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好,你高兴就好。”刘思敏撇了撇嘴,拿起起瓶器开酒。

马红梅得意的哼道:“不好意思啊老同学,我家里一般都是佣人开酒的,所以我一直都没学会,还得麻烦你开。”

苏大海听了这话都差点没忍住笑出来,你是不是在发梦,家里哪来的佣人啊?

等苏青时打完电话回来时,看到桌子上的三瓶红酒,不由一怔。

“妈,这酒是你叫的?”

马红梅正端着红酒杯抿酒,她知道喝红酒得慢慢抿,而且这玩意的味道她也不喜欢,这样喝倒是正好。

“青时快来尝尝这酒,味道还真挺不错的。”她故意装出一副很享受的样子,因为刘思敏还在旁边。

“呦,这就是你女儿呀,长得还真漂亮,跟你一点也不像。”刘思敏又损了马红梅一道。

马红梅脸色一沉:“我生的女儿,怎么就跟我不像了?思敏啊,你也怪辛苦的,要不也倒一杯酒尝尝吧。”

“不用了,你们慢慢喝吧,我喝不惯这种酒,我女婿有专门给我买了甜葡萄酒。”

说完,刘思敏就去招呼其他客人了。

马红梅不屑一哼:“装什么装,甜葡萄酒不就是加了点白糖嘛,还以为是啥好东西。”

“妈你点这么多酒干嘛,我们哪里喝得完呀。”苏青时无语的道,而且这酒好像都是法国进口的,看着应该不便宜。

苏大海撇嘴:“你妈说喝不完带回家去洗澡。”

“你闭嘴,又没让你喝,你啰嗦个什么劲!”马红梅踢了他一脚,他立刻闭上了嘴巴。

苏青时摇头一叹,她知道老妈这肯定又是在跟刚才那个老同学攀比了。但既然酒已经开了,她再说什么也没用了。

这一顿饭,马红梅吃得十分开心,动不动就喊刘思敏过来给她倒酒,气得刘思敏一阵咬牙切齿。

不过,当刘思敏把账单放在她面前时,她顿时开心不起来了。

“什么玩意,十三万八?刘思敏,你这开的是黑店啊!”马红梅一下懵了,那一连串的数字让她瞬间透心凉。

“什么,这么贵?”苏大海和苏青时也都吓了一跳。

刘思敏哼道:“什么黑店啊,你可别乱说话,自己好好看账单!”

马红梅定睛一看才发现,那八个菜的价格也就才两千多,真正贵的是那三瓶红酒,一瓶居然要四万五!

“你这什么酒啊,一瓶敢收四万五还说不是黑店?人家一瓶茅台才多少钱!”

马红梅用力一拍桌子,恼羞成怒。

刘思敏不屑的看着她,脸上满是鄙夷之色:“茅台?马红梅你刚才不还说经常喝红酒的吗,连法国高级酒庄的红酒都认不出来?我告诉你,这三瓶都是进口的法国高级酒庄红酒,一瓶四万五的价格我还是给你打了九折的!”

苏青时心头一震,拿起红酒瓶一看,好像还真是一个小有名气的法国酒庄。

刚才她一直没留意,以为老妈就算攀比斗气也不至于敢点太贵的酒,没想到居然这么贵!

“妈,你怎么能点这么贵的酒?”

刘思敏笑道:“你妈刚才自己说的,要我们店里最贵的红酒,而且还要带回家去洗澡。吱吱,怎么现在喝完了,才发现买不起单?”

“你说谁买不起单呢?不就是十几万嘛,我女儿买的那辆宝马车够买你这十箱红酒了!”

“行,那我去给你拿pos机刷卡。”刘思敏笑着走去了柜台那边。

“妈,你胡闹什么呢,我哪有这么多钱买单呀!”

苏青时又急又气,她卡里的存款本来也就八万多而已,今天中午还带陈落去壕了一顿花了一万多,现在就只剩七万了,上哪去找十三万买单!

马红梅不以为然的说:“你从公司弄来的钱,难道都用来买车了?就没给自己多留点?”

苏青时无语的说:“我没有挪用公司的钱!”

“那你哪来的钱买车?”马红梅根本不信。

苏青时只好无奈的说:“那是我贷款买的!”

“什么,贷款买的?你怎么不用公司的钱啊!”马红梅一下急了。

“我怎么能随便挪用公司的钱?而且公司才刚起步,就算有闲钱,也不可能一下拿出上百万来!”

“那、那你卡里还有多少钱?”马红梅开始冒出了冷汗,如果真没钱买单的话,那她岂不是要丢脸死?

苏青时郁闷的拿出了银行卡,说:“我这卡里只剩七万了,还是这几年好不容易存的。剩下的那些,你自己想办法吧!”

“才七万啊?这哪里够啊!”马红梅直接傻眼了,这还差一半啊!

“都是你,吃个饭还要瞎嘚瑟,点那么多红酒干嘛!”苏大海气恼的瞪着马红梅,这败家婆娘真是能气死人。

“你闭嘴,刚才你难道没喝啊?”马红梅恼羞成怒又踢了他两脚,要不是在外面,这会她估计都准备撒泼了。

“这怎么还打起来了,该不会是你们钱不够买单吧?”

这时,刘思敏拿着POS机走了过来,戏谑的瞅着马红梅。

马红梅老脸一红,简直羞得无地自容。

“谁、谁说我们没钱的,你没看到我女儿的卡在那啊!”

“哦,那就好。”刘思敏拿起银行卡一刷,然后让苏青时输入密码。

没办法,苏青时只好硬着头皮输入了密码。

“呦,你这卡余额不足啊,换张卡吧。”刘思敏直接将卡扔到了桌上,一脸的不屑。

苏青时瞬间涨红了脸,但是她只有这一张卡了,其他卡的钱更少。

“怎么,你该不会开得起宝马,却买不起单吧?”

刘思敏摇了摇头,故意抬高了声音说道:“作为长辈,阿姨这就得教教你了。年轻人不要好高骛远,要是兜里没几个钱,就没必要开那么好的车。你看看,就因为你的好面子,害得你妈都以为家里多有钱,还一口气点了三瓶法国红酒,这不是打肿脸充胖子嘛!”

“刘思敏,你说谁打肿脸充胖子呐!”马红梅羞恼的站了起来,气呼呼的瞪着她。

“说你咯,你要是觉得我说的不对,那就买单呀。你只要能买单,我立马给你道歉!”

刘思敏仰着下巴,神情十分不屑。刚才不是挺能装嘛,还要用红酒洗澡?

呵呵,你倒是接着装啊!

一说到买单,马红梅立刻蔫了,后悔的要死。

她转头看向苏大海,瞪眼道:“女儿出一半,剩下的一半你来出。你那古董店开了这么多年,不可能连七万块都没有吧!”

苏大海急道:“你能不能讲点道理啊,我每个月的收入都被你拿走了,我上哪去找七万块啊?酒是你点的,这钱就应该你来出!”

“吱吱,连七万块都拿不出啊!马红梅不是我说你,没钱就不要点这么贵的红酒嘛,大家都是老同学,有必要这样装吗?”

“怎么了刘经理,有人要吃霸王餐啊?”

“没钱还点那么多菜,还要整三瓶法国红酒,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就是,没钱就去吃快餐啊,非跑来这丢人现眼。”

附近几桌的客人也全都听到了她们的争吵声,纷纷出言调侃,让马红梅一家羞得无地自容。

苏青时真是后悔死了,早知道就不应该听老妈的话跑来这里吃!

面对周围人的指指点点,马红梅老脸涨得通红。当看到有人还拿出手机拍视频时,她更加慌了。

这要是闹到网上去,他们一家不得成为整个东江市的笑柄?

她连忙向刘思敏哀求说:“思敏啊,今天我们钱没带够,能不能先给一半,剩下的明天再拿过来还你?”

“这怎么行,虽然我们是老同学,但一码归一码,吃饭给钱那可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啊,哪有拖欠的道理。”

刘思敏扭过头去,她今天就是要狠狠的羞辱一下马红梅一家,以报当年的不快。

马红梅没想到刘思敏居然会这么不讲同学情谊,不由气得浑身发抖。

羞恼之下,她忽然转过头冲着苏青时骂道:“都怨你,找了个什么废物老公,连吃个饭都还要我们自己买单!你看看人家的女婿,都自己开酒楼了!”

苏青时没想到这事居然也能骂到陈落头上去,顿时气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刘思敏一听顿时咯咯大笑了起来:“原来你女儿找了个废物老公呀,难怪你们吃饭都不带他出来,是怕丢人吗?不过你们现在也已经够丢人的了,倒不如让他过来跟你们一起丢人。”

“没错,要不是因为陈落没用,我们怎么会在这丢人?”马红梅咬牙切齿的咒骂着陈落,仿佛一切都是陈落的错。

苏青时气道:“妈,你能不能讲点道理,这事跟陈落有什么关系?明明是你自己点的红酒!”

“我不管,今天这顿饭必须让他来买单。他白吃了我们家三年饭,肯定有私房钱!”

马红梅一拍桌子,脑海中却是忽然想起了下午的那张银行卡。

对啊,陈落有私房钱的,全在卡里!

她连忙从包里翻出了那张黑卡,呼吸一下急促了起来,这是她现在唯一的希望了。

“你刷一下这张卡,里面应该有钱……”她有些底气不足的说道,因为她不认为陈落能藏多少私房钱。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

公众号名字

微信关注阅读更多后续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