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心窝里那个大窟窿提醒着她,有人欠着她一笔帐。

她笑了一下说:“那你愿意娶我吗?”

当的一声,梁御堔手里的手机掉到了地上。

他看着女孩的脸,心里很清楚她为什么这么说。

但是,他舍不得拒绝。

“你当真愿意?”

“你当真愿意照顾我?”

她说的是照顾,而不是愿意嫁给他。

“我愿意。”梁御堔点头说:“只要你不觉得委屈就好。”

韩筱扉摊摊手,“怎么会,你也看到了,我现在是孤家寡人,外加半个残疾!”

不进入梁家怎么找到被梁芯欣陷害的证据,不找到证据,怎么为自己讨回公道。

她不是想让冷绯宸后悔,而是想看到他痛不欲生,想让梁芯欣一无所有!

“没关系,你会好的。”

梁御堔笑着摸了摸她的头,那一瞬间,她竟然鬼使神差的想到了冷绯宸摸她头发时的样子。

出院之后,韩筱扉见到了昏迷不醒的母亲。

母亲安静的躺在干净的床上,像睡着了一样。

韩筱扉跪在床边,轻轻的用毛巾擦着母亲的脸颊。

倔强的她强忍着泪水,因为她知道自己没有资格哭。

她再也不是韩家引以为傲的小公主了,未来的路,她要一个人走。

走出母亲的卧室,她立刻换上了没心没肺的笑容,走到梁御堔面前说:“御堔,你一会儿是要去参加酒会么?”

她从他手里接过打了一半的领带,娴熟的为他打好。

梁御堔垂眸注视着她,心跳蓦地加快……

她就是有这种魅力,一颦一笑,都能让男人恨不得把心肝掏出来供她戳着玩的魅力。

“嗯。”他努力克制着自己,在她面前极力保持着绅士。

她仰头问:“带我去么?”

“好。”

虽然知道她是有目的的,但是……他心甘情愿啊!

上流社会的酒会,都带着一种功利性。

韩筱扉与混混在车库玩野的事情早就传开了,名声比鞋底还臭。

可偏偏,穿上了晚礼服的她,脸上始终保持着自信与优雅。

韩筱扉所到之处,让其他女人黯然失色。但她并不高兴,余光落在匆匆走来的那一双人身上。

“哥,你怎么能带她来?”梁芯欣快步走来,很不客气的质问梁御堔。

梁芯欣身后站着的,是披着一身好人皮的冷绯宸,他清冽的目光毫不忌讳的落在韩筱扉身上,冷似严霜。

韩筱扉同样直视着冷绯宸,毫不畏惧。

她不欠他什么,凭什么要畏惧于他?

梁御堔并不是拎不清的人,他能带韩筱扉过来,就已经有准备面对这种场面了,是以他面不改色的对梁芯欣说:“筱扉是我女朋友。”

冷绯宸的瞳孔缩了一下,旋即露出了一个无所谓的表情。

“哥哥,你怎么可以……”

梁芯欣放肆的话说了一半就被梁御堔警告的目光吓住了。

韩筱扉轻轻掂起脚,在梁御堔耳边说:“我去趟洗手间。”

呵气如兰,撩得他耳根一红。

“好,注意一点。”梁御堔宠溺的看着她,两人宛若正在热恋的情侣。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

公众号名字

微信关注阅读更多后续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