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你舍不得我被人睡啊?”

除此之外,她也想不出别的理由。

但这也不过是说明冷绯宸这个人掌控欲强,护食而已。

他没说话,将自己的衬衫挑起来,扔给了她。

“穿上,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韩筱扉冷笑一声,穿上了他的衬衫,闻着那股子清冽味道她忍不住打趣:“还用那个牌子的香水?老古董。”

“你送我的。”他面无表情的开着车,随口应着。

韩筱扉只是无所谓的耸耸肩膀,“也不知道梁芯欣闻着这股子味儿,心里啥滋味。”

车子开入的不是冷家,而是一处极为僻静的森林。

冷绯宸不说话,韩筱扉也安静了下来。

她连死都不怕,还怕被他卖了?

车子在了郊外别墅前,冷绯宸熄了火,拉开车门说:“下来。”

韩筱扉穿着他宽大的衬衫从车子里走下来,“呀,远离市区,手机毫无信号……怎么,冷总要在这里杀人埋尸”

别墅的门打开,佣人礼貌的喊了一声:“冷先生。”

韩筱扉怔怔的看着别墅里的装饰,心口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去看看。”冷绯宸指了个方向,那里摆着一个婴儿床。

她隐约猜到了什么,脚一踉跄险些摔倒。

站在婴儿床旁边的保姆自动退了出去,冷绯宸跟在韩筱扉身后。

婴儿床里躺着一个小小的婴儿,正在睡觉,眼睛闭着,嘴角上扬,好像在做梦。

“这……这是?”

韩筱扉看着冷绯宸,激动的落了泪。

她自杀的时候都没哭,可现在,居然哭了……

“我的孩子。”他说。

“你,你和梁芯欣的孩子?”韩筱扉眼睛停留在孩子身上,不敢错开,生怕是自己的幻觉。

“梁芯欣什么怀过孕?这是你的孩子。”他怕吓到了她,一句一句的告诉着她。

“我的孩子,你的孩子……”他们的孩子!

“不,不可能!”她摇着头,噗通一下坐到了地板上:“梁芯欣把我的孩子……炖汤了!他死了,七个月的时候就死了……”

冷绯宸盘膝坐在她面前,轻声说:“没死,送去了保温箱。”

“那梁芯欣?”她迫切的看着他,双眼通红。

“是医院里的标本……我怎么可能,让她拿走自己孩子呢?”

医院里的标本……

不是她的孩子,她的孩子还活着,还好好的躺在那里,睡觉的时候,还会笑……

天呐!

这是真的吗?

冷绯宸勾着她不住颤抖的手,轻声说:“这件事情,梁家人不知道。

我一直在调查梁家,想查出……资料泄密的真相。”

“真相?你不是说,是我干的么?”韩筱扉看着他,眼里全是泪。

“我……当时被仇恨冲昏了头脑。现在想来,或许,不是那样的……”

他伸出手,想擦她眼角上的泪,她却向后一退,满眼嘲讽的看着他,“你现在又觉得事有蹊跷了?”

“我只是怀疑……”

他什么证据都没有,唯一的证据,就是韩筱扉动过他的电脑。

他之所以怀疑梁家,完全是出于感性。

  1. 上一章
  2. 目录
  3. 第20章

章节 X

公众号名字

微信关注阅读更多后续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