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应该不会了吧。”宁浠给儿子掖着被角,声音轻柔。

小夜夜却一下子没了睡意,睁大了眼:“为什么,不是指定了你么?”

宁浠不想跟儿子说工作上的事,可小夜夜却揪着不放,无奈,她只好解释:“因为我不小心得罪了小太子的爸爸,so,君王一怒,虾米遭殃……”

小夜夜眸光划过黯淡和愤怒,父亲居然擅自换了他的设计师?

他绝不能让宁浠阿姨受委屈!

翌日,宁浠早早地起床为大家做早餐。

小夜夜也在宁浠起床之后很快就醒了过来,他在战公馆一向不会赖床。

宁浠搁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却在此刻响了起来。

战宸夜翻身拿起手机,本能地想要通知宁浠。

可脱口的话,却在看清来电显示的那一瞬,被重新咽回喉咙。

这个号码,他太熟悉了……

是桑爷爷。

另一端,宁宝贝蹲在厕所里,用偷偷从桑伯那里顺来的手机给宁浠打电话。

没办法,昨晚他把儿童手机放在宁浠的包里了。

只能借用一下桑伯的老人机。

黑漆漆的又无比笨重,简直像一块砖头,还好能打电话。

听着铃声一遍遍回响,却始终没有人接,宁宝贝撅着小嘴。

就在他快要绝望的时候,电话……

一下子被人接起!

宁宝贝澄澈的眸子微亮,倒豆子似的咕噜解释:“大浠浠,我不是故意不回家的,昨晚我被人绑……”

“抱歉,我不是宁女士,她现在在厨房,不能接听你的电话。”战宸夜清了清嗓子,小心翼翼地试探:“你……就是宁女士的儿子宁宝贝么?”

隔着听筒,宁宝贝霎时睁圆了瞳眸,从马桶上滑下来,不可置信地又看了一眼屏幕。

的确是宁浠的私人手机号。

他顿时小脸绷得紧紧的,小爪爪往自己脸上扇扇风,眼眶也一下子变得微红:“你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在我家?”

他一晚上不回去,宁浠都不找他,而且家里还多出一个男人?

宁浠不要他了么?  

“我姓战,叫战宸夜。”战宸夜语气沉稳:“是你妈咪带我回家的。”

宁宝贝生气又委屈地在洗手间内走来走去:“现在、立刻、马上离开我家!我不允许你靠近我的妈咪!”

“恕我不能从命。”

“你——”

“宁女士叫我用早餐了,再见。”

伴随着最后一句,战宸夜掐断了通讯。

宁宝贝眸色赤红红的,像个被抛弃的小可怜,咬着嘴,不甘心地继续回拨。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机械的女音一遍遍提醒宁宝贝,这个号码已经被战宸夜拉进了黑名单。

宁宝贝漂亮漆黑的眼底滚动着晶莹的泪花。

小嘴也紧紧抿着,稚嫩的脸蛋盛满委屈。

宁浠真的不要他了么?

连电话也不听了……  

一瞬间,宁宝贝望着眼前这个像铁笼一样的房子,这里守卫森严,四周冰冷冷的,他突然觉得好恐慌。

他不要见不到宁浠,也不要被关起来。

他一定、一定要逃出去!

吸了吸鼻子,他迅速抹干眼泪。

哭是弱者的表现。

他要当强者,能保护妈妈的强者!

……

宁浠准备好了早餐,来叫战宸夜用餐。

小家伙面不改色,完全瞧不出一点端倪,宁浠压根没有多想,无比自然地送了去幼稚园。

临走前,还贴心地给了小家伙一个么么哒。

小家伙又羞赧地红了小脸。

但宁浠一回到博瑞集团,明显感觉大家看她的眼神怪怪的。

“原来她是杀人犯的女儿啊?”

“之前一点风声都没露出来,估计这次也想接近小太子,结果被战家查到她过去的资料,然后狠狠地打了脸吧?”

“可不是么?战家如今都不要她设计小太子的生日别墅了……”

“哈,你们可别乱说,人家脸色都好难看了呢。”

大家一人一句,更甚至有人故意拔高了声调,生怕宁浠听不到。

宁浠这才恍然明白,她主设计师一职被撤,办公室内本就有些嫉妒宁浠美貌的女职员,现在又不知道从哪得到消息,知道她以前是宁家的破产名媛,如今流落到了博瑞集团,此时当然要嘲讽一波了……

其实宁浠在办公室的人缘向来挺好的,但有人的地方就有八卦和利益冲突。

宁浠压根没把这些流言放在心上,该干嘛干嘛。

有什么难听的,四年前宁家落难的时候还没有听够么?

她们这些话和那时候债主的辱骂,根本就是小巫见大巫,根本不值一提。

那么煎熬的时候都过去了,现在还能把她击垮?  

安主管此刻走了过来,敲了敲宁浠的桌面:“宁浠,赵经理让你去下他办公室。”

宁浠有些厌恶地拧了拧眉。

但没办法,还是收拾好心情,敲响了赵经理办公室的门。

“赵经理,你找我有事?”

“把门关上,我有话要跟你说。”赵经理是个四十出头的男人,挺着啤酒肚,一头地中海,望向宁浠的时候,眼底闪烁着垂涎的精光。

据传他是慕家的亲戚,在集团地位稳如泰山。

宁浠照做关上了门。

赵经理顺手将百叶窗也拉合了,宽敞的办公室成了密闭的二人空间。

他坐在沙发上,指了指身侧:“过来坐。”

过去坐?

确定不是过去被占便宜?

宁浠站着没动,后背一阵恶寒:“经理,您有话就请直说吧。”

赵经理翘着二郎腿,眸光从宁浠的脸游移到她凹凸的身材。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

公众号名字

微信关注阅读更多后续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