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韩筱扉嘴角噙笑,带着汗意的小手从男人紧致的脖子上滑过,带过一片酥麻。

摸着他脖颈上的领带结,笑意盈盈的说:“还不是冷总之前调 教的好么?

什么时候有空,来一场三人行?”

“韩筱扉!”

愤怒的声音压过来,像要把她吞碎一般。

在他动粗之前,韩筱扉猛地握紧了手里的领带,迅速勒紧……勒得他脸色发红。

男人的喉结蠕动着,一双眼睛冷的可怕。

韩筱扉一边加大手上的力度,一边笑问:“怎么了这是?要不带上梁芯欣一起?”

他不说话,一张脸被勒得变了色。

韩筱扉没有松劲儿,反而用领带在他脖子上又绕了一圈,“冷绯宸,你在我身上做过的,我迟早要讨回来。

管好的你的小媳妇,少让她进出车库!”

冷绯宸眸心一动,从她手里拽回了自己的领带。

身子前倾,顺便吞上了她撅起的唇……

他不可能被一条领带勒死,他之所以不反抗,不过是陪她玩玩罢了。

韩筱扉虽然很讨厌被他强吻,但是她却没有反抗,反而用最娴熟的技巧去回吻他。

他不是有洁癖么?那她就把自己的人设定为放浪,恶心死他。

可这一次她好像以为错了,当后车坐被冷绯宸放倒的时候,她脑海里闪过了一幕幕在地下室发生的片段。

“你不是有洁癖吗?”她手握着身前的衣襟提醒着:“别忘了,我可是被轮过的女人,冷总不嫌脏么?”

对于过去,她已然心如死灰,只求他不要再触碰自己。

冷绯宸身子一僵,才想起当初的那一夜。

突入起来的仇恨让他丧失理智,他一心只想报复她,弄死她,可到头来他竟然没舍得。

不甘心白白放她走,竟然强了昏迷中的她。

当时的感觉是恨吗?

恨是有的,但更多的是……最原始的玉望。

那种感觉,像吸了毒瘾的人,一旦沾染便难以戒掉,只要接触到她的味道,内心的渴求就瞬间燃烧。

所以,他最后选择了让她人工受孕,为的就是彻底逼迫自己清醒。

可是,淤积的渴望却逼他成魔……

他盯着她的眼睛,质问:“你和梁御堔做过吗?”

韩筱扉知道,他私有欲极强!

可是当初把她毁了的人,不就是他么?现在还问这些,岂不是找怼!

她轻笑一下,“怎么?偷吃还嫌饭凉”

嫌弃?倒也不是,他就是,生气!

韩筱扉身上的礼服被撕开,她闭着眼睛,承受着某人燃烧起来的疯狂。

她咬着牙发誓,绝不能让冷绯宸白糟蹋自己!

她压在身下的手,轻轻摸出手机,凭着感觉将手机调到了录像模式……

闭着眼睛,她仿佛都能看到梁芯欣看到视频后的疯狂。

呵……

胸大无脑的女人!

就算再理智的男人,在这个时候也已经魂销梦外了。

韩筱扉忍着身体的痛楚,笑着问:“冷绯宸,你就不怕梁芯欣知道么?你就不怕她疯吗?”

冷绯宸一心都扑在她身上,嘴里含糊的说了句:“我们没有结婚。”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

公众号名字

微信关注阅读更多后续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