

宁宝贝震惊地睁大眸子。

宝贝虽然从未战家的人来往,但他知道自己是战家人之后偷偷查过族谱。

战公馆是战家大少住的地方。

按照辈分,他应该叫这里的主人爷爷。

据传,他为人杀伐果决,冷酷无情,外号人称商界活阎王……

“你为什么带我来这里?”宁宝贝小身板颤了颤,脑海中闪过一个接着一个恐怖的画面,该不会是战少晖被他激怒,故意送他来这里弄死他吧?

他好想大浠浠。

从小就是他和大浠浠相依为命,他如果不在了,大浠浠一定会很难过的。

他该怎么办?

桑伯不可思议地望着宁宝贝,伸手抚上小家伙的额头,试了试温度。

还好,没有发烧。

可是……

“小少爷你不记得了么?这是你家啊。”  

爵少到底对小少爷做了什么,让他连自己家都不认识了?!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

公众号名字

微信关注阅读更多后续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