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不过几日光景,韩家就彻底败落了。

佣人尽数离去,偌大的后花园里,那盛放的白色玫瑰在风中萧索着。

韩筱扉徒手握住一支开得正好的玫瑰梗,梗上的刺扎入她手心。

她却不怕疼似的将那支玫瑰掰下,走到冷绯宸面前,扬着脸,笑着说:“绯宸哥哥,你看这玫瑰好看么?”

她装作若无其事,眉眼含笑。

但只有她自己知道,她现在有多么想弄死冷绯宸。

冷绯宸的目光停留在她握着花梗的手上,抬手将她的脑袋扣入怀中。

“好看。”淡淡的两个字,像做戏的捧场。

听着他胸腔里深沉的跳动声,韩筱扉蓦地将手攥紧,花梗断折,粘腻的血从手心一点点流淌出来,分担着心脏的疼。

韩筱扉努力将唇靠近冷绯宸的耳朵,轻声说:“我也觉得好看,只可惜,它已经死了。”

她将折了的花枝插到他手心,带着她掌心的血。

短暂的拥抱,旋即解开。

“哎,这里好晦气呢,绯宸我们还是走吧。”

梁芯欣伸脚踩着那些含苞待放的花朵,脸上带着属于胜利者的趾高气昂。

韩筱扉冷眼看着冷绯宸:“我要见我母亲。”

“你母亲,在我安排的医院里,你不能见。”

母亲成了他手里的人质!什么时候,他变得如此卑鄙了?

“那我要见我弟弟!”

龙龙还那么小,家里出了这么多事,他一定会害怕的!

“你弟弟在孤儿院,只要你听话,我会定期给你看他的视频!”

冷心宸走过去,将身上的外套脱下来,罩在了梁芯欣感性的身上。

她记得,他有洁癖。

他的衣服除了她之外没给过第二个女人披过,但是现在……他已经不是他了。

车上,韩筱扉一个人坐在后排,冷绯宸开着车,梁芯欣坐在副驾驶上喋喋不休的讲着家里的事情。

“绯宸,我爸爸特别喜欢你,这个周末咱们来个家庭聚餐吧。”

“呃!”

韩筱扉忽然胃疼,恶心的想吐。

“韩筱扉,你是故意的吧?”梁芯欣回头数落她。

闺蜜的假面不在,韩筱扉也懒得假装,她含笑道:“对……”

她是真的很不舒服,她胃不好,疼起来不想说话。

车子蓦然在前方打了个圈,梁芯欣诧异的看着冷绯宸,“怎么换方向了?”

“去医院,她肚子里孩子不能有事。”

韩筱扉靠在椅背上,双眼迷蒙……原来,他关心的只是孩子。

梁芯欣看着后视镜里韩筱扉苍白的脸,撒娇道:“可是我饿了,让她再忍忍嘛。”

呵!

韩筱扉闭上眼睛不再说话。

不意想起自己第一次胃疼时,冷绯宸背着她往医院跑的情形。

那时候他很紧张她,导致被人误以为她得了什么绝症。

现在想来,当初的那份喜欢多么可笑,多么廉价!

车子开过医院,开入高档饭店的地下停车室里。

梁芯欣挽着冷绯宸的手走出车库,末了梁芯欣还不忘提醒韩筱扉一句:“你别乱走,不然,伯母会遭罪的!”

滴!车子就这么被锁上了!

韩筱扉像被遗弃的布娃娃,闭着眼睛靠在哪里,咬着嘴唇,脸色煞白。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

公众号名字

微信关注阅读更多后续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