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秦若九没有说话,又一次闭上了眼睛。她,怎么会不让人觉得可怕呢?巫师的女儿,从小就被人骂为巫女,祸害,灾难。在所有人眼里,她就是一个奇丑无比受尽诅咒的妖怪。现在又成了至高无上的皇后,但大家却认为她心机歹毒,堪比蛇蝎。又有谁会知道,她不过是一个平淡无奇的女人呢?她只想要一份安定,一份从容,一份自在的生活。而后宫之中,她又能安稳下去吗?

沐浴完毕后的秦若九,带着一抹花香,着了一身深兰色织锦的长裙,裙裾上绣着洁白的点点梅花,用一条白色织锦腰带把那不堪一握的纤纤楚腰束住,将乌黑的秀发绾成如意髻,仅插了一梅花白玉簪,虽然简洁,倒也清新优雅。

镜中的她,依旧黑纱罩面,只露出一双如秋水般的眸子,飘忽而散发着幽幽清光。

望着镜中的自己,她不由一阵沉默。她真的已经成为了皇后,朝烈帝的妻子。可是,她的夫君却是如此的憎恶于她,就是因为她的丑吗?就是因为被面纱挡住的这张脸吗?迫使她,永远得不到他的疼爱吗?

想着,突然门外的珠帘,“哗啦——”一响,传来绿儿轻柔的声音:“娘娘,你打扮好了吗?”

秦若九转过头,被黑纱遮去的脸,看不到任何表情。只是轻轻点了点头道:“嗯,好了!”

绿儿有些诧异着说:“娘娘,赵贵妃来给您请安了。”

说起赵贵妃,秦若九微微一怔。在她未成皇后之时,就已经知道。朝烈帝康雍已经先后纳了三名妃子,其中的那位赵贵妃,才纳数月之久,深得朝烈帝的喜爱。所以,早早便封了贵妃,现在在后宫的地位,暂时是无人能及。

想到,她即刻要面对一个与自己共享夫君的另一个女人,秦若九心中一阵恍惚,半晌才回过神来道:“好,我马上出去!”是啊,她早该清楚,皇后,并非普通的女人,她的肚量,要容纳的比一般女人多得多。她的夫君,也非她一人的,九五至尊,三千佳丽,她身为皇后,无论何时也要以平常心看待,做不出一个母仪天下的表率,她又怎配当这个皇后?

见娘娘神情茫然,一旁的绿儿欲言又止,最终还是轻声问道:“娘娘,你穿得过于简单素静了些,你可是皇后,这样打扮是不是有失体统啊?”

比起后宫里其它的那些嫔妃,谁不是穿金戴银,大红大紫,唯独她身为娘娘,却穿得跟寻常官家小姐似的。这未免,有些不符。

秦若九经绿儿这样一提醒,低头瞧了瞧这和身衣裳,发现并无异常之处,便浅浅摇了摇头道:“无碍,带我去吧!”

“是!”见娘娘坚持,绿儿也不好说什么,只能领着秦若九朝前厅走去。

推开那道朱红阁门,秦若九便看到前堂的右侧,坐着一位身穿浅蓝色挑丝双窠云雁的宫装女子,只见她握着一杯清茶,来回吹抚,白色的雾气氤氲开来,洒在她薄施粉黛的脸上,娇弱春花,抬头望人时恰似幽兰含羞。发上则斜簪一朵新摘的白梅,除此之外,只挽一支碧玉玲珑簪,那缀下细细的银丝串珠流苏,来回摇晃,显得格外好看。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

公众号名字

微信关注阅读更多后续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