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陈落正开着新车回去,王鸿轩的电话忽然打了过来。

“老师,你早上不是让我查一下云海山那边的别墅吗,我都查好了。”

陈落:“哦,说说看。”

“那上面的别墅确实不错,不过都已经出售完了,暂时没有空置的。不过也没关系,只要老师您想要,我一定想办法搞到手!”

陈落沉默了一会,说:“听说山顶西北角的那一栋,倚靠断崖而建,可以俯瞰到整个东江市的风景,就要那一栋吧。”

“那一栋啊……”王鸿轩苦笑一声,“老师的眼光果然还是那么厉害,那一栋的确是最好的,价格也是最贵的。但问题是,那一栋不好买啊……”

“还有你王鸿轩买不到的东西?刚才是谁在那吹牛的?”

王鸿轩尴尬的说:“真有点难,其他的那些别墅主人吧,只要我出面,他们肯定会给我一个面子。但唯独山顶这一栋没办法,那是贺博远的别墅。”

陈落:“听说过,他是东江市的首富。”

“他以前也是在省城那边混的,是我的竞争对手,后来被我撵出了省城,所以就回到了东江市……”

陈落明白了过来:“原来是你的仇人啊,那还真是不好办了。”

“也不算仇人,我当初可没有用不正当的手段打压他啊。而且他买下这栋别墅是给他老爸养病用的,更加不可能出售了。”

“养病?他老爸得了什么病?”

王鸿轩:“好像是脑梗吧,之前还有过脑出血,总之情况挺严重的,他在别墅里还专门雇请了这方面的专家医生24小时照看。”

陈落沉默了一会,说:“想办法帮我安排一下,让我见贺老爷子一面。”

王鸿轩先是一怔,随即反应了过来:“哈哈,我都差点忘记老师您的药王金针了!不过,那可是脑梗啊,针灸能行吗?”

“你只管想办法安排就行了。”

陈落轻声一叹,已经有好多年没施过针了,也不知道放在古董店的金针是否还在?

随后,他直接开车来到了古董店。

古董店的位置其实还算不错,两边都是商业街,人流量很大。

只不过苏大海的店里没什么好东西,他也一直记着当年那位公子的话,不卖那些假货赚钱,所以店里的生意自然不会多好,只能勉强维持生计。

“你怎么来了?”

看到陈落走进来,苏大海不由一怔,印象中陈落好像都没来过店里。

陈落平静的说:“妈有事找你,让你回家一趟。”

“这婆娘,天天那么多事!”苏大海不满的嘀咕着,但却还是乖乖的站了起来。

“你先帮我看一下店吧,别乱动店里的东西啊。”

“好的,车钥匙给你。”

“哪来的宝马钥匙?”苏大海一怔。

陈落笑道:“刚买的。”

“哈哈,还是我女儿有出息啊!”苏大海还以为是苏青时买的,瞬间得意起来,喜滋滋的拿着宝马钥匙跑出去了。

苏大海前脚刚走,陈落后脚就关了店门,然后转身朝着二楼走去。

这么多年过去了,店里的布局却都还是和当年一样,苏大海还真是一个重感情的人啊。

其实早在三十年前,陈落便来到了东江市,只不过那时候的他叫陈长生。

这是他的习惯,每隔一些年,当他厌倦了外界的喧嚣斗争之后,便会找一个偏静的地方隐居一段时日。

他在这里开了间古董店,后来在街上看到了快要饿死的苏大海,便将其带回了店里当伙计。

后来,他的行踪被那位赵夫人发现了,于是便离开了东江市。

离开的时候,他将古董店送给了苏大海,说以后也许还会回来。

后来他真的回来了,只不过却是中毒落魄而回。

他本不想再找苏大海,因为怕会连累到苏大海。

但是没想到,在四年前的一场意外车祸中,他却被苏青时所救,再次与苏大海一家牵扯到了一起……

至于苏大海为什么没能认出他来,一方面是因为苏大海并不知道他长生不老的秘密,所以也就不可能会联想到他是陈长生,顶多只是觉得有些像而已。

另一方面,他每次虚弱期蜕变之后,身体和面貌都会发生一些改变。

虽然有些不好意思承认,但他真的越来越帅了,身高也一直在长。

三千年前他刚走下昆仑山时只有一米五左右,可是如今却已经有一米八了。

在二楼最里面的角落里,有着一间紧闭上锁的房间。

站在房门前,陈落的思绪一时间有些飘忽,仿佛又回到了二十多年前。

锁依旧还是以前的铁锁,他很轻易就打开了。

房间内的布置也还和当年他离开时一样,而且几乎一尘不染,看来苏大海经常有进来打扫。

书桌上,依旧摆放着他喜欢看的书籍,以及他最喜爱的苍龙教子青石砚。

其实整个古董店里,最值钱的古董全都在这个房间里。

单单是这块南宋时期的苍龙教子青石砚,就起码值个上千万了。除此之外,还有整整一箱的各类古董和字画,无不是难得的精品。

就连桌上的茶杯和书架上的古籍,也全都是珍品。整个房间的古董要是全部拿出去拍卖的话,绝对过亿。

然而,苏大海守着这么多的古董,却穷了大半辈子。哪怕被马红梅天天骂着窝囊废,他也从未变卖过一件!

看着这些自己曾经收藏起来的东西,陈落长叹一声。

一个人活的太久,便总会有太多不舍的记忆。每次看到这些东西,他的心情其实都会有些沉重。

推开书架,墙上居然还有一个连苏大海都不知道的暗格。

暗格内放着的其实才是他最在意的东西,但他也还是没有多看,因为他不想睹物思情。

他拿出了一个檀香木盒,里面放着十二根金针。

这十二根金针乃是用特殊材料打造而成的,散发着冰凉寒气,针头之上还镌刻着十二生肖,做工极为精致考究。

这十二根金针曾经不知救活过多少人,是药王孙思邈赠送给他的,也是他珍藏最久的东西了。

将金针放入口袋后,他转身走出了房间。刚走到楼梯口,便看到了一脸阴沉的苏大海。

苏大海大眼瞪着他:“你什么意思,马红梅根本没有叫我!”

刚才他气喘吁吁的跑回去,结果却是又挨了一顿骂,心里那叫一个委屈啊……

陈落干咳一声:“爸,我怎么可能会骗你啊,估计是妈想你了吧……”

苏大海一怔,随即“恍然大悟”过来。

“这个老娘们,叫我回去就是为了骂我?更年期的老女人!对了,你关门跑楼上来干嘛?”

陈落随口说道:“刚才有顾客来了。”

苏大海错愕的问:“有顾客来你关门干嘛?”

“你不是让我别碰店里的东西吗,而且我又不知道价钱,所以倒不如直接不让他们进来。”

“滚滚滚,要你有什么用!”苏大海差点气得心肌梗塞,什么玩意啊!

等陈落离开后,苏大海忽然感觉有些不对劲,于是马上匆忙跑上了二楼。

看到那个房间依旧紧闭,门上的铁锁也完好无损,他这才松了口气。

“咳,公子啊,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啊。我这身体是越来越差了,找了个女婿又蠢得跟猪一样,以后谁来守这古董店啊……”

他长长一叹,神情落寞的下了楼……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

公众号名字

微信关注阅读更多后续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