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第二天一早,陈落跟往常一样吃完早餐准备送苏青时去上班。

忽然,苏青时的手机响了。

“晓娜,怎么了?”

“苏总,刚才黄主任打电话过来,说要取消跟我们的合作……”

“什么,到底怎么回事?”苏青时一下站了起来,神色紧张。

“黄主任没说什么,只说今天下午要跟华阳公司签合同……”

“华阳公司!”苏青时瞬间明白了过来,那是苏天佑的公司!

“青时,怎么了啊?”马红梅关心的问。

苏青时握紧双拳,恨声道:“我刚跟云河区城改办的黄主任谈好了一个五百万的旧城区改造装修项目,没想到却被苏天佑破坏了,他一定是故意的!”

这个项目对于她来说十分重要,甚至可以说决定着她的海蓝公司以及她自己的未来命运。

精心准备了那么久,不知走动了多少关系才成功谈下这个项目,没想到如今却被苏天佑给破坏了,她怎能不恨!

她不甘心就这样失败,于是又拿起手机拨打了黄主任的号码。

然而,才刚一接通,那边便直接挂掉了,显然是不愿再跟她说什么。

她咬着嘴唇又拨打了两次,可结果却都还是一样……

最终,她失魂落魄般的靠在了椅子上,眼眶一下就红了。难道,自己这几年的努力,就这样功亏一篑了吗……

这时,陈落忽然开口说道:“那个黄主任以前好像是老市长的秘书吧,你之前不是跟老市长见过面嘛,也许可以去找老市长帮帮忙。”

马红梅冷哼道:“你不懂就别乱说话,老市长都退休多少年了,怎么可能还会管这些事?而且你以为老市长那么容易请得动啊,跟他吃过饭的人多了去啦!”

苏青时低头想了一会,最后一咬牙站了起来:“不管怎样,这是唯一的办法了,就算希望再渺茫我也要去试试!”

一个小时后,陈落开车载着苏青时来到了老市长居住的院子外。

陈落走到后备箱拿礼品袋,偷偷将一个小卷轴塞进了其中,然后拿给了苏青时。

“你在车里等我吧。”

苏青时提着礼物上门,老市长刚好在家。

只可惜,老市长似乎已经记不得她了,她自报姓名后老市长也只是客气的点了下头。

一时间,她的心不由凉了一大截。

但是,她还是厚着脸皮将事情说了出来,老市长听完后沉默了一会,随后摇了摇头。

“苏总啊,这件事的确是黄主任失信了,但你们终究还没有签订好合同啊。我已经退休很久了,这些事情实在不想管了。”

苏青时再次哀求说:“老市长,这关系到我们整个海蓝公司的命运呀,还请您帮帮忙,事成之后……”

老市长摆了摆手,没有让她将后面的话说完。

“回去吧,我真的帮不了。”

最终,苏青时只能落寞的走出了院子,一言不发的回到车里。

陈落看了她一眼,问:“没谈成?”

苏青时无心再多说什么,失神的说道:“送我去公司吧……”

“放心吧,也许老市长一会就改变主意了。”陈落嘴角勾起了一抹深笑,因为他没看到苏青时有提着礼物出来。

苏青时苦涩一笑,没有说什么,目光凄然的望着窗外,身心疲惫……

这一刻,她多想身边的男人能帮他摆平所有麻烦,而不是在一旁说些安慰的话……

另一边,在送走了苏青时后,老市长继续看着他的报纸。

过了一会,一个穿着粉色睡裙的精致美女打着哈欠从房间里走了出来,看到了放在一边的礼物袋。

“爸,谁又来给你送礼了?”

老市长一怔,这才发现刚才苏青时走时居然没带走礼物袋。

“是海蓝公司的苏青时送的,一会你吃完饭给人家送回去吧。”

“哦,那个美女苏总呀,我看看她都送了些什么东西?”精致美女却是记得苏青时,其实苏青时在东江市都小有名气。

只因她太美了,却嫁给了一个吃软饭的窝囊废老公,让无数男人呃叹可惜!

精致美女翻看了一会,发现也没什么特别的东西,就在她准备起身去洗漱的时候,忽然看到了那一个小卷轴。

“这是什么东西,名人字画?”

她好奇的打开,却见卷轴上只写了两行诗。

仙人抚我顶,结发受长生!

很新的卷轴,一看就不是什么古董,不过字却写得苍劲有力,大气磅礴!

只一眼,她就喜欢上了这幅字,忍不住念了出来。

正在看报纸的老市长闻言一怔,问道:“你在念什么?”

“爸你看看,这字写的好棒呀,感觉比你写地都还好!”

精致美女将卷轴拿到了老市长面前,当老市长看到字的一刹那,整个人竟是猛然一震,霍然色变!

“怎么可能!”老市长直接激动的站了起来,双手捧着卷轴颤抖不已。

“爸你怎么了,这字有什么问题?”精致美女错愕的问,她还从没见过老爸这么激动。

老市长一言不发的走进了房间,然后在他的保险柜里翻出了一个锦盒。

打开锦盒,里面端放着一张发黄的白纸。

老市长小心翼翼的将白纸取出,缓缓打开,上面赫然也写着同样的两行诗。

仙人抚我顶,结发受长生!

而且,字迹完全一样!

“果然一样啊,恩人他还健在,真是苍天有眼啊……”老市长激动得声音都颤抖起来了,差点就老泪纵横。

精致美女惊讶的看着他,问道:“爸,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这字是谁写的?”

老市长深吸了口气,将两幅字小心翼翼的放在了桌上,然后对女儿说道:“清婉,跪下磕头。”

“啊,爸你这是咋了?”精致美女震惊了,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呀?

老市长瞪了她一眼,说道:“当初要不是恩人,你早就死了知道吗!”

“到底怎么回事呀,哪个恩人呀?”精致美女一脸懵逼。

“你三岁的时候有一天夜里突发高烧,我和你妈连夜将你送去医院,可半路上却下起了大暴雨,耽误了两个小时才到医院。”

“到医院的时候,你都已经高烧45度了,医生抢救了两个小时,最后只能宣布了你的死亡……”

“啊,我死了?”精致美女张着小嘴,爸你这是在讲鬼故事吗?

老市长沉沉一点头:“是的,当时我们所有人都以为你死了,医院也把你送进了停尸房……”

“后、后来呢……”精致美女咽了咽口水,感觉浑身都有些冰凉,这个故事有点太瘆人了。

“后来第二天中午我跟你妈再次去停尸房看你的时候,看到你竟然神奇的又有了呼吸,而且身边还多了一张纸……”

精致美女眼孔一缩,难以置信的看向了桌上的那张纸,这世上还有这等神医?

“爸,你说的不会就是这张纸吧?”

老市长瞪了她一眼:“不然呢?当年那位恩人把你从阎王爷手中救了回来,除了这一张纸什么也没有留下。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恩人还在世,真是苍天有眼啊!”

精致美女这回没有再犹豫,恭恭敬敬的跪下磕了三个头。

她还真没想过,自己小时候居然还有这么一段神奇经历。

“爸,这幅字是刚才苏青时送过来的,难道说她认识那位恩人?”

老市长连忙说道:“你有没有她的号码?”

“好像有……”

“快点打过去!”

一时间,老市长的心忐忑不已,自己刚才居然拒绝了恩人的请求?真是该死啊!

很快,手机便打通了,老市长直接抢过了手机。

“喂,是青时吗?”

“是、是我,您是老市长吧?”

老市长看了一眼卷轴,问道:“刚才的那副字,是谁写的?”

“啊,什么字?”

“就是刚才礼品袋里面的那副字。”

“啊?里面有字吗?”

听出了苏青时话语中的疑惑,老市长一怔,随即明白了过来。

“没什么,你小心点开车。对了,你刚才说的那件事,我会跟小黄打声招呼的……”

挂了手机,精致美女连忙问道:“爸,苏青时也不知道这幅字是谁写的?”

老市长呵呵一笑:“她知不知道没关系,总之现在可以肯定,恩人跟苏青时是认识的,而且还关系匪浅。”

精致美女明白了过来:“也是,只有不一般的关系,才值得恩人隔了这么多年再次来找我们。”

老市长沉默了一会,说:“无论如何,我们也要报答恩人的恩情。以后,你尽量多跟苏青时亲近亲近,想办法问出恩人的名字。”

而另一边,苏青时一脸错愕的看着手机,半饷没反应过来。

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老市长对她的态度一下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变?

“成了?”看着她张着小嘴一脸惊讶的可爱表情,陈落忍不住笑了出来。

苏青时瞥了他一眼,也露出了一个甜甜的笑容:“还真被你说中了!”

当天下午,苏青时再次找到黄主任,对方无比的热情,还一个劲的跟她道歉,说早上在开会,没办法接手机。

苏青时一时间有些受宠若惊,直到合同签完走出城改办,脑袋都还是有些懵懵的……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

公众号名字

微信关注阅读更多后续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