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娘娘,你是不是受伤了?怎么会在这里呢?”她,明明应该在皇上的寝殿,为何一身狼狈,满身血迹的滚落在殿梯外?

“侍卫大人,可以扶我起来吗?”秦若九气若游丝的问道,水瞳无神,像失去了灵魂的娃娃。

“娘娘叫我浊影便可。”

说话间,浊影一把握住秦若九柔弱无骨的臂腕,却听她“咝——”的一声冷吸,他俊颜满是惊慌,急忙松开。原本要站起来的秦若九,再一次无情的跌倒在地。

“属下该死,属下该死,弄疼了娘娘……”有些手足无措的浊影不知眼下是该去扶,还是不该扶。去扶吧,自己一介莽夫,怕弄疼了她。不扶吧,娘娘可是金贵之躯,受如此伤害,自己做臣子的还袖手旁观那简直就是天大不敬。

秦若九坐倒在地,淡淡的望着远处,如羽翼般的睫毛带着哀伤的凄凉:“浊影你不必自责,不是你弄疼我,而是我本来就有伤。如果方便,麻烦你抱我离开,我实在站不起来了!”

“娘娘这……”男女本授受不亲,何况她还是皇后,皇上的女人。这一碰,可要人头落地的。

“我脚扭了,根本走不动。如果你怕麻烦,帮我唤来宫女可好?”秦若九低低的哀求着,眼神空洞而充满绝望。

那种目光,是浊影不曾见过的,那仿佛像受到了莫大的伤害,却又充满无奈的辛酸,简直比什么东西都要撼动人心。娘娘也许是极丑无比的女人,可是她的眸子却是如此明亮动人,仿若两颗水晶剔透唯美。令人在这一瞬间,怎么也无法拒绝。

他缓缓蹲下身,埋下头,大气不敢喘一声。轻轻的将她拢在怀中,像对一个婴儿般的呵护,小心翼翼的将她揽入怀中,再慢慢的抱了起来。

“谢谢……”那句话轻若鸿毛拂过,让人置身梦中,一点也不真切。

寒风中,她是那般的楚可怜,像一朵脆弱易逝的花朵,仿佛只要稍稍来点雷霜风雨,她便招架不住。

娘娘究竟做错了什么?会让皇上如此对待?

秦若九并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回的凤仪宫,醒来的时候,已是午时。

殿外的阳光照在旖旎奢华的凤榻上,她紧蹙的秀眉似在忍受极大苦楚一般。那白皙如玉的额头,沁出层层细汗。梦中,像看到什么可怕之物一般,想要回避,却寸步难行。最终,在煎熬中醒了过来。

眼前,并非她熟悉的场景。不是她挂满风铃的闺屋,而是清冷且华贵得令人迷醉的宫殿。

“娘娘,你醒了?”远处,传来一道清脆且恭敬而疏远的声音。

秦若九微微转动娇躯,体下一阵痛意袭来,让她倾刻间无法动弹。究竟,发生了什么?脑海一片混浊,昨夜……新婚?洞房……摔倒……这……一切的一切,如潮水般涌来,瞬间让秦若九有些招架不住。

那个顶着余晖的丫头,慌忙放下手中的木盆,匆匆朝秦若九跑了过来,喘息着问道:“娘娘,你别动,别动,快躺好!”

在小丫头的挽扶下,秦若九安定的躺了下去,水眸闪过一抹不安,微微朝那少女看去。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

公众号名字

微信关注阅读更多后续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