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云海山别墅区。

一辆别克车驶到了电子门闸处,却被保安拦了下来。

做为整个东江市最顶级的别墅区,只有别墅主人登记过的车牌号才能进出。

而且,能进入这里的至少都是几百万的豪车,像这么普通的别克车,保安自然不可能放它进去。

车子里坐着的,正是陈落和王鸿轩。

“你们干嘛的,不知道这里是云海别墅区啊,快点调头离开!”保安队长手持橡胶棍走了过来,直接啪啪敲了两下车门。

他们这些保安见惯了富豪大人物,自然不会把一个开别克的放在眼里。

陈落摇下车窗,开口说道:“是贺博远让我们来的。”

“你说谁?”保安队长掏了掏耳朵,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陈落:“贺博远。”

保安队长看了一下其他几个保安,随后齐齐大笑起来。

“哈哈哈,就你一个开别克的,居然也敢说认识贺总?”

保安队长不屑的挥了挥橡胶棍,轻哼道:“快点调头走人,上个星期也有一个家伙说要见贺总。人家开的可是宝马,可照样还是被老子抽了!”

在保安队长看来,区区一个开别克的穷逼,连让他动手的资格都没有。

陈落瞬间无语了,什么时候连一个保安都可以这样目中无人了?

看了一眼旁边的王鸿轩,这家伙正在憋着笑,估计很高兴看到他出糗。

“还不快给贺博远打个电话!”陈落瞪了他一眼。

“咳咳,好的。”王鸿轩赶紧给贺博远打了个电话,当听到他居然是坐着一辆别克过来的,贺博远也是愣了好一会。

砰砰!

见陈落迟迟没有调头,保安队长开始不耐烦了,又拿橡胶棍敲起了车头。

“你是不是非要我把你拖出来揍一顿才肯走啊?别给脸不要脸啊!”

陈落的脸色阴沉了下去,这可是苏青时的车,他不允许别人这样随意敲打!

“你要是敢再敲一下,我就把你脑门敲破。”

“给你脸了是不?”保安队长瞬间火了,在老子的地盘上,居然还敢威胁老子?

砰砰……

他又使劲一连敲了七八下,直接将车盖敲出了几个坑。

陈落解开安全带下了车,脸色森冷。

“咋的,你还想打我不成?”保安队长又拿着橡胶棍冲他胸口戳了两下,不屑的道,“就你这样的,老子能打十个信不信!”

嗖……

陈落的右手一挥,保安队长只感觉眼前一花,随后手中的橡胶棍居然就莫名其妙的落入了陈落手中。

“你还敢抢我警棍?”

保安队长怒了,挥起拳头就朝陈落的脸上砸去。

砰……

橡胶棍狠狠的抽在了拳头上,保安队长的脸瞬间涨得通红,站在原地直抽冷气。

陈落冷冷看着他:“不错,很犀利的拳头,再来。”

“再来你妈啊!”保安队长怒吼,抬脚踢向了他的肚子。

砰!

橡胶棍再次抽出,狠狠打在了保安队长的膝盖上,疼得他直接跪倒在了地上。

“你们特么都死了吗,还不快来帮我!”

保安队长知道自己干不过陈落了,但是他们这边这么多人,一定可以打残这家伙!

独自面对十几个保安,陈落却丝毫没有慌张之色。

手持短棍的他,气势如虹,十几个保安在他眼中宛若一群孩童。

砰砰砰……

仅仅半分钟不到,十几个保安居然全部被他干翻。而他至始至终都只用了一根短棍而已,甚至连左手都没有动过。

看着自己的手下全趴在地上哀嚎,保安队长彻底懵圈了,看着陈落的目光如同见了鬼一般。

“不、不可能,你到底是谁……”

一个人打一群,这尼玛难道是退役的特种兵吗?

这时,一个保安从保安亭里急匆匆的跑了出来,对他说道:“队长,贺总说放这辆别克上去,里面坐着的是……”

“是谁啊?”保安队长强忍着怒火,被打了还要放人上去,这不是太打脸了嘛!

那保安咽了咽唾沫,颤声道:“王……王鸿轩!”

“什么,王鸿轩?不可能,你是不是听错了?”

保安队长根本不信,王鸿轩那可是芜省首富啊,怎么可能会坐这么一辆破别克?

他连忙抬起头看向了车里,当看到副驾驶位上坐着的那一道威严身影时,整个人顿时一震,差点当场吓瘫。

我居然拦了王鸿轩的车?

他的脸色唰的一下就白了,连滚带爬的跑到了车门前,直接跪倒在地:“王总对不起,是我眼瞎了没看到您在车里,求求您高抬贵手放我一马……”

王鸿轩不以为然的笑道:“没事,不过你得跟他道个歉吧?”

他好久没看到老师出手了,刚才这一架看得还真是过瘾。

保安队长看向陈落,嘴角不由一抽。挨打的可是他们啊,结果却还要道歉……

“对、对不起,我以后再也不敢了,修车钱我会赔的。”

“不用了,以后别再狗眼看人低。”陈落扔下短棍,坐回了车里。

“快开门啊,你们是木头吗,没看到王总要上去啊!”保安队长连忙冲保安亭里的人吼道。

门闸升起,别克车终于驶进了别墅区。

十分钟后,别克车开进了山顶别墅,别墅的管家早已等候在那。

“抱歉了王总,是我没提前交代好。”管家深感歉意,但是对于王鸿轩开着这么一辆别克车过来,他也感到很诧异。

王鸿轩摆了摆手:“没事,带我去见老爷子吧。”

大厅里,王鸿轩再次见到了当年的宿敌贺博远。多年不见,贺博远多了一些白头发,但是双眼的光芒却还是那么锐利。

“哈哈,博远老弟,好久不见了啊。”

“是啊,王总这些年发展的不错吧。”贺博远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如果不是王鸿轩说带了一个医术高明的神医来给他父亲看病,他门都不给开。

对于当年的惨败,他心中始终耿耿于怀。

王鸿轩叹气道:“还行吧,不过省城少了博远老弟你,可是少了许多乐趣啊。”

贺博远眼角一抽,他觉得王鸿轩这句话根本就是在奚落他。但是为了父亲的病,他也只能忍了。

“对了,王总不是说要给我介绍一位神医吗,怎么不见人呢?”

王鸿轩笑着说道:“神医就在这啊。”

贺博远一怔,转头看向了陈落,眉头顿时皱了起来。

“王总,你是在跟我开玩笑吧?”

哪有这么年轻的神医!

王鸿轩认真的说:“我可没跟你开玩笑啊,他真是神医,当年我得了绝症也是他救的。”

“什么时候的事情?”贺博远心中又生出了一丝希望,难道这小子是个医术天才?

“呃,应该是二十多年前吧……”王鸿轩本能的应道,但话一出口就顿住了。

果然,贺博远的脸色直接一沉,冷笑了起来:“呵呵,原来这位神医这么厉害啊,刚一出世就能救人?”

王鸿轩赶紧说道:“是我口误说错了,那是几年前的事情。”

几年前的事情能口误说成二十多年前?

贺博远的脸色更加阴沉了,王鸿轩你是把我当傻子耍吗?

他强忍着怒火,看着陈落问道:“请问小兄弟怎么称呼呢,令师是否在外面?”

他以为陈落是那位神医的徒弟。

陈落如实回答说:“我叫陈落,我没有师傅。”

“陈落?这名字怎么好像有点耳熟?”贺博远皱眉沉思。

管家一怔,凑上前在他耳边说了一句话,顿时让他的脸色阴沉到了极点。

“你是苏家的那个女婿陈落?”

陈落知道事情不对了,但也只能无奈的点头:“是的。”

“好你个王鸿轩,你是故意来耍我的是吧!”贺博远当场大怒,叫一个吃软饭的家伙来冒充神医给他老爸看病?

王鸿轩,亏你干得出来!

王鸿轩赶紧解释说:“博远老弟,我真没有骗你,他真的是神医啊!你要是不信,就把老爷子请出来让他看一下,我保证能治好!”

“你保证个屁!当年你也保证会给我借款,最后却翻脸不认账,害得我的远洋公司最终倒闭!你祸害完了我的公司,现在又想来祸害我老爸?给我滚出去!”

贺博远气得脸色发青,这王鸿轩真不是东西!

王鸿轩也生气了,除了他老师,还没有人敢叫他滚的!

“贺博远你别给脸不要脸,老子好心好意请神医来给你爸看病,你居然让我滚?要不是看在老爷子的面子上,你以为老子愿意来你这破别墅啊?“

“找个吃软饭的窝囊废来给我爸看病?呵呵,王鸿轩你还真是够不要脸的啊,马上给我滚,不然别怪我不客气。东江市是我贺家的地盘,可不是你的省城!”

“好,有种你以后别来求老子,我们走!”王鸿轩愤怒的一回头,却看到了陈落正定定的看着他,这才突然反应过来。

今天能做主的可不是他啊……

陈落冷哼一声:“能不能安静点?”

王鸿轩连忙收起火气,尴尬的点了点头:“好的……”

看到王鸿轩居然对陈落如此客气,贺博远眼中不由闪过了一丝疑惑之色。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

公众号名字

微信关注阅读更多后续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