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顾黎真的没想到她会从叶祈安的嘴里听到这么侮辱人的话,这简直太伤害她了,叶祈安到底把她看成什么人?房间内的气氛一瞬间降到冰点以下。

“我到底和谁合适是我自己的事情,和你没有一点关系,你凭什么管我。”

顾黎并没有歇斯底里的吼,她非常平静的说出这句话,却不自觉的红了眼眶。

出卖了自己曾经觉得无比神圣的婚姻,远离了自己最爱的人,嫁给他就难道什么都要听他的吗,她难道没有属于自己的人格吗?

霍经年本来在她的心底已经沉寂许久了,她不想提到他,一想到就是满心的悲哀,可叶祈安呐,今天却活生生的将自己最不想面对的事情挑开来放在自己的眼前,她如鲠在喉,心里说不出来的难受。她很生气,却又没有力气生气。

“我凭什么管你?就凭我是你男人。”

叶祈安面无表情的说出这句话,但顾黎却也不得不承认这是事实。

“我男人,你就是一个土匪。”

叶祈安冷笑了一声,脸色平静的可怕,他伸出手顺了顺顾黎的秀发,

“好啊……既然你说我是土匪,那我就做些土匪应该做的事情。”

话音刚落,叶祈安将顾黎整个人扛起来摔在卧室的大床上,他欺身压上去,眼神变得深邃。

他伸手扯下领带,蛮横的拽过顾黎的两只手,用领带将她的手绑在一起。

顾黎这才意识到他要做什么,她惊讶地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叶祈安,

“叶祈安,你疯了吗,还要做什么?”

叶祈安脱掉自己的西服外套,有抬手把自己的衬衣扣子一粒一粒解开。抬手把顾黎绑在一起的手臂压在她的头顶,

“放松一点顾黎,你会喜欢的。”

叶祈安的占有欲在这一瞬间达到顶峰,他能

清楚的感受得到顾黎在提到霍经年的时候心理的变化,这个女人居然还心心念念的不忘他。

可是那又怎样,叶祈安总有办法让她没有力气去想那些事情。

顾黎心脏开始狂跳不止,她扭头看向窗外,中午阳光正好,水蓝色的窗帘被束成一束立在旁边,大片的阳光透过玻璃洒进来,他甚至可以清楚的看见对面庄园阳台上摆满的鲜花,这就说明,对面人也会将这间屋子看得一清二楚,而且两个人刚刚进来的时候并没有锁门。

顾黎开始有些颤抖,她真的有点害怕,她怕叶祈安真的激动做出什么事。

“不…不不,不要这样,叶祈安。”

顾黎觉得自己像是漂浮在海上的一叶小船,面对突如其来的海啸,自己毫无还手之力,任由别人揉搓圆扁。

叶祈安将她的恐惧看在眼里,若是换在往常,顾黎用这样的眼神看着他,叶祈安根本不会拿他怎么样,可是今天他却不想停下来,可能是顾黎的话真的刺激到了他。

“你怕什么,这才刚开始。”

叶祈安低身伏上顾黎,密集热烈的吻落在她的脸上,最后停留在她樱花一般的嘴唇上,

在唇上辗转反侧,伸出舌尖轻轻勾勒她完美的唇形,轻轻吸允她的下唇。

他却并不满足于此,像进一步捕获她的甜美,顾黎却倔强的咬紧牙关不让他乱来。叶祈安轻笑一声,伸手用力捏住顾黎腰间的软肉,她吃痛惊呼出声,叶祈安趁机进入,开始打死掠夺,他扫过她口腔里的每一个地方,又恶作剧般的用舌头去顶她的上颚。

顾黎有一瞬间的晕厥,她得承认这是她第一次与人有这样的深吻,叶祈安还是个经验丰富的老手,她脑袋昏昏沉沉的。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差点唾弃死自己,居然有点沉醉在叶祈安的吻里。

叶祈安勾着她的丁香小舌与自己嬉戏,顾黎却不为所动,自始至终没给他一点回应,叶祈安觉得无趣,这才抬起头来。

顾黎想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样,她宁愿叶祈安是以前那个生气就对她怒吼摔东西的人,也不要他变成现在这样用这种方法对待自己,她真的有点害怕,害怕叶祈安心理变/态下一秒就你捏着脖子把自己掐死。

叶祈安把顾黎的衬衣一把撕碎,零零散落的扣子伴随着顾黎的尖叫噼里啪啦落在了地方,

“叶祈安你个变/态,还要做什么?快停下来。”

顾黎微微待着哭腔的求饶声更刺激了叶祈安的兽欲。

他刚想抬手解她的内衣,一抬眼,发现从不曾服软的顾黎此时已经泪流满面。

“叶祈安,别让我恨你一辈子。”

顾黎绝对不会在这种情况下屈服于他,这实在叶家,而且随时都有可能进来人,她忍受不了这种巨大的羞耻感。

顾黎刚开始只是几行眼泪,越想越委屈,眼泪也是越流越多,后来都已经开始轻轻的抽泣出声了。

此时的叶祈安早就动了情,喘着粗气,天知道他现在被迫停下来有多难受,可是没办法,看到顾黎这个样子,他实在不忍心再欺负她。

叶祈安脱力的把自己摔在顾黎身上,顾黎能清楚的感受到他强有力的心跳和滚烫的身躯,他的呼吸一下一下全打在顾黎的耳边。

叶祈安声音充满了沮丧,

“顾黎,我该那你怎么办……”

从什么时候开始呢?叶祈安面对顾黎开始束手无策,开始为她心急,开始担心她受一点委屈。他自嘲的笑了笑,自己家大业大又如何,自己在商场上叱咤风云又如何,面对这个女人的时候,自己还不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只要她一软弱,自己恨不得把全世界都捧在她的面前,任她摧毁,任她践踏,这卑微吗?这不卑微,叶祈安暗暗的想,可能这种心情有一个非常美丽的名字,它叫爱情。

顾黎感觉到叶祈安粗重的呼吸开始慢慢平稳下来,她不敢说话也不敢动,因为他知道欲求不满的男人是最可怕的,现在他放弃了,可能下一秒又反悔。当然她可能永远也不会知道,这短短几分钟里叶祈安心中的百转千回。

叶祈安侧头在顾黎雪白的脖颈上狠狠咬了一口,并重重吸允。顾黎忍痛咬住下唇,没有阻止他。

“顾黎,我今天放过你,如果你以后再做什么让我生气的事,或者是说让我不开心的话,你一定不会是今天这样的下场,包括那个姓霍的,我也会一并算账。”

顾黎闭上眼睛,又是威胁,叶祈安用起这招来还真是得心应手。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

公众号名字

微信关注阅读更多后续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