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女子发现自己到来时,她连忙放下手中的杯盏,迈著莲步,体态轻盈的朝自己扣了扣道:“苑然给皇后娘娘请安。”语气不卑不亢,态度淡然有礼。

秦若九定定的打量着她,心中暗忖,好一个娇滴滴惹人怜惜的绝美佳人,她整个人如幽谷中的清莲,不染纤尘,美得让人忍不住想抱在怀里,好好疼爱一番。怪不得,朝烈帝会如此喜欢她,她,真的很美,而且美得很有气质。如果自己,褪去黑纱,是否也有她这般傲人的美丽气质?那朝烈帝是否也像对她一样对待自己?可惜,她秦若九发过誓,不到他真的爱上自己这一天,她不会取下黑纱。

片刻,秦若九垂下眼帘,轻轻点了点头道:“赵贵妃不必客气,坐吧!”

那女子应声福了福身,继而优雅的坐了下去。随后,一脸含笑,带着垂柳般绝美的姿态说道:“苑然昨夜因头疼厉害,一早就多睡了些时辰。迟来,还请皇后娘娘莫要怪罪。”

望着对方带着善意与虚心的微笑,秦若九顿觉心中一阵温暖,似乎很久,不曾有人如此待她。

记忆中,除了七儿以外,就没人肯接近她,没人愿意和她在一起。那些陌生人见了自己,眼里除了畏惧就是厌恶。第一次,肯有人如此亲和的与她说话,与她交谈。

当下,秦若九也回以浅浅的笑意道:“无妨,我也刚刚起榻,才梳妆完毕,赵贵妃你来得正是时候。”

“是吗?”听到这里,赵苑然微微一诧。原以为,自己此刻前来,必定会让这个传闻中泼辣凶悍的巫族女子勃然大怒。岂料,她没想到,从她入屋到现在开始,她不但对自己彬彬有礼,而且一直面带友善的笑容。到此时,不仅没有为难自己,还为她开脱。这,实在令赵苑然,有些看不透,摸不清。

“对啊,不信你问我的宫女绿儿吧,她才服侍我穿好衣妆呢!”说完,秦若九朝身边的绿儿一指。绿儿也福了福身道:“回贵妃娘娘,我家皇后娘娘说的确是属实。”

赵苑然抿唇一笑:“那可真巧。难道说,兰妃和贞妃还没来吗?”算算时辰,这早该过了请安的时候啊。

说到兰妃,贞妃,秦若九微愕。一时之间,不知怎么回答。

“她们,应该迟些会来,估计是被什么事情耽搁了吧!”秦若九知道,自己的身份令人趋之若鹜。她们不来也好,自己倒也落得轻松自在。反而,与她们见了面,她还真不知道该怎么相处。

宫中妃嫔,个个争风夺爱,语气尖酸刻薄,心思缜密,一般人是无法与她们相处的。

“噢……”见秦若九目光有些闪躲,赵苑然也不好再问下去,只能端起桌上的茶,轻轻呷下一口。猜想起来,兰妃和贞妃在后宫,向来就是嚣张跋扈,平日就一副高高在上,目中无人之态。此刻,难道连给皇后请安都不来了吗?这未免,也太不守宫中规矩了吧?

就在这个想法刚落实,突然门后就传来一道尖细,略带不满的声音:“我这不是来了吗?不来给皇后请安,这可是大不敬啊,贞儿怎么敢疏忽呢?”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

公众号名字

微信关注阅读更多后续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