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手术室里,韩筱扉脸色惨白。

冷绯宸严冷的目光盯着心电监护仪,生怕上面微弱的波浪变成直线。

医生说,子弹打穿的位置离心脏特别近,但还好没有伤到主心脉。

但失血过多的韩筱扉还是有生命危险。

手术整整三个小时,冷绯宸全程都陪着。

“手术是成功的,但还需要留院观察。”

当医生告诉冷绯宸这句话的时候,他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

走出手术室,他看到了身披婚纱的梁芯欣。

梁芯欣见他走出来,立刻扑上去拽住他的手,委委屈屈的抹着眼泪说:“你为什么要中途离开?

你知不知道,我一个人在现场多丢人?”

冷绯宸轻轻从她手里抽手,一个字也不想说。

“要不是因为我们梁家,你怎么可能那么快就反败为胜!现在你拿回了属于自己的东西就不要我了,你这样对得起我吗?”

梁芯欣哭得厉害,轻松将自己代入成了活菩萨。

“我累了……”冷绯宸说完,就越过了她走了。

他是欠了她们梁家的人情,但是他的心里,始终没有梁芯欣的位置。

韩筱扉在昏迷的时候,隐隐约约感觉到身边有人照顾着自己。

但她睁不开眼睛,也不想活过来。

就让她死吧,让她陪着弟弟和孩子一起离开这个冷漠的世界,

这个世界的一切,她都已经不期待了,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筱扉,你不能死,你还有妈妈的,你忘了吗?”

男人的声音很温柔,想是怕吓到她一般。

“你弟弟虽然坠楼受伤了,但他没死,他已经脱离危险期了,你想不想见见他?”

弟弟没死!真的吗?

“姐姐,你怎么还在睡觉?快醒来吧,龙龙害怕!”果然是龙龙的声音。

龙龙趴在韩筱扉的身上哭着说:“妈妈一直睡觉,姐姐也一直睡觉,没人要龙龙了,龙龙好难过!”

不!不是这样的!她要啊,她要弟弟!

韩筱扉求生的意识忽然变强,挣扎了一会儿,终于能把眼睛睁开了。

看着带着颈托的龙龙,她一下子就哭了。

“龙龙!你疼不疼?”

龙龙摇了摇头说:“不疼,姐姐呢?这里疼不疼?”

龙龙的小手指着她的伤口,却也指到了她的心口。

韩筱扉轻轻摇了摇头说:“姐姐不疼。”

其实,在睁开眼睛的时候,她就看到梁御堔了,但她不想理他,是以故意忽略掉了他。

梁御堔没介意她的不理睬,反倒很体贴的说:“龙龙的脊椎还在恢复期,一会儿我送他回去。”

听到梁御堔要带走弟弟,韩筱扉终于动了动发干的唇问:“你怎么知道龙龙的事儿?”

“是梁叔叔送我去的医院,他是好人,一直陪着我。”龙龙替梁御堔做了回答。

韩筱扉冷笑一声,并没说其他。

梁御堔是梁芯欣的哥哥,他会是好人?

龙龙太小不懂事,但她可不傻。

梁御堔仿佛知道她在想什么似的,轻声说:“我知道你对我有成见,不过没关系,只要,你别把自己憋坏了就行。”

他长的斯斯文文的,连说话的语气都无尽温柔。

韩筱扉不禁多看了他一眼……这个比她大了十岁的男人真的喜欢她?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

公众号名字

微信关注阅读更多后续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