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陈落并没有因为贺博远的轻视而生气,因为这也是人之常情,没有人会拿自己父亲的病情来开玩笑。

“贺总,让我看望一下老爷子,对你来说也没什么损失吧?”

贺博远冷声道:“我说了不用,你的神奇医术,还是留着给王鸿轩看病吧!”

“两位,还是我送你们出去吧。”

就连管家也看不下去了,认为陈落和王鸿轩根本就是在故意奚落贺博远。

“贺博远,你可别后悔!”王鸿轩也懒得再跟他说什么,只能说贺家没这个福气!

陈落摇头一叹,临走之前看着贺博远说了句:“贺总,你的左眼痛并非是角膜炎引起的,有空还是去医院做个脑部CT吧。”

“你给我滚!”贺博远气得直冒青筋,如果陈落不是王鸿轩带来的,今天就别想下山了!

走出别墅后,王鸿轩忍不住朝陈落竖起了大拇指:“老师,还是你损人厉害啊,贺博远都快被你气炸了。”

陈落眉头一皱:“我怎么损他了?”

“你都让他去做脑部CT了,这不是在说他没脑子吗?”

陈落嘴角一抽,难怪刚才贺博远会这么生气啊!

“怎么,难道他脑子真有问题?”王鸿轩一怔。

陈落瞪了他一眼:“你以为我跟你一样无聊?而且要说没脑子的话,你比贺博远难道强很多?连二十多年前我救你一命这种事都能说出来,你是不是脑抽风?”

王鸿轩尴尬一笑:“我那不是一时嘴快嘛,要怪就怪他贺博远,看个病还那么多话!老师您肯出手,他不感恩也就算了,居然还质疑您的实力,活该他脑子有病!”

“老师您放心,不就是一栋别墅嘛,我给他搞点压力,迟早他会自己乖乖卖给我们的!”

陈落一摆手:“不用了,他眼部的疼痛很快就会转移,到时候只要去医院做个全面检查,就能知道我所说非假。”

王鸿轩明白了过来,哈哈一笑:“到时候他一定会后悔不已,然后客客气气的跑来请老师!”

这时,一辆红色跑车驶进了别墅,从陈落两人身边驶过。

等两人上车离开后,红色跑车里走下了一个穿着露肩T恤的漂亮女孩,她叫贺初雪,是贺博远的女儿,也是整个贺家的掌上明珠。

贺初雪看了一眼远去的别克车,然后走进了客厅。

“爸,刚才那个是王鸿轩吗,他怎么来了?”

贺博远正一脸阴沉的坐在客厅里喝茶,看到自己的宝贝女儿进来,心情稍微好了一些。

“哼,这家伙骗我说给你爷爷找了个神医,结果你猜他找了谁来?”

贺初雪眨了眨眼睛:“刚才我好像看到他身边有一个帅哥。”

“呵呵,是挺帅,不然的话人家怎么吃软饭呢!”贺博远嗤然一笑,跟女儿说出了陈落的身份。

“啊,原来他就是苏青时养的那个小白脸呀,还真是看不出来。”

贺初雪轻哼道:“爸,他们敢这样欺负你,改天有机会我帮你报仇!”

“你可别乱来啊,王鸿轩如今的实力可是今非昔比了啊!”贺博远连忙劝阻,虽然在东江市他们贺家是地头蛇,可王鸿轩却是一条不折不扣的强龙!

贺初雪挥了挥小手:“放心吧爸,我当然不会去找王鸿轩麻烦。但是那个吃软饭的陈落,我还是可以随便教训的。”

离开别墅的陈落不会想到,自己居然就这样被贺家小公主惦记上了。

而另一边,苏青时带着苏大海和马红梅来到了离家不远的一家醉香楼饭店吃饭。

这是一家新开不久的酒楼,装修什么的都还算不错,在东江市算是中档消费酒楼。

苏青时本来是想带着爸妈随便找间小馆子吃点就行了,但是马红梅却觉得,以他们如今开宝马车的身份,不能再去那些小馆子吃饭了。

落座之后,苏青时拿起菜单一看,秀眉微微一皱,这里的菜价有点贵呀。

不过为了爸妈能吃地开心,她也没说什么,直接将菜单拿给了马红梅。

“妈,你们看看想吃什么,我先去下洗手间。”

苏青时刚走没一会,酒楼的经理便走了过来,盯着马红梅看了好一会。

“你看什么看?”马红梅有些不高兴了,这女人一把年纪了还打扮得这么妖艳,难不成想来勾引苏大海?

经理忽然开口说道:“你是不是马红梅?”

马红梅一怔,错愕的点头:“是啊,你是谁?”

“还真是你呀,我是刘敏思啊!”

马红梅睁大了双眼:“啥,你是刘敏思?不可能吧,你怎么看着这么年轻?”

刘敏思是她以前的初中同学,两个人以前在班里没少攀比,甚至还打过几次架,所以对彼此的印象都很深刻。

只是,眼前的刘敏思看起来也就才四十岁左右啊,比她看起来简直小了一轮。

刘敏思掩嘴发出了得意的笑声:“咯咯,还好啦,我女儿每个月都给我买很多国外的护肤品保养,咱们女人不保养怎么行呐。你看看你肯定就没保养吧,这皮肤一下就焦黄松弛了。”

马红梅瞬间如同吃了屎一般的难受,曾经跟她颜值不相上下的刘思敏,现在居然甩了她八条街,这让她难以忍受!

她只能嘴上不服输的说道:“都老了还保养什么,能生个漂亮女儿才是最重要的。我女儿现在可是管理着一家公司呐,可厉害了,昨天才刚新买了一辆宝马。我现在天天在家享清福,你女儿怎么还让你出来工作啊?”

刘思敏笑了笑:“宝马是不错,我女婿去年也给我买了一辆,现在我天天都开来上班。这酒楼其实就是我女婿开的,我闲着没事过来帮忙而已,天天呆在家多无聊呀。对了,你女婿是做什么的?”

马红梅长长的喔了一声,瞬间不想再搭话了。

别人的女婿开酒楼,她的女婿却在家吃软饭不上班,这让她怎么说啊!

见她不说话了,刘思敏不由露出了更加得意的笑容:“大家都是老同学了,你今天既然过来吃饭,那这顿就算我请了。反正这酒楼是我女婿的,一个月随随便便都能赚几十万,随便你们怎么吃都没事。”

“什么意思,你是觉得我们吃不起一顿饭?”马红梅脸色一拉,被刘思敏这样鄙视,这她绝对不能容忍!

苏大海在一边说道:“人家哪有这个意思。”

“怎么没有?”马红梅瞪了他一眼,示意他闭嘴不要说话。

随后,她用力的翻开菜单,专门挑那些贵的菜连点了七八样。

“我女儿现在有出息的很,就你们这些菜,我们都还瞧不上呢!还不是看在老同学的份上,我直接就走人了。”

见她这么能装,刘思敏不屑一笑:“喔,那要不要再来一瓶好酒呢?你们身份这么高,不喝点好酒太可惜了。”

“一瓶怎么够?给我拿三瓶来,要你们店里最贵的酒!”马红梅不屑一顾,跟老娘斗,你还太嫩了点!

苏大海吓了一跳,连忙说道:“你点那么多干嘛,喝得完啊?”

马红梅撇嘴哼道:“喝不完拿回家洗澡,听说高级的红酒拿来洗澡很滋养的。咳,有些人肯定是没享受过这样的美酒浴。”

刘思敏差点没笑出来,还红酒洗澡滋养?

这么多年没见,这个老同学还是这么能装啊!

行,既然你这么爱装,那一会买单的时候,可别哭!

过了一会,苏青时从洗手间回来,看到苏大海绷着一张脸。

“爸,你怎么了?”

“你妈又跟人斗气了,一口气点了七八个菜,你说我们哪里吃得完啊!”

“啊,跟谁斗气啊?”苏青时不解,这里没有其他人啊。

马红梅不高兴的哼道:“你别理他,他懂个屁呀!我不多点几个菜,怎么替青时争口气啊?难道你没听她刚才说吗,连她都有宝马开,她女婿的车不是更值钱?要是不多点几个菜,她肯定瞧不起我们!”

苏青时听得莫名其妙:“妈你在说谁呀?”

“呐,就是那个刘思敏!她以前是我的初中同学,刚才你没见到她那个嘚瑟样。仗着有一个开酒楼的女婿,完全不把我放眼里!青时啊,不是我说你,你要是也嫁了一个好老公,你妈我也就不用这样被人瞧不起了!”

苏青时没想到陈落没一起来,老妈居然也能怪到他身上,不由感到一阵头疼。

“妈,咱好好吃饭不就行了,管她那么多干嘛呢。”

马红梅倔强的一仰头:“那不行,我马红梅这辈子最讨厌的就是被人看不起,尤其是她刘思敏!”

苏青时摇了摇头,深感无奈。

既然老妈点了那么多菜,苏青时便想到了陈落,也不知道他吃了没有。

于是,她起身走出去打了个电话,想问一下陈落要不要给他打包份饭菜回去。

就在这时,刘思敏拿着三瓶红酒走到了马红梅面前。

“要不要先打开醒酒?”刘思敏促狭的看着她。

马红梅翘着二郎腿,整个人慵懒的靠在椅子上。

“开吧,三瓶全开。多醒一会,待会回去洗澡效果才会更好!”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

公众号名字

微信关注阅读更多后续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