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凛冽的气场袭来,宁宝贝被这股气势吓得差点后退,转瞬又赳赳地挺了挺胸,掩饰掉擂鼓般的心绪,故作镇定,白嫩的小短手叉腰再叉腰。

“我在路上走得好好的,你们忽然把我绑回来,到底想做什么?我告诉你,再不放我走,我就报警告你们拐卖虐待儿童。”

“……”抽气声再度此起彼伏。

“很好,既然你说我虐待你,那不坐实这个罪名岂不是辜负你了?”战北爵怒极反笑,像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桑伯,带他去禁闭室,什么时候认错,什么时候放他出来。”

桑伯气血翻涌,着急劝诫:“小少爷,爵少真的生气了,你快点认错。”

“我也生气了。”宁宝贝扯了扯嘴角,气鼓鼓地瞪大了眼:“大魔王,你别以为和我长得有几分像,又是我的长辈,我就会被你吓到,做梦。”

战北爵:“……”

佣人:“……”

桑伯:“……”

小少爷今晚到底是怎么了?

难道之前被爵少压抑得久了,所以爆发的时候才会这么离经叛道?

战北爵在战公馆的权威第一次被这般挑衅,怒不可遏,额头青筋都显得突兀鼓了起来——

“才放你出去几个小时就野成这样?战宸夜,不好好教教你规矩,你还以为战公馆如今由你做主了?”

“什么战宸夜?我不是……唔……”

宁宝贝惊诧着睁圆了眸子,梗着微红的脸蛋,刚想要解释,可话音还在喉咙里打转,桑伯一把将他抱起,伸手又捂住了他的嘴。

宁宝贝瞪大了漆黑的眸,示意他松手。

“爵少,对不起,是我没有照顾好小少爷,小少爷肯定是晚上受了凉导致脑子不太清醒,才会胡言乱语,我现在就带他去禁闭室。”

桑伯额头冒出细密的冷汗,整颗心都蹦到了嗓子眼。

宁愿让小少爷去禁闭室冷静一下,也不敢再留着他和战北爵父子对峙了。

“唔唔……”宁宝贝小短腿在空中踢踏着,可桑伯却紧紧抱着他,无论他怎么样都挣不脱,径直被锁紧了所谓的禁闭室。

说是禁闭室,实际上就是三楼靠近楼梯拐角的一个房间。

主色调黑白灰,略显冷峻,但被佣人打扫得很干净,不染一丝纤尘。

空气中清新,香气弥漫。

玻璃茶几上摆放着一些厚重书籍以及零星一些杂物,对面的墙壁则悬挂着一幅巨型人物油画……

油画背景是一个小男孩。

他穿着类似中古世纪的骑士服,头上戴着帅气的骑士帽,手里拿着一把长剑斜斜垂着,头发被打理得整整齐齐,眼神深邃,动作标准,恍若优雅的小小贵族……

宁宝贝陡然怔住。

这不是他么?

不对,这是一个和他长得一模一样的孩子!

宁宝贝虽然有无数怀疑的念头,但毕竟是孩子心性,转瞬又想到他跑出来这么久,宁浠肯定担心坏了,他当即将这些念头甩开,蹬蹬蹬跑去门口,恼怒地拍着门。

门框被拍得啪嗒作响,稚嫩的童声连绵不断——

“开门,你们放我出去,我就知道你们都不是好人。”

“大魔王,有本事我们单挑!让人关着我,你算什么英雄好汉?”

“妈咪,呜,宝贝好想你……”

隔着一扇门,桑伯原本想安慰的话到了嘴边又顿住了。

原来小少爷又想他妈妈了,难怪今晚脾性大变。

只可惜,在战公馆,小少爷的母亲是一个解不开的谜。

……

橙海澜庭,小区五楼。

一家人围在餐桌用餐,三菜一汤,简单随意。

战宸夜望着那些菜,红油飘香,麻辣十足,散发着誘人的香气,可他却不动声色地皱了下眉。

他的口味偏向清淡一点……

“你怎么不吃啊?”宋琴见战宸夜不动筷,便道:“不是说早就饿了么,难道还嫌外婆做得不好吃?”

战宸夜抿了抿小嘴,夹起一块红烧豆腐。

一股辛辣味在唇舌间蔓延开……

“好辣……”

勉强将那块豆腐咽了下去,小家伙吐了吐舌,小脸憋红,惹得宁浠连连给战宸夜倒了杯温水,轻声笑了。

“这就嫌辣了?你以前可总说外婆做得不够街头那家中餐馆劲道……”

战宸夜喝水的动作顿了顿。

那个叫宝贝的小男孩很能吃辣么?

“那是因为外婆今天手艺见长。”

宋琴被夸心花怒放,接连给战宸夜夹菜:“喜欢就多吃一点,以后外婆不打牌的时候,多给你做几顿……”

战宸夜脸上的那一抹小为难一闪而过,腼腆地笑着:“谢谢外婆。”

“哎哟,今天咱们宝贝居然这么客气?”

战宸夜笑得更加腼腆。

“好了,快吃饭吧,如果觉得太辣,就多喝点清汤。”

“嗯。”

一顿饭在几人的欢闹声中解决。

战宸夜尽量不让自己露出半分端倪,可一下了餐桌,他立刻喝了一小碗凉水,又漱了口,才不至于让胃那么难受。

看着宁浠和宋琴忙碌着收拾碗筷,虽然这个家很小很小,连战公馆的浴室都比不上,却充满了温馨,是战公馆没有的那种温馨。

父亲从来不会像宁浠一样哄着他……

战宸夜更加贪恋了。

晚上睡觉惯例是宁浠陪着战宸夜一起睡。

躺着被窝里,战宸夜刚洗完澡换上宁宝贝的睡衣,尺寸刚刚合适,但他身体却僵硬着笔直,他以前都是一个人睡的,有些不习惯,心跳很快,希望不会露出马脚。

宁浠习惯性地揉了揉小家伙的发顶:“今晚想听什么故事?”

“你还要讲故事么?”战宸夜从被窝里露出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希冀地眨了眨。

“难道你今晚不想听?”

“想听的。”战宸夜怕她误会,着急着连忙出声:“只要是你讲的,我都喜欢听。”

宁浠心底温暖,这是她相依为命的儿子。

总是在无形中给她点点感动。

“那就接着前天晚上的城市老鼠和乡下老鼠吧?”

“好的。”战宸夜轻点脑瓜,悄悄地往宁浠怀里挪了挪,脸颊爬上浅浅的粉晕,听着宁浠温柔的嗓音入眠,幸福得像泡在蜜罐子里。

将睡之际,战宸夜小爪爪抓着宁浠的衣摆,依恋地问:“你会设计战家小少爷的那套别墅么?”

这样他就算以后回战家了,也还能见到她。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

公众号名字

微信关注阅读更多后续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