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啊!”

花容失色的梁芯欣被冷绯宸护到了身后,吊瓶嘭一下砸到了冷绯宸身上。

他去而复返,竟正赶上她冲梁芯欣撒泼。

“滚!”即便是看到了冷绯宸,韩筱扉依旧恨意不减。

“绯宸,你没事吧?”梁芯欣一脸委屈的看着冷绯宸,吧嗒吧嗒的掉着眼泪。

冷绯宸看着坐在病床上的韩筱扉,冷声道:“呵,你以为谁稀罕看你这副鬼样子?”

说完他就拉开了梁芯欣,伸脚嘭的一声荡开了门,扬长而去。

梁芯欣在离开前还不忘给韩筱扉一个挑衅的笑容,在这场战役里,梁芯欣算是占尽了便宜。

梁芯欣和冷绯宸离开之后,才有佣人进来收拾东西。

韩筱扉坐在床上,面无表情的像个活死人。

自那天闹够之后,冷绯宸再也没出现过,仿佛真应了他的那句“谁稀罕看你”。

没人管她,也没人准许她出院,她在病房一住就是七个月,无论走到哪里都被保镖跟着。

她想,这大概是因为冷绯宸懒得理自己了吧。

冷绯宸要的是孩子……逃出去,母亲和弟弟会有危险,不逃,孩子就是待宰的羔羊。

看着日益渐长的肚子,韩筱扉想到了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

那天,她给冷绯宸打了个电话,从出事到现在,这是她第一次主动联系冷绯宸。

电话铃声响了一遍,又一遍,最终,她听到了他低沉的嗓音:“嗯?”

只有一个字,简单,又傲慢。

韩筱扉忍住想要骂人的冲动,平心静气的说:“冷绯宸,如果你只是想要一颗心脏的话,可以用我的。孩子出生时,我就可以意外死亡……”

“什么?”

“我说,我愿意死,只要你答应,把孩子留下来!”那一刻,韩筱扉毫无畏惧,只是心有不甘。

不甘用自己的命去救一个蛇蝎女人,不甘心就这样输给梁芯欣。

可是,她已经没有翻盘的资本了。

电话里,是漫长的沉默。

韩筱扉等得不耐烦了,遂急急问道:“你不是恨我么?你不是怪我盗窃了冷家的核心技术么?那我现在要死了,你又什么好矫情的?”

“对!死了最好!”

听着电话的嘟嘟声,韩筱扉有片刻的茫然。

为什么电话里属于冷绯宸的声音那么的……沮丧?

或许,是听错了吧!

她将手轻轻覆上隆起的肚子,自言自语的说:“对不起宝贝,妈妈没什么本事,只能以这种方式留下你。”

肚子里的孩子和她血脉相连,每次胎动,都让她又悲又喜。

虽然知道这么做有点妇人之仁,但要她眼睁睁的看着孩子出事,还不如直接要了她的命干脆。

电话声再度响起,接通之后,从里面传来了铺天盖地的谩骂。

“韩筱扉,你手腕挺高啊!你刚才跟冷绯宸说了什么?”

“梁芯欣,你脑袋没病吧?”

面对这个无理取闹的女人,韩筱扉一刻也不想搭理。

“我脑袋有病?好,韩筱扉,你不让我好过,我也不会让你舒服,你等着,咱们来日方长!”

啪嗒,电话又被挂断了。

韩筱扉不禁苦笑……她何曾好过过?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

公众号名字

微信关注阅读更多后续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