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说话间,一抹红得耀眼的身影,就直接闯入了众人的视线。

秦若九记得这声音,这不是昨晚,那个被康雍压在身下的女子吗?想起昨日那一幕,女了娇喘的吟叫声,秦若九被黑纱掩去的俏颜,便不住又热又烫起来。随后,又记起自己的处境,她不由低头苦涩一笑。

她就是贞妃?一袭大红丝质锦裙拖至地面,那略低的领口毫无遮拦的展现出她曲线美好的身材。此女面似芙蓉,眉如柳,比桃花还要媚的眼睛十分勾人心弦,肌肤如雪,一头黑发挽成高高的美人髻,满头的珍珠在阳光下耀出刺眼的光芒,鲜红的嘴唇微微上扬,好一个夺目的艳丽女子。

“哟,赵贵妃,你也来啦?什么时候来的,这么快就抢先一步,和皇后聊啥呢,不会又扯到我吧。”贞妃一来,质问声就如珠帘成串,带着挑衅的语气,让人听上去分外刺耳。

这时的赵苑然,镇定自若,浅浅的埋头,眼神温顺,看不出丝毫恼怒:“贞妃娘娘多心了,苑然只不过给皇后娘娘请安而已,并没有刻意提起贞妃娘娘你。就算提到贞妃,也只会称赞贞妃你的风华美貌。”

贞妃听罢,挑了挑眉,不以为意道:“是吗?那谢过赵贵妃您的夸赞了。”说完,贞妃又把眸光放在秦若九的身上,一袭素衫,黑纱遮面,简单中不泛夹杂着几丝诡异。她不由暗自思忖,难道这个巫女真的丑到极点?连当了皇后也不敢取下面纱?

想到这里,她在心底讥讽一笑。看来,这个皇后并不足以为患。当下,她虚情假意的俯了俯身道:“贞儿给皇后娘娘请安!”语气淡漠,不加任何一丝感情。

秦若九在昨日就见过此女,此女留给她的印象颇深,尤其是她充满讽刺的微笑,让她觉得屈辱至极。

当下,她知道自己做不了什么,只能颔首道:“嗯,赐坐。”

一句话落,苏贞儿娇贵的由两个小宫娥挽扶着,慢慢朝精致的雕花木椅上坐去。

随后,她用手挥扇着嚷道:“我一路匆匆赶来,喝死了,有没有茶啊,快给我渴一口!”

秦若九朝绿儿望去,浅声道:“上茶!”

不一会,茶腾腾的清茶倒上,苏贞儿毫不客气的喝了起来。喝完以后,她不满的打量了一下四周,便扬起唇冷讽道:“哟,我说这给皇后请安可是大事啊,这贵妃都来了,我也来了,兰妃的排场可真够大啊!”

“兰妃也许有事,一时半会来不了!”赵苑然似乎瞧出了苏贞儿的心事,不想让她挑起事非,于是她自作主张的为兰妃说起情来。

苏贞儿听了,略为不满道:“是吗?有什么大事,能比得上给皇后娘娘请安重要?”

“事分轻重缓急,也许兰妃,真的有事。”

“是吗?那你的意思,兰妃的事情紧急,而给皇后请安就是小事喽?”

一边说的苏贞儿,媚眸一边朝秦若九抛去。那似故意激怒的话语,却在秦若九的身上,并不奏效。

然而,赵苑然知道苏贞儿想挑起她与秦若九之间的矛盾,她立马出声解释道:“皇后娘娘,苑然并没有看轻娘娘的意思,只是兰妃兴许……”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

公众号名字

微信关注阅读更多后续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