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顾黎面对尴尬的沉默也没有做出回应,她没有抬头,但是她相信,现在的许茹莉脸上一定是充满讽刺的表情,她应该很开心看到这样的场面,她处处看不惯叶祈安,如今叶赫对叶祈安很不满他一定非常高兴。

而另一边呢,叶赫从头到尾都没有顾及到顾黎的心情,他眼里只有公司的脸面,他关心的只是有没有影响公司的股价,顾黎在这个家里找不到一点存在感。她心下对叶祈安的怨恨更深了一层。

这时门卫进来报告,

“三少爷回来了。”

顾黎有点惊讶,现在这个时间正式宴会进行到一半的时候,刚才还和佳人成双入对,现在怎么宴会一半就抛下她跑回家来了呢。

叶赫刚刚拿起的筷子又被他重重的拍在桌子上,语气也十分恼火,

“这个臭小子,大年初一就给我惹这么多事,现在居然还有脸回来?”

许茹莉抬头看了一眼叶赫的表情,感觉到他真的有点生气了,就顺带着在旁边添油加醋,

“谁说不是啊,大年初一本来就是个喜庆的日子,大家都在争相讨个好彩头,这下可好,咱家这位一下子捅了这么大的篓子,这一播出去咱们公司的美誉度不知道要下降多少呐?”

“闭嘴,吃你的饭。”

叶赫喝斥住了她絮叨不停的嘴,许茹莉被吓了一跳,但也只能就此作罢,翻着白眼嘟囔了几句,就停下低头吃饭。

顾黎淡淡的看着他们发火吵架,自始至终都没表露出什么情绪来,他们在关心公司的美誉度和股票,顾黎心里却在盘算着为什么叶祈安会在宴会一半的时候跑回家来。

出神的这几分钟里,叶祈安已经走进屋来了,身上穿着的还是宴会上的那一身得体的西装,很显然直接从宴会回到了家里,长身如玉,风流倜傥,顾黎总是在心里吐槽老天真是不公平,给了他好的身家,智慧的头脑,还给了他这样一副绝世的容貌。

顾黎仅仅抬头看了他一眼,就又迅速低下头,自顾自的用勺子搅拌着碗里的粥。

她不想面对叶祈安,前几天吵架时的画面都还历历在目,今天的事情她虽然觉得没什么,但她也认清了自己的位置,在所有人眼中,他是叶家三少的弃妇,外面的人利益熏心,看到她这么不受宠,说不定在背地里怎么讨论她。

叶赫看到叶祈安走进屋里来,心里怒不自胜,抓起身旁的酒杯就向他飞了过去。

叶祈安反应很快的向旁边一侧身,酒杯擦着他的耳朵飞了过去,但是里面的红酒却洒了他一身。

叶祈安的衬衫被沾染的满是红色,再加上他也微微愤怒的表情,整个人的气质一下子就变得凛冽了起来。

叶赫这行为吓了许茹莉一跳,她已经很久没有看到他发这么大的火了,可能今天真的是忍不住了吧。

叶祈安抬起头,怒瞪着叶赫,他的表情与眼神完全不像是在看他的父亲,更像是在看一个与他格格不入的敌人。

“你发什么疯?”

叶祈安抬眼望过去,顾黎依旧坐在桌子前安安静静的拿着碗喝粥,只有进屋的时候给了他一个眼神,刚刚发生这么大的动静,他就像没听到一样,置身事外,本来就生气的叶祈安现在更加恼怒。

“叶祈安你什么意思,你是没带脑子出门吗?怎么能让那种女人作为你的女伴出入这么大的场合,你知道这对公司的名声有多大影响吗?”

叶赫越说越生气,音调也在不断的拔高。

一向乐于挑拨离间的许茹莉看到两个人这么大的阵仗,也只能乖乖的坐在旁边,我该说点什么。

她是很看不上叶祈安,在她心里也只不过是一个私生子罢了,但是叶祈安这几年来,白手起家从无到有,到现在一个人一手掌控叶家的公司,这足以证明了他的智慧和手段,所以就算许茹莉再有意见,他也从来不敢在叶祈安面前说些什么。

顾黎低下头冷笑一声,在外人眼里,叶家非常和睦,好像除了她这个不受宠的儿媳妇之外,整个家庭给人的印象一直都是非常好的,但是又有几个人能真正的了解到家里内部的情况呢?就像现在这样,吵起架来鸡飞狗跳,父子俩也从来不肯静下心来好好聊一聊,只知道歇斯底里的互吼。

心里正想着,顾黎突然被叶祈安抓住手臂从椅子上拽起来。

叶祈安暗中看了她半天,他非常不爽顾黎这种置身事外的抗拒感,他宁愿顾黎过来质问他,质问他为什么会带一个不入流的人去参加宴会,指纹他那日吵架之后为什么不辞而别,三天不曾回家。可是顾黎都没有,只是一个人淡淡的坐在那里,看不出什么情绪波动。

叶祈安带着她走到叶赫面前,顾黎被狠狠的抓着,根本睁开不了,叶祈安还用了很大的力气,顾黎感觉下一秒自己的骨头就要被捏碎了。

“叶祈安你弄疼我了。”

叶祈安却对她的话置若罔闻。

“叶赫,别的不说,我明媒正娶的妻子只有一个,不像你,三妻四妾花天酒地,正妻死了不到一个月就弄回来一个情人,还有外面不知道多少排着队等着你认的私生子。”

顾黎听到这话心里一惊,叶祈安这是已经做好了撕破脸皮的准备了,不然也不能说出这么狠毒的话。

叶赫听到自己的儿子居然这么说自己,生气的差点咬碎了自己的牙齿,急火攻心,现在却只能喘着粗气说不出话来,浑身脱力的瘫坐在椅子上。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

公众号名字

微信关注阅读更多后续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