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两个小宫女得令以后,纷纷点头,继而小心翼翼的拿起桂花胰子,在秦若九的肩上摸擦起来。

那如玉一般的香肩,在雾气的笼罩下,仿若一尊雕刻得精致的美玉。

“啊——”

秦若九轻唤一声,微微缩了缩肩膀。

这时,那胖瘦不一的两个小宫女,吓得慌忙跪地,不住叩拜道:“娘娘饶命,小的该死,小的该死。”

秦若九抬起脖子,那被黑纱罩去的容颜,却露出一双清丽无双的眸子,带着淡淡的柔光与怜惜之色。

“你们怎么了?起来啊,我没有怪你们。”方才,不知是谁,触碰到了她后肩的伤口,可能沾了些胰子的原因,竟刺激得伤口疼得厉害。她不过是稍微反应了一下,并没想到会吓坏她们。

见秦若九并没有像她们想像中的那般勃然大怒,两个小丫头更是害怕得瑟瑟发抖,双肩颤个不停。

“娘娘,我们再也不敢了,求你罚罚奴婢吧……”

听着那微胖的宫女求罚,那瘦削的宫女也头如捣蒜,泪眼盈盈道:“是……是……娘娘,我们不敢了,都怪奴婢瞎了狗眼,所以才弄疼了娘娘,娘娘饶命!”

“我……”看着吓得不清的二人,脸色苍白得如面糊一样,秦若九心中一阵为难。

这时,一抹绿影走来,看到这个场面,当即冲到秦若九身边,跪地叩首道:“娘娘,她们今儿个是第一天服侍娘娘,手脚多有不便,对待娘娘也不利索,还请娘娘不要介意,放过她们一次!”

“是啊,求娘娘饶命!”

“娘娘饶命!”

替她们求情的人正是绿儿,只见她也慌了手脚,一脸无措的跪在地上,正用恳求的眼神望向秦若九。

“我没说要罚你们,你们退下吧!”

秦若九一时之间,不知如何是好。她没想到,自己随意的一个反应,会惹得她们如此惶恐。当下,她显得有些无奈,又难过。无奈的是,她本没有惩罚之意,而她们却怕自己怕成了这般模样。难过的是,原来这就是皇后的权威,高高在上,却令人心生敬畏。以后,怕是没人敢把她当成朋友,没人会与她谈心,那么在这幽幽深宫之中,她该是何等的寂寞与空虚?

听秦若九说到退下,绿儿立即朝二人使了一记眼色,冷声道:“小环,燕儿,还不快谢恩,娘娘都宽容大量了,还不走?”

“谢娘娘开恩,谢娘娘开恩!”

两个小宫女感激涕零,接着又跪又拜,这才慌张的退了下去。

“娘娘,她们手脚都不利索,要不,让绿儿来服侍你吧!”绿儿见她们走后,水眸一转,如释重负的吐了一口气后,才对着秦若九问道。

秦若九苦笑着摇了摇头道:“我是不是让你们觉得很可怕?”

一句话落,绿儿当即愣在原地,眸子闪过一丝不安。握着香巾的手一松,白色的巾帕像雪花一样飘落。

“怎么会,娘娘是如此的明艳动人……母仪端庄,怎么能和可怕两字联系……”越说越心虚的绿儿,连忙低下头去拾香巾,连正眼也不敢看她。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

公众号名字

微信关注阅读更多后续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