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三天之后,当韩筱扉的病房门被一双纤长的手推开。

梁芯欣忽然出现,笑的比吃了春 药的太监还诡异。

她走到韩筱扉的面前,笑着将手里的视频器打开。

看到视频的刹那,韩筱扉血脉倒流。

“哈哈,惊喜吧?你的弟弟,韩佑龙昨天夜里不小心坠楼了!喏,这是追楼后的照片,啧啧,全是血啊……”

梁芯欣一把拽住韩筱扉的头发,用力向后拉扯,傲慢的脸上带着狰狞:“我早就说过,惹我,没有好下场……想和我争男人,这就是和我争的下场。”

韩筱扉木讷的盯着屏幕,彻底傻掉了……

梁芯欣见她不反抗,更撒了欢的作践她。

“没错,当初是我在冷绯宸电脑里动了手脚,要他误会你,要他恨你!可你知道又有什么用呢?还不是一样要被冷绯宸唾弃?”

她的手拍着韩筱扉的脸,一下又一下,越来越重。

“反正韩家也倒了,捏死你,就跟捏死一只蚂蚱一样!”梁芯欣笑得好得意。

韩筱扉猛的从床上跳起,死死的掐住了梁芯欣的脖子,一双眼睛狰狞似野兽。

梁芯欣没想到韩筱扉会忽然攻击自己,毫无防备的她瞪着双眼却叫不出一个字。

韩筱扉彻底疯了,她掐着梁芯欣的脖子,恨恨的说:“为什么连个孩子都不放过,龙龙只是个孩子,你为什么要这么对他!”

她的声音很低,像丛林里的野兽。

箍住梁芯欣的脖子的手力道越来越大!

“我已经在这里任你们宰割了!可你为什么还这么逼我!我告诉你,我一无所有,我不怕死!”

梁芯欣被韩筱扉掐得满脸通红,一个字也喊不出来。

她本能的用脚踹着韩筱扉,踹着她身后的床,希望门外的保镖能冲进来救她。

韩筱扉此刻理智全无,看到弟弟被害的那一刻,她已经疯了!

她死死的捏着梁芯欣的脖子,双眼全是血色。

梁芯欣被死亡的恐惧笼罩着,双腿无意识的蹬踹着,好几次都踹到了韩筱扉的肚子,但韩筱扉疯了掐着她的手就是不松,因为这一次,可能是她唯一一次能杀掉梁芯欣的机会!

“你还我弟弟!你怎么可以去害一个无辜的孩子!你怎么可以……”

就在梁芯欣的脸色发紫的时候,门被两个保镖推开了。

“你干什么?放开梁小姐!”

他们冲过来,想要拉开韩筱扉。

但这个平日里文文弱弱的女孩就像变了个人一样,双手死死的掐着梁芯欣的脖子,连同指甲都嵌入了肉中。

眼看梁芯欣晕厥过去,两个保镖再也不顾不上别的,猛力拉扯起韩筱扉。

韩筱扉到底是个女生,力气再大也大不过两个男人,是以在那两个保镖全力的拉扯之下,她被重重的甩了出去。

在撞到桌子的瞬间,她感觉到腹部一阵绞痛。

紧跟着,一道黏湿瞬间从双腿间流了出来……

“梁小姐,梁小姐!”两个保镖压根没有看韩筱扉,急急忙忙的将昏迷不醒的梁芯欣抬了出去。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

公众号名字

微信关注阅读更多后续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