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胡说,昨晚明明是皇上娶后的日子,陪在他身边的怎么也是皇后,怎么会是你?”兰妃明显有些激怒,她与贞妃在后宫争风吃醋的事情,长期发生。所以,二人每次见面,除了炫耀自己被疼爱的次数以外,就是针锋相对,眼里完全容不得对方一丝一毫。

“不信?你可以问问皇后啊,她最清楚!”想到昨晚,这个身为六宫之主的皇后娘娘,竟被皇上像物件一样扔在了角落里,还当着她的面上,与自己亲热欢好。看着她如蝼蚁一般滚爬了出去,像乞丐一样衣不敝体的走出朝烈殿,她的心就像抹了蜜一样,痛快不已。

是啊,皇上娶后的日子,竟然找了自己去侍寝。那就说明,她在皇上心目中的位置,是有多么重要?连这个皇后,也无法企及。

听着苏贞儿竟然当着秦若九的面,说出如此大逆不道的话,所有人的目光,同时落在了秦若九的身上。

苏贞儿的话,让秦若九有种被人拔去了衣服,丢在城门之外,让所有人示众的感觉。

毫不掩饰的侮辱与伤害同时向她袭来。她被黑纱遮去的容颜,满是煞白,一双水眸,顿时失去了原有的光彩。她像一个迷失在森中的孩子,除了无助,与找不到方向的迷茫外,就是一片空白。

本来,都以为苏贞儿是在吹虚胡言乱语的众人,此刻见了秦若九的苍白反应后,皆不言而喻。

瞬间,所有宫女朝这个刚上任的皇后娘娘投去了同情的眸光。唯独兰妃与赵苑然,则像苏贞儿投去鄙夷与愤怒的眼神。

这个女人,真是自大得无法无天了,现在竟然当着皇后的面,如此羞辱她,以此来烘托自己的地位,真是可恶到极点了。

赵贵妃,贞妃,兰妃等人离开已时午时三刻。

秦若九望着满桌子的丰盛膳食,毫无半点胃口。提起筷子,目光停滞了片刻,最终又放了下来。

“娘娘,这些难道都不合胃口吗?要是不喜欢,绿儿这就让御膳房的人换了!”

秦若九转过头来,敛下眸,一脸淡然的摇了摇头道:“不必了,我不想吃!”

“那娘娘是要……”绿儿守在一旁有些不解,自从赵贵妃等人离开后,她就一个人不言不语,老是盯着一样东西入神。虽然贞妃方才的话是有些伤人,但娘娘也不至于这么想不开吧?

绿儿虽这样想着,但她哪知,秦若九当晚所受的耻辱,远远胜过这个千倍。

秦若九站起身来,朝殿门外缓缓走去,同时缓声道:“陪我去后花园走走吧。”

绿儿见她心事重重,也不敢多说什么,只能遵命道:“是!”

走出殿门,秦若九才知道皇宫奢华与庞大。

抬眸,凝视着自己的凤仪殿,从殿门到殿堂皆是用上好的白玉铺造在了地面,从远而近都闪耀着温润的光芒。朝远处望去,似有袅袅雾气笼罩着不真切的宫殿,檀香木雕刻而成在飞檐上的凤凰,此刻正展翅欲飞,青瓦雕刻而成的浮窗玉石,堆砌的墙板看似华美极了。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

公众号名字

微信关注阅读更多后续章节